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车震的时候不关窗
车震的时候不关窗
 左以琛沉着脸,一抹寒霜挂在脸上,而洛北遥笑得自在。嗄汵咲欶

“当时表姐还挺不好意思的,还为我做了一首诗呢……是什么来着?让我想想啊……”洛北遥撑着下巴似乎真的在遥记当年如何如何。

“洛北遥,你,你别再说了?[ 首发]!”花蓝蓝用手挡着自己脸不敢看外婆更不敢看左以琛,另一只小手扯着洛北遥的校服想要制止住他。

“可是,我没有说错啊,”洛北遥看着花蓝蓝苦哈哈的样子一脸坦然,甚至还隐约带着一点说不出的笑意看着那只在自己胳膊上肆意而为的细手,“那还是本少爷的初吻呢。”( )

这句话更是激起千层浪,花蓝蓝多想从此抱着自己的小脚团成一个球就这么一直滚下去,越滚越远,然后消失不见啊!

“蓝蓝这里应该有什么误会吧?虽然你从小就是一小流氓,但是也不能染指自己血亲啊,来,跟外婆说说[文字版来源 ]?”洛家老太和然悦色,她可是本着一颗真善美的心看待花某人的。

花蓝蓝蠕动着嘴唇,半晌都不吭声,跺了两下脚,心下一横,直挺挺地九十度向后仰,一头栽在了地上,但是那翘起的嘴角满是微笑。

“蓝蓝啊——”洛老太绝对没想到花蓝蓝会忽然来这一手,丫练起假摔了!

“我带她回去吧,看来她应该是吃饱了。”吃饱撑的,左以琛微微咬着牙根将花蓝蓝从地上捞了起来,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

“对了,”左以琛原本抱着花蓝蓝要出去了却到门口转过了身来,瞅着洛北遥,“你小,你可以不知分寸,但是她——会知道。”霎时凶寒的目光诡秘使人瑟瑟。

洛北遥怔然得说不出话,但拳头被自己狠狠地攥住了。

左以琛又微微朝着洛家老太点了下头,从玄关处拿起了花蓝蓝的鞋子,自己也换上,然后大步离开了洛家的别墅,随后一把将花蓝蓝抗在了肩头,公主抱的美感瞬时被石器时代代替。

打开了车门,三两下塞进了某人。

花蓝蓝的头撞在车窗上哼唧了一声继续眯瞪着。

“花蓝蓝,你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左以琛不带温度的话语坐在驾驶席位上,车窗被放下,随手灵活地点起了一只烟,手臂靠在窗棱上,眯着眼看着花蓝蓝那坨肉。

“还给我装死尸?嗯?”左以琛朝着外面吐了一个烟圈。

那坨肉缕缕自己的刘海,抿着一张小嘴,低着头,“别打我,好不好?”晶莹的眼乱闪,小声音像个幼童。

“过来。”左以琛朝她招了下手。

花蓝蓝瞧不清他的眉眼和表情,但只能不安地渐渐靠近,半个身子一点点移动,不解地望着迷烟中的他。

“唔……唔……”几乎一瞬间花蓝蓝的下巴就被扣住,左以琛含着一口烟就照着她的小口侵入而进,捻灭烟灰在车内的水晶缸里,板着她乱动的身子,大手撩拨着敞开了她的后背,深浅不一的力度,如同似有似无的线。

带着烟的吻不曾停下,在嘴角处惩罚似的一个用力,花蓝蓝想叫却叫不出声,满口的烟还有他的舌将她团团缠绕,勾弄着唇上的细肉,浅尝辄止几下就似狼一般啃噬。

不知何时动了一下椅座,花蓝蓝整个身子随之倒下。

终于得了一个空,花蓝蓝捂着胸口皱着眉一阵咳嗽,“咳咳咳……”

“这点都受不了?”左以琛的手轻扯开她的衣衫,半个身子华丽丽矗立在眼前,他明显不过的欲!火在眼中几乎随时将人吞没,却非要闲趣横生地逗!弄!逗!弄,解下小小的罩子,大力地揉弄着软嫩来,她的小RUN像块水嫩的豆腐,似乎轻轻一碰就能碎了一地般。

很快这缠人的折磨就叫花蓝蓝发出嘤嘤之声。

“难受?”左以琛暗哑的声音响起,但手上可没放松,拽着玫红那挺~立就使了一个巧劲。

“啊,嗯——”花蓝蓝弓了下身子尖叫了一声,不舒服地点点头。

左以琛哼了一声,拂过她身下的幽暗之地,立刻嵌入一指,“我就是要你难受。”

“嗯,不,别那样啊,啊——”花蓝蓝扭着两条腿想动但被压着,他的手指在那里不停地一次次伸入又撤出,一阵阵满足又空虚。

“啊,啊,哦——”就在那股奇怪的感觉快达到最顶端的时候,他莫名一个拔出,晃着那根带着银!丝的手指,左以琛笑意诡谲。

“想要?”他竟然轻舔了下那只手指,睨了一眼她。

“嗯。”充斥在欲!望中的小女人吐着小!舌放到空气中,微喘,“要——”

那样子就是一只夺人心魄的小猫满含期待地看着左以琛。

“过来解衣服。”左以琛还跨在她身体两侧,高高在上地命令着。

花蓝蓝舔着有些干燥的唇,伸手够他的衣领,有些颤抖和不熟络,好几颗扣子因此而被牺牲。

“没关系,继续。”左以琛看到那双不安的眼笑着说。

当健美的身躯凌立在眼前时,还没等花蓝蓝从咽下第一口口水就被左以琛一个九十度的转身将她整个按在方向盘上。

“坐上来。”左以琛眯着眼道。

“嗯?”花蓝蓝有些痴迷。

左以琛的目光瞄了一眼自己的宝贝。

“不听话了?”左以琛一手仰卧,一手颠了下那对可爱的白兔。

“不是!”花蓝蓝摇头,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移动,在不得法令的情形下弄得左以琛一阵热火。

花蓝蓝确实在努力钻研,认真找寻突破口。

“你这个笨蛋!”左以琛怒了,有那么一下弄得他的宝贝一阵生疼,再也不顾什么惩罚,什么调!教了,如狮子般狂猛而出。

唇齿并用撕咬着英红,雪白的肌肤被咬得青青紫紫,但是大手还是不肯放过,每一次的用力的触摸都叫花蓝蓝身子紧,左以琛自然感受得更多,于是更加卖力地带着她在云端冲抵。
肆虐的shen吟声吞吐而出,花蓝蓝的小手扣在左以琛的后背上,感受着他一次次的撞!击,眯着眼睛撇向了别处,忽然一惊,“左以琛,你不关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