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學妹教室被插
學妹教室被插
  神啊……”每天早晨,我睡覺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上帝禱告,“賜給我一個美女吧!一個青春、活潑、惹火、性感的美女,讓她光秃秃的躺在我的身邊……”
  這個時候,我经常梦想真有一個美女在我身邊——這個美女的面容常被被我梦想成張雨佳,我們學校的校花——梦想她渾身著火的嗟叹著,媚眼如絲般朦胧,雪白的雙乳顫抖,粉嫩撩人的大腿扭絞,纖長白嫩的蘭指撫摩著自己的紅豆,一絲絲閃著淫靡光芒的蜜液不斷從蜜壺裡溢出來……我的小弟弟在這桃色淫蕩的梦想裡憤怒地揭竿而起……“丁零零……”鬧钟的聲音劃破了我的夢境,靠!昨天早晨又打飛機了!望著床單上的一片精斑我無可奈何的搖搖頭,誰叫我現在是性欲最旺盛的18歲呢?
  我撓了撓頭,環顧了一下周围——凌亂的被褥上扔著好幾本《纨绔子弟》、《閣樓》,枕頭邊是一卷扯的亂七八糟的衛生紙,桌上的電腦還開著,色情網頁裡那不斷變化的廣告淫亵的閃爍,牆上貼的是衣著暴露的性感女郎,這就是我的臥室,充滿著青春期的情欲。反正老爸老媽都在國外,每年只回來兩次,我只需求在他們回來的兩周時間內表現成一個純情小男生,其他的時候完全自在!
  他們出國前,本來是雇傭了一個老媽子伺候我的起居,但是我嫌她又老又丑,自作主張的換了一個叫小甜的美少女保姆——小甜雖然是農村女孩,但是我精心帶她到時裝店挑了足足一衣櫥的盛行時裝,又讓她到市裡邊有名的“仕女屋”認真學習了一個月如何保養和装扮自己,經過這麼精心一包裝,十足一個臉蛋美丽,身体惹火現代都市女生。當然,除了徹底的改變她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的同時。我當然不忘對她進行春風化雨般的性教育,讓她逐漸意識到性並不是她原先想象中的那麼漂亮和龌龊,而是人的基本需求和美的享用。
  她從最后的早晨不敢脫衣服睡覺,不时到最後可以陪我看AV碟子,而且在第二次陪我一同看AV的時候,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終於忍不住讓我開了苞。從那天以後,她不僅是我的保姆,更是我的美少女性奴。每天早晨我們幾乎都要做愛,她大姨媽來了,而我又想要的時候,她就會用嘴來接我的精液,或许用她的一對挺乳夾著我的肉棒不斷摩擦,讓我在她的雪白的乳房上爆漿……前段時間她家裡有事回去了,屋裡頓時寂寞热闹了下來。但是我的小弟弟卻一天不肯閒著,每天都盼望著少女那緊密濕潤的綿軟蜜穴。回憶昨天早晨的春夢,好象張雨佳在床上被我干的高潮了四次,蜜液流的到處都是……呵呵,想到這,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來。可是一看時間,媽呀,快遲到了,再不趕快的話,又要被那個老處女班主任教訓了!一想起老處女,我的小弟弟立刻斷氣,渾身癱軟的倒下。
  心急火燎的洗漱完了,我夾起書包一溜煙跑到樓下的“陶陶”茶點店,一進門就扯起嗓門喊道:“美女!!!趕快!!!把我的早餐給我啦!!!”一切的顧客都被這餓狼般的哀嚎嚇了一大跳。店裡一個短頭發的美女頓時俏臉绯紅,狠狠瞪了我一眼,從櫃台裡摔出一盒點心:“交錢!”
  我打著哈哈“別那麼凶啊,凶起來就不美观了”,她回嘴道:“要你管。”一只雪白柔軟的手掌便伸出來接錢——這個美丽又干淨的女孩子叫雪兒,是店長的外甥女,17歲,大約1.60公分,身体很好哦,屬於那種窈窕型的,一雙杏眼兒美顧妙盼,長長的睫毛十分撩人,自從見到她以後,我就再也沒去別的店買早餐——我拿出錢遞到她手上的時候,手指有意無意的滑過她纖纖的柔荑,輕輕一捏——這是我和她之間的小秘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交錢的時候,我們的手掌總是要裝做沒在意的樣子故意碰上一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干找到機會把她也開苞了呢?想到這,我不知哪來的沖動,沒有象往常一樣立刻放開她,竟不时抓住了她的柔軟的小手——女生就是這樣,你尊重她,對她敬若天仙,她也一定會與你以禮相待,客客氣氣,要想進一步那可是細水長流;但是你臉皮厚一點,直接挑動她的情欲,說不定她很快就能和你上床。見我沒有松開手的意思,她吃了一驚,抬頭望我,我似笑非笑的回望她,她的臉立刻紅到了耳根,想把手拽出來,我緊緊的握著,她拽了兩次沒成功。似乎輕輕嗟叹了一下,她雪白的牙齒咬了咬下唇,低聲道:“你做什麼,快放手!”
  我松開了她,心裡砰砰直跳,好有偷情的感覺。雪兒被火燙傷般縮回手掌,臉紅紅的,豐滿的胸一同一伏,用一種很奇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後,走進了裡間再沒出來。我以為她生氣了,有點欣然若失,悻悻地走出店門。(——後來雪兒才告訴我,其實那天一大早起來她就覺得不對勁,渾身難受,而且很容易激動,見到我來的時候特別想碰碰我的手——小妮子春心動了。結果我居然把她的手都握在掌心裡!當時她立刻全身酸軟,心跳的似乎擂鼓,又惧怕又害臊掙脫我後,進到裡屋發了良久的呆才回過神來,這時候才發現,小蜜穴居然濕潤了,而且那股難受勁愈發強烈,害的這小美女活也不想干了,躲到房間裡偷偷自慰了一把才舒适)沖出“陶陶”,我一邊大口咬著點心一邊飛奔向學校。還差五分钟就要關校門了,再不趕快,不但要被老處女狠狠K上一頓,還要被那個邋遢的教導主任好一頓訓,一想到那個禿頂老色狼那充滿淫蕩目光的腫眼泡,我就忍不住想把剛吞下去的點心吐出來。
  一陣猛跑,眼看著只需再沖過前面的街角,就能看到校門了!我興奮的怪叫了一聲,以我的速度,正好可以在校門冉冉關上的瞬間沖進校園,還可以回頭沖關門的教導主任擠擠眼做個怪相,然後在他的狠狠的目光中一溜煙跑進教室。正當我以風馳電掣的暴走速度沖過那個街角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少女的尖叫,緊接著我一頭撞上了一個柔軟芬芳的身體,那個美女又是一聲嬌呼,摔了個四脚朝天。一看她的校服,我就知道她是我們學校的女生,因為全市只要我們學校女生的校服才會有如此性感的短裙(老色狼教導主任的傑作)。我剛要賠禮抱歉,可看到她那一雙露在短裙外修長白嫩的大腿時,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什麼話也說不出了。由於她摔到在地上時,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我賊賊的目光竟可以順著她白净性感的大腿不时向上延伸到她的雙腿之間。就在她飛快的把雙腿合上的一瞬間,我已經瞥見了那雙腿深處优美而淫靡的粉嫩花蕊——她居然沒穿內褲!我的頭腦一熱,鼻血差點噴出來。
  “嗚~~~~~討厭!撞的人家好痛!”她嬌聲嗟叹著。纖長的手指似乎拍打灰塵,很自然的把裙子下擺整理回原位。
  “對不起了!對不起了!”我一邊賠禮抱歉,一邊扶她起來。一陣少女的幽香沁入鼻中。
  ——她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麼?我不由偷偷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窺探我的眼神碰了個正著。哇,好一個正點的美女!長長的披肩發,天使般的臉蛋,眉毛彎彎似乎新月,鼻子挺直,嘴唇紅潤,最勾魂的是她的眼波又媚又軟,隱約显显露和她清純臉蛋極不統一的一股浪勁!和我的目光一碰,她的臉上立刻飛起兩片紅暈,眼神似乎更要滴出水來,卻強裝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她知道我看見了!這個外表清純實際淫蕩的小美女,昨天早晨不知道是不是自摸摸爽了,所以早上不但起遲了,還慌的連內褲也沒穿。我忍不住瞟了一眼她的胸,淫亵的想:她不會連胸罩都沒戴吧。這小美妞的胸不是普通的豐滿,至少是個D罩杯。把原本就緊身的校服更繃的緊緊的貼在身上,顯显露她魔鬼般的曲線!老色鬼把女生的上裝設計成大低領,所以我扶著她渐渐站起來時,輕而易舉的就看到了她雪白赤裸、渾圓堅挺的半個乳房。我的眼珠幾乎射到她的乳房上。想不到我們學校竟有這麼一位性感尤物,比起張雨佳真是春蘭秋菊,各有擅場!我以前怎麼都沒見過她呢!她剛剛站直,突然腳下一軟,“哎喲~~”一聲,豐滿柔軟的身體居然倒在我懷裡,我的胸上立刻感到一陣陣乳浪擠壓!我靠——這不是在做夢吧!小弟弟哪裡按捺得住?立刻硬邦邦的翹了起來,頂在她的小腹上。dedelao做最專業的站她用力彈開,幽幽的瞟了我一眼,低聲說了一句:“討厭~”,揀起書包,扭頭就往校門跑。我愣了好一會才連忙追上去,叫道:“對不起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她腳步不停,回頭說道:“不告訴你!你要遲到了!”
  我如夢初醒,大叫一聲“背”!發足狂奔。但是晚了,我眼睜睜的看著她象一只小鹿般跳進漸漸合攏的校門。等我氣喘吁吁的趕到時,迎面而來是教導主任那一張帶著獰笑的丑臉……由於好幾次的僥幸逃脫,這回終於落在老頭的手中,使得他很有“法網恢恢”的成就感,一頓劈頭蓋臉的臭訓,還責令我深入檢查,然後才揮手放我走路。垂頭喪氣的來到教室,正聽到老處女的聲音:“這位是新來的轉校生,林安琪同學,大家歡迎。”我探頭一看,不由得一怔,原來我上學路上撞到的那個真空小美女正是林安琪。老處女回頭看到了我,很出人预料的沒有發火:“段明!你怎麼又遲到了,老師說過你多少遍了!一點也沒改,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到座位上去!”
  比起我預先想象的暴風驟雨來,這一番和風細雨般的呵责簡直無異於天籁綸音。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那最後一排的座位上,正在詫異老處女是不是那根神經搭錯了線,又揣摩著這能否是一場大災難的前奏。緊接著老處女的一句話差點沒讓我樂死:“林安琪,段明邊上是個空位,你坐過去吧。”班上的那些色狼們頓時一陣騷動,眼巴巴的流著口水,看著有著天使般臉蛋魔鬼般身体的林安琪坐到我邊上。沒等我樂夠,老處女又開口了:“同學們,這是這學期老師給你們上的最後一堂課了。”
  我幾乎笑出聲來,心中默默禱告:老師,你安心肠到天國去吧。我們不會想念你的。正在我惡毒的猜度老處女是患了子宮癌還是卵巢癌的時候。一個三八女生問道:“老師,為什麼呀?”
  老處女似乎正等著這句話,做出幸浮☆嬌聲道:“因為老師要做新娘子了啊。”
  這句經典的老處女語錄使高三(8)班,包括新來的林安琪在內集體反胃了三天,我在想那個男人是在遭受了何等的強暴和性优待之後才自愿答應娶她。不過沒有2分钟,我的留意力就轉到林安琪身上了。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我趴在桌上,躲在立起來的課本後偷瞧她,從課桌上看下去,她修長雪白的雙腿悄然交叉在一同,短裙的下擺蓋在大腿三分之二的中央,這一雙暴露的美腿固然十分性感,但是當你知道她那薄薄的短裙內竟不著寸縷的話,那這一雙美腿就充滿了淫亵和情欲的挑逗。我想象著她短裙內那完全暴露的細軟卷曲的柔毛、濕嫩淫靡的蜜穴和雪白赤裸的翹臀,小弟弟高高的翹了起來。林安琪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黑板,好象完全沒有發覺我在淫視著她。但是從她漸漸開始不規律的呼吸以及她臉上淡淡的紅暈都可以看出這小妞在裝摸做樣。我靈機一動,寫了個紙條遞給她:“剛才把你撞疼了吧。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她看了我一眼,回了一個紙條:“是好疼哦~~~~你怎麼賠人家~”
  “想我陪?早晨陪你怎麼樣:)”
  “討厭~~誰要你陪,是要賠~~”
  呵呵,居然對這樣的挑逗都不翻臉,說明她對我印象不壞。我便繼續進攻。用字條和她渐渐聊天,很快就用我的甜言蜜語和如簧巧舌逗的小美人秋波頻送。邊聊著,我的腿邊渐渐接近她的腿,輕輕碰了她一下,她身體一震,卻沒把腿移開。我大受激勵,大腿緊貼上她赤裸修長的美腿,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褲子,卻依然能感遭到她肌膚的润滑柔膩。她也一定感覺到了我火普通的體溫了,眼神開始變得暧昧起來,卻依然隱忍,不動聲色,甚至似乎不經意的晃動一雙長腿,輕輕摩擦著我的大腿。於是我斷定這個新來的林MM是一個淫蕩的小美女,和我一樣處於青春期的性饑渴中,在她清純的外表下隱藏著沸騰的情欲,說不定她的小蜜壺現在已經開始流水了呢。一個更大膽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我不由口舌發干,心跳加快,小弟弟也忍不住變得愈加堅硬。就在我內心中還在剧烈交戰要不要實施計劃的時候,我的手已悄然放到我的大腿上,指尖離林安琪的腿只要0.005cm的距離——正如我的死黨方晔說的那樣,別人是腦袋指揮身體,而我卻是龜頭指揮身體。我的手掌邊緣已經觸到了林安琪的肌膚,她似乎知道了我的計劃,稍稍動了一下,卻沒把腿移開,似乎盼望著我對她的進一步挑逗。我暗道:好,你夠淫老子就夠蕩!手掌絲毫不耽誤的徑直伸到她的大腿間——這少女氯仁蟮耐燃?啊……林安琪嚇了一大跳!她或許只是以為我揩揩油,小打小鬧一下就算了,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膽和突兀,直到我火熱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摩時,她才反應過來,臉漲的通紅的趴到桌子上,一只手隔著裙子按著我的魔爪,阻止它繼續深化,另一只手捂著嘴,低低的發出一聲壓抑不住的嗟叹:“嗯~~不要~~~”
  我的座位位於班裡孤零零的最後一排的偏远角落裡,身後就是教室的牆,除非有人特意彎下腰窺視,否則不會有人發現我的手正在林安琪的大腿間淫蕩的探索。趁著老處女寫板書的時候,我把嘴湊到林安琪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早上——我——看——到——了——”
  這句話似乎一句魔咒,頓時讓小美女渾身酥軟,我緊接著又加了一句更露骨的:“昨天你是不是——手——淫——到很晚才睡?”她張著性感紅潤的嘴唇,不停的悄然喘氣。我的手渐渐打破了她的防線,沿著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縫隙中拔出,手指分開她柔軟如絨的陰毛,輕輕在她花瓣般悄然綻放的粉嫩肉唇上挑逗的一抹。
  “哦~~”小美女發出一聲拼命壓抑的喉音,身子似乎被電擊般顫抖起來。她豐滿圓潤的翹臀天分的後移,想躲開我的手指如此淫靡猥亵的抹擦,但是早在A片、黃色小說、色情圖片以及與小甜無數鏖戰中浸淫數載的我熟知女性下體的每一個敏感部位。手指整個扣在她那羊脂般隆起的陰丘和腿根的凹摺裡,把她濕嫩滑軟的肉檐兒撩撥的水靈靈的挺翹起來,兩瓣玉唇的交匯處,指尖蘸著情不自禁流出的蜜液,按捺在她嬌嫩敏感的粉紅陰蒂上。蜜穴層層叠叠的嫩肉在我的撩撥下張翕蠕動,粘滑的蜜液不斷的流出……在神聖的課堂上,在老師和同學的眼皮底下,被人如此淫浪的玩弄自己最充滿情欲的蜜穴,這種場景恐怕僅是想象,也足以讓她濕潤了吧。林安琪雙頰如火,鼻息咻咻,她喘著氣,咬著唇,歪歪扭扭的在紙上寫道:“你好壞!!!”看著這個小美女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我亵玩的淫水直流的饑渴模樣,我忍不住分開她瓊脂一樣堅膩而飽滿的陰唇,手指深化那綿軟濕熱的腔道口,在一片粘滑中渐渐拔出。這強烈的快感讓小美女幾乎痙攣著俯下腰去。一股滾燙的蜜液從她的花心噴了出來,打濕了我的掌心。正在這時,下課鈴不合時宜的打響了。我迅速的把手抽回來,在同學起立時發出的雜亂聲響中,我聽到了她忍不住發出來的嗟叹聲。緊接著她立刻閉緊了嘴巴,第一個沖出了教室。我把目光從她的背影移回來,才發現她的座位上有一片濕濕的水漬。我悄然掏出紙巾,把它擦拭干淨。直到下一節上課鈴打響後,她才回到座位上。我悄然問她:“剛才去哪了?”
  她恨恨的盯著我:“洗手間!”
  我沖她悄然一笑,眼睛看著黑板,手遞給她一張紙條:“我想和你做愛。”
  過了幾乎有十多分钟,她把紙條還了回來:“時間?地點?”
  我立刻扭頭看她,她彎彎的眼睛也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天使般的臉,眼神卻那麼的浪。我立刻回復:“早晨,我家。”
  她回復:“有一個條件。”
  “說!”
  “白昼不許再碰我!”
  “OK!”
  於是白昼我們就象認識多年的老冤家一樣輕松愉快的交談,我才知道,她原來是市一中的,爸爸媽媽離婚了,她和妹妹還有媽媽住在一同,家就在離我家不遠的兩條街外。我趁著沒人留意的時候悄然問她:“昨天早晨你是不是自慰了?”
  她用課本狠狠的打了我一下,徹底扼殺了我對這個問題最後的猎奇心。由於兩人都對早晨即將到來的旖旎風光有所等候,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身體漸漸起了變化。她的臉经常莫明其妙的發紅,胸口一同一伏的喘氣,眼神越來越水汪汪的,不時和我交換一下暧昧的眼神。我也忍不住心跳加快,血液沸騰,小弟弟不斷揭竿而起,我有些後悔為什麼不把時間定在半夜,雖然半夜學校規定不能回家,但是總能找到教學樓頂、體育館、倉庫等僻靜的中央做愛,也許在我的潛意識裡,是想盡情的和她嬉戲,而不願那麼倉促和急切吧。
  時間過的很慢。好不容易熬到晚自習。我基本沒心看書,渾身冒火的坐立不安,林安琪卻端端正正的坐著,一絲不苟的在做作業。我不由對她有些佩服,收了心猿意馬,也拿出課本來准備用做作業來打發時間。就在我打開作業本的一刹那,教室裡明亮的日光燈晃了一下,熄滅了。停電!!!!
  女生的尖叫和男生的呼嘯頓時響徹了整個教室。要是在平時,我一定是男生中叫的最響的一個。但是這一次,就在教室裡變得一片乌黑時,我的心中不由的一動,一聲不吭,猛地伸手攬住了身旁的纖腰,一具溫暖柔軟的身體突然撲到我的懷裡。懷裡的美女“恩”了一聲,沒有对立。我當然不會客氣,手指輕車熟路的摸向她短裙內的水蜜桃。她在我懷中顫抖著,溫暖粘滑的蜜液不斷溢出。
  突然,小美女猛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頭,我痛的剛要慘叫,兩片甜軟濕潤、吐著溫熱氣息的唇貼上了我的嘴唇。原來她平靜如水的外表下,竟也是如此澎湃難捺的火山!我摟緊她纖細的腰肢,舌頭和她滑軟香膩的舌頭瘋狂的糾纏著,手提起她的裙子,讓她雪白性感的翹臀暴露在黑夜的寒意中,她坐到我的大腿上,熱烈的吻著我。我的手滑入她的前襟,她沒帶乳罩,兩只豐滿堅挺的雪乳充滿了少女胴體那種特有的彈性。手掌所觸全是一片柔膩綿軟的少女肌膚。我用力撫摩著她高聳的乳峰,掌心按壓著她漸漸發硬的粉嫩乳尖。她的乳峰和小甜的不相上下。她在我的耳邊不斷發出低聲壓抑的嗟叹:“啊~~~~哦~~~~我~好熱~~~好濕~~濕了~~~~好~~抚慰~”
  我的小弟弟早已經高高的翹了起來,一只纖手探了下來,“茲”的一聲拉開拉鏈,直接把它從內褲裡掏了出來。電好象一時半會供應不上來的樣子,因為一個老師跑進來讓大家安靜些。
  這是一次罕見的全市斷電。我基本管不上這些,林安琪那纖柔的手指溫柔的握著我的整根肉棒,正在不斷的愛撫著,她似乎知道我的每一個情欲的隱藏點,時而緊握著陰莖莖身不斷撸動,時而用拇指按著堅硬的大龜頭,纖長的蘭指反復撫摩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摺,時而緊套著肉棒,用那柔軟濕熱的掌心來回搓揉著。我的肉棒在她的不斷挑逗下早已硬如鋼鐵,又長又粗的勃起,她的兩個手才干完全握住。她一只手扶住我的陰莖,讓它高高指著天花板,身體在黑暗中悄然挪動。突然,龜頭上感到一陣難言的酥麻快感,敏感的肉冠已頂上了一片柔軟濕熱,緊接著,整個龜頭被一個粘滑、濕潤、火熱的肉腔綿延緊密的包圍起來。我舒适的嗟叹了一聲,肉棒在會陰部的一陣痙攣中愈發硬挺。
  林安琪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肩頭,肥美的圓臀渐渐坐下,少女濕潤緊密的陰道在蕈型的龜頭肉冠擠壓下不斷的蠕動收縮,緊緊的纏繞著陰莖。直到龜頭不时頂到嬌嫩的花心,她才在低低的發出一聲壓抑已久的嗟叹。其他同學的議論聲和交談聲就在耳邊。這無邊的黑暗中,我的大肉棒就在他們眼皮下結結實實的拔出小美女林安琪淫靡濕潤的蜜穴中,放浪的交媾。我緩緩的抬高她的翹臀,被她嬌嫩的肉穴緊含著的大肉棒上塗滿了她的蜜液,摩擦著柔軟的膣肉渐渐参与,渐渐的退到肉冠的時候,我猛的把她放下,龜頭呼嘯著劈開波浪普通層層蠕動的肉摺頂入。
  漫漫白日裡肉體的饑渴突然失掉如此強烈的滿足,林安琪幾乎要癱軟在我身上,她的嘴不时在我耳邊小聲的喘息著。每當我重重頂入的時候,她就痙攣般緊摟著我,咬緊嘴唇,發出一聲低低的喉音。這種當眾做愛的抚慰使得我十分亢奮,由於在黑暗中不能看到她的樣子,精神完选集中在肌膚和交媾處的熨貼摩擦上,使得這種原始的抚慰所帶來的快感大大增強。我感覺小弟弟異常憤怒的膨脹著,帶著輕微“啧啧”的水聲,一下下有力而深化的在她狹窄的小穴裡進出。我連續不斷的沖擊,使得小妮子神智迷亂,好幾次都禁不住叫了出來,我也忍不住悄然嗟叹喘氣。好在教室裡一片混亂,我和她又坐在角落裡,誰也沒留意到這邊銷魂蝕骨的浪吟聲。林安琪的蜜穴真的好嫩,溫暖粘滑的淫液不时不斷的溢出來,滋潤著我的大雞巴。這種又緊又綿又滑的感受幾乎讓我無法在慢條斯理的一下一下拔出,我的心中充滿了雄性的殘暴和降服欲。林安琪恰恰在這個時候浪騷起來,嗲嗲的嗟叹著:“嗯~~嗯~~老公~~我~我很舒适~~你做死我了~”
  我低低的吼了一聲,一把抱起她,壓到課桌上,把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用力分開,粗大的肉棒一下就頂在她柔軟的蜜穴上,狠狠的一頂究竟。盡管她的小穴已經失掉了充沛的潤滑和開拓,但是這暴怒的撕裂普通的拔出還是使她驚叫了一聲,手指觸電般緊扣著我結實的背脊。我基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直接就是狂風暴雨般的狠插。每一次都退到頭部,每一次都進到根部,淫浪柔嫩的肉摺哆嗦著收縮,蜜液在剧烈的沖撞下濕透了兩人的腿根。
  一雙大手粗犷的拉開她的前襟,用力的揉搓她那一對圓如半球,彈性極佳的極品酥乳。林安琪在這一次剧烈的進攻中直接被推上了高潮,蜜液沾滿了她雪白的臀部。她不停地在我身體底下顫抖,緊緊的咬著衣領不讓自己叫喊出來,一雙手伸進我的衣服裡,用力的抓著我的背肌,肥美的翹臀開始不斷挺動。她沉溺在這無邊的歡愉中,她喘著大氣,斷斷續續的反復發出幾個音節:“快、快一點~~深一點~~~啊~~嗯~~”
  剧烈的碰撞發出了啪啪的聲音,但是我的腦子中基本想不到要中止動作來掩飾一下,只想一個勁的做愛!更猛烈的做愛!讓青春的情欲打破品德的束縛,剧烈蓬勃的釋放出來。林安琪猛地痙攣了,一雙俏腿緊緊箍著我的腰,尖尖的指甲掐進我的肉裡,她發狂大聲喘著,在我耳邊低聲浪叫著:“別停!嗯~~求求你~~別停~~~嗯~~”
  我感到她的陰道在一陣一陣的抽搐收縮,每一次拔出都給我的肉棒帶來庞大的快感,我的頭腦快暈掉了,似乎缺氧普通。小弟弟上一陣陣電流不斷傳過,電的我好想痛直爽快的射出來。但是降服胯下這個美女的愿望使我咬緊牙關,用盡最後的力氣沖擊她,我知道,在我巨杵的不斷強力沖擊下,她極樂的大門就要打開了!她突然撲到我懷裡,狠狠的一口咬住了我的肩頭,小巧的喉間呼呼的發出似乎垂死般快樂的嗟叹。疼痛暫時分散了我的留意力,使得我射精的愿望稍微減退,趁勢繼續沖刺她,她柔嫩的蜜穴不斷的收縮,強大的吸力把我的肉棒吮的欲仙欲死。林安琪張著濕潤的嘴,在我的耳邊如嗫嚅般吐著迷亂誘人的氣息:
  “射……給我……用精液……灌滿……小穴……”
  她的身體又是一陣短暫的痙攣,花心噴出一大股溫暖無比的熱汁,澆灌在我敏感的大龜頭上。我頓時打了一個寒戰,強烈的快感從脊髓深處迸發出來,我摟緊她癱軟的胴體,大肉棒在她溫暖柔軟的陰肉絞纏下不斷抽搐跳動,將一股股乳白濃稠的精液有力的射進她的子宮裡。她勉力抬起頭,濕熱溫潤的唇尋找著我的唇,我們瘋狂般吻在一同,舌尖如靈活的蛇般纏綿,傳遞著热情後的絲絲蜜意。我欠動身子,把肉棒從她已經被插的悄然綻開的兩瓣花瓣中抽了出來,輕手輕腳的給她和我都穿好衣服。
  林安琪不时躺在我懷裡,任我動作。我收拾利索後,攏了攏她的頭發,她的臉蛋雖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但我想現在的臉色一定嬌艷如花。想到這,我忍不住輕輕在她臉上啜了一口。她輕輕的“嗯”了一聲,若有所思。我輕聲問她:“怎麼了?”
  她在我懷裡扭動了一下身體,把臉埋在我胸上,抓著我的手放在她腰上,卻是一言不發。我摟著她的纖腰,嗅著她的發香,懷中輕柔豐盈,別有一番風味,一時間不由得也呆了。過了好一會,她才輕輕的吻了我一下,說道:“待會……送我回家好麼?”
  “那是當然,外面這麼黑——哎,不對,你不是答應早晨去我家了嗎?”我不懷好意的笑道,“早晨我們繼續好麼。老婆?”
  她羞得捶了我一拳:“送人家回家了!”
  我連聲答應。缄默一陣後,她把嘴輕輕送到我耳邊:“我恨你!”
  我連忙問:“為什麼?”
  “因為……因為……因為以後人家會更想要的嘛……”
  聽到如此嬌媚的一個少女春心蕩漾的在我懷中發嗲,小弟弟幾乎要浴火重生。我摟緊她:“那好辦,早晨去我那裡,我好好喂你。”
  “嗯~~~”她撒嬌般的在我懷裡扭著,“不要了!”
  “為什麼,你不是會想要的麼?”
  “因為……因為明天早晨……我……再去你那裡的話……我會被你做死的……就像剛才一樣……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我心中不由一陣狂喜,知道這個小美女是徹底被我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