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美女演讲师王悦可-后篇
美女演讲师王悦可-后篇
 「求求你——放过我吧,陈师傅。」王悦可无力的呻吟着。
  陈宝柱不予理会,他的手顺着王悦可的踝部缓缓的向上滑去,粗糙的手指马上感受到一种细腻光滑的暖流涌起,一边体会着王悦可晶莹光滑的绝品雪肤以及柔和起伏的优美线条,一边在脑海中臆想着王悦可修长苗条的美腿模样,喉咙发出呼噜的可怕响声。
  在毫无阻力的情况下这双手很快就滑到了王悦可的大腿根部,然后挑起薄薄的三角裤的边缘,一直往两腿之间隐秘的乐园抚去。
  王悦可的下身感到了一阵的瘙痒,两条柔软的大腿顿时绷直了夹在一起。
  「不要啊,住手!」王悦可痛苦的呼喊起来,然而这悦耳的声音在陈宝柱听来简直就像美妙的歌声和呻吟声。
  陈宝柱高高的扯起王悦可的裙摆,把黑色长裙的下缘一直拉到了膝盖以上,让她的玉腿暴露在他淫秽的目光下。
  那散发着莹泽光芒的白皙胴体像受惊的小羊羔,开始四处躲避,王悦可扭动着身躯,想阻止对方下流卑贱的举动,可是她的双手每次护住下身,立即又被陈宝柱拉开压在头上,她根本无力抵抗。
  在酒店房间明亮的灯光下,只见王悦可雪白修长的双腿紧紧的交叠着,在陈宝柱淫秽的目光中惊战不已。
  陈宝柱用双腿压着王悦可的下身,双手从她的裙底摸索着伸到她的腰部,他挑起王悦可三角内裤的上缘开始往下褪去。「不要啊,求求你,不要!」王悦可哭诉、哀求着,陈宝柱仿佛根本没有听到。
  「陈师傅,不要啊,求你了。」王悦可呻吟的喊道。
  王悦可身上的低胸长裙非常的贴身,陈宝柱的手在窄窄的裙子里不断地摸索着,一点点的将三角裤向下扯。
  先是左边的裤腰,然后是右侧,接着窄窄的裤裆也被拉了下来,很费了一番工夫,陈宝柱才把王悦可的内裤拉过丰腴的双臀,看到那窄小的黑色的蕾丝花边的三角内裤终于被脱到大腿中部,陈宝柱的肉棒立即昂起了头。
  两人的肌肤紧贴着,轻轻的摩擦反而越发的刺激起陈宝柱的色欲来,陈宝柱迅速地将黑色的内裤扯到王悦的脚踝上,然后扑倒在她的身上狂吻起来。
  王悦可白皙的脸上、颈上和肩上都落下了一个个的热吻,陈宝柱猩红粗糙的舌头贪婪地舔吸着王悦可的玉肌冰肤,王悦可抽泣着淌下两行耻辱的清泪,顺着光洁的面颊滑落到床单上。
  陈宝柱将王悦可的娇躯翻转了过来,长裙因为陈宝柱的拥抱和抚摸已经凌乱不堪,陈宝柱急不可耐的将裙子的胸前一抹向下掀开,两座浑圆饱满雪白晶莹的柔软山峰摆脱了低胸裙的束缚,立即展现出来。
  一瞬间,一双玉乳那纯白的肤色、圆浑挺拔的曲线和高耸乳尖上的嫣红两点直接的暴露在陈宝柱饥渴的目光之下,因为他用力的缘故而轻微的抖动着。
  陈宝柱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巨响,全身的肌肉几乎同时紧缩,胯下的长枪更是痉挛起来。
  他更猛力的将长裙的前幅扯到王悦可平坦的小腹上,令王悦可的双乳赤裸裸的袒露在空气中,接着他的十指就如同铁钩一样抓在了她娇嫩丰美的椒乳之上,让她吐出了悠长而苦闷的太息声。
  王悦身体扭动着,不让陈宝柱顺利的脱下自己的裙子,陈宝柱感受着掌中柔软而饱满的双乳,然后腾出一只手来继续剥去王悦可身上的长裙。
  裙子被揉成一个圈,很快就被陈宝柱从王悦可的双足间扯了出来,陈宝柱将裙子握在手中,被剥脱的黑色长裙远离了王悦可完美的身体,失却了原来飘逸的美态,陈宝柱的手指慢慢的松开了,裙子于是倏的从他的手中跌落在地面上,像极了一片的深秋的落叶。
  陈宝柱心里开心极了,陈宝柱望着床上的王悦可舒展着的雪白晶莹的绝美胴体:长发如云、美颜如玉、柳眉如黛、樱唇如朱;乌黑亮泽的披肩秀发散落在胸前背后,发丝缠绕在雪白的肌肤上构成了惑人的图案;美丽的大眼睛因羞辱而紧闭着,俊俏迷人的容貌在药物的激发下格外的娇艳妩媚;白嫩的脖子转到了一旁,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线,一直连接到精致的双肩上;高耸的一双玉乳尖尖上,浑圆嫣红的小乳头含羞答答的挺立在明亮的灯光下;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一个浅浅的小隐窝镶嵌在白玉舞台的中央,挑逗的露出可爱的脸蛋;修长匀称、雪白柔滑的大腿在膝盖的地方微微的弯曲着。
  陈宝柱痴迷的注视着这天造地设的完美女体,激动得手足发抖,他屏住呼吸,王悦可无助的躺在床上,被迫展现着自己视若珍宝的美丽身躯,即使是她深爱的男人也从未能那么仔细的阅览她的每一寸肌肤,然而现在……陈宝柱迅速的脱去了自己身上仅剩的内裤,然后庞大的身躯凌空跳起,向着王悦可纤毫毕露的雪玉娇躯压了下去。
  「啊——求你了呜呜,不要。陈师傅,求求你了,我不能对不起我男朋友啊。
  你不能这样啊——」王悦可无力的摆着头,身体被陈宝柱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陈宝柱看着王悦可那娇美的容颜,欲望之火迅速升温,他用力的吻着王悦可的双唇,王悦可被吻得透不过气了,嘴里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陈宝柱将王悦可紧紧的拥抱着,四肢和下腹尽量贴近她的身体,吸取着她温润如玉的精华。
  陈宝柱揉搓着王悦可的一双粉嫩玉乳,胯下的肉棒已经等不及的插到了她一双亮丽修长的玉腿间,通红的龟头一竖一竖的触向亮泽的黑森林下的神秘花园。
  「唔——求你了,不要。」王悦可再次恳求着。
  陈宝柱哪里肯放过她,于是对着王悦可道:「小王,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王悦迷乱的望着卧室的天花板,任由陈宝柱在自己玉洁冰清的胴体上肆虐着。
  自从喝下那杯她本不该接过的饮料,她已经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了,陈宝柱公牛一般健壮的身体牢牢地把她禁锢在身旁,她根本不可能有逃脱的机会。
  忍受着陈宝柱粗糙的舌头在自己身上不停的舔吻,王悦可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
  更让她难受的是,陈宝柱那丑陋不已的阳具,在自己雪白的下体顶着撞着竟然伸到了两腿之间,在娇嫩的秘穴口前后的摩擦起来。
  王悦可的下身顿时被一股又痒又热的气流所包围,敏感的神秘花园在陈宝柱肉棒的刺激下开始传来一阵阵的兴奋感觉,王悦可不由得娇喘连连。
  突然,一条温热潮湿的物事蛇一般的爬到了神秘花园的入口,一动一动往里直钻,陈宝柱的舌头直接在王悦可的外阴上舔了起来!
  「碍…啊!住手!陈师傅不要啊!」王悦可快要丧失的意识猛然清醒了,可是这样除了增添对她的折磨一点儿帮助也没有,她微弱的呼叫简直跟蚊子叫一般,更别说挣扎了。
  陈宝柱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索性扳开王悦可雪亮的玉腿,手指分开紧闭着如同贝壳一般的大阴唇,越发起劲的对着新鲜多汁的阴蒂挑逗起来。
  他的手指分开了紧闭的玉门,巡视着那椭圆形的神秘通道入口,王悦可的全身在他手指的用力之下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在王悦可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陈宝柱已经把他的手指深入到她的体内,并不断地对着鲜嫩的洞壁屈伸起来。
  一种熟悉的冲动感立即溢满了王悦可的全身,令她的下身马上收缩起来,被手指撑开的玉门也同时紧紧地包绕在陈宝柱的手指上,一道透明的溪流源源不绝的自丰美的玉门间缓缓流到了陈宝柱的手指上。
  感到手指被温暖所包围的同时,陈宝柱会心地淫笑起来,沾满了王悦可爱液的手指又往她的秘道里插深了一点,然后伴随着她上升的越来越强的欲望,扭动得更带劲了。
  陈宝柱对着王悦可淫笑着说:「王老师,你还说不喜欢呢,你看这是什么,你下面都已经湿了呢。」王悦可心里愤怒极了,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嘴里说:「算我看错你了,卑鄙!」陈宝柱笑了笑无所谓的回答道:「只要能得到你,我什么都愿意。」王悦可欲哭无泪。
  黑夜给了陈宝柱一双黑色的眼睛,他却用它探索灯光下熠熠生辉的完美女体,陈宝柱很满足的看着王悦可羞怯万分、可是又欲罢不能的娇媚样子。
  在手指轻盈灵活的挑逗下,王悦可作为成熟女性的本能被暴露无遗:妖娆伸展的肢体不知不觉中已经紧贴在自己的身体上,两条光滑可鉴的莹白大腿更是弯曲着夹住米健的手臂轻轻摩擦起来;越过稍稍分开的大腿,两扇珠圆玉润的玉门在米健的调教下逐渐的张开了,含羞的小秘穴此刻已是隐约露出了娇美的小口;温稠的爱液早已濡湿了她会阴的各个角落,微卷的阴毛因此而缀上了几颗小小的露珠,琼浆玉液滋润了本已雪白娇嫩的肌肤,为她平添了一层诱人的光泽;高耸的胸前,晶莹挺拔的一双椒乳,紧随着胸膛的起伏而急促的上下抖动着,乳尖上一对精致的小樱桃也在不断的刺激下变得更加的鲜艳和浑圆。
  春情荡漾写满了王悦可俏丽的容颜,尽管她的一双明眸里还充满了羞辱和不愿的神色,但炽热绯红的面颊和微微张合的温柔双唇却表明她已经屈服了。
  陈宝柱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拔出手指的同时,他再次分开了王悦可的双腿,王悦可无奈地转过脸,泪水又一次无声的淌下。
  陈宝柱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娇美裸体,肉棒已经绷得有些儿疼痛了。
  他郑重的伏在王悦可身前,通红的龟头如同在弦之箭瞄准了王悦可的玉门,然后他的双手伸到了王悦可的腻滑双臀下,轻轻的托起了她的下身。
  在最后进入之前,陈宝柱仔细地校正了肉棒前进的方向,他凑到王悦可的耳边得意的说了一句:「王老师,我来了,我终于得到你了!」接着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刺向柔弱无力的赤裸美体。
  巨大得如同手电筒的肉棒挥舞着,带着可怕的嘶叫声,粗暴无比而又准确无误的钻进那小小的娇嫩通道,侵入了王悦可的体内!
  「啊!住…手!痛——陈师傅,求了不要啊!」这猝不及防的猛烈暴力狠狠地落在王悦可身上最最娇嫩无比的地方,她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全身猛的一颤,接着因为惊恐万分,娇柔雪白的胴体不停的战抖起来。
  经过了充分的挑逗,王悦可的爱穴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湿润,所以陈宝柱的肉棒不费多大的力气就撑开了欲开还合的玉门,完全插到了王悦可身体的深处,他熊腰猛的一挺,肉棒奋力向前撞击,终于直没到根部,敏锐的龟头也同时顶在王悦可光滑娇嫩的花芯上,然后两者就像热恋的情侣一般热吻起来。
  「痛…」王悦可又是猛的一颤,连续两次的穿刺所带来的痛楚终于扩散到了全身,撕裂样的巨痛立时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冰封起来。
  「求求你,拔……拔出来!」王悦可忍受着下身巨大的疼痛苦苦哀求着,一双纤纤玉手紧紧的掐在陈宝柱粗壮的手臂上,优美的玉指因为用力而显得苍白。
  陈宝柱怜惜的看着王悦可,于是把肉棒退出来了一点,慢慢的将肉棒往外拔,龟头不舍地离开了温暖的花芯,缓缓的向外退去。
  王悦可原来被撑得几乎裂开的秘道终于得到了一丝空间,大股的琼浆玉液随着肉棒的后退涌出圆圆的秘道口,王悦可急剧起伏的胸膛也因为疼痛的稍微消减而缓和了一些。
  陈宝柱看着王悦可那容颜,怎么也忍不了。
  于是他在肉棒还有四分一还在王悦可体内的时候下身猛力的一压一挺,又将肉棒狠狠的插到了底!
  这一次陈宝柱用力更大,王悦的胴体几乎整个弹了起来,下体处更剧烈的疼痛仿佛将她从头到脚劈开了两半,她不住的尖声惨叫起来:「啊!啊!别……陈师傅呜呜,真的好痛!」王悦可的身体无法动弹,但是仍然猛烈的战抖起来,柔顺的长发就像暴风中的柳枝疯狂的飞舞着,披散在她的肩膀、手臂和前胸上,乌黑的发丝紊乱的飘落在雪白的胴体上,如同一把把小刀割裂着娇嫩的肌肤。
  她的哀求,她的悲鸣,不停地回旋在狭小的酒店客房内。
  这时,陈宝柱的双手已经不失时机的扶住了王悦可纤细的柳腰,固定住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巨大的肉棒不顾王悦可凄惨的呼叫,一下一下用力的抽送起来。
  他的眼光狼一样的盯着王悦可赤裸裸的雪白胴体,眼光里燃烧着渴望、得意、愤怒和嫉妒的邪恶之火,他所久久渴望的美女现在一丝不挂的倒卧在自己身下,毫无反抗力地任由自己狂插着娇嫩的小爱穴,陈宝柱心里也想温柔的对待王悦可,但是过了这次以后,说不定在也没机会品尝这位美女了。
  陈宝柱大力的抽动着,这感觉比和陆冰嫣黄若希做爱还要舒服,毕竟王悦可身体发育比她们成熟。但王悦可不是第一次了,这让陈宝柱心里很失望,下体也更加的用力抽插着。
  陈宝柱渐渐地疯狂,身下用的力量越来越大,每一次的抽送,他的耻部都重重的击打在王悦可的小腹上,发出「嚓嚓」的声音。
  他自己则将王悦可的上身从床上抱起,用力的扯向自己身旁,藉此来增加王悦可的痛楚。他的大肉棒越用越有劲,每一次撞击在王悦可的花芯上,都令王悦可裸裎的娇躯不由自已地颤抖一下。
  两人在宽大的床上翻滚着,
  夜色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宁静……
  王悦可紧闭着她清亮的双眼,细密的汗珠偷偷的爬上了她光洁的额头、鼻尖。
  也许是陈宝柱的动作轻柔了下来,也许是她的娇躯已经适应了被强迫的滋味,总之最初的巨痛随着时间的流逝,仿佛渐渐没有那么撕心裂肺了。
  经过一阵刻骨铭心的入侵后,王悦可的玉体此刻已经完全褪去所有的防御,松软地靠在陈宝柱的身上接纳着源源不断的抽插,紧抓在米健臂上的纤纤玉手此时也无力的垂落在身体的两旁。
  王悦可渐渐也觉得历经重创的疲弱不堪的躯体在陈宝柱不住的挑动、引导和药物作用的驱使下,居然也像平时与男友一起时那样生起了反应:修长的玉腿、高耸的乳尖、平坦的小腹、娇嫩的外阴,无一例外地同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兴奋与快感,而且这微小的快感逐渐地清晰起来,令她不由自主的敞开了身体,让无尽的情欲将自己紧紧的缠绕起来。感觉和陈宝柱做爱比男友舒服多了。
  王悦可感到下腹部那一股和煦的暖流渐渐形成了一团明亮的火球,火球的光芒每随着肉棒的一次撞击都增大一分,正是这火球的光芒照射着她美丽的胴体,让她的痛苦慢慢地转变成快感,甚至迎合起对方的节奏来。
  王悦可痛苦的哀鸣不知不觉已经被半是迷乱半是愉悦的呻吟所代替了,可是这一切让她的心里越发的悲痛欲绝,没想到自己在被人强暴的时候,还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她实在无法面对这羞耻的事实。
  但这脑海中的灵光一现,马上被身体原始的本能湮灭得无影无踪。
  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男朋友。
  陈宝柱似乎一直都在留意着王悦可的变化,他一阵猛烈的抽送,肉棒在她的体内不停地搅动,终于把王悦可带入了无休止的欲望世界里。
  王悦可柔软滚烫的雪白胴体被陈宝柱紧紧的搂在怀中,神智已是完全迷乱了,王悦可的欲望火焰终于燃烧起来,细腻光滑的身躯顿时散发出了令人眩目的灿烂光芒。
  陈宝柱马上感觉到了这一刻的变化,只见怀中的美人儿双目微合、娇喘连连,赤裸裸的胴体娇媚尽现、风情万种、美不胜收。陈宝柱知道王悦可已经快要进入高潮了,于是他鼓足了余劲,对着王悦可美艳不可方物的莹白躯体发起了最猛烈的一轮进攻。
  和成熟的美女做爱,比在学校里的那些美女爽多了。
  在肉棒反覆进出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响声中,王悦可那熟透了的秘穴奉献出她所有的果实,连粉红色的粘膜也随着肉棒的用力抽插而被带出了一点,疯狂的抽插令王悦可几乎同样陷于疯狂。
  陈宝柱只觉得涨得很难受的下身突然一松,接着一股浓稠温热的液体高速地从自己体内激射而出,箭一般通过王悦可的秘道,喷洒在她新鲜得如同清晨的露珠一般的子宫内。这灼热的阳精很快就注满了她的子宫,多余的部份随着陈宝柱肉棒的退出而流出王悦可的体外,洒落在秀美大腿的两侧、细黑的阴毛和洁白的阴阜上以及白净的床单被单上,形成一片片污秽的灰白印迹。
  跟随着憋了整整一晚的精液射出,陈宝柱的力气似乎在一瞬间也被掏空了,粗大的肉棒慢慢地萎小下来,并最终退出到王悦可的体外。他的两侧腰背现在酸痛得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于是他把王悦可放回到枕头上,自己也紧跟着趴到她的身上喘息起来。
  由于上了年纪,陈宝柱也不像以前威猛了,不过陈宝柱心想,终算如愿以偿的和王悦可发生了关系。
  王悦可的娇躯在陈宝柱射精的一刻也猛烈的抖动起来,直到肉棒退出,王悦可也如同被抽去了主心骨,顿时瘫软在床上。
  陈宝柱搂拥着王悦可细白嫩滑的赤裸胴体,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王悦可经过刚才一轮疯狂的折磨,终于也陷入了深沉的昏睡之中。
  陈宝柱中途偶尔醒来,醒来的时候看到身旁的王悦可,又忍不住的扑了上去,这个晚上他不知道要了王悦可多少次……第二天,陈宝柱悄悄的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张小纸条。
  经过了一夜的奋战王悦可慢慢的张开了双眼,但什么都看不见,房间里一片明亮,照耀得她根本不能睁眼。
  王悦可双手撑在床上,缓缓的半坐了起来,疲倦的眼睛终于渐渐适应了光明,但映入眼帘内的一幕马上令她猛的完全清醒,接着尖声呼叫了起来:亮堂堂的房间里,自己身无寸缕的睡在宽大凌乱的床上,一条原来盖在身上的短小被单随着身子的坐起而滑落到一旁,自己完美挺拔、洁白娇嫩得如同一对小白鸽的乳房赤裸裸的暴露了出来。更让她吃惊的是,不管是自己的身上、被单上甚至床上,到处都有粘糊糊的污秽斑迹,自己下身的白色床单上,隐隐还能看到有几丝鲜红的血迹。
  想起昨晚被陈宝柱强暴,王悦可顿时留下了屈辱的泪水,此时看到桌子上的纸条,王悦可拆开看到了一行小字:「王悦可老师,对不起,实在是太喜欢了,昨晚才会对你那样的。请不要记恨我。我真的爱你,希望下次还能在见到你。」王悦可愤怒的撕毁了纸条,爬在床上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