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美女演讲师王悦可-前篇
美女演讲师王悦可-前篇
 秋季开学时期,江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在开学期间,聘请了一位全国知名才女导师来演讲,陈宝柱所领导的学校施工团队负搭建这次演讲的平台。
  陈宝柱在江南大学真是风生水起,先是与江南大学四位校花级美女发生关系,又讨好教导处主任留在江南大学作为学校后勤工作的领班子,物色了江南大学美女,此番受到学校的通知,在教学楼前搭建演讲平台。
  「李二,你动作快点,别磨磨蹭蹭的」陈宝柱此时在休息区里下达施工命令,躺着睡椅。悠闲的看着施工,这时,陈宝柱眼前一亮,一位身高修长的美女向他走了过来。陈宝柱眼睛都直了,从未见过如此美丽动人的成熟美人,与江南四大校花一比,丝毫不落于下风。下身是长度适中的贴身半截裙,上身就是随便的一件紧身白色吊带,那阔领口作一字形拉到温柔的双肩尽头!适当的暴露,显出女性胴体优美已极的曲张线条!
  只见这位美女教师走到陈宝柱的施工现场,左右看了一会。然后语声柔和的说道:「请问这里谁是陈师傅」。
  陈宝柱听了以后简直是色欲冲天,这么动听的声音,此时陈宝柱回过神来。
  「啊!我就是。请问这位老师您找我什么事呢。」王悦可温柔的对陈宝柱笑了一下说道:「哦,陈师傅是这样的。我想把这演讲台的底部稍微搭建底一些。不知道可以 ? ? ? ? ? ?吗。」陈宝柱听了以后,豪爽的说道:
  「没问题。哦对了,请问你是这里新来的老师吗?」王悦可回答道:「嗯,是的。我今天刚来报道,来江南大学演讲几天。」陈宝柱心里稍微失望了,心想着才来几天。怕 ? ?是没机会与这位美人一翻风雨了。
  陈宝柱看了王悦可几眼,王悦可此时脸色有点红润,不好意思的转了下头。
  陈宝柱立刻问道:「还不知道老师姓什么呢。下次见面也好打招呼。」王悦可着若仙子般轻轻转过娉婷的娇躯然后又柔风吹柳的回过身子道:「我叫王悦可。您叫我小王 ? ? ? 就好了。
  陈宝柱体内欲血之焰瞬即火奔上脑际,真想和她翻云覆雨啊。
  往后的几天,陈宝柱陆续和王悦可交谈了搭建演讲台的事情。
  也知道了王悦可得宿舍。
  陈宝柱一有空就会来听王悦可演讲。
  这天,有一个很好的时机给了陈宝柱,随着演讲的结束,人文学院办了一个酒会来欢送王悦可。
  王悦可今天她穿上无袖的黑衬衫,衫摆下打了个小蝴蝶结,里面是极紧绷的红色Lowcut,加上身材本来就好,惹得众人口水直流。
  在酒会上,大家相互敬酒。
  王悦可是不喝酒的,所以用的是饮料。
  陈宝柱因为帮了王悦可很多忙,今晚也被邀请来参加舞会,陈宝柱心里想着,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说不定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位美人了。
  于是陈宝柱拿起了一个杯子,从身上掏出了白色的小药粉,全都倒了进去。
  然后搅拌均匀。
  发现颜色没什么变化后,拿起杯子走向王悦可。
  陈宝柱对王悦可说:「王老师,祝你今后在演讲的道路上越来越好。希望下次还能到我们学校来演讲。」陈宝柱心里紧张万分,这是最后的机会啊。
  王悦可接过杯子看都没看就直接喝了下去,然后说道:「陈师傅,谢谢你这几天来的帮忙,下次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陈宝柱看着王悦可喝了那杯饮料,心里开心极了。
  酒会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此时王悦可觉得有点头晕。她心想应该没喝酒,都是饮料,可能最近忙着事情多,太累了。
  宴会厅里,各色的同学围成一个个的小圈子,讨论着各自感兴趣的问题,但场面并不显得嘈杂。
  王悦可和身边的同学交谈了一会儿,感到一丝的疲倦,于是欠身说了声「对不起」,离席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扬声器在播放着柔和的音乐,王悦可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出神地望着自己美丽的容貌,感到一种发自体内的疲倦正缓缓地占领全身。
  王悦可以为是一周多以来的工作压力所致,没怎么在意,她补了补妆,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长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又坐了一会儿,王悦可觉得越来越累,甚至有一种困顿的感觉,连明亮的吊灯光线都显得刺眼,旁人的谈话声也变得嘈杂,于是打算准备回去了。
  陈宝柱见机会来了,就上前扶着王悦可说到:「王老师,你是不是累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王悦可此时是真的累了,于是点了点头。
  陈宝柱向各位同学敬了杯酒,就带着王悦可出去了。
  下了楼梯,陈宝柱在门外拦了一辆的士,轻声的跟师机说了天华酒店。
  在车上,王悦可快睡着了,问问了陈宝柱,什么时候到学校的宿舍。
  陈宝柱回答说快了。
  到了天华酒店,陈宝柱开了一个单人房间,此时王悦可有点晕但是还是看清楚了周围,这不是学校啊?
  陈宝柱说:「太晚了,学校已经关门了,我给你开了一个房间,你今天休息好了,明天再回去。」陈宝柱还是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转过了服务台后就几乎是拥着王悦可往前走了。
  王悦可只觉得头晕得厉害,只好靠在陈宝柱的肩膀上,两人一同走进了18号房间。
  王悦可推开了房门,全身上下有说不出的不舒服,只觉得心里头发闷,她身子斜靠在房门之后的墙上,手提包也掉在了地毯上,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倒了。
  陈宝柱反身关上了房门,走廊的通道灯清晰的照在房间的金属铭牌上,上面的数字赫然是「18号」。
  陈宝柱将房门锁好并且插上门闩,然后将「请勿打扰」的标志灯打开,这才挽着王悦可走进屋内,他不希望等一会儿在「享受」的时候受到骚扰。
  陈宝柱扶王悦可进房间后,由于房间没有开灯,陈宝柱对着王悦可说:「王老师,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回去了。」王悦可心里觉得陈宝柱是好人,于是就点了点头。
  陈宝柱扶王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转身走入了浴室。
  听到陈宝柱关上浴室门的声音,以为陈宝柱出去了,王悦可软弱的斜靠在了沙发的扶手上,高耸的前胸随着呼吸的节奏而不住的起伏着,双睑微微合上,鼻翼也在轻扇着,她的双颊慢慢的发热,很快就绯红得如同天边飞来的一抹彩霞了,她觉得体内有一股温热的气流逐渐的升起,向着她的四肢百骸扩散出去,她的呼吸越来越急速,心跳也越来越快,令她情不自禁的想呻吟起来。
  陈宝柱从浴室的门缝里偷偷的注视着王悦可,嘴角开始露出喜形于色的微笑,刚才王悦可宴会上喝下的那杯饮料里已经被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入了一种高效的迷幻药,王悦可现在的这个样子,正是迷药开始发挥作用的表现,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心里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此时的王悦可渐渐觉得胸前和下体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种渴望,渴望着能有一双大而有力的手轻轻的触摸,就像是在和男友温存时产生的那种感觉一样,这种无法抑制的渴望几乎令她立即抚弄揉按起来。
  陈宝柱看到王悦可药效已经上了,于是走了出去,由于没有灯光,王悦可此时也没注意。
  陈宝柱狞笑着一步跨上前,右手已经同时紧紧地抓住了她的皓腕,王悦可立即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自己向前拉过去。
  「啊!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王悦可此时惊呼了起来。
  「王——王老师,是我。」陈宝柱轻声的回答道。
  「是你?陈师傅,你不是回去了吗?」王悦可道。
  陈宝柱回答道:「我——我担心王老师,而且以后在也见不到你了,所以就回来陪着你了。」王悦可此时状态不好,于是就说:「陈师傅,你回去吧。我没事的。」陈宝柱此次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于是道:「王老师,我喜欢你,我爱你。」「啊——」王悦可此时不可置信的听着陈宝柱的回答。
  就在王悦可发愣的时候,陈宝柱突然抱住王悦可的身体,满口烟味大嘴狠狠的吻上了王悦可那樱桃粉嫩的樱唇。
  王悦可心里震惊极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加上身体乏力,任由陈宝柱亲吻自己。
  陈宝柱见王悦可发愣,于是撬开了王悦可洁白的牙齿,舌头伸了进去,吸住了王悦可得的天香舌来回搅动。
  陈宝柱觉得鲜美无比,湿润而香甜,真是人间仙露。
  王悦可回过神了,推开了陈宝柱。「陈师傅,不可以。」陈宝柱哪里管她,继续抱着王悦可,越吻欲望越强,双手不停的抚摸王悦可得身体。
  「放手!你想干什么?」王悦可气急之下用力地挣脱了陈宝柱的手。
  陈宝柱抚摸上了王悦可那傲然挺立的双乳,柔软而有弹性,让陈宝柱爱不释手。
  「下流!你给我出去!」王悦可察觉到一丝不妙,用力地捶打着陈宝柱的双手,可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只好高声呼叫起来:「救命啊!放开我!」陈宝柱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也没有阻止王悦可的呼叫,而是双手一合横身抱起了王悦可的身体,迳直的走向卧室。
  陈宝柱把王悦放到了床上,卧室灯打开了,王悦可只觉得一阵刺眼的光芒照得眼睛都睁不开,她翻动着身体想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陈宝柱腾的跳上床,弓着身子跪在王悦可的旁边,一双眼睛射出野兽一样的绿光。
  「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禽兽,你究竟想干什么?」王悦可惊恐的躲避着,声音有些儿颤抖。
  陈宝柱此刻很紧张,于是回答道:「王老师,我很喜欢你,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明天就回去了,我怕见不到你,今晚我要得到你。我要占有你。」说完,陈宝柱伸手在王悦可白净光洁的脸蛋上狠狠的摸了一下。
  王悦吓得尖声呼叫起来:「不要啊!放我走!」她躺在床中央,几次想将身体支撑起来,但全身好像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只能在床上蠕动着。
  陈宝柱翻身坐到了王悦可的身上,顿时,一股温暖柔软的感觉沿着阳具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陈宝柱的肉棒「腾」地将内裤上的那个帐篷撑得紧紧的,直勾勾的指着王悦可的丰美娇躯,几乎要穿裤而出。
  王悦不由得闭起了双眼不敢再看,于是陈宝柱慢慢地俯下上身,眼光垂涎欲滴的在王悦可雪白的肌肤上扫来扫去。
  「真美,王老师,你真美。」陈宝柱口水直流的说道陈宝柱色迷迷的眼光在王悦可的美体上逡巡着,尽情地饱览着修长曼妙的身体曲线,白皙光滑的细嫩肌肤和娇艳动人的美丽容貌。
  在药物的作用下,王悦可双颊滚烫,鼻翼微扇,柔软娇嫩的朱唇略略张开,露出那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显得娇媚无比。
  陈宝柱被那艳若桃红的樱桃小嘴撩拨得色从心生,不顾王悦的竭力反抗,一口吻了上去,粗糙的舌头野蛮的伸进了王悦可的小口。
  王悦只觉得眼前一暗,一张粗鲁的大嘴已经贴到了自己唇边,她把脸向两边拚命的摆动着试图避开那张大嘴,但一只强壮的手臂一下子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让她无法动弹。接着一条肥厚的流着唾液的舌头示威似的在她的粉脸上舔了一口,然后强行钻进了她的樱桃小口。
  陈宝柱的舌头放肆的在王悦可口中活动着,时而王悦可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王悦感到说不出的恶心和憋闷。
  陈宝柱的双手也没有空着,他顺着王悦那粉嫩的颈侧滑到她光洁的双肩上不住的揉捏着,王悦浑圆的肩头不由打起了寒战。
  陈宝柱的淫手还在往下挪动着,隔着黑色低胸裙那层薄软的胸垫,陈宝柱清楚的感觉到了手指下柔软温暖而弹性十足的高耸双峰。
  「好一双诱人的尤物!」丝毫不亚于黄若希的双乳,陈宝柱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双禄山之爪紧紧的握在王悦可的胸前,用力地松紧运动起来。王悦可的胸前一阵的酸软发涨,不由得大声地呻吟起来。
  一阵不间断的长吻后,陈宝柱的嘴离开了王悦可温柔的樱唇,在光洁的脸上和脖子上乱拱起来,双眼不失时机的欣赏着秀美的女体。
  王悦身上穿着的晚装,是一件意大利出品的无肩带的黑色低胸长裙,长裙上缘一字型的平胸设计使她纤细娇嫩的颈项,柔美圆润的双肩,象牙玉雕般的双手全都裸露在外,在黑色的底色衬托下尤其的细腻洁白。更令陈宝柱着迷的是那一双晶莹雪白、温软光滑的玉乳,饱满浑圆的线条一览无遗,连尖尖乳峰顶的两点都似乎隐约可见,低胸裙那紧绷的水平上缘使双峰的上缘更是挑逗似的袒呈在外,散发出迷人的光泽。陈宝柱可以清晰的看到玉乳柔和迷人的圆弧和两峰之间令男人疯狂的浅沟,只要从胸前扯开裙子,那一对柔软浑圆的雪白尤物就会乖乖地落在自己的手中。
  陈宝柱伏在王悦可身上,出了神似的看着这大半隐藏在裙下的雪峰,心神旌动,恨不得立即动手将那薄薄的黑色布料撕个粉碎。
  粗重的气息喷在王悦的脸上,令她感到恶心,于是她用上最后的一分力气摆动身子,将陈宝柱从身上翻了下去,只是这样一来,她再也没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