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四美同床-03
四美同床-03
  「哎~~嗯┅┅唔┅┅啊~~哎唷~~啊~~啊~~嗯┅┅啊~~哎~~啊~~轻┅┅轻点┅┅哎~~啊~~你┅┅你┅┅哎唷~~啊~~啊┅┅你┅┅请┅┅请你┅┅轻┅┅轻一点┅┅哎~~啊~~啊~~哎┅┅哎~~啊~~啊~~轻┅┅轻点┅┅啊~~啊┅┅你┅┅你进┅┅进得┅┅人家好┅┅好深噢┅┅哎唷~~啊~~「黄若希那春意盎然的美妙难言的」叫床「声令人血脉贲张地回荡在卧室中,但见她桃腮绯红如火,绝色丽靥娇羞万分,星眸微掩。她那一丝不挂、雪白动人的无瑕玉体在他黑黝壮实的身体下美妙地扭动着、蠕动着┅┅羞赧而火热地回应着他巨棒的每一次进入、抽出,这一次,可能由于刚才已经射过一次精,他比之前都支持得更久,他凶猛地不断刺入黄若希的」花芯「深处,然後顶住她阴道最幽深处的娇嫩「花蕊」狠狠揉动一番,又再抽出┅┅仙子般绝色美貌的大律师在他胯下妩媚娇啼、抵死逢迎,羞花闭月的绝美秀靥晕红万千,在他经久不息的奸淫强暴下婉转相就、含羞承欢。
  最後,黄若希全身冰肌玉骨一阵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阴道膣内的嫩肉黏膜死死紧夹、缠绕着那巨大火热的阳具,阴道深处又泄出一股黏稠浓浊的玉女淫精┅┅而他也在这是将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射进黄若希的子宫深处。
  「美人啊,你就好好休息吧,我还要去犒劳你的另外两个姐妹呢,不过干了这么长时间,是真tmd累啊」陈宝柱笑呵呵的说道。
  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黄若希却是理也不理。
  陈宝柱也不在意,就这样爬向了周琦和柳纤。
  面对着这个昔日奸淫过她的泥瓦匠工人,一个中年的老男人,周小琦此时确也是一阵苦涩。
  虽然未料到会被陈宝柱掳掠到这里来,但是周小琦依旧很是认真的打扮了自己,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虽然陈宝柱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但他毕竟是占有了自己的人。
  所以,今天的周小琦也很是漂亮。
  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休闲套装,短袖的开襟上衣下,雪白的奶罩隐约可见,时髦的超短裙勾勒出下身修长柔和的曲线,衬着雪玉似的美足上粉红色的细带高跟凉鞋,好一个端庄典雅的玉女。
  她的美,美得那么和谐悦目,美得那么的超凡脱俗,刹那间陈宝柱就被征服了,「闺女,你咋这么好看呢,我今天一定要好好奖励你」。
  说着,陈宝柱将她上衣的纽扣一粒粒解开,衬衣已被扯开,一具美妙绝伦的躯体显露出来,凸凹有致的侗体舒展着,雪白的臂膀和修长的双腿就是那么随意的放着,但绝找不出更合适的放法。
  绝美的仙子似的周小琦轻声说道:「宝柱,我美吗」陈宝柱忙不迭的回应到:「美啊,闺女,说不定我今天就为你精尽人亡了呢,嘿嘿嘿」但是周小琦却闭上了双眼不再多说什么了。
  周小琦那薄薄的半透明奶罩,似有若无的,更衬出了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对微微颤动的少女香峰,此刻正毫无掩饰地高挺着,丰腴圆润,而且硕大,穠纤合度地融入那完美的娇躯,峰顶的两颗蓓蕾粉嫩粉嫩的,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佛正等待着异性的采摘般,粉红的蓓蕾在皙白光润肌肤的衬托之下,更显诱人;陈宝柱搂住她,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她两座柔软、尖挺的处女峰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
  同时,他的手伸到裙子一侧的拉链,「哧……」拉链被拉开,裙子被松开后从裙脚一直向上被掀起,白色的三角内裤逐渐地出现在宝柱的视野中,内裤边缘所缀的花边,在雪玉也似的洁白肌肤衬托下格外的显眼。
  陈宝柱一点一点的将短裙自下而上地褪了下来。
  於是,当裙子离开身体的瞬间,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了胸衣和内裤了,除了胸前的文胸和下身的内裤,她象牙一般光滑洁白的肌肤已历历在目,曼妙的曲线更是裸露无遗。
  她的文胸是四份三罩杯的,边缘缀了蕾丝,透过文胸的内侧能看见她隐藏在文胸后双乳的圆弧和隐约可见的乳沟,白色的高衩三角裤是如此的通透,以至他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阴阜和黑亮的阴毛。
  陈宝柱看着这样的人间美景,眼中充满了血丝,放肆的盯着周小琦雪白半裸,玲珑浮凸的躯体。
  匀称优美的身体上,大部份的肌肤都已经裸露了,内衣裤紧贴在同样高耸的前胸和臀部上,反而比一丝不挂更煽动欲火。
  那柔和曲张的线条不自觉的流露出诱惑和性感来,洁白耀眼的肌肤展示给我,透着少女的羞涩同时也饱含着成熟女体的妩媚。
  陈宝柱此时虽然经历了两场大战,但在这样的刺激下,欲火不由的又升了起来。
  他已经不能忍了,大力的撕开周小琦的淡粉色的乳罩,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乳脱盈而出,又把她的小内裤给匆忙隔断。
  此时,周小琦已经是身无寸缕,一丝不挂了。
  陈宝珠顿时亢奋起来,他按在少女高耸的乳峰上,轻薄地抚弄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诱人的绵软,将嘴唇贴上少女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
  然后,一只手捏住少女的双腕,压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周小琦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淫邪地抚弄起来……少女的细腰不知不觉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抚摸着少女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丝、娇嫩无比的冰肌玉肤,淫手不断向桃花源侵入,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玉腿被强行分开。
  周小琦的身体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经变得很难控制,手指只用力抽送了几下,修长的双腿就重新分开。
  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现在已被一只手指插入、穿透、控制。
  陈宝柱用他强壮的胸脯往上挤压女神的玉峰,鼓涨的玉峰在挤压下触到了她的下颌。
  迷人的玉女峰峦在挤压下不断地变换着性感的形状,而身下女神鼻中也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哼。
  陈宝柱感到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用两只胳膊紧紧夹住她两条美腿,用手扶住自己的武器,对准了周小琦粉嫩的桃园,轻轻的往里捅去。
  巨大的肉棒立即没入了周小琦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的含住。
  他温柔而有力地向进入周小琦体内--美貌清纯的丽人娇羞怯怯地被动地接纳着它。
  羞羞答答的美丽少女感到它缓缓地陷了进来。
  ‘陷’进来越进越深。
  只见少女下身玉胯中那嫣红淫滑的娇小的‘蓬门’随着它的逐渐深入而被可怜地‘胀’得大大地张开被动地‘包含’着它--周小琦娇羞万分地感觉到它进得很深很深。
  陈宝柱开始在这个千娇百媚、清纯可爱的绝色少女那娇小紧窄的下身中抽动起来,正如他所说,他要好好打奖励她。
  随着他在她下体内的抽动,周小琦不由自主地娇啼婉转婉媚呻吟起来。
  他双手抚握住少女一对挺拨可爱的娇软玉乳一阵揉动。
  他手指撩拨挑逗着那一对娇小嫣红的可爱乳头。
  周小琦妩媚迷人的小瑶鼻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迷人的娇哼。
  她可爱的小脸羞红着蠕动着柔软晶莹的雪白玉体,羞涩万分地配合着他在她下身的耸动抽插。
  美丽清纯的绝色尤物那一双秀美修长的纤纤玉腿还火热的一分一合。
  她一会儿缠绕着他,一会儿又紧夹着他。
  少女那俏美的小瑶鼻更是娇哼细喘地羞答答地回应着他的每一下抽动进入。
  陈宝柱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停地在周小琦修长胴体上弛骋着;又如乱蝶狂蜂,只向她花苞深处的花心去采!象头野兽在她娇躯上肆意地发泄着,双手搓捏着那含苞欲放的雪白玉峰,肉棒疾抽缓插,记记皆重重撞击着她的臀肉。
  他毫不顾忌地双手抓紧周小琦波浪般晃动的圣洁极品玉峰,将那对浑圆挺硕的花蕾捏得几乎变形,一根根手指像要嵌进她酥胸一般,一份份雪白的乳肌从他指间被挤冒出来。
  陈宝柱肉棒登时又粗大了两分,低叱一声,肉棒直进直出的强行抽插起来,下下直抵女神娇嫩花心。
  他突然感到女神花心传来巨大吸力,紧跟着一股浓浓的阴精从花心浇出,直浇在他的大龟头上。
  他强压住狂涌的精意,依然丝毫不停顿的全力冲刺着,在女神下体高速出入,其粗巨处似要撑破那紧窄的花径,深的每一次都顶中娇嫩的花心,力道重的好象要刺穿她的身体,而他十指亦大力捏着她胸前双峰,好象要将那丰挺的玉峰捏爆。
  周小琦向后倾仰的身子似在回应着狂风骤雨般的冲刺,玉宫口象饿了几十年的婴儿一样,不停地吸着龟头,似乎想要获得更多的精液。
  陈宝柱环抱俏女神的纤腰,结结实实地冲击这撩人玉体,女神浑身分泌香汗,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连抓都抓不住。
  陈宝柱也感到阳具颤动临界顶点,于是重新将周小琦压在身下,他要用最原始的作爱动作将他的精液射入女神的玉宫。
  他那插在周小琦娇小的花房中的巨棒也开始连根拨出,然後狂猛地一挺一送,全根而入┅┅丑陋凶悍的巨大肉棒开始向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那天生异常娇小紧窄的「花径」狂抽狠插。
  哎┅┅唔┅┅哎┅┅唔┅┅哎┅┅嗯嗯┅┅唔┅┅哎┅┅唔┅┅哎┅┅嗯┅┅唔┅┅哎┅┅哎┅┅嗯┅┅唔┅┅哎┅┅唔┅┅哎┅┅嗯┅┅唔┅┅哎┅┅哎┅┅嗯┅┅唔┅┅唔┅┅「在陈宝柱这样多处的狂攻猛袭下,而且他挑逗玩弄、撩拨刺激的全是周小琦敏感至极的」圣地「,粗暴」侵入「的是一个女人最神圣、最敏感万分的」花径「,周小琦不由得哀婉娇啼、呻吟鸾鸾。巨棒凶猛地在周小琦窄小的花房中进出,强烈摩擦着花房内壁的嫩肉,把丽人幽深火热的花苞内壁刺激得一阵阵律动、收缩┅┅更加夹紧顶入、抽出的巨棒┅┅柔嫩无比、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也不堪刺激紧紧缠绕在粗壮、梆硬的巨棒棒身上。只见周小琦娇靥火红阵阵,一股欲仙欲浪的迷人春情浮上她那美丽动人的口角、眉稍。陈宝柱那长着浓黑阴毛的粗壮的大腿根,将周小琦洁白柔软的小腹撞得「啪!啪!」作响。
  这时的周小琦秀靥晕红,芳心娇羞怯怯,樱唇微张微合,娇啼婉转。
  周小琦柔美的一双如藕玉臂不安而难捺地扭动、轻颤,雪白可爱的一双如葱玉手痉挛紧握。
  由於粗壮巨硕的肉棒对周小琦紧小花苞内敏感的肉壁的强烈挤刮、摩擦,丽人那一双细削玉润、优美修长的雪白玉腿本能地时而微抬,时而轻举,始终不好意思盘在他身上去,只有饥渴难忍地不安地蠕动着。
  美艳清丽的绝色尤物那一具一丝不挂、粉雕玉琢般柔若无骨的雪白胴体在他沉重壮实的身下,在他凶狠粗暴的抽动顶入中美妙难言地蠕动着。
  看见她那如火如荼的热烈反应,耳闻丽人馀音缭绕地含春娇啼,陈宝柱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尤物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他巨大的肉棒,在丽佳人天生娇小紧窄的花房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美艳尤物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肉棒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花房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丽人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他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龟头已渐渐深入她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他越来越狂野地抽插,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丽人羞涩地感觉到他那硕大的滚烫龟头好像触顶到了她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哎┅┅唔┅┅唔┅┅唔┅┅哎┅┅嗯嗯┅┅唔┅┅哎┅┅唔┅┅唔┅┅唔┅┅哎┅┅唔┅┅哎┅┅哎┅┅嗯┅┅嗯┅┅唔┅┅唔┅┅唔┅┅唔┅┅「周小琦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
  在「啊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处女阴精从周小琦花房深处的玉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花径中的肉棒,流出花房,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雪白的床单。这时,陈宝柱也发觉周小琦花房里抽搐般颤动着,花蜜泉涌,使得肉棒在里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粉嫩的花心慢慢绽开,将龟头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陈宝柱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忽然,他觉得玉蚌里夹住肉棒的力量猛然增大许多,好象要夹断他的肉棒一样,他在玉蚌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陈宝柱知道这正是女神到了绝顶高潮,陈宝柱蓦地觉得精关越叩愈急,知道高潮在即,更是毫无保留,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女神雪白的明媚三角洲,发出啪啪的响声,一轮密如雨点般的狂插之后,好象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上,一插到底,坚硬的大龟头冲破了女神玉宫颈口,整个进入玉宫,直顶得女神前后左右颠翻倒覆,在女神紧紧含住他龟头的玉宫的痉挛中,陈宝柱将一股又多又浓大量岩浆一般沸腾炽热的精液从肉棒前喷洒而出,如火山喷发般,灼热滚烫的精液劲射到女神娇嫩的宫壁上,周小琦的玉蚌瞬时一阵抽搐,女神一股股温热腻滑的淫精也迎了出来。,陈宝柱的精液顷刻灌入了周小琦藏於深闺的处子花房中!美丽、清纯的周小琦云雨后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陈宝柱操得欲仙欲死,只见两人下身紧紧交合在一起的媾合处淫精爱液斑斑,狼藉秽液不堪入目……连续干翻了三个美女,陈宝柱此时也是感到有些疲累,不过望着雪白大床的最后一位美娇娃,陈宝柱又涌起无穷的动力。」纤儿,就剩你一个还没被我干过了,你说我怎么干你好勒「,听到这无耻的话语,柳纤虽然看着之前的三场大战早已是纯情涌动不能自已,但依然毫不搭理,保持着自己的女神风范。
  看到自己这里,陈宝柱就有些恼怒了,他凑到柳纤的耳边,轻轻的对她说:
  闺女,别跟我犯傻,你的三个姐妹都被我干了,你还逞什么强,现在我要看你的脱衣秀。
  你要不好好给我表演,哼……「言语中那无形的威胁已是表露无疑。柳纤虽然知道不管怎样自己也无法逃掉今晚上的羞辱,然而却没想到陈宝珠居然提出这么无耻的要求,尤其是在与自己齐名的三个美女面前表演脱衣秀,这还让自己以后做人,怎么面对她们呢。但是想想不这么干的后果,心中又是一片惊悚。不,绝不能让自己的那些羞耻的东西流漏出去。无可奈何之下,柳纤只得开始自己的表演。虽然依旧感到自己的身体无力,但她还是勉力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又差点一个趔趄跌倒下去。对此,陈宝柱有些不忍,但转瞬脸上又变得毫无表情,必须要让她吃点苦头,要不怎么让她听话。」先脱掉你的上衣,慢慢脱,老子要看的仔细点」柳纤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不得已慢慢解开衬衫扣子。
  她的动作很慢,因而显得非常的优雅。
  陈宝柱欣赏着国色天香的丽人宽衣解带,外衣穿过手臂,从柳纤的身上脱了下来。
  她俏生生的立在陈宝柱面前。
  只见那雪白的双肩光润滚圆,像是手工精美的雕塑品般晶莹丰腴,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
  质料轻薄的白色衬衫如一层淡淡的烟雾,虽然裹住了傲人的双乳,把她傲人的胸脯保护得很完整,但还是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
  但最令人心动却是她脸上的神情,那绯红的俏脸上,正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又混杂着几分惊慌,使人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陈宝柱的眼中露出了光,只见柳纤迷人的眼睛,精致的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般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的秀发衬托得她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尤其是温柔的气质使她的美态提升,她抬起身子看到陈宝柱淫荡的脸后,更是红霞烧到雪白脖子,然而衬衫内那与与其说遮羞,倒不如说撩人欲,薄质奶罩虽然遮掩住柳纤那丰满挺拔的乳房,没有让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但两个乳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着清楚的看出形状。
  陈宝柱毫不客气地大饱眼福,柳纤垂肩的潇洒乌黑秀发,衬得一双蕴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难以抗拒,皓齿如两行洁白碎玉引人心动,那是一种真淳朴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诧异天生丽质可以到这种境界。
  裸露的玉臂,细致白皙似绵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月白色乳罩包着饱满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偶尔露的出无限春光,丰挺雪嫩的乳房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