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四美同床-02
四美同床-02
 黄若希今天穿着一件淡青色的宽松休闲上装,一条及膝的短裙,一双平底休闲鞋,颜色稍深的青色短裙质地像是丝绸一类,给人一种柔和的美感。
  颈间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粉耀生辉,那如光如玉的晶莹光泽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天姿国色的绝伦丽色和吹弹得破般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真的是让人仅仅看看就已经欲罢不能了。
  陈宝柱一把扑上去,轻轻解开她的上衣,褪落下来,娇美绝伦的含羞佳人於是裸露出一对戴着乳罩仍然颤巍巍、怒耸如峰的坚挺秀乳┅┅他又轻轻解开她的乳罩扣,一对含娇带怯、娇软盈盈、坚挺玉润的椒乳弹耸而出,一双娇小可爱、嫣红娇嫩的乳头玲珑剔透、晶莹玉润,在一片温香软玉般的雪白嫩乳顶端如含苞欲放的花蕊蓓蕾含羞初绽般娇傲地向他弹耸挺立┅┅陈宝柱不由得伸出一手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玉乳,抚捏、揉搓┅┅麽指和食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柔嫩无比的娇美乳头搓弄起来┅┅他又继续脱下她的短裙,又用一根手指勾住那小得可爱的雪白内裤边缘缓缓往下一点、一点拉去┅┅娇软柔滑的微隆阴阜上,一蓬毛绒绒、纤柔柔的淡黑阴毛裸露出来,一对纤美修长、玉润浑圆的雪白美腿含羞紧夹,但毛绒绒的淡黑阴阜下无尽春光乍泄。
  娇美无伦的绝色尤物黄若希在羞羞答答中欲拒还迎、半推半就地被他轻解罗襦、脱衣褪裤┅┅不一会儿就被他脱得精光赤裸、一丝不挂,浑身上下片缕无存。
  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美丽女神一样娇羞怯怯地裸裎在大床上。
  陈宝柱只看得头晕目眩、口乾舌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俯身向雪白大床上一丝不挂的高贵女神那玲珑浮凸、晶莹雪白的娇软玉体压下去┅┅一丝不挂的高贵女神那玲珑浮凸、晶莹雪白的娇软玉体压下去┅┅「美人,先过来给我舔舔吧,要不我的宝贝怎么犒劳你呢」陈宝柱躺在床上无耻的说道。
  黄若希立时俏脸羞红秀靥,涨得通红,芳心「怦、怦」直跳,又怕又怕,同时心中又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只见陈宝柱把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黄若希拉起来,并抓住她的小手一把握住了自己那又短又软的小肉棒。
  于是,美貌绝色的黄若希,羞羞答答、半推半就地缓缓跪在雪白的大床上。
  先用自己那可爱的小手,缓缓套弄。
  随后,黄若希那绝美的容颜和温润柔软的红唇,慢慢进入他那黑黝黝的阴毛区域里,开始含着他的阴毛,向肉棒靠近。
  早已等的不耐烦的陈宝柱,开始呵斥到:「大美人,你给我快点,老子的时间还宝贵着呢。」正在努力克服心中恶心的黄若希,听到这里差点哭出声来,但也无可奈何。
  黄若希娇靥晕红,羞愧不堪,赶快向下吻去。
  终於,黄若希鼓起勇气,香唇轻分,檀口微张,娇羞怯怯、羞羞答答地轻轻含住那个丑陋的「小家伙」。
  又一阵忸怩之后,她终于丁香暗吐,娇滑玉舌羞怯怯地舔起那柔软的「小肉虫」来。
  只见黄若希一边舔着那『小肉虫』,一边用双手托住宝柱肉棒下方那又大又圆的『东西』,她不知不觉地下意识地抚玩着那可爱的「异物」,只见黄若希晶莹雪白的小手上五根如葱如玉般的纤纤素指把玩着男人那黑黝黝的睾丸。
  这时,黄若希只觉口中的那「小家伙」一昂,她骇了一跳,正想脱口而去,却又被他的大手紧紧按住,她只好继续轻卷、柔舔着那不可思议的男人阳具。
  不一会儿,黄若希羞赧万分地发觉那「东西」在她的樱桃小嘴中逐渐变大变硬、变粗变长,「它」竟然又大了。
  一想到一场淫风欲雨又将降临,黄若希顿时觉得一阵哀羞。
  黄若希扭动着皎好的玉首,又羞又怕地舔卷着那已经变得巨大的龟头和巨硕的棍身,她的小嘴已经只能包含住那硕大无朋的滚烫龟头了。
  她的小手也加入了这「爱抚」的行列,轻轻张开如葱般的玉指握住那紫黑粗大的「巨蛇」,以便稳住「它」让自己的小嘴舔动。
  握住那紫黑粗大的「巨蛇」,以便稳住「它」让自己的小嘴舔动。
  陈宝柱满足地看着这个仙子般绝色美貌的大美人埋首在自己的胯下,性感诱人的香艳红唇含着自己粗大的肉棒,那种强烈的征服感,与肉棒被一个湿润暖滑的小嘴紧紧含着吮吸卷舔有着差不多的剧烈刺激。
  他等到肉棍已完全勃起之後,然后从床上起来,把肉啊从她嘴中抽出来,只见粗圆的棒身已被绝色佳人含舔得湿滑滑、亮晶晶。
  陈宝柱淫笑道:「美人,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哦」,说着他伸指一探黄若希的下体,触手黏滑,显然仙子已情动了,他迅速地将巨硕的肉棒插进美丽如仙的玉人道内。
  唔┅┅「黄若希一声娇喘,她只感觉到身体一沉,」它「已经深深进入了她身体内。陈宝柱吻了黄若希鲜美的樱桃红唇,双手不停的在黄若希的身上游走着,在他的抚摸下,艳丽娇美、清纯可人的校花黄若希全身的雪肌玉肤一阵阵发紧、轻颤,脑海一片迷乱。他的粗手把她圆浑丰满,柔软又结实的乳房握在手里把玩,他毫不客气的用力捏揉,捏得她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一次他要好好地品尝着这位绝美的校花,陈宝柱埋下了头,舌尖犹似带着火一般,在黄若希乳沟里头来回游动着,美丽女大学生的蓓蕾娇媚地挺了出来,虽然心中满溢着恐惧的感觉,陈宝柱罩住了美丽的女大学生香峰,舌尖刮在饱挺的蓓蕾上,在她敏感的蓓蕾上轻吮浅咬,舌头更是爱怜地舐弄着她敏感的玉乳,陈宝柱特别喜欢黄若希雪白、颤动、娇嫩无比的双峰。他用一只手握住她一只美丽娇挺的雪白椒乳,用两根手指夹住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一阵阵揉、搓。……嗯……唔一声迷乱羞涩地娇哼,黄若希发出了销魂的呻吟的声音。黄若希双眼含泪颤抖着,酥胸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纤臂,轻颤生波,更显妩媚艳丽!陈宝柱心里满足极了,看来还是要温柔的才能让着美人达到高潮,他要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要彻底玩弄校花黄若希这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陈宝柱的脸摩挲着黄若希大腿内侧,同时伸出舌头舔吸着她两边细腻洁白的肌肤,扶着她的纤细柔软的腰部,慢慢接近了美丽的女大学生的桃源。黄若希忍不住呻吟起来,双手不由得紧紧的抓住了床上的被单。」啊……一声急促婉转的娇呼,黄若希优美的玉首猛地向后仰起,一张火红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星眸紧闭、贝齿轻咬,纤秀柔美的小脚上十根娇小玲珑的可爱玉趾紧张地绷紧僵直,紧紧蹬在床单上。
  陈宝柱被这妩媚清纯的黄若希那强烈的肉体反应弄得欲焰焚身,怂恿他突然快速的将肉棒从嫩口退出,然后猛地一咬牙,搂住黄若希纤柔的如织细腰一提,下身用力向前一挺……滚烫巨硕的龟头就已套进了黄若希那桃源的嫩口处,龟头向着她娇滑的下体中心直戳进去。
  坚挺的肉柱感受到黄若希温暖的体温,立即高度亢奋起来,通红的棒身好像突然又涨大了一圈,毫不留情地向着玄妙神秘的玉体直铤而入。
  黄若希窄迫温暖的玉径将自己的肉棒包夹得紧紧的,中间没有一丝空隙,从龟头的顶端传来的酥麻感觉让陈宝柱热血沸腾,性欲大盛,他忙不迭地紧急停止,一方面让肉棒贴紧桃源,泡在那暖热的蜜液当中,感觉那美滋滋的啜吸。
  陈宝柱看着黄若希微红的脸,开心的说:「宝贝,舒服么。」我会很轻的。
  黄若希双眼眸紧紧地闭着,陈宝柱的上身向前伏在了她身上,双手又一次抓住了她洁白挺拔的双热乳,舌头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处的舔食。
  黄若希白皙的胴体上中下都处在了陈宝柱的控制下,更加的动弹不得。
  黄若希的身体在陈宝柱的辛勤开采下很快,她的肌肤已变得白里透红,乳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反覆的抽插下,黄若希的桃源里溢满了两人爱的玉液。
  伴随着大肉棒的每次往返都发出响亮的声音……扑哧……扑哧……陈宝柱一边抽送一边用龟头研磨挤压嫩壁的黏膜,红色的果肉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随着他无情的挤压和有节律的上下抽送,黄若希的眼神开始迷乱了,她的双手不知不觉的环抱在了陈宝柱的腰间上,陈宝柱兴奋的加大了两人身体间的压力,肉棒不再回退,而是紧贴在黄若希光滑的宫颈口上,陈宝柱更加狂猛地在黄若希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
  黄若希感受着玉体最深处圣地传来的一阵娇酥麻痒般的痉挛,那稚嫩娇软的羞涩花芯含羞轻点,与那顶入嫩最深处的肉棒的滚烫龟头紧紧吻在一起。
  「唔唔嗯唔」黄若希羞涩地娇吟嘤嘤,雪白柔软、玉滑娇美、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体火热不安地轻轻蠕动了一下,两条修长玉滑的纤美雪腿微微一抬,好使的陈宝柱能更加的深入到她的桃源里,陈宝柱前后有节律地运动着,帮助肉棒一遍遍的开垦着富饶而新鲜的桃源,黄若希身子似乎也产生出了反应,不但爱液越来越多,全身都变得松软和顺从,莹白的肌肤在瞬间似乎也光彩明艳起来,「唔唔唔啊你啊唔唔唔」黄若希身体渐渐的放开了抵抗,开始迎合陈宝柱的抽插,黄若希被这强烈的抽插刺激得呻艳吟,不由自主地挺送着美丽雪白、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含羞娇啼。
  陈宝柱逐渐加快节奏,大肉棒在黄若希的桃源里进进出出,滚烫的龟头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吾……黄若希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
  听见自己这一声声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
  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滑不堪,爱液滚滚。
  黄若希那一片淡黑纤柔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
  黄若希身体和头部不停的左右摇摆,带动如云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黄若希娇躯奋力的迎合陈宝柱的抽插,陈宝柱开心的对黄若希说:「对就是这样。」陈宝柱吻住黄若希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那饱满、肉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直吻得黄若希娇躯连颤,瑶鼻轻哼。
  陈宝柱一直将黄若希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他这才抬起头来,吻住黄若希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黄若希的樱唇真是太香甜了,怎么吻也吻不够,黄若希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若希啊,咱们站着干吧,我觉得这样更有情趣啊,是不是」陈宝柱忽然这样说道。
  顿时,陈宝柱离开了若希的樱桃小口,并抽出了深深插入了黄若希体内的巨大肉棒。
  黄若希顿时感到一阵空虚和酥麻,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紧胀,被男人猛烈占有、更直接强烈地肉体刺激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女神芳心欲念高炽,但又娇羞万般。
  只见黄若希那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肉欲淫火和羞涩而胀得火红一片,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闭。
  不自觉的就发出了一声轻「嗯」。
  陈宝柱于是拉起美丽的黄若希,说道「走,我们下床去」。
  然后和黄若希一起走到床下,地板上铺着猩红的地摊,踩上去只觉得一阵绵滑。
  在客厅间,陈宝柱与黄若希面对面站着裸呈相对……只见黄若希长直的秀发披下肩头。
  美眸凝视着陈宝柱,微薄的小嘴微张,眼神一阵迷离。
  奶白的玉颈下是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俏臀向上微趐,那雪白浑圆的玉腿显得修长。
  黄若希此时正沉浸在火热的情欲中,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宝柱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他俩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陈宝柱胯下呈仰角状的大龟头抵在她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
  她一手扶着他的肩头,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玉腿向后环绕挂在他的腰际,湿淋淋的胯下卉张得令人喷火。
  黄若希另一手引导着他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龟头趁着蜜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他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触碰到她胯下已经油滑湿润的花瓣,他的大龟头就在这时趁着又滑又腻的蜜汁淫液,撑开了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感觉上那肿胀的大龟头被一层柔嫩的肉圈紧密的包夹住。
  在柔嫩湿滑的花房壁蠕动夹磨中,近十八公分长的粗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紧蜜的花房。
  她的修长的玉腿已经放下,俩人将手环到对方腰后搂住彼此的臀部,将两人的下体蜜实的贴合。
  由于俩人是站着交合,黄若希光滑柔腻的粉腿与陈宝柱的大腿熨贴厮磨,俩人再度急切的寻找到对方的嘴唇,饥渴的吸啜着,品尝着。
  在深沉的拥吻中,陈宝柱轻轻的移动脚步,像跳着探戈舞步般,轻柔的,不着痕迹的将她带向旁边的桌子。
  陈宝柱将下体用力一顶,坚挺粗硬的大龟头立即撞到她花宫深处的蕊心,周小琦全身一颤,抱住他臀部的纤纤玉指下意识的扣紧,充满淫液蜜汁的紧小蜜壶本能的急剧收缩,整根粗壮的大阳具被她的花房吸住动弹不得,两人的生殖器好象卡住了。
  「呃……你不要突然这么用力……我……受不了……呃呃……啊…啊」,黄若希全身肌肤微微泛红出汗,娇喘吁吁,雪玉胴体如蛇般蠕动着,紧腻的缠绕着陈宝柱不断挺动的身躯,摇耸着雪白丰隆的臀部迎合他的攻势。
  缠在陈宝柱腰间两条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一样夹得腰隐隐生疼。
  「就这样!顶住…就是那里……不要动……呃啊……用力顶住……呃嗯……「黄若希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在她指点下,陈宝柱将大龟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她玉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玉宫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大龟头肉冠上的马眼,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刹时他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在此同时一股股浓烈微烫的阴精由黄若希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陈宝柱大龟头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热烫阴精浸淫的暖呼呼的,好象被一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一样。接着,陈宝柱忽的把黄若希一把抱起来,使她的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盘在他腰上。黄若希怕掉下地来,只好死死将他夹住,她双手也只有缠上他的脖子,搂住他,把玉首埋在他胸前,此时两人的性器还紧紧连在一起。陈宝柱就这样开始,抱着黄若希,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每走一步他那深插在绝色玉人体内的巨棒都一进一出地摩擦着她那紧窄柔嫩的阴道膣肉,将一阵阵强烈难言的刺激快感传遍了他俩全身。终于黄若希又忍不住的娇啼呻吟起来。又过了一会,些是体力不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陈宝柱又将绝色仙子似的黄若希轻轻放在床上。看着这怎么也看不厌烦的仙子,陈宝柱又不顾一切地将巨硕的肉棍深深地顶入这绝色仙子那火热幽深的体内,巨棒又深深地推进到祈青思的阴道底部,然後,开始奋勇冲刺起来。黄若希只觉得一根粗大的男性生殖器再一次深深地完全「占领」了她的下身阴道,又胀又满地深深充实着她那最火热、最幽深的空虚之域。
  给他一上来就狂抽狠刺,黄若希只有娇羞怯怯地娇啼婉转、淫呻艳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