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社长千金绑架案-上
社长千金绑架案-上
  两名警察从远处走来看到他头上流着鲜血,急忙跑了过来,叫道:“你还好吗,小朋友?”
  新一吃惊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叫自己小朋友。
  一名警察拿出步话机,向上司报告道:“我现在正在保护一名受伤的小朋友,不,是小学生,请派救护车过来……”他的话没有说完,忽然发现,刚才还坐在那里的新一已经不见了。
  新一在大街上狂奔着,发觉自己的衣服都变得很大,完全不合体,眼中熟悉的街道也变得有些奇怪,像是变大了好多,至少要比自己的身高要高得多了。
  他跑了一段,被肥大的衣服绊了一跤,跌倒在地,爬起来时,忽然看到自己在路旁橱窗上的倒影,竟然是一个俊秀的小孩子,怪不得警察会管自己叫“小学生”。难道说,是吃的那种新试制的怪药让自己变小了吗?
  新一没有办法,只好跑去找阿笠博士帮忙。
  费了好大劲才让阿笠博士相信,他就是新一本人。两个人来到新一的家里,密谈今后将采取的对策。
  为了不让黑衣组织杀人灭口,博士劝说新一伪装成一个小孩子,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秘密。
  “博士,你在干什么?”新一看着阿笠博士手里的写真集,一把抢过来,惊呼道:“是偶像明星的露点写真集!你从哪弄到的?”
  “一个朋友那里。”阿笠博士不以为意地道。他忽然抬手指着新一的下体,惊叫道:“你那是什么?”
  “小弟弟嘛,还能是什么?”新一答道。低头一看,不由也吓了一跳:宽大的裤子里面高高地鼓起了一块,像是在裤子里面藏了一大团东西。
  阿笠博士不顾新一的反对,硬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向他赤裸的下体看了一眼,吓得倒退了几步,惊叫道:“天哪,居然比我的还大!”
  “我从前就比你大!”新一不以为然地说道,心中也暗自惊悚,这么小的身体,长着这么大的一个阳具,确实是十分惊人。
  在他纤细的两腿中间,生长着一团硕大的阳物,肉棒又粗又长,向上翘起,居然比新一从前的阳物还要大上许多。
  阿笠惊道:“要是被人看到了,怕不得把你抓去解剖!”眼中不由露出了科学家的狂热表情,搓着两手嘿嘿奸笑,恨不得自己就是这个解剖新一的人。
  看着阿笠博士不怀好意的目光,新一连忙拉上裤子,心中恐惧地想着:“快点小下来吧,至少要像小孩子一样,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肉棒顶着裤子的局迫感觉忽然消失了,新一低下头,拉开裤子偷看了一眼,不由大叫一声,惊得目瞪口呆。
  阿笠博士忙跑上前来,强行扯开新一的裤子,向他的下体看去。
  原本又粗又长的肉棒突然缩得很小,长度大约只有十公分左右,而且变得很细,甚至比阿笠博士粗短的手指还要细一点,仍在高高地翘着。
  阿笠指着新一的肉棒,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道:“这就是你勃起的长度吗?”
  新一惊道:“怎么会这样?我只是在心里想着希望肉棒小一点,它就……”
  “那你再试一下!”阿笠博士叫道。
  “大一点,再大一点!”新一喃喃地叫道。
  话音未落,肉棒突然向前伸长了一点,粗度也稍有增加。
  两人都惊讶地揉揉眼睛,怀疑自己是看错了。
  阿笠博士将脸凑近新一的胯下,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希望能有重大的发现。
  新一叫道:“再长一大,再大一点!最大,最长!”
  肉棒以闪电般的速度增长,瞬间超越了新一从前的长度,“砰”的一声击到阿笠博士肥胖的额头上,强大的力量居然将阿笠博士击倒在地。
  两人同时大叫道:“真恶心!”一个向后跳开,另一个连滚带爬地逃到了一边,都想离对方远一点。
  当退到安全距离之外,两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再次落到新一的阳具上,发现小弟弟已经在这一刹那暴增了一倍多,现在居然有二、三十公分,骄傲地挺立在空气之中。
  阿笠博士震惊地望着新一的大阳具,喃喃地道:“这会要女人的命的!”
  新一明白他的意思,女人遇到这根大阳具,不是爽死,就是被劈成两半。幸好它没有变成刚喝药时那么长,不然的话,那就是一件彻头彻尾的杀人凶器了。
  他没好气地道:“你放心,我现在是小孩子,不会有女人对我感兴趣的!”
  “你好像能随心所欲地控制阴茎的长度?”阿笠博士犹犹豫豫地道。
  新一精神一振,道:“是吗?那我试试看!”
  在他的意念驱使下,阳具慢慢地回收,变得只有十几公分,像普通人那样长时,新一停下了让阳具缩小的意念,肉棒停止了变化,挺立在空气中。
  两个人震惊地看着这奇妙的阳具,新一忽然捂住脸,放声大哭起来。
  他没法不哭,像这样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能力,居然是变成小孩子以后才拥有的,就算天赋异禀,以后再也不能干女人,那还不如没有好一些。
  想到这里,新一心如刀绞。
  阿笠博士走到他的身边,慈祥地抚摸着他的头,安慰道:“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你现在拥有了这样的能力,将来回复了本来的样子,说不定还能保存现在的功能,那样就天下无敌了!”
  新一抽泣道:“回复原来的样子?我连那些黑衣人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回复本来的样子?”
  阿笠博士想了想,道:“我们可以找毛利小五郎帮忙,他是毛利兰的父亲,是开侦探事务所的,应该有很多的资料,说不定会有黑衣人的情报。不过,我们不能让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不然的话,他可能会说出去,然后被黑衣组织杀人灭口。”
  门口忽然传来了小兰的声音:“新一君,你在这里吗?如果在家的话,也应该接电话……”
  两个人吓了一跳,阿笠博士叫道:“快藏起来!”
  新一提上裤子,跑到书桌后面躲了起来。
  小兰走进门,没有看到新一,便奇怪地道:“阿笠博士博士,新一呢?”
  阿笠博士支支吾吾地说着敷衍的话,新一躲在桌后,一眼看到抽屉里有一副近视眼镜,伸手拿起,暗喜道:“易容看看!”
  他把眼镜戴在头上,却被镜片弄得头晕目眩,一头撞在桌腿上。
  小兰听到声音,问道:“里头是不是有人?”向书桌这边走来。
  新一忙把眼镜的镜片弄掉,将空镜框戴在脸上,以防被小兰认出。
  看到背对着自己,跪坐在地板上的小孩子,小兰立刻爆发出女人特有的母性之爱,微笑道:“啊,是个害羞的人!”
  她也跪坐在地上,伸手扳住新一瘦小的肩膀,微笑道:“请你转过头来!”
  在小兰的比他大得多的力气下,新一的身体被扳了过来,心中暗自担忧。
  看到新一俊秀的面庞,小兰愣住了,瞪大眼睛,喃喃道:“这孩子……”
  “糟了,被她发现了!”新一乾笑着,几行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去。
  小兰突然紧紧地抱住新一,俏脸贴着他的头发,惊喜地叫道:“卡哇依!”
  想不到自己这么大了还被女生喊着“好可爱”,新一惊得不知所措。
  胸腹前方感觉到一阵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感觉,新一满脸通红,鼻血几乎要流出,心里颤颤抖抖地想道:“胸部!”
  从前他曾经想要胸袭小兰,还没等手摸到丰满的胸部,就被小兰打翻在地。
  这一次却轻易地碰触到了梦寐以求的胸部,让他不得不暗自感叹道:“看起来当小孩子还是有好处的!”
  新一忽然感觉到有些奇怪,虽然他一直都喜欢小兰,因此不停地打小兰的主意,可是隔衣碰到小兰的乳房竟会这么激动,实在不符合他千人斩少女杀手的本性。他不由怀疑,自己的心理也变得有些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了。
  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恰好碰到小兰跪坐在地上的大腿,滑腻的感觉让他的心砰砰直跳。
  小兰抱着可爱的男孩温存了一会,回过头奇怪地问:“这孩子他是谁?”
  “他……他是我远房的亲戚的孩子。”阿笠博士匆忙回答道。
  在新一的暗示下,老色鬼阿笠博士心领神会,把新一托付给小兰照顾。新一心中暗喜,如果能住在小兰家里,想要偷窥就太方便了。
  为了不让小兰怀疑,他自称叫做江户川柯南,是个没有亲人照顾的小孩子。
  从此以后,新一正式改名为柯南。
  小兰领着新一的手,在夜色笼罩的街道上缓缓而行。
  柯南跟着小兰在路上走着,一边利用自己身高的优势偷窥小兰的裙下风光,入迷地看着小兰内裤里露出来的卷曲阴毛,一边讨好地道:“小兰姊姊,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生追求你吧?”
  小兰微笑道:“没有啦,他们都不敢来。”
  新一心中暗道:“当然不敢来,前两年那个想吃你豆腐的家伙被打得半死不活,这个消息谁都知道了,除了我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有谁敢来送死?”
  他甜甜地笑道:“小兰姊姊,你心里一定有喜欢的人吧?”
  面对着可爱的小正太,小兰毫无戒心地道:“有啊,我可是有一个非常喜欢的人。”
  “该不会是你刚才在找的那位叫新一的哥哥吧?”柯南诡秘地笑道。
  小兰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突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爽快地道:“没错!”
  柯南吃惊地看着她,想不到她会这么回答。
  小兰微笑道:“新一从小就很调皮捣蛋,总是充满着自信,自认为自己是推理专家,不过,遇到急事拜托他,他就会变得勇气十足,真的好酷!”
  小兰仰面向天,大声宣布道:“我真的好喜欢新一!”
  柯南头脑中轰然巨响,彷佛所有的血都流到了头上,满脸通红。平常她对自己又打又骂,想不到竟然这么喜欢自己。
  小兰捏着柯南的小手,叮嘱道:“不过,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告诉新一哦!”
  他们走到侦探事务所门前,小兰微笑道:“我家就在这儿。我好像多了一个可爱的弟弟一般,什么事好像都可以跟柯南说。来吧,我来介绍你和父亲认识一下。”
  她向楼上走去,忽然看到她的父亲边从楼上冲下来,边兴奋地大喊道:“来了来了,半年来终於有工作了!有钱人的女儿被诱拐了,犯人是个黑衣打扮的男人!”
  黑衣人!柯南大惊,看到毛利小五郎冲到路旁召了一辆计程车,忙跟着跑上去,从另一个车门钻上了车。
  小兰来不及阻止,只得跟着跑上车。兴奋中的毛利小五郎没有发现他们,急着催司机快走,计程车如风驰电掣般地向高速公路冲去。
  等到毛利小五郎发现他们的存在,想要赶他们下车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已经上了高速公路,无法掉头,也不能停车,因此,他只得带着女儿和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孩向那个委托他寻找女儿的有钱人的家进发。
  下了车,进入了那家的大宅院里面,见到了那个惊慌焦急的父亲。
  这位谷先生长得很粗壮,年纪已届中年,留着胡须,是一家大公司的社长。
  据他介绍,那个被绑架的女孩叫谷晶子,今年十岁,而她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因此晶子是社长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毛利小五郎拿着晶子的照片,仔细端详着。柯南使劲向上跳,却怎么也够不到,心里难受:“变小了真是不方便,想看照片都看不到。”
  正想着,毛利小五郎忽然垂下手,把照片垂到了柯南的面前。柯南大喜,一把扯过照片,只看了一眼,口水就快要流出来了。
  照片上那个女孩,虽然只有十岁的样子,样子却十分可爱,看上去鲜嫩可口,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露出了雪白细嫩的腿,甜蜜的笑容让新一这个萝莉控简直抑制不住心里的欲望。
  突然,社长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开口道:“我姓谷,你哪位?”
  电话那端,一个男人冷笑道:“我就是绑架你女儿的人,三亿元已经准备好了吧?”
  电话里传出了晶子悲惨的哭叫声:“爸爸,快来救我!”
  谷社长跪了下来,哀求道:“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钱我会准备好的!”
  晶子哭泣着喊道:“我在学校的仓库里,从窗口可以看到巨大的烟囱。”
  绑匪威胁道:“如果没有三亿元,你的女儿就死定了!”紧接着,电话就挂断了,想必是那个男人不想泄露更多的消息。
  柯南骨子里那想要破案的欲望熊熊燃烧起来,他拉起晶子最喜欢的大狗巨无霸,骑在巨无霸的身上,飞快地跑出了家门。
  附近的烟囱并不多,而能看到烟囱的学校在附近简直没有。最后,新一终於发现,晶子是把一幢大楼的侧面看成了大烟囱,而在大楼的侧面的方向,只有一座学校符合条件。
  在学校的仓库里,一个身材强壮的男人正冷笑着拨通谷社长的电话,威胁他立即把钱放到指定的地点。谷社长满口答应,哀求他不要伤害女儿,还想再听听女儿的声音。
  “以后再听吧!”男人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在墙角里,一个小天使一般的女孩正在恐惧地流着眼泪,嘴上贴着胶带。
  男人扯下晶子嘴上的胶带,淫笑道:“反正交易也完成了,你现在没有什么作用了,就让我来爽上一回吧!”
  他拉开拉链,把肉棒放在女孩漂亮的脸蛋前面,命令道:“伸出舌头来,舔我的肉棒!”
  女孩摇头哭泣着,男人一个耳光打过去,喝道:“快舔!”
  晶子哭泣着,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丑陋的肉棒。
  男人仰天大笑,让粉红色的小舌头在肉棒上舔了几十下之后,乾脆把龟头顶进女孩的嘴里,按住女孩的头,狠狠地插起来。女孩痛苦地哭泣着,没几下便被插得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男人冷笑着,撩起她小小的裙子,拉下内裤,将肉棒顶在女孩细细的大腿之间,用力向前一顶,却一点都顶不进去。男人咒骂了一声,用力再干,仍是毫无进展,不由怒骂道:“怎么这么紧?”
  晶子痛得呻吟一声,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男人正跪在自己两腿之间,丑陋的东西顶得自己两腿间好痛,不由大声尖叫起来。
  男人怒道:“不许叫!看我再来一次,一定要插进去!”
  “等一下!”一声清朗的童声从门口响起。
  绑匪大惊,拔刀跪到门口,喝道:“谁在那里?”
  抬头看不到人,低头一看,却是一个男孩和一条狗,正怒视着他。那狗不由分说,猛地跳起来便将绑匪扑倒在地,与绑匪搏斗起来。
  柯南走到晶子面前,看着脱掉内裤,叉开双腿,露出小屁股和小穴的天使般可爱的女孩,流着口水说:“已经没事了。”伸手去替晶子解开绳索。
  晶子惊讶地看着他,问:“你是谁?”
  “工藤新一……不,是江户川柯南,我是侦探。”柯南差点说漏了嘴,忙改口道。
  “你是侦探?”晶子的眼中露出崇拜的神情,眼中还含着泪,看上去可爱极了。
  在墙角,绑匪擎起一根球棒,照着大狗巨无霸的头狠敲了一记,砸得巨无霸哀叫着逃出门去。
  绑匪站起来,凶气腾腾地走到柯南身后,恶狠狠地道:“可恶的小鬼!”举起球棒,便要一棍砸碎柯南的脑袋。柯南飞身跃起,动作仍像变小前那样灵活。
  他飞起一脚,踢向绑匪的头部,却被绑匪举手轻松地挡开,用力一挥,将他扔到了墙角。
  “可恶,因为身体变小了,完全使不上力气!”柯南忍痛爬起来,恨恨地想着。
  男人举棍打来,一棍便将柯南砸出了好远,重重地撞在墙上,再没有力气爬起来。
  “我的身体这么小,就算找到犯人,连捉拿他的力气都没有了!”柯南悲伤地想着,却没有力气反抗绑匪的暴行。
  两个小孩被捆得结结实实放在墙边,绑匪拉起小天使的两条小腿,挺起肉棒便要奋力插入。
  “住手!”柯南有气无力地叫道。
  “嗯?”男人怒视着他,忽然笑了起来:“嘿嘿,反正要杀掉你们的,就让你们最后爽一下吧!小子,过来,让美女舔舔你的小鸡鸡!”
  他粗暴地拉起柯南,撕下他的裤子,露出了蚕豆般大小的小弟弟,柯南羞愧地低下头。男人拉过晶子,粗暴地把晶子的脸按在他的下身,命令道:“快舔!
  不然就打死你!”
  女孩含着眼泪,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开始舔起蚕豆般的小弟弟。
  一股热气从柯南两腿间升起,小弟弟立刻站了起来,还在迅速放大。柯南吓了一跳,连忙用意念阻止了小弟弟的长大,但就是这样,小弟弟也变成了十公分长的坚硬的小肉棒。
  绑匪大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这么小的小孩也能勃起!来,你们两个好好地爽一下吧!”他一手推着柯南的屁股,一手按住晶子的头,硬将柯南的肉棒塞进了晶子的小嘴里。
  晶子“呃呃”地叫着,被迫舔着柯南的小肉棒,感觉到那东西越来越硬,感觉十分好奇,索性整进嘴里用力吮吸,就像在吃棒糖一样。
  柯南早就被她吸得魂飞天外,有一个漂亮的萝莉替自己品萧,就算是就要被绑匪杀死了,也觉得不枉此生了。
  绑匪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正太与萝莉的口交秀,看得过瘾,拉开正在晶子嘴里爽的柯南,将晶子按倒,又把柯南按在她身上,叫道:“快插进去,你先打开通道,我再进去就容易多了!”
  柯南苦着脸道:“老大,你绑着我的手,我怎么找准地方插进去?”
  绑匪惊奇地道:“咦,你懂得还挺多的嘛!好吧,我松开你,你可要干得好一点,老子最喜欢看三级片了,何况是极品正太与极品萝莉的做爱秀!”
  柯南被松开了手,揉了一下手腕,也不废话,拉起晶子的两条小腿便搭在肩上,坚硬的小肉棒对准了晶子的臀缝。
  晶子大声惊叫,摇头哭泣道:“不要,会很痛的!”
  柯南趴下身,抱住她的脖子,伏在她耳边小声道:“我们现在必须得拖延时间,等着巨无霸带人来救我们!别害怕,我会小心的!”
  他暗自运气,让肉棒变小一些,龟头还带着晶子的唾液,有些润滑作用,但恐怕不够,於是柯南不客气地把手指伸进晶子的嘴里,挖些唾液出来抹在她的小穴上。
  一切准备就绪,柯南抓住晶子的小屁股,腰向下一沉,肉棒便进入了一个极端紧窄的通道之中。晶子放声惨叫,被捆绑住的身体不停地扭动,吓得柯南不敢乱动,趴在她身上柔声安慰着。
  过了一会,痛楚减轻了一些,晶子的脸上痛苦的表情渐渐消失,却仍在呜呜哭泣着。柯南抚慰地伸出舌头,舔干女孩脸上的泪水,下体悄悄地运动起来,一点点地向晶子身体深处推进。晶子呻吟着,感觉着一根硬硬的东西渐渐插进自己体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身体渐渐地热了起来。
  柯南慢慢地开始抽动,小肉棒在晶子体内小心地运动着,摩擦着晶子乾涩紧窄的阴道内壁,唯一的润滑剂只有晶子流出的处女之血。晶子开始呻吟起来,声音里居然也带上一丝快感。
  柯南插着萝莉,动作不由自主地加快,最后肉棒快速地在晶子体内进出,快感渐渐向巅峰迈进。
  晶子呻吟着,扭动着腰肢,开始迎合柯南的抽插。虽然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就会有很奇怪的舒服的感觉。
  看着这极品正太萝莉做爱秀,绑匪欲火中烧,抓住柯南的屁股,挺起肉棒顶向他的臀缝,狞笑道:“你干萝莉,我干正太!”
  柯南大惊,却自知无力反抗,肉棒上传来的快感也正在快到达顶点的时刻,也只好顾前不顾后,拼命地抽插起来。
  绑匪的肉棒正在向柯南接近,忽然听到一声断喝,从门外飞进一个倩影,一脚便将绑匪踢飞出去。绑匪摔落墙角,毛利兰丝毫不肯放松,扑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最后一个飞脚将绑匪踹昏在地。
  她喘了一口气,回头道:“没事了……”看到柯南和晶子现在的情景,呆若木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明知小兰来了,还在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做爱,柯南也无法停下来。实际上,就算现在是世界末日,柯南也不肯停下这快乐的享受。
  他大叫一声,抱住晶子的屁股就用力一阵抽插,弄得晶子气喘吁吁地叫道:“好痛,可是,好奇怪的感觉……”
  小兰醒过神来,抓住柯南的背心,怒道:“柯南,你在干什么?”柯南不及答话,腰部拼命地向前挺进,直达最深处,大叫道:“啊,要射了!”
  被绑住的晶子也将身体弯成了弓形,叫道:“好奇怪……我……”女孩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在柯南强劲的喷射下到达了高潮。
  小兰怒道:“你怎么不理我?”用力一拉,将柯南从晶子的身上拉了起来。
  坚硬的小肉棒从流着鲜血的小穴中脱出,一股白色的液体从肉棒前端射出,射速强劲,肉棒跳动着,将精液射到了晶子的小腹、胸部和脸上。柯南呻吟着,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又像是如释重负的样子。小兰看得奇怪,也呆住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小兰才醒悟过来,斥责道:“柯南,想不到你竟会做出这种事!”
  柯南忙辩解道:“是绑匪逼我做的!我没有办法……”
  晶子也忍痛解释道:“对,侦探先生是为了拖延时间。而且,那个坏人好凶哦,说如果侦探先生不把小鸡鸡插进我的身体里面,就要打死我们!侦探先生是为了救我才把小鸡鸡插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