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绿色暑假-3
绿色暑假-3
 杨爷爷把我妈妈着实的弄了一回后,可能知道我妈不抵抗了,不再拿手按着我妈的手,抽出那只摸我妈妈下面的手,反过来摸住他自己肚子下的大鸡鸡,接着又一次向我妈妈身上压,我看到了,杨爷爷一边动着腰和屁股时,一边用手扶着他的大鸡鸡向我妈妈尿尿的地方送过去!
  就在这时,我妈妈突然伸出两只手向前抵住杨爷爷肚腩,并抬起头,张咀说了两句什么话!
  妈妈说什么我没能听到,只是杨爷爷听了也张咀说了话,远远的看他脸上似乎在笑,然后他就没在往我妈妈身上压紧,也拿开了扶着他鸡鸡的手,身子直起来,跪在沙发上,同时双手把内裤往上拉,那大鸡鸡暂时又被内裤套住勒紧,肚子下两腿间马上撑起一个红色的帐蓬,撑得快破的帐蓬!
  我妈妈还是整个人软乎乎似的,但她已经靠在沙发勉强坐起来,她侧着头喘着气,一边手忙脚乱的把松脱在腰下的奶罩拉回到胸口,又胡乱的把睡衣扣上,盖住裸露的奶子!她脸上的表情我看不清楚,可就没正眼看过杨爷爷,一直好像在往远处张望,像在想着什么~很远很远的一些事情。
  才穿上内裤的杨爷爷就举起手,用手掌在自己几乎没多少头发的灰色脑袋上擦了两把,应该是在擦汗吧!然后他又弯腰,同时伸出手托着我妈妈两边腋下,直起身子就把我妈从沙发上拉起身来,妈妈半坐着,而杨爷爷就挪动了身体,双脚先后站到地板上,他站起来伸手拉住我妈的一只手臂把妈妈拉离了沙发,站了起来!
  两人这样站一对,原来妈妈比杨爷爷高半个头!
  哈哈~太好笑了,男孩子高不过女孩子,还敢跟人家玩,我都快要笑出来了!而我妈妈呀也真胆小,爷爷就是比她胖些,就是力气比她大,但矮了半个头,居高临下,怎么会那么怕他呢,还被杨爷爷又搂又抱,那么听话呢!
  画面里,比我妈矮半个头的杨爷爷却一点没不好意思,站起来后拉起我妈一只手就走,往正对着客厅的一个房间的方向走去,妈妈被他拖拽着走着!
  不是要回家吗?
  杨爷爷是要把我妈妈拉进房间那里去~去房间干嘛呢?
  难道他们还要继续玩?咦,会不会~像跟爸爸一样,杨爷爷要跟我妈妈玩那大人的游戏?我紧张了,因为妈妈说这大人的游戏只能是做了夫妻才可以玩,妈妈跟杨爷爷进房间是不是要~从客厅沙发走到那房间,不过十步左右的距离!可妈妈样子好像不大愿意,被杨爷爷又扯又拽的一步步的拖行,好一会才走了四五步,妈妈那时是直着腰,双脚却是弯曲着,拒绝起步走,所以几乎是被杨爷爷在地板上拖行!
  杨爷爷毕竟力气大,妈妈光着的脚板站在地上抵着也没能撑太久,拉扯几回,就被杨爷爷拽到了房门前,那房间的门没关上,杨爷爷用手推开了门,里面亮着灯,隐约看到里面有衣柜,有小书桌,还有~中间的地方是一张老式的,由四条柱子撑着蚊帐的木床,床上有床垫,盖着军绿色簿被!
  杨爷爷先踏进房间,然后转身继续把我妈往里面拉,我妈妈却一只手手掰住房门外面边沿,可动作还是慢了,半个人就被拽进去了,只是用力抵抗着!他俩就像在拨河,不能进退!可杨爷爷马上想到了办法了,他说了句什么话,然后放松扯着我妈的手~我想,杨爷爷原来是逗我妈妈玩的,不是真的要把她拉到房间里!
  可我才想到这的时候
  杨爷爷突然靠近我妈一半,突然朝我妈胳之窝下面伸出手去~难道杨爷爷见我妈不愿意跟他进房间要打人?
  没有!杨爷爷只是伸直两只手指,一下截中我妈掰着门外那只手的腋窝!
  这是挠痒痒?
  对!就这一下,我妈妈就痒了,自然反应的,手松开了掰住的门框,杨爷爷就一下搂住我妈妈的腰,双手把她抱起,我妈妈双脚离地,杨爷爷就马上转身,妈妈两只手像要抓住些什么东西,却没抓到,人已经被抱着走到了大床前!
  哇~我看得几乎要叫了起来,杨爷爷那几个动作,像武侠电视剧里的穴武功一样,看得我当时都忍不住用手跟着学了一下!
  可我马上又想到,糟了,妈妈真的要跟杨爷爷做大人的游戏~上床?我该怎么办,我该打电话告诉爸爸吗?
  不对,看妈妈那么不情愿,她一定是不开心的,她不开心,不就是我对她的惩罚吗?是我惩罚她,当然要让她尝一尝被欺负的滋味呀!
  房间里,杨爷爷把我妈妈直接放倒在那大木床上,妈妈好像要起来,可杨爷爷双手各捉住她一只脚,向上提起来,我妈就一下躺回到床上,坐也坐不起来!杨爷爷站在床前把我妈的双腿往两边分开,她尿尿的地方又一次露在杨爷爷跟前,我却因为离得太远,又没能看清楚!
  杨爷爷就是这么一弄,然后就向前跪在床前,双手抓住我妈妈两边的腿弯处,向自己扯过来,我妈妈呢?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像要坐起来的,可却没杨爷爷动作快,就这么抓住双腿,把我妈妈往床沿拉,向上翻的白屁股亮在了床沿前!
  杨爷爷半跪下来,把头凑到我妈妈屁股处两腿中间~又~又伸出舌头去舔我妈妈那地方!
  这一舔,妈妈本来双手撑起的身子好像又软了下去,躺倒在床上,这回离他们更远了,只能勉强看到她那被分开的那双白腿,半曲着淩空举起,不时的抖动着~那种我说不出好看的~抖动着!
  记得学校里一些高年级男同学说过男人跟女人上床玩那些事,但他们说的也不是很仔细,只是说女人下面有个洞,男人鸡鸡硬了插进去,两个人都会很舒服,会玩上瘾的!我当然似懂非懂,但这一下看着却开始有点滋味!
  杨爷爷舔了一会,妈妈已经一动不动的好像睡了似的躺着,这时杨爷爷松开了手,我妈妈的两条白腿就自然的放松下来,叉开着,垂在床沿外!
  杨爷爷就站了起来,两只手同时抓住自己穿的那条原本属于我妈妈的艳红内裤往下一脱~登时,他那两个像漏了气的皮球的屁股全露在我眼前,那双大萝卜形状,长满黑毛的腿分别踮高,艳红色内裤就从他双脚抬起时脱离出来,然后被直接甩在地板上,杨爷爷整个脱光了!
  我似乎知道杨爷爷这下要爬上床跟我妈睡在一起了,心里不知哪里来了一阵莫名的激动,心跳得怪利害!
  可就在杨爷爷抬起右脚跨上床去的时候,我妈妈右手向上抬起一点,无力的指向门外,哎?这不是指着我这边来吗?我一看,吓了一跳!难到妈妈看见我在偷看,还指出方向,告诉杨爷爷?
  我马上把头一扭不敢去看,可头一扭又想到起,潜望镜还在,就算我不看,也不行啊!
  于是头又扭回去,打定主意,一看不对劲就把潜望镜向上一抽,赶紧撤离现场,躲回自己房间,把潜望镜收起来,当作什么是也没发生过,甭管大人怎么问,我就是一句:打死我也不说!
  心慌之下,我还是先看了一下杨爷爷家里的动静,这一看,放下心了,那小房间里,杨爷爷的头顺着我妈妈指的方向回头看,脸上又是那种怪怪笑容,杨爷爷扭头对着床上的我妈像说了话,然后他缩回了跨上床的脚,站回在地板上,转身向房门走来!
  杨爷爷发现我啦?我又紧张起来,感觉心快要跳出来了!可杨爷爷却不是冲我这边来,而是走到房门前,一手扶着门边,伸直拽住那门把,把门从里关上,我呼了一口气,同时在那门掩到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杨爷爷转回身子,反手把门给关上了!
  眼前这情况,看得我呆住了,是喜是怕,是紧张是渴望,期待着什么的心跳从快到慢,不安的感觉由然而生!房间里要发生什么事情,我妈妈跟杨爷爷在做些什么看不到了!
  后来才想到,那天晚上杨爷爷是要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直接和我妈性交,可我妈觉得不习惯,不愿意,于是杨爷爷大概就提议到房间去,我妈却半推半就,进了房间,躺在床上要后悔,又被杨爷爷舔的欲罢不能,终于忍不住挑逗,但胆小的我妈还是怕这事见不得光,让杨爷爷在屌屄之前把房门关了!
  再一刻,我只好收回了潜望镜!然后坐在阳台的小板凳上,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事情,第一次有一种对男女性爱的求知欲!出没办法,只好等妈妈回家了!
  在客厅里我也无心看电视了,心里知道,自己掂挂着楼下的房间里的我妈妈!没想到,就在沙发上睡着了,结果连妈妈和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不知道!只记得我做了梦,梦很真切,梦见有一天我放学回家,一打开门,妈妈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全身都没有衣服躺卧着~而沙发上有好几个男人围着我妈妈,他们有高有矮,有胖又瘦,可样子都看不清楚,也都是不穿衣服,光着屁股,还露出他们的大鸡鸡~我呆在门前看着,好像动不了也张不了咀!耳边是妈妈咀里发出的一种听得人酥麻的声音,那几个男人一声不哼,只围着我妈妈,挺着他们大又直的鸡鸡往我妈妈身上乱截,妈妈就伸着手想要去抓住那男人的鸡鸡,但又抓不住,激动的边叫着边扭动着躯体,胸前两子大馒头摇晃的利害!
  突然,沙发上的男人不见了,妈妈也不见了,可当我一转眼,妈妈就跪在了我身前,我看看她,一身白肉,两个奶子直挺挺的裸露着,再看看我自己,怪了,我也是没穿衣服,下面也没裤子,直接露出小鸡鸡,正在我不知这是为什么的时候,妈妈却伸手,用手掌托住我的鸡鸡,然后她凑过头张开咀咬住了我的鸡鸡~“妈妈,不要!”就这样喊了一声,我梦醒过来了!看看自己,还好,都穿着衣服!
  出了房门,我知道爸妈已经上班!来了饭厅的餐桌上,有妈妈给我留的纸条,上面说游戏机已经放在客厅里,但是让我不要打太久。
  看着妈妈留的字条和做好的早餐,突然间觉得~我不恨妈妈了!
  往后的几天里,由于我不生妈妈的气,就没再把衣服扔杨爷爷家的阳台去,只是~只是妈妈却有好几个晚上,吃晚饭后说到楼下杨爷爷家坐一坐,我也没想太多,杨爷爷是独居老人嘛,老师说有机会要帮助那些老人!妈妈做好事,有什么不好呢!而妈妈在那些天对我也很好,游戏机天天玩,不限时间,前提是做好暑假作业!
  就这样去了几次,都在爸爸不回家的晚上去的,又在爸爸回家前就回来!可我就发现了,每次回来妈妈第一时间就是去洗澡!我想,大概是上楼下楼走动出汗吧,也可能是妈妈敬老,杨爷爷是独居老人,有些家务事妈妈帮了忙,所以就会出汗,回来自然要洗澡的!
  也许还跟杨爷爷玩了游戏,因为爸爸经常不在家,妈妈会闷啊,也想要玩一下嘛!我长大了,已经不跟妈妈玩,妈妈于是就跟杨爷爷玩了,这不是很好吗?
  当年都想不通男女的事,看过妈妈套弄杨爷爷的鸡鸡那些事以后,过了些天,我又没放心上了,因为都搞不懂上床是一回多“有趣”的事!
  可终于,我还是亲眼看见妈妈跟杨爷爷是怎么玩的!
  那是暑假末的一个下午,我好歹把前三天没做的暑假作业做完,看看客厅的大钟,快五点半了,妈妈该买了菜回家了,突然想跟妈妈开个玩笑,吓她一跳!于是我收拾好东西,扮作自己不在家,然后躲在客厅的装饰柜里!
  那时客厅的装饰柜比现在的电视柜高很多大很多,整个放着像堵墙!下半部是柜子,分了中间三小格抽屉,两边各一大格柜子,平台上放电视机和音响,再往上是高低错落的架子,摆放各种装饰品!
  下半部两边柜子呢,本来放了些杂物,其中一只放的东西不多,是些旧书报,我很喜欢把自己藏到里面去,像捉迷藏一样!
  想吓妈妈一跳,就是让她进家了找不到我,然后我突然跳出来~哈哈!
  我打好主意,我躲进了柜子,真险,差点就没机会了,因为才躲进柜里,家里的大门门锁动,有人开锁,“哢嚓~咿”门开了!
  我心里作好要突然跳出来的准备,先把柜子门往外轻推,露出一条小缝,看看妈妈进来没有~没想到,妈妈是进来了,跟着她背后又进来一个人,我一瞄,那是~杨爷爷?他呀穿着一短袖格子衬衫,深绿色及膝短裤和牛皮凉鞋,一手拿着大蒲扇,一手帮我妈把门关上!
  看这情况,我马上手轻轻一松,柜子门合上了,在黑暗里的我心里打着嘀咕,奇怪呀,杨爷爷来我家干嘛呢?
  隔着柜门,我听到妈妈跟杨爷爷对话了!
  杨爷爷:来嘛,就一下下!
  我妈妈:现在不要,晚一点,如果他出去,我到楼下,你回去嘛,别让邻居看见?
  杨爷爷:不,等了你两个晚上,忍不住了宝贝,赶快来一下~啊!保证不担误时间~我妈妈:可我儿子他~杨爷爷:还没回来嘛,可能在同学玩得正疯呢,就算回来也不怕,小孩子不懂这事,门先反锁,就保险了嘛,来吧~[哢噌~嗒]我听到大门上了保险,反锁起来了!
  杨爷鶬:来,到沙发上
  我妈妈:嗯,别急,嗯吖,不脱衣服
  杨爷爷:好,只脱裙子,我也喜欢,来,趴后,啧,这又白又嫩的屁股,我先亲亲它~我妈妈:嗯,你~好急色~别刮~痒~胡渣子~嗯啊~杨爷爷:还别急呀,你不让我急着射嘛啊?乖乖,这屁股摸多少次也不腻,还有这肉洞~真把我给迷死了!
  我妈妈:噢~啊~轻点~舔得太深了~好~难受
  杨爷爷:你说难受就是特舒服啊,这些天,我都懂你的需要了,来,给我我深情的吻一下它~隔着柜门,第一次听到他们说话,觉得很有趣的,虽然不懂,但很吸引似的,最后,我壮着胆又轻轻推开一线门缝,忍不住要看外边的情况!
  那时傍晚,天还很亮,客厅的情况一清二楚,柜子斜对面正正是客厅里摆着的沙发,妈妈和杨爷爷就在那沙发上!
  妈妈她像狗狗一样趴着,杨爷爷就跪在我妈身后,弯着腰,把头凑到我妈向后翘的屁股那里~我妈妈的湛蓝色的裙子掀到了她的腰去,粉黄色的内裤呢就拉脱到了她曲起的腿弯处,在杨爷爷身体动着的间隙,我看见妈妈那向后翘的屁股,像切开一半的黄桃,两边一半又白肉,中间红艳艳的桃核!杨爷爷长着灰色头的脑袋就在两边屁股中间上下左右的晃着动着!
  一下子也看不出他在干嘛,就是趴在前面的妈妈身子一颤一抖的,很像因为什么身体痒的不行!而这次因为相距不到一米多,他们的动作我看得清楚,妈妈半低下的头,侧着脸,眼睛眯上,咬着咀唇,样子有点难受似的~噢~我突然间想起来了,杨爷爷是不是又舔我妈妈的水鸡?对了,水鸡就长在我妈妈两只大腿中间,在两边屁股正中间,杨爷爷他真坏,明知道我妈那里怕痒,他偏要舔去!
  杨爷爷这时背弓起像一只虾,双手分别放在妈妈一边屁股蛋上,有点用力的捏着那白白屁股肉,又在用力掰着,他那灰白的脑袋一个劲的向屁股中间抵去!
  舔了不久,听到妈说行了湿了!
  杨爷爷的头一下不动了,听到他回答说湿了,湿透了!
  妈妈把侧着的头扭回去,很小声的说你坏,快点吧!
  杨爷爷没再舔了,直起身,我从背后看着他双手在动,然后他的咖啡色牛头短裤松脱下来,分别抬脚,直接在沙发上把裤子脱了,扔在沙发下,接着杨爷爷光着那皱巴巴的屁股,向我妈妈屁屁股贴去,他像跪在我妈妈背后~这一次我终于这么近的看到杨爷爷的大鸡鸡~因为杨爷爷贴近我妈妈背后时抬起了他的左脚,脚板撑在沙发上,一条腿曲起来,他就站了弓步,两条腿这一下左右拉开,我就看见吊在他屁股下的大鸡鸡~没有~先看到的~是~是他的鸡鸡袋!
  鸡鸡袋我也有,可杨爷爷的大很多,颜色很深,里面的两颗东西像荔枝一样的,又圆又突的,又比我的大,因为那鸡鸡袋较大了,他前面的鸡鸡这时却看不清楚,给挡住了!
  我觉得新鲜呀这东西,头一次看大人那里的鸡鸡袋,原来大人的就是比小孩子的大好多!
  当我正盯着杨爷爷那里看时,杨爷爷正在挪着身体动着腰,然后看他一手扶在我妈妈的一边屁股上,另一只手放到前面去,好像~要把什么东西拿好,整个人像在跟我妈互相就位,他的屁股向前一兀,杨爷爷这腰胯一兀,就像是迈克尔杰克逊跳的那舞蹈一样,但杨爷爷中是一兀,很用劲的一兀!
  杨爷爷那一兀还没停下,在前面的我妈妈马上低低的发出很沉很长的一声“嗯”!
  跟着杨爷爷像是对妈妈说也像是对自己说了一声“进了”!
  然后杨爷爷两只手就扶到了我妈妈的屁股屁上,他的腰又一动屁股又带劲的向前一送~“啪”
  他的身体直接撞上我妈妈了
  “咿呀~”
  妈妈又一声较长的叫声发出
  杨爷爷好像很得意的说:“宝贝,就说你喜欢刺激嘛,看水真多,是不是一进门就流水喇?
  妈妈好像挺害羞的说:”才~没有,人家,不~跟你说~这些!“杨爷爷继续很得意的说:”还装?这湿润,这热乎,泡得我呀倍儿爽呢,享受啊!“妈妈继续害羞的说:”你~快~赶紧,求你了!“杨爷爷笑了一声说:”好咧,赶紧~让你爽一下~啊哈“!
  杨爷爷说到做的,才说话那绕着一圈肉的腰和干瘪瘪的屁股一缩一挺就开始”啪~劈~啪~劈~“前后的晃着身体,一下接一下的前面的我妈妈撞起来!
  我蒙蒙胧胧的感觉到,眼前这事~就是高年级同学说的男人跟女人上床的回事!那一刹,看到妈妈真的跟杨爷爷做那夫妻才能做的游戏,我有点担心,担心爸爸知道了不高兴,怕他会生妈妈气!
  可也不知为什么,那种想法就是一闪而过了,眼前那新鲜有趣的情景把我眼睛和思想都吸引住了,因为~听人说看黄片看到的男人的鸡鸡插入女人水鸡的画面就那么近,那么清楚的出现在我现前,还没有人家说的那个什么打码赛克!
  头一回能如此真切的看到,我好奇的紧盯着,看着妈妈和杨爷爷那神秘的地方!
  沙发上,杨爷爷从后扶着我妈妈的屁股用力的把身体向前对我妈妈冲撞,杨爷爷两只毛腿之间的鸡鸡袋吊挂着,很有劲的打着拍子一般前后的甩呀甩!
  就在那鸡鸡袋甩来甩去的空隙,我就看到了听说了很多次都没亲眼看过的画面~鸡鸡插水鸡!
  杨爷爷那根大鸡鸡一下进一下出,进的时候整根都埋在里面似的,出的时候能够看到快要露出来的磨紫红菇头!至于我妈妈那~那叫水鸡的地方,是个能开能合的洞,再那鸡鸡进出的时候,感觉就像它在把大鸡鸡吞进去又吐出来似的,里面好像还有水的还是~肥皂水?
  因为我看见在大鸡鸡进进出出时,渐渐的就有一圈白色小泡泡围绕在大鸡鸡上,越来越多,还能往下滴,远远看去像围了一圈白色的~优酪乳!
  时儿看看杨爷爷和我妈两人脱光的下身互相碰撞,时儿看看鸡鸡在水鸡里抽插,那重复动作让我好像收获了什么,不用拿手摸也感觉到心在跳脸发烫,柜子里渐渐变得热了,闷了,还有种用咀说不出很想很想的,模糊又实在的,终于我想到了~我心里竟然有个想法,就走出去,爬上沙发学着杨爷爷那样~不行!
  那是我妈妈!
  我跟妈妈不能是夫妻,不能做这游戏的!
  可是,可是她能跟杨爷爷那样,为什么不能跟我那样呢?我好歹也是她亲儿子,比邻居亲上多少倍啊?
  但还是不行的,爸爸知道我和妈妈做妻妻不是比知道杨爷爷和妈妈做夫妻更生气?所以我不能让爸爸生我气,要不是,他会打死我的!
  不想,不想了!
  转念又觉得自己看见这一幕,涨见识啊,还得意呀!因为以后可以跟高年级同学说我亲眼看过了,看见鸡鸡插水鸡,看到他们口中说的男人屌女人,所以比起他们只能看VCD里的黄片,我当然利害多了!
  但是~但是他们如果问我看到谁的鸡鸡插了谁的水鸡?我~我又不可能说是我妈跟杨爷爷呀,因为传出去让我爸知道了就惨了,听大人说的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屌了就会戴上绿帽,一顶像故事《黄帝的新衣》里说的,自己看得见人家看不见的绿色帽子,戴了它的男人会很丢脸了!
  所以~这事我一定只能藏起来不能告诉别人!
  想到这里,我又认真的去沙发上的两个光着屁股的男人和女人,把出现在眼前的画面都记在脑海里~我看着杨爷爷~如何动着他的腰和屁股~如何弓着身一边动一边伸手隔着衣服去摸我妈的奶子~如何喘气~如何闷着声叫着爽~我又看妈妈如何的向后兀着颤抖着的屁股
  如何扭头侧脸去瞄身后的杨爷爷
  如何不好意思的别过头
  如何用手捂着自己的咀巴
  如何发出低低的像小猫咪一样的叫声
  不知怎么的,看着沙发上妈妈跟杨爷爷那种肚子贴着背,杨爷爷拱起腰,甩着屁股从后向前面的我妈妈撞着,让我想起有一次放学在街上看到过的两只狗狗,它们也是那样,一只趴在另一只的背上,双腿及地就那么拱动着狗屁股!
  一起走的同学有的笑了,大声说那公狗在干母狗,我问没什么公狗要干母狗呀?有同学马上告诉我那是要生小狗狗啊!这时在我家的沙发上,我妈妈跟杨爷爷的动作像极了公狗干母狗,我突然好像花了眼,沙发上的是一只棕黄色的老公狗趴在了一只雪白的年轻母狗背上,公狗蹬着脚摆着腰狠着干,母狗老实的趴好挨着干!
  ”劈劈~啪啪~劈啪~劈啪~劈~啪~劈劈啪啪~“老公狗干的很用劲,年轻母狗叫得很好听!
  那一刻,全世界都像没有了有声音,我的两只耳朵只有妈妈和杨爷爷身体冲撞肉拍到肉的上面发出的”啪啪啪!“,那声音没什么高低起伏,机械的重复着,可是却能让我听着听着,小鸡鸡那里有点那个痒的感觉,不其然就拿手去捂住它,捂住了好像还挺舒服的!
  可我发现杨爷爷比我好不了多少,他穿的短衬衣已经湿了背脊,两他甩动的两边干瘪的屁屁都有汗珠,看样子挺累的,可他人摇呀晃呀似乎又越摇晃越带感!
  那鸡鸡棒一深一浅,时紧时慢的在水鸡洞捅了大约几分钟时间吧!突然一阵很明显的”卟嘡卟嘡“的声响从外面很远的地方传进到家里来,那是摩托车排气管的响声,是来至男装摩托车的,而且~应该是我爸爸开着的那台摩托车发出的!
  远远传来的响声也慢慢的近了~爸爸,我爸爸开车回来了!
  可能认出这声音的不只是我,因为当那响声传进家里的时候,顿时打乱了屋子里肉拍着肉的啪啪声!
  妈妈也听出来了,因为当时宿舍楼和附近的些人多半都开起了女装摩托车,而我爸因为有时候要跑较远的镇区,所以男装摩托车会较好使,所以一直没换!他开车回来的时候,那响动我跟妈妈都认得!
  我正担心这下爸爸回来我怎么出去,可沙发上的妈妈已经早我一步了,在我感觉自己呆住的时候,我看见妈妈身子用力的一搐,像整个人震了一下,然后就扭过头对跪在她身后的杨爷爷说了一声:糟了!
  而那杨爷爷仍旧在使劲的晃着他的腰和屁股,朝见妈妈扭头说了这字,好像才觉得不妥,抽插慢了一点,可没停下,鸡鸡插水鸡的一进一退继续进行~妈妈的屁股着意的扭动了,挺慌张的对杨爷爷说:”他回来了,你~停~停下吧,快回去!“”卟嘡卟嘡“那阵声响又近了点,照以往的感觉,爸爸的摩托车已经从马路拐进了快要进入社区的街巷,不用一分多钟就能来到楼下!我心里对自己说:不好了!爸爸回来看见妈妈和杨爷爷在沙发上~就大大的不好了!我开始点害怕起来,因为妈妈这样是不对的!
  妈妈显然和我一样的害怕吧,她又扭动着屁股似乎像让插着她水鸡的杨爷爷停下来~妈妈右手撑着身体,左手往后揿到杨爷爷肚子的地方,好像要挡着杨爷爷身体对她的冲撞,妈妈连说了两遍说:”停下,不要了~!“我知道妈妈怕爸爸了,可杨爷爷却像不怕我爸爸地那样,还一边动着一边说了句:”好,射了就停,射了就走,别急,你都喷了两次了,让我也喷一次爽爽啊!“杨爷爷好像在逗着我妈,妈妈听了好焦急的,摇着头,我她眼睛好像有点湿润,她说:”不,不要,他很快就到家,赶不及!“杨爷爷又是那种得意的语气说:”赶得及呀宝贝,夹紧些,来,说~让我搞大你肚子,赶快,这样我会很快~就射的~啊!“杨爷爷又使劲的动了,鸡鸡进出的更快,在他缩腰退出鸡鸡的时刻,我发现那根大鸡鸡像是更大更长的,这鸡鸡本来就长得有点像香蕉,中间弯下去,这时看着它那么用力的向前插入我妈妈那里,感觉像一把刀,朝着我妈妈的水鸡洞狠狠的一捅而入,直末到连着鸡鸡袋那地方!
  我想,原来女人那地方有那么深,能让男人的鸡鸡整个都放进去,噢对了!高年级的同学说我们也是那样从女人水鸡里被尿出来的!如果我们婴儿能藏在里头,那男人的大鸡鸡能放进去是没问题呀!我好像想解开了老师给的一条难题,自满了几秒钟!
  当我再去看沙发上的妈妈,她刚才还扭着的屁股被杨爷爷接连几下冲撞,好像没有劲再扭了,只有继续欮着屁股,让水鸡挨鸡鸡屌的份了!
  屌?对了,听一些广东人同学说脏话就是那句:屌你老母!意思说是干你妈的屄。原来屌人老母,干人妈妈的屄是那么一回事,就像杨爷爷那样,他现在就是在屌我老母啊,看他屌得那么得意那么爽那么舒服似的,那屌人家老母一定是男人很享受的很想做的事吧!
  这时客厅里的”啪~啪~啪“和外面传来的”卟嘡卟嘡“的两种声音同时响起把我从乱想中吓回来了!
  哎呀,这杨爷爷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没故意的,屌我妈妈可狠了,他身体甩动冲撞的节奏竟然跟着传来的摩托车排气管的声音几乎一样快~我妈妈呢?被杨爷爷屌着,又一次回头看杨爷爷,那双眼已经是含着泪光在哀求那样~”不,不要了,我答应你~明天~要多少次也行,怎么射~都可以~好不好,快,停下~“妈妈挨着屌快哭出来那样的声音说。
  杨爷爷居然还是那样不听话,坏坏的笑着说:”宝贝,可以的,你说说吧,给我生小孩~,马上就好!“杨爷爷屁股又加紧了劲,一下重比一重,一啪比一啪响,可能是离得近吧,我都觉得那啪啪啪的响声传到柜子里都震到我脸蛋了,而且那拍打作响的节奏还赶上了那”卟嘡“声!
  妈妈好像被冲撞得不行了,撞得她的头又转回前面去,身体前后晃荡,好像随时要被杨爷爷撞出沙发那样!
  我猜这下妈妈会不会痛呀?可妈妈一下接一下的发出的还是那种像很受用很舒服的声音,但就更加没有刚才那样的大声,是忍着极小极小声的发出来!
  ”咿吖~啊呀~“两声后,我听到妈妈这样说:”射~给我,我要,要给你生孩子,精~精液~都满上,弄~弄大我肚子~好~吗,求你了?“杨爷爷没有回答,甩着干瘪的屁更猛的前后摇曳,啪啪声大作!
  我妈妈很为难又很认真的说:”请你,干深点,射我里面来,让~你下种~我~给你生孩子,我要,全射给我,来嘛,我要你热热的~精液~让我怀~怀孕的~精液!“杨爷爷听了这话好像才满意,说了声:”这才听话嘛宝贝,就喜欢你这么贱屄骚货的模样,让我天天都想弄大你肚子!“我在想,妈妈说要生孩子,为什么杨爷爷听了好像很喜欢很开心呢?我妈妈再生一个孩子是我的弟弟呀,关杨爷爷什么事啊,他高兴个毛线啊?
  可杨爷爷这下像受了什么鼓励一样,卯足了劲,稍为再提高了一下身子,把我妈妈的屁股往下揿,摆起居高临下的阵势,在他两腿中间下面,大鸡鸡粗得像根大香蕉,每一下都深深的往水鸡洞里进,那连鸡鸡袋甩得老利害了,一下接一下乱拍打,直打在我妈妈那水鸡下方长着黑毛的地方!
  ”嗯~啊~咿呀~呀~吖~“妈妈没再说话可她那叫得令我心跳脸红的声音也一阵比一阵快!
  这动静比我偷看妈妈和爸爸在床上玩夫妻游戏的时候还利害,由于离得近,看得清楚,我心里都跟着杨爷爷手抽啊插的动作同步数起了数,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哦~哟~这酸爽!“杨爷爷在第二十八下的进修突然整个人一崩直了,像一下子被抽了筋,整个人都筋骨都扯紧了,硬住了~第二十八那一下是捅进去,那一捅进去后就没接着又抽出来再捅,是一进到底就不动了,那鸡鸡袋跟着一下打落在水鸡洞边沿后就往下甩落下来,晃了两下也停住了,那干瘪的屁股在这一崩紧之下竟然两边各突起来了两块肌肉,用劲的突了起来,杨爷爷像是把最好一分力都用尽了那样整个人都崩紧~”呃啊~呀~爽~爽呀~夹死我了~都给你~给你~接呀~给我全接了~呀~噢爽歪歪呀~“杨爷爷这时像在念经那样咀里这样念着,说的时候语气听起来是挺舒服而又挺难爱的,他一边说一边发着抖!
  那一下,我妈妈跟杨爷爷也不约而同的全身抖起来,白滑无瘕的裸背不知为什么在杨爷爷最后那一捅之后也绷直了,好像突然被冷水一泼,受了刺激那样,连头也一下往上仰起,一把黑发也随之飞扬起来,从她的露出的侧脸,妈妈是在咬着唇皱着眉,表情像难过又舒畅,眼角好像有些湿润,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扬起的黑发飘然落下,又挡了她的脸!
  而整个人都像僵住的杨爷爷呢~听他念了十秒八秒经,僵住的身体有点不僵了,腰慢慢弯,打着颤,轻轻的一拱一拱,好像还在把大鸡鸡往我妈妈那里捅着,看他两边屁股上的肌肉一松一紧一松一紧了好几下,他人终于慢慢的从硬变软了下来!
  一时间沙发上的两个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像在跑道上跑到了最后冲过了终点线,都放松下来休息似的!杨爷爷这时身子有点往内侧,我就这样看到了他半边脸,那表情~那表情有点熟悉,像~对了,就像前些天他那大鸡鸡喷出几沱鼻涕在我妈大腿上之后那表情,如悉重负,很舒爽的模样!
  噢!如果是同样的表情,那是~那是他的鸡鸡又喷了鼻涕出来啦?照这么想,不会吗?杨爷爷这次是把鸡鸡捅进我妈妈的水鸡洞然后~然后往洞里边喷出他的鼻涕?咦~那不是把我妈妈那里弄的很脏!还不知道怎么才弄乾净啊,天啊!这杨爷爷太恶心了!
  就在我想到这里的一刻,那摩托车的响声已经从远到近来到了我家住宅楼下,然后几声特别响亮的”卟嘡卟嘡“后,声音马上停住了!爸爸已经停车了,照往常习惯他会打开宿舍楼下的单车房,把摩托车推进去就上楼的,这时离他回到家来,可能就那么三到四分钟时间了!
  我说里不知为啥也替妈妈和杨爷爷焦急,不敢想像~爸爸打开门时看到的事情!
  想到这,我看见还在沙发上的妈妈,真想跳出来叫:妈你快躲起来!
  可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以的,好在妈妈也该知道爸爸快要上楼了,她又扭头看着杨爷爷,她看杨爷爷那一脸让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之前我从没见过这表情的妈妈。那一刻她的表情,当时不知道要怎么形容,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副:想要再被弄一次的脸!
  那种表情在如今的A片上随时能看到,因为女优都会在男人射了之后都会摆出这表情,眼里像要含着泪但又不是伤心的那种,眼神是茫然的却又很有焦点,一种依依不舍,缠绵婉转,特别让男人想一下把她搂住,把她疼爱,据说完事了的男人看了女人楚楚媚脸都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
  我妈妈那一脸,只出现过这一次,以后再没机会看到过!
  在表现出”想再要的“一脸之后,妈妈神情马上又是紧张又是慌,咀里催促杨爷爷说:赶紧,他要上楼了!
  他~指的当然是我爸爸!
  可杨爷爷喘着气还是带笑似的说:”紧,真紧,你那么紧,我没办法不射的紧啊呵呵~“从背后看着杨爷爷肥腰一缩,两边屁股蛋一动,敢情已经把那大鸡鸡从我妈妈下面抽出来了!可好像还有一点依依不舍似的又说:”宝贝,真想每次都看你那~流出我榨出的鲜椰汁,哈哈~!“我正替他俩急,看他说得不那么若无其事,这杨爷爷难道不怕我爸爸?不过他还是下了沙发,弯腰捡起自己的牛头裤套上!
  就在杨爷爷转身下沙发那一阵,我的眼光全注意到妈妈那被插过的水鸡洞上,那洞是肉色的,一整块像自助餐里吃过的蚝,左右各有大小两瓣,却是鲜红色的,中间的确有个洞张开着,在杨爷爷鸡巴抽出来后保持了那鸡巴的大小的一圈,然后那圈慢慢的缩小!
  我正奇怪杨爷爷说什么流出椰汁,哪来的椰子啊?可就是心里那一疑问才起,一股像椰子汁一样白又比椰子汁更浓稠的的水流了出来,是涌出来似的,量不少,迅速往下滑,就在那一下滑,妈妈一只手从肚子底下伸到双腿间,上翻的手掌向上按住了水鸡洞,是怕那椰子汁流下来吧?
  可那椰子汁较多又像水,马上从妈妈的手指缝漏出来,眼看接着会滴在沙发上,杨爷爷刚勒上裤子,腰一弯手一抄,抄起妈妈那粉黄色内裤直接捂到妈妈手挡着的那地方,妈妈直起身,另一只手赶紧帮忙接过捂~”别~管我了,你那~东西~我处理~快走吧,快点,别让他撞上~!“我妈妈催促着,从声音来听她是极慌乱的又像很担心杨爷爷似的~从柜子里的缝隙,我看着转过身的杨爷爷,脸上是那个叫喜上眉梢,喜滋滋的开门走了!
  沙发上的妈妈继续用一只手把内裤按着那洞,腾出一只手整理一下裙子和沙发上的软垫,检查一下觉得没什么了,再转身走进浴室去!
  我这时才发觉自己的心慢慢的没那么跳得利害了!接着听到浴室里热水器打着了,有打开莲蓬头出水的声音,我才从柜里出来,脑海里还是刚才那一幕,舒了口气,因为怕爸爸回来的快会看见杨爷爷在屌他老婆屌我老母!
  可我明明知道这是妈妈的不对呀,老师说不可以做对不起家人的事的!但我心里又知道刚才发生的事~妈妈不会跟爸爸说,我呢?我~我是也不能说的,因为妈妈被其他男人屌过,杨爷爷给我爸爸戴了绿帽,爸爸一定会发很大的火,事情会很糟粕的!
  想到这里,我不知那里来的聪明才智,马上把家的大门打开又关上,然后装做刚回来的样子向浴室里的妈妈说我回来了,妈妈先是没有回打,好像想了一阵才从里面回应:你看电视吧,妈洗了澡就出来,乖啊!
  于是我就坐到沙发上,一坐之下,屁股感觉到留下的人体的余温,还有一阵妈妈身体的香气还有一阵~一阵像咸咸的又酸酸的腥腥的古怪的味道!我看看自己位置左右,想到几分钟前杨爷爷和我妈妈在这沙发上做的事情,想入了神!
  没过多久爸爸回来了!
  事情果然像我想的一样,爸爸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敢把事情告诉他,即使妈妈有时又让我生气,可我还是为她保守了这个秘密,因为我怕爸爸会责怪我,说:你看着别人屌你老母,你还那么镇静,看着他屌完,都不叫不吵,你还是爸的儿子吗?
  而且这一次惊险过后,妈妈也没再让杨爷爷上过我家,只是她到杨爷爷家的次数更多了,我也尝试再用潜望镜去看过,可是只在一天晚上,杨爷爷的客厅只开着一昏黄的壁灯,杨爷爷坐在那旧沙发上,裤子脱了,搁在两只脚跟那里,我妈妈就坐他右手边,弯下了腰,头靠近杨爷爷身体~妈妈的头应该是被杨爷爷用手揿着的,向他肚腩那和大腿之间的地方按去!我妈妈右手撩起着自己的长发,拨到颈脖后,所以她的一张侧脸我看得分明,电灯泡不大光亮,但已经格外分明地看到妈妈动着脖子张着咀上下吞吃杨爷爷那根上向竖起的大鸡鸡。
  除了用咀吞吃,妈妈还不时的伸出艳红的舌头在那杆巧克力鸡鸡上下舔,从磨菇头到长毛的鸡鸡根部;用舌头来回扫弄,绕着紫色的磨菇头打圈圈,把鸡鸡袋肿起的两颗荔枝分别揩湿!
  妈妈吃的可认真了,她平常就很会吃牛奶冰棒,教我怎么舔才不会让溶化的牛奶流到手上或是滴到地上!这下看着她把杨爷爷的大鸡鸡当冰棒一样来吃,我就奇怪了,这有什么好味道啊?可她却舔得那么认真。而杨爷爷就坐着不时的仰起头,眯着眼睛,张着咀,好像在叹气什么的,表情是乎很不错!
  我是听说过女人吃男人鸡巴那回事的,可我也不觉得那有多好玩,比起看着杨爷爷用鸡鸡捅我妈的水鸡洞让我感觉到的激动是差多了,所以看着看着我就没看下去!
  这一次以后,妈妈进杨爷爷家后就会直接跟杨爷爷走进那个放着四脚木床的房间,所以,杨爷爷屌我老母的画面再没看到过了!
  这原来是我无意闯的祸,猜度一下,可能在最开始的时候~杨爷爷以为我妈妈是故意几次三翻的把内裤和奶罩掉落他家阳台上,是来引诱他的,于是杨爷爷就试探着,故意用那衣物来打手枪,把沾着精液的内裤还给我妈妈!
  我妈妈当然会不好受,可她人胆小又怕羞,不敢骂人,更不敢告诉我爸爸,毕竟那时风气还保守!就算是杨爷爷不对了,可要是让街坊邻居知道我妈妈的内裤被杨爷爷射过精液,那就是自己有理也是一件让家人难堪的丑事!
  那杨爷爷由于住我家楼下,知道我爸经常不在,以为妈妈是那种寂寞,在性爱上饥渴的女人,几次下来又没翻脸,这杨爷爷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所以就进一步来试探!结果,一个秀美住家少妇就给楼下的老淫棍骑了!
  过了一年多,有一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听街道上的人说杨爷爷去世了,附近的阿姨和大婶说起八卦来,说杨爷爷被人发现死了之后,居委会的人临时帮他代办什么的事情,在他家里找东西时从衣柜里发现好几条女人穿过的内裤和奶罩,五颜六色,有些洗过,有些没洗,都不知道杨爷爷是怎么偷来的!
  阿姨们都在窃窃私语,大声笑小声骂,总之说杨爷爷是个老变态,死因可能是那个什么~油尽灯枯!
  而从那天起妈妈才没有到楼下收衣服了。
  可我记得,杨爷爷死了以后的一段时间,妈妈偶尔会站在阳台那里,对着晾起来的内衣裤发呆,像在回忆一些事情;站上好一阵,也会不经意的朝楼下看去,还会在收衣服的时候拿着自己的内裤不自觉的放在鼻子上闻一下,才放下!
  过了半年,我们也搬家了!
  回过头来看,我妈妈当年这样一个皮白肉嫩身材好,样子又可以的少妇,为什么会给一个腰都已经弯了的大爷勾搭成奸呢?也许说明了一点,女人的欲望是深藏的,不像男人那样一撩就烧得起来,可一旦被开发了,撩起了火头,就是烧得欲罢不能,难以自拨!我爸爸那时为了工作,忽略了娇妻,让色狼有了机会!
  而作为色狼或者是到了糟老头的年纪,要想骑到好货,不一定没机会,只要脸皮厚,胆子大,捞到正妹也是有机会的!而作为男人,要想骑到好货,不一定长得帅又有钱,只需要厚脸皮够大胆,敢抓住机会,摸准女人那点燃欲火的G点,就能让贞妇也乖乖的张腿迎屌!捞到女神嘛也是有机会的。
  ”老公~你在想什么呀,不是说帮我到楼下拿衣服吗?“老婆美琪原来又转回书房!
  她斜身倚着房门,看着她,跟我妈那样色白秀美,温顺纯良,正盼待我这个当老公为她解忧,可我竟不知为何这样对她说:老婆没事的,楼下的钱伯伯人很好,很热心,你别乱想!老板刚好给我来资讯,让我给找一份重要文件给他,等着马上回复客人,我正焦急呢,你去把衣服拿回来吧!
  老婆听了我的话脸上一阵失望和不乐,但很快又给予我体谅的笑容,有点为难的嘟嘟咀,但又表示自己能行的点点头,转过身向客厅走去,看着她阿娜丰腴的身段,珊珊行远,然后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哢噔嚓“一下关门声,响动异常大,震动了我的脑海,腹部以下男根之处突然一阵无可名状的激动,性意盎然!
  不知道~老婆这回到楼下敲色伯伯的门,去是否会被吃豆腐或是~那一年暑假某天的傍晚,那个正值风华艳丽的丰满少妇趴在沙发上被一灰头矮肥的老翁”背推“骑干的画面又清晰的呈现在眼前了!
  可出乎我记忆之外的是,在那少妇眼中噙泪转头哀求身后老翁赶快完事的那一刹,那楚楚动人的脸蛋分明是我的老婆美琪!
  想到这,马上激起一种被横刀夺爱的醋酸滋味,想要挽回,怕追悔莫及~但立即又被涌动在身心上的巨大畸欲念想冲散,心头生起一种自虐的快感,脑海中忽然有这样希望,希望楼下那个色老头不用给我”完璧归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