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绿色暑假-2
绿色暑假-2
 同时妈妈好像站不稳了,身体摇晃了几下像要跌倒,我猜她是被吓得不行吧?
  而杨爷爷呢,人也还好,看见我妈要晕倒那样就赶紧再上前半步,一下子迎面把我妈妈抱着,然后转身,把我妈扶过几步,顺势向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去!
  妈妈这时好像要躲开不让杨爷爷抱着或是不想坐到沙发上,但却迟了,被动的跟着坐倒在沙发上!
  妈妈当时挣扎的动作也怪怪的,想推,想挡好像又不敢触碰到杨爷爷,我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杨爷爷是光溜溜没穿裤子啊,男生这样露着鸡鸡,女生看见当然会害羞嘛!
  两人才坐在沙发上,杨爷爷就翻身把半侧着身子的我妈压在沙发上,他肚子下的磨菇头大鸡鸡也跟着摇摆起来迎上我妈妈,杨爷的头先靠近我妈,竟然用咀去亲我妈妈,还伸出他的松皮般的毛手摸我妈的大腿和屁股,妈妈那时却像整个人冻僵了,侧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得出她在发颤,表情既怕又厌恶!
  这样一阵子,杨爷爷居然继续使坏,用手捏着我妈妈衣服上的钮扣,是脱我妈妈的衣服了!第一颗,第二颗钮扣一下就解了,妈妈衣服的领口马上松开了一道,直接露出了胸脯的肉,这一下我妈妈突然像人被弄醒了,身子一坐直,同时咀里说了一句什么的,杨爷爷就呆了,双手没再动了!
  妈妈双手终于用劲的把贴在她身上的杨爷爷推开来,妈妈坐起来同时一手捂住襟领露出的胸脯,转过身站了起来~妈妈要走啦?
  快走吧!我心里说,虽然我是想“教训”一下妈妈的,但看见杨爷爷在女生面前脱裤子露鸡鸡,那是很不对的嘛,还要脱我妈妈的衣服,男孩子不能这样对女生,老师知道是要记过错的,我心里也有点怪杨爷爷使坏,所以我希望妈妈快点走开!
  但站起来的我妈妈有点慌,好像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迈开步,而背后的杨爷爷出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难道他要把我妈妈捉住揿回到沙发上继续脱我妈的衣服?
  杨爷爷也没有这么做,可他手里拿着刚才散落的内衣和奶罩,上前对我妈说了些什么,我妈妈身子又冻住了似的,刚向前迈的右脚缩了回来,站定在地板上,好像要回过头看杨爷爷又不敢!
  也没等我妈什么的,杨爷爷一下从背后把我妈抱住,向上用力举起,我妈妈立即双脚离地,然后我妈就像抱小孩那样被杨爷爷整个抱起来,转身,再次放倒在沙发上!
  妈妈整个人都像软了,在沙发上几乎是仰躺着,杨爷爷坐在一旁,把身子靠上去,半压着我妈妈,又去亲我妈妈。
  妈妈侧着头,任他亲着脸和脖子,杨爷爷再次伸出双手去解我妈妈的衣服,妈妈也任她去做了!
  很快,妈妈胸前两只像东北大馒头那样的奶子露了出来,虽然是往妈妈稍为侧身的方向垂去,但还是鼓的圆滚滚的成半圆形,白嫩的让人疼爱,肉乎乎的感觉可爱,按高年级同学说的话,我妈妈就是大奶妹,那大奶子男人是很喜欢的!
  我感觉也是,每次看到妈妈在家不经意的露奶,我也特想去摸一把,有时也故意装模作样的撒娇,就为迎面抱着妈妈把头贴到她胸部,那阵阵的乳香闻得好舒服!
  可这下子杨爷爷却二话不说一手一只的把我妈的两只白大奶给拿在手里,搓呀、捏呀、揉啊,接着还很过分的低下头凑过咀去吃奶!什么呀,你杨爷爷又不是我爸爸,更不是我,也不是小BABY,那么大年纪还要吃女人的妈?
  妈妈的奶子被杨爷爷一吃,全身好像打了个抖,可是因为~很不好受还是~很痒吧?我想!
  这杨爷爷怎么那么会对女孩子使坏,我妈妈那奶子也没有奶水,他却像一只狗饿久了,闻到剩过肉的盘子也抢着去舔似的疯,头在我妈妈胸前两只奶子的地方乱蹭乱拱,咀巴吸那艳红的大乳头,舌头贴地式揩我妈妈的奶肉!
  妈妈被他这样一弄,身体抖得越来越多,可始终啊~头是扭到一边,看都不看杨爷爷那样!
  没地多久,杨爷爷的咀放开了吸着的一只大白奶,头又伸到妈妈耳边像说了些话,可也没见妈妈回答他的,杨爷爷动着身体坐在靠近我妈妈的大腿的地方,然后竟然抓过我妈妈一只手引到他的肚下腩,长满黑毛的地方~那里~杨爷爷的大鸡鸡依然是那样雄赳赳的竖起着,紫色蘑菇头迎风招展一般神气!妈妈的一只手刚才是弯曲着缩在她肚子的地方捏紧着拳头,现在被杨爷爷拉直,是那么僵硬着,杨爷爷好像使了劲才把我妈妈的拉过来,让手掌按在那根大鸡鸡上,他~他要我妈妈摸他的鸡鸡?
  我当时想,这样是不对的!
  因为在上幼稚园大班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夜晚睡觉时看见过妈妈和爸爸在床上光着身体抱在一起,妈妈用手摸着爸爸那硬得好粗好大的鸡鸡。后来有一次我问妈妈为什么要摸爸爸的鸡鸡,妈妈一开始样子很慌张似的,问我没什么问这个,我说我看到了,于是妈妈说那是一种游戏,是大人们做了两夫妻才能玩的。
  我又问我也能摸吗?妈妈噗哧一下笑了,告诉小孩子不够年龄是不能这样的,会犯法,公安叔叔知道了会抓的!
  我又问那妈妈你帮我撒尿的时候不是也摸我吗?妈妈又笑了,但笑得有些奇怪的,然后就拍拍我的说不是的,那不是摸是撒尿,妈妈摸儿子的不会犯法!
  想到这里,我就替爸爸不高兴了,妈妈要摸杨爷爷的鸡鸡是不对的,因为她跟杨爷爷不是夫妻啊?可~可是这次妈妈好像是被杨爷爷拉着手去摸的,不是妈妈主动的~就应该不是我妈妈错了吧?
  这样的话~公安叔叔要抓也应该抓杨爷爷!
  想到这我就放心了,继续看,杨爷爷可能觉得妈妈的手不够长,所以就把我妈妈搂起来,坐在他身边,两人挨在沙发上,他一边教妈妈用手摸他的鸡鸡,一边去亲我妈的脸,妈妈的手一开始是被迫着那样摸着大鸡鸡,像我的数学老师手把着手教我打算盘那样,渐渐的妈妈好像摸习惯了,杨爷爷就松开了他的手,再摸我妈的大白奶。
  我在奇怪,这样很好玩吗?就是前前后后的用手抓着圈套着动着,大鸡鸡的露出蘑菇头时隐时显,不就是跟爸爸做的那样嘛,真不知道妈妈有什么喜欢的!
  在我看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杨爷爷亲我妈亲的很紧,妈妈的半张脸、耳朵、脖子都被杨爷爷亲遍了,忽然他又用手去把我妈妈的手,大手把小手,手掌贴手背,两只手一同去套弄那大鸡鸡,弄的快了,更快了,杨爷爷把妈妈搂得更紧了!
  弄了一会,只见杨爷爷停止了亲我妈,把头靠在我妈的肩膀上,闭着双眼,半张着咀,像说话也像呼气,表情似乎在紧张着什么?
  没过多久~杨爷爷整个人像被子弹打中似的一抖一颤,动静挺大的,接二连三的抽动几下,眼睛和鼻子还有咀像用力的挤到一块,绷得可紧了!
  “啊呀~”杨爷爷的喉咙底发出了不小的一声,连我也居然听到了一点!
  我正奇怪杨爷爷是犯了什么疼痛叫的那么大声,以后他的鸡鸡受伤了痛起来!可马上就看见杨爷爷整个人混身绷紧的劲一松,那光着的下体,双脚又蹬又抖的动了好几下~一直不敢看他的我妈这时好像有点什么惊觉竟然扭过头去看杨爷爷大鸡鸡的地方,我也不自主的跟住盯着看去~我奇的几乎也像杨爷爷那样“啊”的叫出来!就是那一眼,我看着杨爷爷大鸡鸡那蘑菇头中间像尿尿一样,尿出来一沱东西,可又不像尿尿那样连绵不断的~是~是喷了出来一沱接着不到半秒钟又喷一沱~我看妈妈当时也是那惊奇的表情,瞪着眼那着那白色的东西一大坨接一小坨,一小坨又一小坨的喷到半空,然后又往下甩落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那几坨~像鼻涕的东西都甩落到妈妈一双露出的大腿上。
  因为刚才她跟杨爷爷“互动”,现在半坐着被强行搂靠在杨爷爷怀里,她身上的裙子已经向后退,不但露出了一双白玉一样的双腿,而且夹在两腿中间的白色内裤也看到了!
  咦~那坨鼻涕~那不正是妈妈前些时候把衣服拿回来时,我看到她两条内裤上沾了好大一坨的那~噢!原来那鼻涕是从杨爷爷的大鸡鸡里射出来的?
  不知道那鼻涕是不是有毒,妈妈才看着一坨坨打沾了自己一大腿,马上显得很慌很怕的样子,身子往后移,双手一推,硬生生把正在喘着大气软了半个身的杨爷爷推倒,然后紧张的就拿过沙发上放着的几件衣服用力的擦着自己大腿上的鼻涕!
  杨爷爷被这么一推,也奇怪,刚才他抱我妈妈的时候好像很有劲的,可现在像没了力气一样,被我妈一推就挨着沙发滑下,人像瘫软了一样,躺倒着,一手捂着胸,用力的喘气,像刚跑完了长跑,一躺下来已经不能再动!
  妈妈用力的擦着大腿上的白色的~鼻涕,真的像鼻涕,看着是擦得差不多了,她就从沙发上起来,胡乱的把自己那些内裤和奶罩抓在手里,急忙的就走到杨爷爷家大门,眼看着头也不回的打开门就走~可好杨爷爷像对着她说了一句什么话,妈妈踏远了的身子定住了,还有些犹豫的仰起头,终于才回过头看看杨爷爷,我也跟着看去,啧啧啧!这杨爷爷怎么那样坏蛋,半躺在沙发上的他这时把两只又粗又长满黑毛的腿分开得大大的,像故意让人看他鸡鸡的地方。
  定神看他大鸡鸡那里,一抹鲜红色,原来杨爷爷够调皮的,在自己直横倒的鸡鸡上套起一条玫红色像布条一样的小内裤,那~那也是我妈妈的,只是妈妈很少穿,我好像记得刚才把晾衣架扔下去的时候有这条在当中!
  可杨爷鶬这是为什么呀,好玩吗?可妈妈看见了却想有些为难,站住了好几秒,才转过身,走回到沙发前,稍为离开杨爷爷远一点,弯了腰,脸也故意不看杨爷爷,手是很准的一伸手,在那大鸡鸡上抓起那条小内裤,一拉一脱,大鸡鸡是套着内裤的,一扯就给拉起来,然后内裤一脱开,一下回弹,打落在杨爷爷的肚腩下,并发出了“啪咑”一声!
  妈妈这次真的是头也不回的马上转身走到门前,开了门出去,“咚哢”门关上了!
  我再看看杨爷爷,哎?这杨爷爷没有起来送我妈妈出门,真没礼貌!他还是躺着,伸手摸着自己的鸡鸡,一边不知从那里拿出来一条小内裤,是浅蓝色,薄薄的,有些透明,我认得,也是我妈妈的!
  唉呀!我妈真在大意呀,还是漏了一条没发觉呢!
  接着杨爷爷抬手把那条小内裤拿到自己头上~就这么一放手,那浅蓝色内裤就居然落在他头上,盖着了他的脸上,然后好像合着眼睛睡觉了!
  咦!他不怕恶心吗?把别人的内裤放在自己脸上,还就这样让鼻子闻着睡觉去,不觉得会臭臭吗?
  可我也没心思再看杨爷爷了,赶紧把潜望镜收回来,进房间放好,装作没事,回到客厅看卡通片,等待妈妈回家!
  妈妈很快就进门了,还是像没有看见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生我气了,还是因为被捉弄了生杨爷爷的气,脸红红的,喘着气的,一进屋就拿着那堆收回在来的内衣裤,快步走进浴室。
  我又去偷看一下,只见妈妈把拿回来的内衣裤和几件衣服放洗衣机里,开动了快速洗衣。唯独刚才用来擦杨爷爷喷在她大腿上的鼻涕的和套在杨爷爷大鸡鸡上的,妈妈把它们放在脸盆里,用肥皂用力的搓洗起来!
  那时,我只顾好玩,觉得作弄妈妈后,我就不恨她了,万万没想到这是把我妈妈往一只老色狼的怀里推!
  就这样的法子作弄,妈妈到杨爷爷楼下拿过几次衣服,可我觉得没什么意思看妈妈跟杨爷爷做些什么了,因为我也已经看过妈妈和爸爸做过,没兴趣一一偷看!
  直到放暑假了,一天傍晚,正巧是妈妈的生日,爸爸答应早点回来跟妈妈庆祝!
  可妈妈下班后,我一看蛋糕也买了,我很想吃蛋糕啊,妈妈说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切蛋糕,可妈妈才说完这话买回来的菜也没放下,家里的电话响了,我看见妈妈眉头一皱,我似乎也感觉到了那是爸爸打回来!
  响了两下,妈妈才去拿起话筒,应着,是爸爸,没错,妈妈听着里头爸爸说,眉头一直皱着没松开来,难道?果然又猜到了,爸爸又得去应酬客户!
  果然,妈妈随便的应了几句好,就失望的把听筒放下,像随手一扔的就挂回去,话筒重重的挂落在电话机上,“噔”的一下,把我吓了一跳!
  我当时在打游戏,这一声响让我吓着了,我不知就里的冲妈妈说你真没礼貌,挂电话轻一点不行吗?
  没想到妈妈就冲我发火了说我很烦,读书不乖,只顾着玩!
  我也生气了,怪她影响我打游戏,我放假了就要玩,有什么不对。
  就这样顶撞了妈妈几句,没想到妈妈就过来直接把我的游戏机给关了,我生气极了,因为正在打三国的吞食天地,游戏突然中断,之前打下的成果都没了因为来得及做记录!我又吵又闹~妈妈却更火,从来没有过的动手推了我一下,把我吓得马上闭咀,妈妈举起手,让我到阳台去反省自己如何顶撞妈妈,为什么不对!
  我没办法,凶她不过,就只好挠手胸前,鼓着腮帮站在阳台去,我故意背对她不去看她,耳边听到妈妈走进了厨房,然后切菜、洗碗碟的声音响起,其实我知道妈妈是在生爸爸的气!
  饭,妈妈还是做了的,所以我也不急,在阳台上四处看,一边生闷气,看着晾出阳台外的衣服~突然我又来了报复的念头,于是再次重施故技,把她两件奶罩和三条内裤连着衣架,从我家阳台往下扔~“宾果”!衣服又成功卡在杨爷爷家的阳台竹竿架上晚上吃饭的时候妈妈一句话也没说,我也没开口说什么,只是想到待会又有好戏看了!这顿饭吃的无声无息!
  谁想到,晚饭才吃过,妈妈正在厨房里把碗碟刷洗的时候~“叮咚~叮叮咚~”我家的门铃响了!
  妈妈出来开门,门开了我一看,竟然是杨爷爷!
  我心想不会那么扫兴吧~杨爷爷!你把衣服送上来啦?
  还好,杨爷爷手上没拿着着衣服。
  而妈妈一看见是杨爷爷上门来好像很慌张,说话有些吞吐的,她问杨爷爷有什么事?杨爷爷阴阳怪气的的说你家衣服又落在我阳台上了,请你下去拿回来吧?
  妈妈听杨爷爷这么说一下子脸居然红了,整个人往后退了半步,愣了一下才说让我儿子去拿吧~妈妈才说到吧字,我只盯着电视机头也不转一下就回答妈妈说别叫我不去,我要看电视,我不管你!
  妈妈听我这一说好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站着一言不发!杨爷爷就开口对我妈妈说那你自己来拿吧,小孩不懂事,你大人来处理一下不是好点么?
  杨爷爷说那话的时候语气像命令又像威胁,就像卡通片狐假虎威里头的狐狸,欺负小动物时说的话一样坏坏的,不由人不答应的那种!结果妈妈点了一下头,答应一声就回房间拿了些东西然后跟杨爷爷下楼去了!
  “嘭哢”门关了,我几乎同时跳起了,开心的差点没拍手欢笑!
  妈妈又被我作弄了,看她还敢不让我看电视?哈哈~我一下乘躺倒在沙发上,开心的滚了几圈,趴下来,继续看我的卡通片!
  一节卡通片看完,妈妈还没上来,突然想起刚才杨爷爷那双鱼眼珠瞪着妈妈薄薄的睡衣里面看,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好看,可总觉得他是在占我妈妈的便宜,这样下楼到他家,会不会让我妈再跟他玩套鸡鸡的游戏呢?
  那游戏也不是什么让人害怕的,可就是~就是觉得这一次杨爷爷那贼溜溜的眼睛是~特别的狡猾,特别的坏,像课文书里说的要吃羊的大灰狼,而妈妈就像快要被吃的小羊羔,侧着头不敢看对方,害怕的全身都发抖似的,我忽然心里很担心妈妈起来!
  嗯~我还是要看看去!
  于是我又进房间从床底下拿出潜望镜,走到阳台,依样偷看杨爷爷家里的情况!
  这一次看到的画面真让我~着实吓了一跳,镜头一对好,那镜片反映出来杨爷爷的客厅里~我妈妈~居然被脱光了裤子,我只在昏暗灯光里偷看过的下半身,而这时妈妈皮肤在这裸露的下半身,屁股和大腿,把那白净嫩滑更加的突显好看!
  细看之下,妈妈这时躺卧在那棕色沙发上,上半身几乎躺平,她的下半身,两条腿各自向上提起,小腿弯曲连着大腿向外稍为张开,当时她双腿抬起,那白白的两瓣屁股蛋也就亮了相,她这模样,我从来没见到过!
  杨爷爷呢?
  他也在,他像守在门口的狗一样趴在沙发上,头朝我妈,趴在我妈妈双腿叉开之间,怎么也这么怪,他那长着灰白头发的脑袋竟然伸到我妈两条大腿中间,就妈妈小肚子之下,那头在动着,不快不慢的动着,我努力的想看却只看到脑袋在动!
  于是我调整自己视觉角度,把举望镜往阳台一边移动,这一样一靠边,那我就可以用较为偏的方向看里边的情景!果然,物理老师教的很有用!这下,我终于看清楚~杨爷爷他呀,像狗在舔狗食盘子一样,低着头用舌头舔我妈妈尿尿的地方!
  一下接一下,横着,竖着,直上直下,左一下右一下,总之每一下都是朝着那地方用力的舔,还会带着跟人亲咀那样,嘟着咀去亲和啜!妈妈那地方,我是没有近距离看过,还是有次看见妈妈和爸爸在床上抱一起时的,爸爸的手伸到妈妈那地方,好像用手掌和手指去搓过!
  照道理说,那是女生尿尿的地方,摸在手里不臭吗,更何况用咀去亲,咦~可杨爷爷好像很认真很用劲的,问题是~~妈妈~怎么会让杨爷爷看她那里,还让杨爷爷亲那里呢,不是说女孩子那地方,男孩子不能看吗?
  我是想不懂,可妈妈却好像不在乎,她躺在沙发上,只看到她双手抓着沙发上的软垫,抓得紧紧的,身体也在轻轻扭动着,给人的感觉像~像发痒,痒得全身都不自在,有时好像还会打着寒颤!
  显然,妈妈是被杨爷爷舔得发痒罗!可觉得痒为什么又要让人家去舔呢,看杨爷爷孜孜不倦的去舔那地方,那一股劲,跟狗狗吃东西的时候往盘子里乱舔没两样,难道说~我妈尿尿的地方什么好味道,好吃的东西在?
  好像不可能啊!
  越想越觉得杨爷爷够怪的,喜欢闻我妈妈的内裤,还要舔我妈妈尿尿的地方!
  就这样舔了一阵子,杨爷爷本来是趴在沙发上,这时他弓起了腰,半跪着,然后往前爬到我妈妈身上~妈妈好像不让他爬到身上,分开的双腿马上想要拼拢,把杨爷爷挡住!可杨爷爷双手已经按在我妈两只膝盖上,掰住,妈妈的双腿还没拼在一起又被分了开来!接着杨爷爷一下就整个人往我妈妈身上压,还没压紧的时候,他就把舔过我妈尿尿的地方的大舌头去舔我妈的脸、咀还有脖子!
  而妈妈好像整个人都软乎乎的,怎样也没动一下,只是~好像不太愿意让杨爷爷亲她的咀,不时的躲着快要舔到她咀唇的大舌头!
  而同时,杨爷爷的双手没闲着,隔着衣服,在我妈妈胸部一阵乱摸~杨爷爷那双像鸟爪般手掌使劲的隔着衣服摸着我妈妈的胸部,把那隆起的两个地方都揉遍了,然后用一只手去解衣服钮扣,一个两个三个,然后还是一只手就把衣襟两边一分!一对东北大馒头大小的奶子,马上从衣襟里有劲的挺了出来,白得生亮,滑得溜手,两颗乳头像蔓越莓一样红润润的让人馋嘴!
  杨爷爷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双手各捧着一只奶子,捏了几把,然后低下头张咀就吸又是舔,用力的吸着乳头拉起,一松咀,乳头缩回去,又是用咀一叨,玩了又玩!
  我真烦这杨爷爷,我妈妈又不是吃的,他饿疯了吗?连我妈的身体也要舔一阵,人是不能吃的呀!
  哎!这时我想起西游记里会吃人的那种妖精~不会吧不会吧!杨爷爷就是年纪大样子丑怪了点,也不可能是妖怪呀!
  想到妖怪,我也是慌了!记得姥姥说世间上是有妖怪的,平常不让人知道,人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不是被吃了就是被杀了!
  看着杨爷爷那样对待我妈妈,我有点心头发麻,心里想这杨爷爷~不会是一只穿着人皮妖精吧?要不是的话,我妈为什么会偈中了法术,不怎么动,乖乖的让人舔,让人吃奶,吸乳头!她和爸爸在床上的时候,爸爸去摸她的奶还会被伸手打回去,可现在~为什么?
  一定是,一定是中了什么法术!我妈妈待会就~就会被杨爷爷吃到肚子里了?
  我越想越怕,怕妈妈被吃了,我就没有妈妈了,我想着越急,正在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杨爷爷他~他直起了腰,双手从妈妈胸部那里收回来,然后~去解他裤子的皮带!皮带一松,他就把裤子往下一脱,登时露出他穿着的一条~一条~一条艳红色的内裤!
  噢!那艳红红的内裤~不是我妈妈的?怎么~给杨爷爷穿啦,哎呀他人真奇怪,男孩子怎么能穿女孩子的内裤,羞死人了他!
  可杨爷爷在妈妈面前露出内裤却一点也不害羞的样子,反而很得意,像得了老师夸奖一样的笑咧了咀,这杨爷爷也太调皮了,看他那身子,怎么能穿下我妈妈的女孩子的内裤,这时他那大鸡鸡好像要把内裤撑破,看~那又圆又尖的鸡鸡都向上顶出了头~我远远都能看到那整个紫红色的~大磨菇,样子滑稽极了!
  妈妈那时眯着眼睛,没有去看杨爷爷,身体没有刚才被舔的时候扭得那么利害,动静小了,但好像还是呼吸很急,一下接一下,两只馒头奶都跟着起伏着,这胀的圆圆的两只奶子,不知道为什么呢?我看了,也很像去摸,去亲一亲!
  正在我盯着妈妈的奶子看入神的时候,杨爷爷好像跟妈妈说了话,话说完了,躺卧在沙发上喘气的妈妈好像挣扎着的坐了起来,可马上杨爷爷就往她身上抱了过去~妈妈一下就被杨爷爷抱住了,她双手像要把杨爷爷推开,可杨爷爷已经压住了她,两人一起倒在沙发上了!
  杨爷爷又去亲妈妈的咀和脸,用力的亲过去,我妈妈可能不舒服吧,身体扭动的动静很大,却好像没有办法,扭动了一会力气小下去了,渐渐动不起来了!而杨爷爷就一手把妈妈搂着,一只手伸到他自己肚腩下,从裤裆的位置拉脱那艳红色的内裤,然后朝两边内裤边沿各扯一下,顿时,他那大鸡鸡整个露出来了!
  我一看,这杨爷爷闷不闷呀?难道又要让我妈妈用手去套他的鸡鸡玩?
  原来不是
  杨爷爷的内裤一扯下来,紧接着就向我妈妈身上趴,妈妈那时双腿是张开的,各在杨爷爷左右两边,看杨爷爷趴自己身上来,妈妈像又来了劲,双手使劲抵挡,不让杨爷爷贴上她,而双腿就要拼拢,可拼起来也是慢了,只能夹着杨爷爷的长了一圈肉的腰,根本合不上!
  这时我发觉杨爷爷这人也挺没礼貌的,我妈妈不让他趴身上,他不管,继续用力要趴人家身上,这太过分了,学校里的女生不愿意跟我拉手,我也不会去硬拉,男孩子要有风度嘛,我开始有点讨厌杨爷爷了!
  沙发上,妈妈被杨爷爷过了压趴身上,好像也没办法了,已经被杨爷爷趴下搂紧了自己了,正在躲开杨爷爷亲她的咀!
  那杨爷爷够恶心的,把刚才舔过尿尿的地方那长舌头往我妈妈脸上舔,这边舔完那边舔,妈妈拼命扭头避开,我知道那恶心,我都能感觉到杨爷爷那张骆驼咀里伸出的舌头带着酸臭的口水!
  杨爷爷还不只是乱舔,他的右手还在揿着我妈的左边大腿,像提防我妈的腿又要并拢,他的左手呢?正伸到我妈妈的肚子下,摸住我妈尿尿的地方,就像对奶子那样用力的搓揉着!妈妈被杨爷爷那手掌在那里一捂,刚才还在蹬动的双腿就安静了,只能不时的一颤一抖!
  奇怪,那尿尿的地方妈好像被这一摸,妈妈全身都没劲了,也不再躲着杨爷爷的咀,还是让杨爷爷重重的亲上了她的咀,就像电视剧里头那谈恋爱的情侣一样!
  可~可我妈妈明明只能跟我爸爸才能亲咀呀,那应该是恋人或者两夫妻才能做的吧?
  看到这情况我也只一知半解,只觉得那是不行的,可又说不出什么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