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绿色暑假-1
绿色暑假-1
 周六下午,早早下班,赶回家打我的On Line Game!
  对了,虽然都我是三十五 岁的成年人了,但一直没离开过我的游戏世界。
  打开PS-4,要玩哪一款好呢?
  看看表,老婆还有大半个小时才回到家,那就~先来一场沙滩排球吧!其实运动游戏我并不喜欢,但这沙滩排球却有一种~恶趣味!
  因为
  因为里面有一夥“乳摇”问题严重的软妹子,每个都美若天仙,天使般黄金比例的身段,还有魔鬼诱惑般的曲线,乳浪滚滚,美臀翘翘!
  而最吸引我的地方还在于
  她们容易被欺负,都是那种轻易就能让坏淫推倒的纯情弱女子,叫人怜爱又想淫欲而后快!
  当打失了球,她们就会楚楚可怜的跌趴在地上,摇头扭腰,眉目传情,丰乳乱晃~晃的人气血翻涌,实在很能满足我这种跟老婆惯于循规蹈矩爱爱的男人,能让我倍觉刺激!
  说来也怪,自从玩起了这类游戏,在另类情欲想像下,提高了我和老婆爱爱的次数和品质!
  我每次把自己想像成猥琐的排球教练大叔(当然只有我知道),然后把我老婆当成失球丢分的女排球手,把她揿在床上,叫“教练大叔”肆意施予性爱的惩罚,发泄不伦欲望!
  那一刻的“干劲”~真非平常周六日交差性爱可有的别样滋味!
  开动了游戏,一大波的美女们向我喊到“乾巴爹”!
  我肉棒都立即要硬起来充当游戏手柄的大摇杆的意思!“给我受精惩罚吧~你这夥大奶淫娃~~”
  晚上七点多~刚吃过饭的我又回到书房打游戏,当然,老婆已经回来,只能打“正常”游戏了!
  突然,老婆走进了书房!她一身睡衣,原来已经洗了澡,梳洗过的老婆体香扑鼻,雪白滑嫩的皮肤衬得她成熟少妇的身段特别诱惑!
  所谓一白遮三丑,我老婆美琪虽然不是什么天资国色,但像我这样的一个城市里平凡的屌丝NPC,有她这样一个眉清目秀,白净丰腴的老婆,虽然不是长腿爆乳豪放B,也已经羡慕死其他百姓NPC了!!
  美琪是潮汕妹子,那边的女人受家风影响,普遍温顺贤慧,不只对我体贴照顾,对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她也很热心。
  说起老婆,像我同事那些老婆,不可能让老公一回家就埋头打电玩,我的美琪就不会了,平常这时候,她洗了澡就会自己去看看电视剧,不会打扰我,然后九点多她自个会先睡(没有我的性要求的话),所以嘛皮肤保养的很好!
  今晚她突然进来找我,是为什么呢?我也有点意外!
  老婆走到我坐的躺椅前,府身抱着我亲了一下,她这脸蛋真有点像我最近喜欢的一个SI女优~白石真琴。
  真琴妹子眉清目秀,小鼻子直挺,小咀唇嘟嘟,一把长长黑发随肩披散,一副邻家的软妹子模样,看见就想保护着她宠着她,而身材啊,真琴和我老婆那对C奶也是真材实料的,而美琪当然没做女优的那种骚,可人妻味更胜,毕竟真的是人妻嘛!
  这一下被她一抱一亲,她身上的肉香和少妇散发的体骚让我有点受不了,对着她又闻又亲,双手还直接对她的C奶和肉臀施袭!
  “嗯,坏老公,老是对人家好色!哈哈~”老婆边笑边挣扎开来,让我先听她说话!
  原来,今天早上出门她没注意,把内衣裤晾到阳台上,而安装在阳台外的延伸活动衣架上的衣服,因为风大了点,刚才她收衣服时,劲风一阵,就失手把整个圆环衣架掉落,直接掉在楼下邻居的阳台晾衣的竹竿上!
  于是我的一些内衣裤和她的内衣裤、胸罩都全部滞留在楼下邻居那里了!
  我忽然明白,怪不得刚才对老婆上下求索的时候,一摸就发觉她上身下身都没有“保底”!
  她这进来找我是想让我到楼下去找邻居把东西拿回来。
  我说我正在任务连线中,问为什么她不自己去呀?老婆说她一来自己没穿内衣裤,觉得很不好受,而且还要走出家门外就更不习惯,万一走光了就丑死了!
  潮汕妹子还挺保守的,我虽然也会买点性感内衣裤送她,但她只敢在家里穿,要上街一定会穿一些少些走光露底机会的款式!可美琪还说有另外的原因~老婆有点吞吐,我正在打游戏,正紧张,急着让她回答,听我稍为强硬的语气,美琪她才终于说出让她尴尬不敢自己去要的原因!
  就因为楼下那个钱大叔,美琪说他有点那个猥琐。
  什么?
  我一听楼下的大叔猥琐这两个字,心里好像来了什么劲,就揿停了游戏,继续问我那是怎么一回事!
  老婆说好几次在上楼梯时碰到过钱大叔,只要她穿的是稍为短一点的裙子,钱大叔就会故意落后,从后慢慢跟着并保持一定距才上楼,而这正是因为能在低处向上看,钱伯伯就可以看到站在高处的她的裙底,肯定是有意偷窥的!
  听老婆这么说,我顿时代陷入了那情境,幻想起短裙摇摆下,老婆裙子里被小三角裤包裹住的肥美臀部,和一双扭拧生姿的玉腿,那风光真是~“老公,你发什么呆啊?”老婆美琪这一问把我的幻想中断了!
  老婆接着说楼下的钱大叔还常常故意在楼上往上看,看她晾衣服,老婆一开始也没注意,后来才知道钱大叔特别认真看她挂胸罩,晾内裤的动作!就是这些原因她害怕,不敢自个到楼下去把东西要回来!
  “老公~”美琪摇了摇我的肩膊!
  ???
  我才又从脑海中那一个老头偷看美琪晾内衣裤的画面中~中断回来!
  我马上答应美琪说:行,我完了这一局就到楼下找钱大叔。
  老婆甜美一笑,亲了我一下!“那拜托你罗老公,人家光着屁股,到处走,混身不自然的,谢谢!”说完美琪就转身出了书房!
  我这时并没有马上再启动游戏,目光也没有回到电视萤幕,拿着手柄,看着走出书房的老婆,她穿着一件粉蓝色两件套,印着星星点点般小白花纹的睡衣,可在我眼中好像看透了她衣服的里面,一个身材匀称,色白肤滑的肉肉的少妇的肉体!
  突然间,我想起另外一个女人,想起一段似曾相识记忆!
  眼前的影像忽然模糊,像来了一层雾气,雾渐浓,又渐淡,一段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像放影片一样,在眼前显现了出来!
  那是我刚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在学校我是个成绩一般,同学很喜欢,老师挺注意的“三好”学生!
  哪三好?分别是~好事,好动,好奇!
  读书成绩还算中上水准,父母不多担心我的学业,那时候,爸爸是工厂里的小领导,妈妈也是工厂里的会计员,家里生活也算中等水准!所以90年代初,我已经有了一台超级任天堂游戏机。
  可因为要上学,妈妈平常总是把游戏机锁起来,只让我在周六周日的时候玩一玩!
  可为了打游戏机,我就经常跟妈妈顶撞,有时很恨她,因为一些成绩比我差很多的同学,他们的妈妈都没我妈妈那样狠心,只给允许我在周六周日的时候碰一下游戏机!
  妈妈对我学习上的要求不高,可对我犯错的事情上就会很绝,该罚的就都不轻放!
  亲戚说我妈长的像那个什么许晴,就是在最近那电影《老炮儿》的那个脱了裤子让冯小刚从后用老炮干的那个,样子是挺像的,和我妈年轻时对比,我妈那时的身材也不逊于许晴!
  可我小时候那时不太知道许晴是谁,只觉得妈妈长得身段高挑,皮肤很白,黑眼睛,高鼻子,小咀唇,我看着就只觉得很舒服,很想亲近!
  在我回忆的这件事情里,我不如就把我妈叫许晴吧,大家如果看过许晴这女明星,也好投入一点吧!
  而我觉得妈妈最好看的就是她那双腿,洁白光滑,小时候在家看她打扫卫生,可能是不担心家里有其他人吧,我妈总会穿上一条像裙子一样的睡衣,穿上后,最短处刚刚盖过她圆圆很翘的屁股~那是她会不经意的在做家务时秀出一对曲线长短匀称的白腿,很美!
  看到那双白腿交叠、抬动、扭拧,我总会看上一会,觉得很好看,有时妈妈穿的睡衣很薄,她又不戴奶罩,也因为她做家务的不经意,我也可以从她弯腰俯身瞄见她两只有东北大馒头大,嫩白滑溜的好看!
  可小时候除了这些~我也没发觉妈妈像什么女明星,她平常穿着打扮并不花姿招展,只是衣服配搭上,她很有心思,总能让人看得自然顺眼!
  妈妈就是那种甘于为家庭付出,生活俭点的典型的家庭妇女。由于我爸是个小领导,整天跟着大领导走南闯北,在家里,我妈的确撑起了家庭的半边天!
  有一天,周六。我早早就放学回家等妈妈,等她回来释放我的宝贝游戏机!可她却因为买菜,晚了将近半小时才回来!我急呀,在她回来的时候就抱怨起来,妈妈向我说对不起~其实我妈妈也挺温顺的,对人客气,很有礼貌,对我也很爱护,而有一点她做的比其他妈妈好,就是做错了事她就评我,做对了事她就奖励,可就因为她晚了回来,我埋怨会少打半小时的游戏,故意把书包里的书本和铅笔盒乱丢!
  妈妈没骂我,可能是她感觉是自己不对吧!
  “咚咚叮当~咚咚叮咚叮呼”这时候电话响了,这时间一定是爸爸打电话回来的!
  我怕了,怕妈妈向爸爸告状!因为我最怕爸爸,爸爸会打我!
  我虽然扮作转过脸生气不看她,可耳朵却认真听妈妈接电话~“喂~晚上又加班?”妈妈对电话另一边说!
  真的是爸爸打来了,可妈妈却没有对爸爸告我的状,我在旁才松了口气!
  又听到妈妈埋怨爸爸几句,说吃饭老是要喝酒!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我却乐了,因为爸爸这一去会很晚回来,我就可以多玩些时候才睡觉!
  因为妈妈胆很小,不敢一个人睡,她会等爸爸回来后才睡的,所以爸爸不在,她会让我陪着她,所以我也有藉口一直打游戏!
  那是夏天,傍晚七点天还亮着,吃过晚饭我又继续打游戏,玩的是超级玛利,这游戏很多同学都通关了,我还没有,觉得倍没面子,发誓这晚一定要过!
  我妈妈呢?她收拾碗碟后到阳台上收衣服!
  很快,妈妈又回到客厅来到我面前跟我说:儿子,帮妈妈个忙,到楼下杨爷爷家,说我们的衣服掉在他家阳台上了,不好意思,请他让你拿回来好不好?
  我一听,不乐意了,超级玛利这游戏怎么能中途停掉呀,我说我不去,这游戏不能停下来!
  妈妈见我说不,又说了两次,我还是不理她,我感觉妈妈有点气了,可她没有骂我,然后她又说:妈妈让你帮个忙也不行吗?
  我说拿衣服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为什么要让我去?
  妈妈好像想说又不知怎么说,叹了口气,转身回房间,然后,我一瞄,妈妈穿了一条带七分袖的草色圆领长裙从房间出来,她走到门前,打开了门,然后转身对我说:妈妈到楼下拿回衣服,很快就回来!
  说完妈妈就出了门,关上门,听着她的脚步下了楼!
  我想,妈妈为什么那么不原意到楼下了呢?我记得早些时候也试过衣服掉到楼下去呀,妈妈也是自己去拿回来的,哦~对了,那天~爸爸是在家的!
  想到这我又怪妈妈了,这妈妈真是的,爸爸在家她就不找爸爸去,我在家她就找我去,分明是欺负小孩子呀,我现在可是在做正事呢!
  突然想到妈妈刚才那声叹气,好像很为难很不开心似的,我又有些感觉不怎么爽,毕竟妈妈平常那么痛我,可我又奇怪了,她拿衣服有什么难为情的?楼下杨爷爷他~说起这杨爷爷,年纪够大的,跟我爷爷差不多,六十多岁,可长得啊比我爷爷样子老还难看,真的,脸长,咀大,肥矮,皮黄,肚腩圆鼓鼓,他的样子像电视剧西游记里面~那~小雷音寺里的罗汉,妖怪变的罗汉!
  不过杨爷爷人不凶,就是整天没事拿着蒲扇在社区楼下里晃悠的无业独居老头,最喜欢跟附近像我妈妈年纪大的阿姨聊天!
  在学校,老师说人长的样子不好看,不一定是坏人;可我呀总觉得不是的,卡通片里的坏人长得都很难看!
  对了,说回杨爷爷,他说起话里有话来也怪声怪气,看着人的时候两只眼会溜溜的转,就是贼眼溜溜的那种,好像在打什么坏主意!有同一社区住的同学说啊杨爷爷像电视剧那些~反动派特务头子,会把人给抓去的,所以我们都不大敢靠近杨爷爷。
  想到这~我突然明白妈妈为什么特不愿意下楼找杨爷爷,妈妈可能也会怕他!
  想到妈妈要进杨爷爷家,我心里不自然的想到一些坏人欺负好人的电视剧,想到爸爸不在家,妈妈一个人会不会被杨爷爷抓起来呢?我也是爱妈妈的,不能让妈妈被坏人欺负!
  “嗒”揿停了游戏,我转身到阳台去,搬过小板凳,靠着阳台墙脚站了上去,把头伸出阳台向下看,想看看杨爷爷家,可当然看不到什么!
  哎?我马上想起昨天物理课老师让我们回家做的那个手工制作潜望镜!
  对了,有办法了!
  我马上跑回自己房间,把书桌上摆着的长约一米,可伸缩长短的潜望镜拿起来跑向到阳台,站到小板凳上,我把潜望镜拉长,伸展出约一米半,潜望镜的一头下探,长度刚好可以越过阳台最下面,窥视镜头对着杨爷爷的家!
  我就站在自己家阳台边,凑过脸,通过这镜面反射原理的潜望镜去看杨爷爷的家,单着左眼,集中精神看镜面里反影的画面!
  可是
  杨爷爷的家里好像没人啊,我侧头看看他家阳台晾衣架子,也没看见挂着任何衣物!正在不明所以的时候,听到钥匙的声音从家门外传来~是妈妈!
  这么快就把衣服拿回来啦?是呀,我刚才想事情是想了好一会才决定去偷看一下的,这时间妈妈都已经够时间把衣服拿回来了!
  我赶紧把潜望镜收回来,跑着回到房间,把东西放回书桌上才又走出自己的房间,妈妈开门进屋了!我一看,她手上拿了好几件衣服,有我的衣服也有她的~衣服,还有奶罩,内裤!
  就是嘛,衣服都拿回来了,不用我去嘛!
  可这时我却见到妈妈两边脸上都有些发红的!怎么啦她这是?噢,是了!因为都有女生穿的衣服,妈妈要找杨爷爷去要,当然会怕羞呀!杨爷爷再老也是男生嘛,一个女生找男生拿内衣裤和奶罩,怎么会不脸红呢嘻嘻~可妈妈表情也没什么不开心,也没什么~害怕的样子呀,杨爷爷应该没欺负他!我就放心了,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继续打我的游戏了!
  过了几天,六一儿童节,学校放假一天,可开心死我了,因为爸妈都要上班,我可以打一整天的游戏机了!
  可是~妈妈没有这样“好”!游戏机还是给锁在他们房间的一个木柜子,那天妈妈不让拿出来,说这是跟我的约定,不能在周六周日以外的时间打游戏!
  我气的大吵大闹,可我估计妈妈仗着爸爸在,怎么也不答应!看着爸爸和妈妈下楼上班去了,我跺着脚,可恨妈妈了,打定主意,这一个星期都不理她了!
  好不容易,在家看电视,玩模型车,打发了一天!
  终于等到妈妈下班了,她拎着几个塑胶袋买菜回来,我装作没看见她,自个儿看龙珠漫画!妈妈也没跟我说什么,放下东西到厨房里做菜去了!
  这时,看着手上看了又看的漫画,真无聊!心里埋怨起妈妈来了~今天好歹是放假啊?其他的同学打游戏机打的有多高兴呀?我却没能玩!这都是妈妈的错,她太坏了,放假也要管着我~我要她也不好受!!!
  突然间,我想到一个报复她的办法!嘻嘻
  看妈妈正忙着做菜,我走到阳台把放在一旁的小板凳靠到墙脚边,站了上去,妈妈早上晾的衣服迎着风晃悠晃悠,晒着太阳,好舒服的样子,可我今天就够不舒服了!
  好,我要让妈妈后悔!打定主意,我转过头看妈妈还在厨房里,就伸着手把那内裤和奶罩连衣架拿高,移开,然后瞄准楼下杨爷爷家阳台竖在外头的晾衣架,趁着风不大~手一放!
  “嗖~”
  “哢~噌~”
  这一声,衣架带着内裤和奶罩稳稳的横落卡在那长了小叉的铁架上子,衣服被衣架勾住了,妥妥的,没再往下掉!
  计策成功!
  看到手气好,我得意了,心理那个爽啊,暗笑着妈妈,看你待会是怎么为难的样子,哈哈~回到自己房间,我装做玩模型车,装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晚饭过后,妈妈到阳台收衣服,我就在客厅看电视,偷瞄一下,要看她在知道衣服又掉到楼下时候有什么反应,我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这时妈妈果然发现了衣服又掉楼下杨爷爷家了!张望了一会,她摇摇头,真的又难住她了,像她要转身,我赶紧低下头!
  感觉妈妈好像看了看我,我呢~当然是头也不转的看电视,还开心的哈哈笑!
  妈妈没过来找我,站在阳台上犹豫了一会就回房间,出来的时候把睡衣换了便服,我又偷瞄她一眼,妈妈一脸不情愿啊,哈哈~不提有多解气!
  我心里暗爽:谁让你不给我开游戏机啊,我就让你去杨爷爷家,让坏人吓吓你嘻嘻~心里正得意,妈妈已经打开门,脚踏出门时候好像吸了一口气,才跨步出去的!门关上了,可我感觉到她在门外站了一会才下楼去,突然我像真的明白她心里真的是怕些什么的。
  可又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怕,妈妈也是个大人了啊,难道跟我们小孩子那样也怕杨爷爷是反动派?
  这次,我没多想回房间拿起准备好的潜望镜,走到阳台站在小板凳上,把潜望镜调节好位置,就往下探看!
  这杨爷爷的家,装修好简单,家俱也不多,还都是老款的。可能他平常一个人住吧,所以家俱不多罗!从潜望镜反影的情况,他家里只亮了客厅里的光管,整个屋子,很冷清,还有点阴森森的,不过情况看得还清楚!
  但潜望镜看到的范围不大,我只好转动着扫视屋子里的其他地方!
  这时镜头扫落在客厅靠里边的角落,那里放着一张深棕色大沙发,这大沙发像一块块蛋糕拼起来似的,款色老旧,再向里看,我就看到大沙发前站着一个人还坐着一个人!
  那个站着的是~杨爷爷,而我妈妈就坐在他跟前的沙发上,妈妈好像有啲怕,背往后靠在沙发上,像是怕杨爷爷伸手就抓到她!
  这杨爷爷手上~拿着我妈妈的内裤和奶罩,脸上在笑,但笑容怪怪的,他眼睛盯着妈妈看来看去,咀一边说着什么话,像在跟妈妈说些什么~可我妈妈没敢去看他似的,低着头,往一边看,偶已张张咀像回答杨爷爷问话似的!
  这情况~怎么像特务头子审讯犯人呢?
  杨爷爷跟妈妈说些什么呀,为什么妈妈好害怕的样子呢?我正在奇怪,妈妈突然站了起来,杨爷爷把衣服递给她,妈妈赶紧伸手接过,点了点头,像说了声谢谢,然后杨爷爷转身走到大门去,妈妈也跟着他,杨爷爷把门打开,妈妈就拿着衣服出去了!
  我马上收起潜望镜,快步把东西放到房间去,又回到客厅坐好,不一会妈妈就回来了!也是没有说话,脸也是红红的,表情~却比上一回更为难似,眼晴好像有点红,像要哭那样子!她手上有拿回来那内裤和奶罩,妈妈却没有那到阳台去晾,直接拿着进了浴室!
  我心里一时很开心,因为妈妈吓怕了,我报复打击圆满成功,可看见妈妈那莫名奇妙的样子,我又觉得自己有点不应该那样的!
  看见妈妈进了浴室好一会,我不知为什么有点担心,就偷偷走到浴室门前,门没关上,留了条缝,向里边偷看,浴室里,妈妈站在浴台前,浴台边上放着她的两件奶罩,她手上却拿着两条内裤,我奇怪了,妈妈举起那两条内裤看得入神!
  我突然想~不会吧,是不是掉下去的时候正巧,那晾衣架把内裤弄破了或是穿了孔?我仔细看,由于距离近,妈妈的两条内裤一条是红色一条是黑色,颜色深,这时我好像~看到两条内裤上沾了一沱一沱的~白色的~“鼻涕”!
  妈妈就这样站在浴台前,看着内裤上那些鼻涕入了神!
  我想到了,原来妈妈那么为难的样子是杨爷爷把鼻涕弄在了她的内裤上,弄脏了,而且鼻涕那么恶心,弄在自己穿的裤子上,当然不开心啊!
  想到这我又觉得好笑了,妈妈你活该呀,谁叫你不让我玩游戏机,现在杨爷爷捉弄你,帮我出了气,哈哈,哈哈~我心里觉得很好笑,几乎怕笑出声,就悄悄的回到客厅上继续看电视!
  那天晚上,我打定了主意,以后妈妈要是让我生气,我就把她的衣服扔到杨爷爷家,让杨爷爷把鼻涕沾在她的内裤上,好,就这么定了!
  好了,我真的说到做到,又一天,妈妈答应带我去看老夫子的电影,可因为她单位要开会要学习,结果没能去电影院,我当然生气啊,因为同学们都看了,只有我没有看到,倍没面子呀!
  于是第二天傍晚,我又趁妈妈去做饭,故意把她的内衣内裤扔在杨爷爷家的阳台晾衣架上!
  吃过饭,妈妈又去收衣服,结果~当然发现衣服又掉下去了啦!
  看她站着发了一会呆,我当然装做不知道啊,后来妈妈还是先回房间,换了衣服出来,开了门到楼下去了!
  看见自己的报复又成功,想到待会妈妈拿着沾了杨爷爷鼻涕的内衣裤回来那厌恶的样子!我觉得好笑,在沙发上边笑边打起了滚!
  笑了一会,我就继续看电视,看了一会,觉得怎么这么久,妈妈还没回来呀?
  记得上一回,她很快就把衣服拿回家了~难道她还到楼下买点东西才回来?
  其实我也的确害怕杨爷爷真是反动派特务头子,会把好人抓走,尤其怕妈妈被抓走,因为我妈胆小,容易被欺负,所以杨爷爷一定会先欺负好人的!
  越想越不安,我赶紧又拿潜望镜去看,谁知道这一看,吓着我了~杨爷爷和我妈妈两人相对的站在客厅沙发的边上,那沙发上放着一遝衣服!可当时杨爷爷他正把自己的裤腰带一松,穿着的那军绿色牛头裤马上脱落,一下卡在他的双膝处,可已经足够暴露他的下体!
  而当时我跟我妈妈应该是同时看到杨爷爷那~下体是穿着一条女装内裤~那~那不就是我妈穿的其中一条内裤嘛,我认得,是浅黄色的,边沿还衬着花边!然后这时的内裤却穿在杨爷爷这个男人身上,包住了男人的鸡鸡~不对~应该是绷紧了里面一根昂头挺胸的大鸡鸡,从潜望镜里也能看出三分之一的鸡鸡顶出了内裤,紫色的蘑菇头冒出了边沿,像在跟我妈打招呼!
  我妈显然吓了一跳,马上退了一步,扭头不敢看!
  杨爷爷却上前半步说了句什么!妈妈当时吓蒙了似的只是摇头,不看不动更不说话,显然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处理!
  杨爷爷得寸进尺似的,边说些什么边把那内裤直接脱下来,一并脱落的牛头裤就扔在地上~哇塞~杨爷爷的鸡鸡就这样亮了,除了爸爸,我是第二次看见男人长大了的鸡鸡!
  而杨爷爷那一根跟我爸爸差不远,还挺神气的,没了内裤包裹着,它向上举起,除了紫色的蘑菇头,整一根都是巧克力颜色,那个粗啊大啊让我觉得是那个雄赳赳的,昂起来直对着我妈;而且它还会动,离远看去,正在一抽一抽的向上动着也像在晃着,也不知道是杨爷爷让它动还是它能自动呢?
  我那下才看清楚杨爷爷的大鸡鸡,杨爷鶬已经上前半步把内裤塞到妈妈手里,妈妈吓得像腿软似的,人又后退一步,手一震,那带着男人体温或者~还带着男人鸡巴味的内裤直接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