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女教师-04
人妻女教师-04
 傅菊瑛喘给口气后,继续说着:“女……教师傅菊瑛……今后的每一天……都会完全地……奉献出肉体……啊……依偎在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的……怀里撒娇……为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张……开双腿……啊……来满足自己的学生……丈夫杨野的性……欲需求,让自己的……学生杨野满意,啊……因为菊瑛的身体……是为了啊……亲爱的丈夫杨野……而生的。啊……啊……啊……女……女教师傅菊瑛将……冠夫姓,从现在起我……我的名字叫……杨傅菊瑛。
  啊……啊……杨傅菊瑛……生是杨家的人,死是……杨家的鬼……啊……如有违背誓言……女教师……杨傅菊瑛的父……母、女儿将……将……会被高利贷……抓去,下场生……不如死……“说罢,泪珠滚滚而下。
  傅菊瑛作梦也想不到杨野为了让自己不敢违背誓言,竟要她以自己最爱的家人来立誓,让一向温柔娴雅的傅菊瑛泣不成声。
  杨野开心地搂紧傅菊瑛的娇躯说:“老师请放心,从现在开始我绝不允许任何男人看见甚至接触到你的一切,你今生今世都不能离开这屋子,你将永远与外界隔离,安心当一个只属于我的禁脔吧!”
  傅菊瑛悲伤的点了点头,说道:“啊……希……希望亲爱的……怜……香惜玉,啊……啊……能够疼惜杨……杨傅菊瑛……娇弱的身体……啊……啊……在干属……属于你的杨……傅菊瑛的时候……啊……能够温柔一点……啊……”
  杨野托起傅菊瑛的下颚,说道:“放心吧,老师。我现在可以亲吻我的新娘子吗?”
  傅菊瑛无力地发出一声:“嗯……”
  杨野说道:“老师,请张开你朱红的樱唇,伸出舌头来。”傅菊瑛认命地照着杨野的吩咐做着。
  杨野足足欣赏了一分多钟,才将嘴巴靠过去,将傅菊瑛的舌头含入口中,深深吸吮、舔吻着,这个他费尽心机、用尽手段才捕获到的完美猎物。
  杨野搂抱着傅菊瑛纤细的小蛮腰,慢慢走进特别佈置的洞房,来到大门口,杨野按下长达十几个数字的密码,傅菊瑛只见大门缓缓打开,那扇大门彷彿就像是银行金库的大门;进了大门走过一条长廊,又看见一扇相同的大门,一共有三重相同的大门。
  杨野高兴的说:“老师,你看我有多么爱你,你是我最重要的宝贝,为了怕你被别人抢走,我特地设计的大门。”
  傅菊瑛绝望地闭上双眸,心想:‘啊……我完了,我是永远逃脱不出他的手掌心了,我真的要成为他的禁脔了……杨野接着说:“老师,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的洞房,你今生今世的归宿。”
  傅菊瑛看了一眼洞房,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里就好像是女人的拘禁凌辱室,里面有妇产科用的治疗台,另有一张大床,床头及床尾都有一根根的铁栏杆,每根铁栏杆上都铐着一副手铐;床的两头墙壁上各有一面大镜子,墙角各有一部自动摄影机,床边的桌子上有许多性交用具,而且从天花板上垂下绳索、挂钩和铁链,新娘子傅菊瑛修长的美腿几乎站不住,强自支撑才没昏倒。
  “啊……不……不要……啊……亲爱的,别……别这样……对我……啊……啊……“傅菊瑛双眸含泪,忍不住开口求饶。
  杨野笑而不答,将傅菊瑛的娇躯抱起来,走到床边放下新娘子,很快地将自己身上所有衣服脱光,坐在床边说:“老师,跪下来。”
  傅菊瑛大约猜到杨野想要自己做什么,但是为了早点取出嫩穴里的跳蛋,傅菊瑛委委曲曲的强迫自己,盈盈跪下。
  杨野淫笑着说:“老师,用你的樱桃小嘴帮你丈夫的肉棒服务。”
  傅菊瑛跪在地上,睁开湿润的大眼睛看着杨野,张开美丽的红唇并且伸出舌头,把杨野巨大的肉棒含在小嘴里。杨野欣赏着傅菊瑛摇晃着披着新娘头纱的美丽秀发,努力在替自己口交的样子。
  “啊……亲爱的……”傅菊瑛用鼻音轻轻地说着,然后从肉棒的根部慢慢向上舔,到达龟头后,就顺着肉缝用舌尖舔舐着。
  傅菊瑛的香腮红噗噗的,侧着头在阴茎上面轻柔地舔着,然后再将杨野巨大的肉棒含在小嘴里,一面发出娇美的哼着,一面开始含着肉棒上下运动着。
  杨野故意问道:“老师,好吃吗?”
  “嗯……好好吃!唔……唔……唔……”傅菊瑛羞红着脸蛋回答之后,把乌黑亮丽的秀发以及新娘头纱甩到背后去,继续把杨野巨大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
  杨野一面伸出手抚摸傅菊瑛雪白柔软的椒乳,一面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低头看着已经到手、属于自己的美艳教师傅菊瑛淫荡的表情。
  杨野问道:“我的菊瑛爱妻,以后,每天你都要帮你丈夫口交,知道吗?”
  “是……知……知道了……亲爱的……唔……唔……唔……”傅菊瑛一面娇喘着,一面回答。
  杨野从上面抱住傅菊瑛的头,控制口交的速度:“同时也要用舌头,在嘴里面舔阴茎,不准停,知道吗?”
  傅菊瑛不停地帮杨野巨大的肉棒口交着,不知过了多久,傅菊瑛的小嘴已经酸麻到了快没有知觉的地步,终于听到杨野喊叫着:“啊!我要射了!我的菊瑛爱妻!你要全部喝下去!”杨野抱紧新娘子傅菊瑛的头,让她无法逃避,肉棒深深插进傅菊瑛的小嘴去,然后配合射精的节奏,摇晃着傅菊瑛的头。
  “唔……唔……呕……”傅菊瑛秀眉颦蹙,发出了想要呕吐的声音。
  有强烈腥味的浓稠精液猛烈地喷射在傅菊瑛的小嘴里,傅菊瑛美丽的眼眶含着泪珠,好像很痛苦似的表情,但仍把肉棒含在嘴里,拼命地想要吞下杨野的精液。
  杨野心满意足地将娇羞的新娘子傅菊瑛抱上床,取出了嫩穴里的跳蛋,躺了下来,紧紧地将傅菊瑛抱在身上。此时,傅菊瑛的一对雪白丰满的椒乳正压在杨野厚实的胸膛上。美丽的新娘傅菊瑛被绳索捆绑而特别隆起的椒乳,受到强大的压迫,几乎感到呼吸困难,双腿也随着发抖。
  “唔,真舒服,这个椒乳的滋味美妙极了!”杨野抱紧傅菊瑛的上身,享受着椒乳在胸上摩擦的快感,同时用一只手抚摸傅菊瑛的头发,撩起一边的头发时露出耳朵。
  “这样看的话,老师你就更美了,平时秀发偶而会掩盖娇嫩美艳的脸蛋,实在太可惜了。”杨野边欣赏边讚叹着。
  傅菊瑛充满知性的美丽脸孔露出一抹娇羞红润,见她咬紧牙根、秀眉颦蹙的样子,更加散发出被凌辱虐待的美感。
  杨野伸出舌头在傅菊瑛雪白的粉颈上舔舐,从耳垂到整个耳朵,更在娇羞艳丽的香腮上留下自己的唾液。
  “啊……啊……啊……啊……”傅菊瑛美丽的眉毛紧紧地皱起,呼吸显得更加急促,从擦着鲜红色口红的樱唇里发出勾魂的娇喘。
  “老师,舒服了吧?”杨野问道。
  “啊……啊……好……好舒服……啊……”傅菊瑛意乱情迷地回答着。
  在跳蛋的刺激,以及杨野高人一等的舌技挑逗下,傅菊瑛已经显出狼狈不堪的样子,并且不断地左右扭动曲线完美的臀肉,大腿根部的嫩穴开始痉挛,更加大声地发出娇喘呻吟。
  “嘿!嘿!嘿!老师想接吻吗?想不想吸吮我的舌头?”杨野淫笑的问着,并且伸出了舌头。傅菊瑛毫不犹豫,不顾一切地张开了嘴唇,迎向杨野的舌尖,“嗯……唔……唔……”两人立刻形成狂乱的热吻。鲜红色樱唇柔软的触感,和口红的甜美滋味,使杨野兴奋到极点。
  然而更使杨野高兴的是,傅菊瑛的香舌主动地进入他的嘴里,吐出芳香的呼吸,还不停地扭动舌尖,迎合着杨野的舌头,相互纠结在一起。
  这时候傅菊瑛热情地吸吮着杨野的舌头,杨野偶而假装要拔出来时,没想到傅菊瑛却更用力地吸吮,两个人的嘴唇互相左右扭动,并且发出“啾啾”的吸吮声音。
  经过长时间的热吻,两个人的嘴唇终于分开了,傅菊瑛的脸上佈满汗珠,娇喘时一对椒乳不停地起伏着。
  “啊……亲爱的……啊……你还要欺负我……啊……我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傅菊瑛摇动着已经散乱的秀发以及新娘头纱,用迫不及待的口吻说着。
  “老师你要说出来,求我干你。”杨野故意逗弄着。
  “啊……那种话……啊……我说不出来……啊……啊……啊……”傅菊瑛不停地扭动自己的娇躯,雪白丰满的椒乳上下晃动着。
  杨野威吓着:“快说!”
  “啊……求求你……啊……啊……把你那……啊……啊……巨大的肉棒……啊……插进属于你的菊瑛……啊……的嫩穴……啊……用力干属于你的菊瑛……啊……“傅菊瑛几近疯狂哀求着。
  杨野二话不说,“噗滋”一声,巨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傅菊瑛的嫩穴。只听见傅菊瑛一声惨烈的哀号:“啊……好痛啊……”傅菊瑛不停地摇头、挺胸、扭腰挣扎着。
  杨野一面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一面不停地说淫秽的话:“老师,你的嫩穴真是太棒了,紧紧地包覆在我的肉棒上了。”
  “啊……啊……不要啊……啊……啊……好痛啊……亲爱的……啊……求求你……啊……温柔点……啊……”剧烈的疼痛,让傅菊瑛不断地哭喊着。
  深深插入傅菊瑛嫩穴里的巨大肉棒,巧妙的旋转在嫩穴里面产生摩擦,搔痒到极点的嫩穴,贪婪地夹住杨野巨大的肉棒不放,使得两个人都产生无比强烈的感官享受。
  ‘啊……啊……我完了……啊……我的身体……啊……已经变成这样了……啊……"有着丰富学识、气质高贵典雅的女教师傅菊瑛,身体被杨野调教成这个样子后,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性欲,不自主地发出甜美的娇喘声。因为得到高潮而不停地啜泣,因为兴奋而使得娇躯颤栗,同时娇媚的扭动着,从全身散发出至极的愉悦。
  “啊……啊……不行了……啊……我已经……啊……不知道该……啊……怎么办了……啊……我……要泄了……啊……要泄了……”傅菊瑛已经完全沉沦于性欲的深渊,只能不停地扭动纤细蛮腰,夹紧插在自己嫩穴里的巨大肉棒,疯狂地发泄出性欲。
  “嘿!嘿!老师你还在享受高潮的余韵,你就慢慢享受吧!”杨野的巨大的肉棒和傅菊瑛的娇躯仍然连结在一起。
  “啊……啊……”举在空中的脚尖用力向内弯曲,无力地张开小嘴,充满知性的眼睛也翻起白眼,被淫媚的眼神取代,傅菊瑛仍旧沉醉在极乐高潮所带来的快感之中。
  经过各式各样的姿势后,现在的傅菊瑛是以后背坐姿受到杨野巨大肉棒的奸淫,身穿新娘婚纱的美娇娘傅菊瑛,已经被杨野巨大的肉棒持续干了将近一个钟头左右,傅菊瑛已经到达高潮四、五次,但是杨野却一次也没有射精。
  傅菊瑛背对着杨野骑坐在他的腿上,娇躯上下做小幅度的动作,娇媚的脸上一抹晕红,微微张开樱唇娇喘着,并且不时地露出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红唇,沉迷在恍惚的境界里,平时的高贵典雅早已被淫糜肉欲给取代了。
  不断受到肉棒抽插的嫩穴阴唇,已经充血而红肿,在那里进进出出的巨大肉棒,沾上傅菊瑛的淫液而发出淫靡的光泽。
  “啊……我的菊瑛好老婆,你的嫩穴实在太美妙了,我要每天都干你。”从杨野的声音里充塞着满足的喜悦,就知道他也很兴奋,一面在她雪白的粉颈上亲吻,一面抚摸着丰满雪白的椒乳,巨大的肉棒依然在傅菊瑛的嫩穴中抽插着。
  “来吧!我的菊瑛好老婆,我们夫妻接吻吧!”杨野把傅菊瑛的头转过来,吸吮她的嘴唇。“唔……”这时候傅菊瑛也主动地伸出舌头和杨野热吻着。
  “啊……亲爱的……已经可以了吧……啊……啊……我……我受不了啦……啊……啊……“傅菊瑛只有仰起头,不停地流着泪水。
  “不行,我还没有结束。”杨野断然拒绝。
  “啊……好痛啊……”傅菊瑛的椒乳被杨野从背后用手满把握住,用力搓揉着,穿着新娘婚纱的娇躯也上下晃动着。
  杨野抱住傅菊瑛的臀肉,跪在傅菊瑛的身后,傅菊瑛趴在床上,同时更激烈地抽插着嫩穴:“被我这样干舒不舒服?我的菊瑛好老婆。”
  “唔……唔……嗯……嗯……”傅菊瑛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从鼻孔冒出微弱的嘤哼声,但是也更加用力地扭动曲线完美的雪白臀肉,刺激得杨野不断加快抽插嫩穴的速度。
  “噢……我的菊瑛……”杨野大声嘶吼着。
  傅菊瑛的子宫受到杨野巨大肉棒狂野刺激的猛烈冲击后,火热的精液在傅菊瑛的娇躯内轰然喷出;而在这同时,傅菊瑛也因为得到最后的强烈高潮而几近虚脱,昏晕过去。
  一场狂乱至极、淫荡至极的洞房花烛夜,总算告一段落。傅菊瑛趴在床上沉沉地昏睡着,头上散乱的新娘头纱,以及凌乱的秀发,傅菊瑛的娇躯被绳索紧缚着,身上的新娘婚纱已蹂躏不堪,香腮上佈满了汗珠与杨野的口水,精液从红肿的嫩穴里慢慢地流出来……只有在新娘傅菊瑛耳垂上的耳环,依旧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上面明显的两个字——‘杨野“好一幅淫乱动人的景像——彷彿一朵娇艳的鲜花,饱受摧残……”杨野抽着事后烟,心满意足的讚赏着。
  杨野稍稍休息一会,便趁着傅菊瑛依然昏睡时,将她脱得一丝不挂,并把浴缸放满热水,将全身赤裸的傅菊瑛抱起来,缓缓地走进浴室。
  杨野轻轻叫醒傅菊瑛:“我的菊瑛好老婆,醒一醒,让老公来帮你洗澡。”
  傅菊瑛发出“嘤……”的一声,慢慢转醒:“啊……饶了我吧……亲……亲爱的……”
  “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怎能这么简单就结束?”杨野抱着傅菊瑛的娇躯,进入浴缸,傅菊瑛全身无力的把头靠在杨野的胸膛,赤裸裸的娇躯依偎在杨野的怀抱里。
  傅菊瑛听完杨野的话,知道今天劫数难逃,虽然泡在热水之中,也不禁打了个冷颤。
  杨野托起傅菊瑛的脸,由于热水蒸气的关系,充满知性美的俏脸上出现了妖媚的光泽,美丽动人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怨和感伤,完全不像以前的傅菊瑛。
  杨野满意的说:“这是多么性感的表情!老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的禁脔、我的性奴隶,知道吗?”
  傅菊瑛满脸悲怆:“啊……这……”
  杨野继续无情地追问:“知道了吗?知道以后就对我说一遍,而且要马上向我索吻。”
  傅菊瑛彻底死心,认命地说:“啊……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妻子、你的……女人、你的……禁脔、你的……性……奴隶……”说完之后,便把自己的红唇送到这个毁掉自己一生、恨之入骨的男人嘴上,并把舌尖伸进杨野的口腔里。
  “嗯……嗯……”傅菊瑛已经完全屈服在杨野的淫威之下,在杨野的高超接吻技巧之下,傅菊瑛每次的深吻都有一种被溶化的感觉,全身完全使不出力。
  ‘啊……我……我已经逃不出他的控制了。"傅菊瑛一面努力配合着杨野的深吻,心里一面这样想。受到这样的凌辱玩弄,自己还为了欲火而疯狂,所以傅菊瑛知道自己已经真正变成杨野的女人了。
  “和每天朝思暮想的美人这样一起泡在水里,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享受了。”
  杨野从傅菊瑛的身后抱紧,享受皮肤互相接触的滋味,况且傅菊瑛的娇躯,好像是永远都摸不腻,从乳房摸到细细的腰和丰满的屁股。
  “我的菊瑛好老婆,老公会好好的爱你、调教你,会让你成为一个专供我发泄性欲、只知变态肉体欲念的女人。”杨野用手拉一拉在水里像海草一样飘动的阴毛,再用手掌抚摸傅菊瑛雪白丰满的酥胸,轻轻捏一捏阴蒂,手臂来回不停地摩擦嫩穴。
  “啊……不行啦……啊……啊……亲爱的……啊……”傅菊瑛把头转过来,露出恼人的妖媚表情,并开始扭动娇躯。
  “啊……亲爱的……不行了……啊……啊……”傅菊瑛的香腮流出汗珠,雪白的香肩前后扭动颤抖着。
  “亲爱的老婆,你是不是又想要了?”为了挑逗傅菊瑛的娇躯性欲更强烈,杨野更加强了抚摸的速度与技巧,在傅菊瑛的粉颈和香肩上用卷起的舌尖舔来舔去,并且更用力地揉搓抚摸椒乳。
  “啊……好难受……啊……老……老公……啊……啊……”杨野把傅菊瑛羞红的脸蛋转了过来,伸出舌头到傅菊瑛的樱唇里,就在这时候傅菊瑛有了更强烈的反应。
  “亲爱的老婆,要我给你插进去吗?”杨野故意问道。
  “唔……啊……啊……”傅菊瑛露出雪白的牙齿轻咬着下嘴唇娇喘着。已经受过杨野巨大的肉棒洗礼的嫩穴,经历杨野高人一等的指技挑弄,很快的就搔痒起来。
  杨野把傅菊瑛那曲线完美的臀肉抬起,就在水中,杨野巨大的肉棒找到傅菊瑛的嫩穴,突然猛烈地插了进去。
  “啊……啊……痛……啊……好痛……啊……”就这样抱着在傅菊瑛的水中嫩穴被杨野巨大的肉棒深深刺入,羞耻感再加上蒸气的热度,让傅菊瑛的脸上冒出了汗珠。
  杨野在浴缸里开始奸淫傅菊瑛的嫩穴,他上下振动着双腿,轻巧地抽插着,傅菊瑛的娇躯随着在水里起伏:“啊……老……老公……啊……啊……啊……”
  “属于我的菊瑛爱妻,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一定要把你调教成为只属于我的性奴隶。”杨野已经完全沉迷在傅菊瑛的娇躯里,而抽插的节奏正逐渐加快,他准备要再次射精。
  “啊……菊瑛……已经……属于你……啊……身体就……啊……随便你……啊……啊……“傅菊瑛拼命地摇着头,肉体的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性。
  傅菊瑛的头用力地向后仰起,一头乌黑的秀发飘散在杨野的脸上,艳丽娇羞的脸上露出妖艳骚媚的表情。看到这种样子,使得杨野忍不住性欲的冲动,拼命地将巨大的肉棒在傅菊瑛的嫩穴里用力地抽插着……杨野再一次将傅菊瑛妆扮起来,这才拥抱着傅菊瑛的娇躯,沉沉地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傅菊瑛才慢慢醒过来,身体遭受到如地狱般的奸淫,看见自己身上新娘子的打扮,知道所有的一切不是在作梦,而是确实发生在她的身上。
  傅菊瑛感到强烈的绝望,双手还被杨野绑在背后,想起经过了多次的凌辱,她终于心力交瘁地昏迷过去。
  看到杨野就睡在身边,傅菊瑛只能低声啜泣。自己也忘了到底经历了多少次凌辱与奸淫,好像在朦胧中不知多少次被睡在自己身旁男人的肉棒奸淫,扭动臀肉、骚浪地淫叫着,反覆的被强迫说出自己是属于杨野的女人,并且发誓一辈子做他的性奴隶。说出这样的话以后,被虐待的欲望好像更强烈,不由自主地露出自己淫荡的一面。
  嫩穴里好像发炎一样阵阵剧痛,被捆绑在背后的手臂早已经没有知觉;傅菊瑛绝望的心想着:‘啊……我已经完了……这样的身体……已经没办法再过正常的生活了……已经这样彻底受到蹂躏,肉体好像已经不是她自己的,大概只有顺从杨野这个淫邪男人的话,做他的性奴隶。
  “呜……啊……呜……呜……”想起自己悲惨的遭遇,傅菊瑛不由得发出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