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女教师-02
人妻女教师-02
  杨野笑道:“哈哈!这个容易。”立刻站起身来,将满脸羞红,美艳不可方物的傅菊瑛横抱起来,走向浴室:“哈哈!让我来为老师效劳,我正想欣赏老师尿尿的样子,更想跟老师来个鸳鸯浴。”
  “不……不要啊……杨野……求求你……别这样!”傅菊瑛惊恐的喊着。
  杨野丝毫不理会傅菊瑛的哀求,将她带到浴室,坐在马桶盖上,扳开傅菊瑛修长的双腿,两眼紧盯着嫩穴:“老师可以尿了。”
  傅菊瑛羞急着说:“啊……杨野,拜託你先出去,你这样,我……我上不出来。”
  杨野笑道:“哈哈!简单,让我来帮帮老师。”边说边用脚轻轻压迫按摩傅菊瑛的小腹。
  傅菊瑛死命地咬牙苦撑着:“啊……拜託不要这样……你太残忍了,啊……我……不行了,啊……啊……憋不住了,啊……不……不要看,啊……““哗……”一声,傅菊瑛终于忍不住尿了出来。她紧闭着双眼,脸上露出生不如死的表情,心想,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连丈夫也没有见过自己上厕所的样子,如今却被这个男人看得清清楚楚,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好想死",想不透杨野这个男人为何要令自己如此的窘迫、难堪。
  杨野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试了试水温,将傅菊瑛抱起,一起进入浴缸中,拿起海棉,慢慢擦洗着傅菊瑛从头到脚每一寸的肌肤……沐浴过后,杨野拿着浴巾擦拭着傅菊瑛身上的水滴,并趁机将一种名为‘春潮"的催淫药膏,偷偷地擦在傅菊瑛嫩穴的阴蒂上,再将傅菊瑛抱上了床,自己却故意走出房间。
  傅菊瑛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一阵异样突袭心头,不由得想着昨天发生的事,自己的嫩穴也渐渐的湿了,脑海里所想的都是杨野那根巨大的肉棒,用几乎撕裂自己身体的力量,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冲击与高潮,不由自主的开始扭动娇躯,并发出了娇吟声:“啊……啊……”心中烦燥不堪,脸上更泛起红晕。
  杨野一直在客厅打开电视,由摄影机中观看着傅菊瑛的情形,眼见时机已成熟,便走进房间里,来到傅菊瑛的旁边,爬上了床。
  杨野欣赏着那一对美丽雪白的椒乳,向上微翘的粉红色乳头更是迷人,她的椒乳让男人看了就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于是便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抚摸。
  当杨野用手轻柔的抚摸时,一股强烈的刺激感直冲傅菊瑛的脑海,使她忍不住的叫道:“啊……啊……好舒服,啊……”
  杨野第一次看见傅菊瑛如此放浪形骸,便开始在她那粉红色乳头上轻轻的用舌头拨弄着,并且吸吮着,这种更进一步的刺激,迫使傅菊瑛勉强维持的理性坝堤完全崩溃。
  “啊……杨野,求求你,啊……快进来……弄我吧!”傅菊瑛此时抛弃所有的自尊心,摇着头,不断的淫叫着。
  杨野却故意刁难着说:“老师,说清楚你想要什么?”
  “啊……我……我要你……你的肉棒,啊……插……插进小穴……干……干我……”傅菊瑛在‘春潮"药性发挥之下,思绪一片混乱。
  杨野笑着说:“看来老师是非常兴奋了,但是肉棒还不能给你,如果你想要的话,要先舔一舔我的屁眼,这样你才能得到肉棒作为奖励。”杨野将屁股往傅菊瑛粉嫩羞红的脸上移过去,并用手将屁股用力分开。
  傅菊瑛虽在刹那间感到犹豫,但是这时身体已经不听指挥,只好在四周有毛的肛门上,用舌头轻轻的舔舐着。
  杨野得意洋洋的说:“嘿嘿……太美妙了!真舒服!味道好吗?我刚刚才大完便。”听他一说,确实有异味,可是欲火早使傅菊瑛头脑麻痺,所以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更在杨野的催促之下,将舌尖集中在一点,用尽力量往肛门深处舔进去。
  杨野满意地说道:“唔!太好了,总算肯乖乖听话了,顺便将睾丸也舔一舔吧!老师。”
  杨野的睾丸又大又丑陋,若在平时绝不可能答应,可是此时的傅菊瑛千依百顺,慢慢从肛门舔了上来,把那丑陋充满皱褶的睾丸袋含入口中,用舌头在粗糙的睾丸袋上舔来舔去。
  杨野讚不绝口:“唔!太美妙了,老师你舔得我好爽。”傅菊瑛努力地吸吮着,并不时地让嘴里的睾丸在舌头上打转……“嗯……嗯……”此时的傅菊瑛早已失去思考能力,呼吸急促,嫩穴中早已流出不少淫水了,杨野喘息着说:“老师,再来是你最喜欢的肉棒了。”
  杨野一边说,一边将傅菊瑛扶坐起来,并且抓住傅菊瑛的头发,将巨大的肉棒挺向她的樱唇,并用肉棒轻轻拍打傅菊瑛羞红的粉脸,说道:“老师,能让你口交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你要好好取悦它,等一下它才会努力干你,知道吗?哈!哈!”
  傅菊瑛媚眼如丝的看着杨野说:“啊……知……知道了。”说完便从肉棒根部向上舔了过去,尤其在龟头下缘仔细舔着,接着在最有反应的接缝到小沟的位置,努力地用舌尖舔来又舔去,傅菊瑛自己都可以感觉到淫水如失禁般延着大腿流了下来。
  她尽量张开口将肉棒前端的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尖挑动着,杨野抓住头发的手开始用力,只见肉棒缓缓地伸进傅菊瑛的口中,在本能的驱使下,傅菊瑛让自己朱红的嘴唇上下移动,终于形成正式的口交。
  杨野看着美艳教师傅菊瑛的性感小嘴里被自己肉棒塞得满满,不断的进进出出,喜悦与满足在内心里澎湃,心中不禁得意的呐喊:“太棒了,这么棒的女人主动帮我口交,我实在太幸福了。哈!哈!哈!”
  杨野突然将肉棒从傅菊瑛的口中抽出去,傅菊瑛顿失依靠,软倒在床上,此时,欲念早已佔据她的身心,所以她乖乖地任由杨野的摆佈,杨野将她的双腿张开,嫩穴出现眼前,嫩穴因一连串的刺激而充血成为鲜红色,沾满淫水的阴唇微微外张,彷彿在等待着杨野肉棒的莅临。
  傅菊瑛娇喘着:“啊……啊……杨野……不要……再挑逗老师了,快……快进来……我……快疯了……”
  杨野看着已经充血的嫩穴说:“喔!老师嫩穴的洞口已经为我而开了。”说着,便将食指与中指插进傅菊瑛的嫩穴中,并且以舌尖轻舔着敏感的阴蒂。
  傅菊瑛的嘴里不断发出淫声:“啊……啊……好棒哦……啊……杨野……杨野……”
  这时傅菊瑛不停地扭动身躯,乌黑亮丽的发丝在床上飞舞着,然后飘散在雪白香肩的四周,傅菊瑛不断淫叫哀求着:“啊……杨野……求求你……啊……快啊……快进来吧……啊……”
  杨野得意的说:“嘿!嘿!还不行,傅菊瑛老师,你等会就更加性感了,慢慢忍耐吧!”说完继续舔着她的阴蒂,两根手指在嫩穴里扭动、抽插着。
  傅菊瑛性感的叫着:“啊……我……我感觉好……好奇怪……啊……我……受不了……快……快救救我吧……啊……啊……啊……“傅菊瑛这时已经达到了高潮,全身妖媚的颤抖着,同时疯狂的摇着头,嘴里不停地淫叫着:”啊……到了……到了……哦……哦……哦……“杨野不断地让傅菊瑛达到高潮,傅菊瑛已经完全陷入疯狂的肉欲之中,几乎虚脱,此时杨野冷笑着,问道:“老师,你身为教育者,居然被自己的学生搞到高潮连连,还向自己的学生索求肉棒,你羞不羞啊?。”
  傅菊瑛喘叫着:“啊……对……对不起……啊……啊……原谅我……啊……好羞人……啊……啊……啊……“又是一阵高潮来到,傅菊瑛陷入半昏迷状态。
  杨野微笑的说:“老师,你现在总算明白身为一个女人真正的快乐吧!不过这只是前奏而已,高潮马上要开始了,嘿!嘿!嘿!”接着,杨野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将龟头的前端在湿淋淋的嫩穴上转了几圈,沾满傅菊瑛的淫水之后,用力把屁股一挺,只见粗大的肉棒深深插入傅菊瑛的嫩穴之中……昏迷中的傅菊瑛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给痛醒了,大声惊叫起来:“啊……好……好痛啊!啊……啊……“傅菊瑛此时陷入一阵撕裂疼痛中带着饱足的充实感,不停地摇头尖叫:”啊……啊……啊……“那是她一生从未经验过的感觉。
  肉棒所带来莫大的充实感,龟头不停碰到子宫壁上,使傅菊瑛眼睛里冒出快乐的眼神及痛苦的泪水,傅菊瑛毫无抵抗力,娇躯完全任由杨野摆佈、发泄,心中不自主的产生被杨野征服的认知,她渴望着杨野无情的抽插,将她撕裂,将她吞噬。
  杨野将傅菊瑛的身体翻转过来,肉棒持续插在傅菊瑛的嫩穴中,从后面继续用力抽插着,也许是催淫药物的关系,傅菊瑛几次快要昏晕,却都能勉强支撑下去,随着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从诱人的嘴里发出淫荡的声音:“啊……我……我不行了……啊……怎么办……我……我快死了啊……啊……”
  这时,杨野感觉到从傅菊瑛的嫩穴里传来一阵阵轻柔的吸吮,于是更加速猛烈抽插,并用双手用力搓揉傅菊瑛那傲人的椒乳,傅菊瑛大声淫叫着:“啊……我……好痛……又……啊……好……好舒服……我要死了,啊……“不断的刺激终于让傅菊瑛达到极乐顶点,双眼翻白,晕了过去,过了好一阵子,杨野在嫩穴里面的吸吮之下,终也达到高潮,在傅菊瑛的嫩穴深处射出腥浓的精液。
  经过地狱般性爱三天的蹂躏,美艳教师傅菊瑛强忍着下体的红肿刺痛,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她神色恍惚的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的开关,浑然不知的让水由头上沖落,此时,傅菊瑛已不知从她脸上滑落的是水还是泪。
  看着手腕上的绳痕,回想这三天来自己的身体受到杨野无情的玩弄、奸淫,这种屈辱让她再也忍受不住,眼泪倾泻而下,想起不但被自己的学生奸淫,连上厕所的样子与过程都被杨野一览无遗,甚至于帮他口交,虽然已经结过婚,也从没有为自己的丈夫做过;更加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小穴居然能承受那巨棒的侵入,不仅主动索求,还被弄得高潮连连……这三天杨野除了吃饭、上厕所等少数时间之外,杨野的肉棒几乎没离开过自己的身体里,她恨自己的美貌,引起杨野这个变态淫魔的觊觎,更恨自己的身体那么敏感,那么淫荡,她放声大哭,几乎歇斯底里,只希望这是一场恶梦,自己能够永远遗忘,随着这流水而去不再想起,但她绝对料想不到,一个更可怕的阴谋正在蕴酿着,逐步向自己逼近……自从傅菊瑛离开后,杨野的心情彷彿自云端跌到了谷底,那份失落感侵蚀着全身,落寞与孤寂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他打开电视,看着摄影机所拍下的镜头,越看越是不舍,傅菊瑛的离开,让他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细细回想傅菊瑛每一寸白皙诱人的肌肤、每一声消魂蚀骨的娇喘,都令人血脉贲张,难以自己,挥之不去的思念在脑海中盘旋,更坚定自己彻底虏获她的决心。
  杨野再也忍耐不住,拿起了电话,联络相关人等,准备进行下一个计划。原来傅菊瑛的丈夫所欠下的赌债不只一笔,另外还有一千多万,他要利用这笔帐,带走傅菊瑛,永远不再和她分开……傅菊瑛回到家里不到十天,便又有高利贷上门讨债,这次的金额更是惊人,傅菊瑛差点昏倒,这次不仅将她躲在南部的丈夫抓到,还带走了她的女儿,傅菊瑛心乱如麻,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不断的恳求这群凶神恶煞放了丈夫及女儿。
  高利贷冷笑着:“放了他们?哈!哈!说得容易,你要拿什么来保证?要是你们跑了,怎么办?你丈夫已经被我们修理得遍体鳞伤了,你再不还钱,你可爱女儿的安全我可不敢保证。”
  傅菊瑛哭着说:“我、我哪有这么多钱?就算杀了我们,我也拿不出来。”
  高利贷眼露凶光:“还不出来就算了吗?看来要去找你的父母还了,嘿!”
  傅菊瑛惊恐着说:“不!不!千万别去找俩位老人家,我会想办法还的,拜託!”说完眼泪狂泄而下,放声大哭。
  高利贷冷冷地看着傅菊瑛:“上次那笔帐有杨董帮你解决,这次你可以再拜託他来帮忙啊!有他出面,再多也拿得出来。”
  傅菊瑛一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急忙说:“不!不!我决不要再去找他了。”
  “嘿!嘿!不找杨董没关系,今天拿不出钱来也没关系,但是至少你得付点利息,我看你就用你的身体来让我兄弟们享受一下,只要你能让众兄弟满意,今天就放你一马,如何?”高利贷色迷迷地盯着傅菊瑛的身体。
  傅菊瑛惊慌失措的说:“啊……你们别乱来,我打电话请他来就是了。”傅菊瑛终于屈服了,拨了个电话给杨野,请他到家里来解决当务之急。
  杨野一来到,便请高利贷今天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先行离开。等到高利贷一走,屋里只剩下杨野与傅菊瑛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
  杨野多日未见朝思暮想的人,内心澎湃不已,仔细欣赏着令自己神魂颠倒的女人,只见她低着头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更是爱极。杨野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老师,你打算怎么办?”只见傅菊瑛轻轻摇了摇头。
  杨野直接开门见山:“我可以帮老师解决困难,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心甘情愿跟我走,一辈子都跟我在一起,今后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家人,不过,我可以给你父母一千万安享晚年,再给你丈夫一千万让他好好扶养你的女儿,我条件已开出来,就看老师是否愿意为家人牺牲了,老师有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明天我会在公司等你的答覆。”说完便起身离去。
  杨野的话彷彿一记重槌打在傅菊瑛的身上,让她久久站不起身来,脑海中一片空白,紊乱的思绪令她头痛欲裂,整整一夜她动也不动,终于她在心中作了决定:‘啊……只有这样才能一了百了,反正自己的贞操早已被杨野夺去,如果要下地狱就让我一个人去吧!希望我的牺牲能换来家人的平安。
  第二天,傅菊瑛单独来到杨野的公司,面无表情地走进办公室。其实杨野也是一夜未睡,心中患得患失,唯恐傅菊瑛不答应自己所开的条件,直到傅菊瑛来到,杨野一颗心都快跳进嘴里,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老师,你考虑得如何?
  是否愿意答应我的条件?“
  傅菊瑛从皮包取出一张纸,交给杨野,然后淡淡地说:“将你答应的金额汇进这两个帐户,我……我就属于你。”话一说完傅菊瑛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红晕,使得本就美丽的脸孔,更增娇艳。
  杨野欣喜若狂:“老师可要说话算话。”
  傅菊瑛正色道:“我从不说谎,属于你之后我会顺从你的意思,就算你要我去当妓女,我也决不后悔,只希望你说到做到。”
  杨野笑着说:“老师放心,钱我马上就汇,我疼爱老师都来不及,怎舍得让别的男人碰你,就此一言为定。老师我先派车送你回去,你也要把自己的事情好好安排一下,十天之内我会到老师家来迎娶老师……”
  傅菊瑛大吃一惊,打断杨野的话:“啊……为……为什么要迎娶?我已经结过婚了,怎么可以再跟你结婚。”
  杨野心中勃然大怒,心想:“好哇!你还念念不忘你的婚姻,看我怎么对付你。”不动声色的说:“老师不愿意的话就取消协定,我决不勉强,老师你好像忘记是谁在求谁?”
  傅菊瑛神色黯然,低下头说:“是我求你……”
  杨野继续追问:“是你求我什么?说清楚!”
  傅菊瑛哀伤的说:“是我……求你……娶我为妻,让我当……你的女人。”
  话说完之后,傅菊瑛委屈的流下眼泪。
  “你知道就好。”杨野边说边从桌上拿起一个信封,交给傅菊瑛,然后继续说道:“老师,信封里有两张资料,一张是你成为我的女人之后,所要遵守的规定以及对我说话的态度与方式,另一张是结婚当天你要对我说的誓词,你回去好好背熟,等着重披婚纱,当一个属于我的新娘吧!哈!哈!哈!”
  傅菊瑛绝望悲伤的神情,更增添一种悽楚的美感,看到傅菊瑛的这种样子,杨野砰然心动,坐到傅菊瑛的身边搂住傅菊瑛的纤纤蛮腰,激动地伸手扳过傅菊瑛娇嫩的脸,贪婪地吸吮傅菊瑛的樱唇。
  傅菊瑛知道反抗以后她的亲人下场会更惨,为让杨野高兴只好故意表现出娇柔温驯的样子回应杨野的舔吻:“嗯……唔……唔……”
  杨野将手慢慢摸到傅菊瑛的胸部,不停地隔着衣服抚摸揉捏着傅菊瑛尖挺的椒乳,傅菊瑛不停地用双手抵抗着,但毕竟女人的力量有限,再加上杨野高超的吻技,不由得额头冒出汗来,接着没多久的时间傅菊瑛便已经香汗淋漓。
  杨野慢慢解开傅菊瑛上衣的钮扣,傅菊瑛大吃一惊,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杨野,惊说:“啊……不要这样……你……你还没有完成你的承诺,你还不可以这样。再说……这里是办公室。”
  杨野冷笑着站起来,突然将傅菊瑛拉了起来,将她扛在肩上,走进自己专属的休息室。傅菊瑛拼命挣扎,大声喊叫:“不要啊……杨野你放开我啊……不可以这样……我求求你,别这样……啊……放我下来……”
  杨野将傅菊瑛放在休息室里的一张躺椅上,取出手铐将傅菊瑛双手铐上,并将双手高举过头,绑在躺椅后面,扯开傅菊瑛的上衣,拉掉胸罩,整个完美雪白的椒乳,弹现在眼前……傅菊瑛拼命的哭喊着:“不要啊……杨野,放开我……”
  杨野接着把傅菊瑛的裙子掀起来,将内裤扯下来,拿出两条绳索,将傅菊瑛的双腿一左一右绑在躺椅的把手上,整个人强压在傅菊瑛的娇躯之上,左手扯住傅菊瑛乌黑亮丽的秀发,伸出嘴疯狂地亲吻舔舐傅菊瑛那娇艳欲滴,白里透红的香腮,右手不停地搓揉傅菊瑛的椒乳。
  傅菊瑛拼命挣扎,不断地哭喊着:“不要啊……杨野……求求你……啊……不要啊……“
  杨野笑道:“老师,都怪你不好,谁叫你生的这么美艳动人,每次见到老师都忍不住想干你,不要怪我,老师你太完美了。”说完便卷起舌尖挑逗着傅菊瑛敏感的粉红色乳头……傅菊瑛手脚都被紧紧绑住,只能苦苦哀求着:“啊……对不起……啊……原谅……老师……啊……求求你……不要啊……啊……啊……不要啊……”求饶的声音中已慢慢地增加娇喘的呼吸声。
  杨野慢慢地从乳头舔到傅菊瑛的胳肢窝,一阵酥麻直冲傅菊瑛的大脑,傅菊瑛终于忍不住淫叫起来:“啊……啊……啊……”嫩穴早已氾滥成灾,脸上也已一片红晕。
  杨野见傅菊瑛已经不再做激烈的反抗,便站了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衣裤脱下来,蹲在傅菊瑛的嫩穴前面,细细欣赏着:“哇……好美丽的嫩穴,原来老师早就湿淋淋了。”
  “啊……不要……不要看,羞死人了……啊……啊……”傅菊瑛羞红着脸,恳求杨野。
  杨野将嘴巴直接凑过去,吸吮着傅菊瑛嫩穴中所流出来的淫水,并不时用舌尖拨弄着已经泛红充血的阴蒂,傅菊瑛只能不断地娇喘呻吟着:“啊……啊……啊……不……不要……啊……啊……“
  杨野慢慢地将中指插进傅菊瑛的嫩穴中,慢慢地旋转抽插着。傅菊瑛扭动着娇躯,叫着:“啊……杨野……啊……啊……啊……杨野……”
  杨野加上食指一起抽插,并用大拇指不时地刺激阴蒂,而另一只手抚摸着傅菊瑛的椒乳,大拇指与食指捏揉着粉红色鲜嫩的乳头。
  傅菊瑛的娇躯更加疯狂的颤抖着,艳红的樱唇发出动人心魄的嘶喊与娇吟:“啊……杨野……啊……我……我不行了……啊……啊……要到了……啊……”
  杨野淫笑着:“嘿!嘿!嘿!老师,你真是天生的荡妇,居然被自己的学生用手指头搞到高潮,你还知道羞耻吗?”
  此时的傅菊瑛脑海中已经完全混乱了:“啊……不要说了……啊……啊……是……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啊……啊……真的不行了,啊……啊……好舒服……啊……我……我到了……啊……“
  一阵高潮直击傅菊瑛的脑神经中枢,使得傅菊瑛陷入半昏迷状况,娇柔无力的躺着,只听见满足的声音:“嗯……嗯……嗯……”
  杨野忍不住爬上了傅菊瑛的娇躯,将巨大的肉棒抵住傅菊瑛的嫩穴口,猛然用力一插,整只肉棒插入了杨野心目中最美丽的嫩穴之中,只听到傅菊瑛一声惨叫:“啊……不要啊……”
  傅菊瑛顿时大哭失声:“啊……好痛啊……”感觉好像被撕裂的痛苦使得傅菊瑛全身几乎僵硬,一动也不敢动,只见傅菊瑛张开小嘴,不停地呼气喘息着,一双美目却流露出惊惶痛苦的眼神。
  杨野轻轻动了一下,傅菊瑛惊恐的哭求:“杨野……啊……别动……啊……求求你……啊……不要动……不然……我会……啊……痛死……呜……呜……“杨野见傅菊瑛表情如此痛苦,心中既怜爱又开心,不停亲吻着傅菊瑛羞红的粉颊,舔吸掉傅菊瑛的每一滴泪水,接着从粉颈到香肩,杨野仔细地舔吻着傅菊瑛身上的每一寸娇嫩的肌肤,直到傅菊瑛的嫩穴逐渐习惯了自己巨大的肉棒,才又缓缓地在傅菊瑛的嫩穴里抽插起来。
  渐渐地傅菊瑛娇喘声又在耳边响起:“啊……杨野……啊……啊……你……你的……太大了……啊……啊……小……小穴……啊……被……啊……被你……塞……塞得……满满的……啊……“
  杨野温柔的问道:“老师,舒服吗?”
  傅菊瑛大口喘息着:“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啊……”傅菊瑛在此时又再一次达到高潮,至极的肉欲满足,令傅菊瑛娇柔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而昏晕了过去。
  此时的杨野看着被自己干晕的傅菊瑛,反而增加本身的兽欲,加快抽插的速度,没多久傅菊瑛便在杨野不停地抽插之下,痛苦地醒了过来。
  傅菊瑛强忍痛苦哀求着:“啊……啊……痛……好痛……啊……求求你……啊……让……让我休息一下……啊……啊……啊……“杨野丝毫不理会傅菊瑛的哀求,增加抽插的速度,并问道:“老师你喜不喜欢被我干?”
  “啊……啊……不……不行了,啊……快……快死掉了……啊……啊……”
  傅菊瑛扭动着娇躯,疯狂的摇着头,一头秀发四散飞舞,一对丰满雪白的椒乳,随着杨野的抽插撞击,不停地上下晃动着。
  杨野追问着:“快说,老师你到底喜不喜欢被我干?”说着将抽插的速度加到最快。
  此时的傅菊瑛被杨野干到几近疯狂,理性早已被肉体的欲望征服,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天生淫荡的本质,早已被杨野几次的交媾启发了出来,娇躯被杨野驰骋着,鲜红的嘴唇传出婉转娇啼:“啊……啊……老师……好……喜欢被……被你干……啊……啊……啊……”
  杨野淫笑着:“老师,那我们算不算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呢?”
  傅菊瑛的娇躯不停地扭动、颤抖着:“啊……啊……我……我和杨野是……啊……啊……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的……啊……啊……真的……啊……不行了……啊……我……我要去了……啊……啊……啊……“杨野毫不放松,反而用尽全力在傅菊瑛的嫩穴中抽插着:“嘿……嘿……老师,那是你自己送上门让我干的啰?”
  傅菊瑛在杨野疯狂的抽插之下,已经到了神智不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地步,只能杨野说什么便回答什么:“啊……啊……是……是我自己……送……上门来……让……让杨野……杨野干……干我……啊……啊……又快……又快去了……啊……啊……“傅菊瑛在被自己的学生强奸,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之下,放弃了自身最后的矜持,完全释放出内心的情欲,于是,全身又散发着一种妖媚风骚的韵味,刺激着杨野的感官神经,终于,又腥又浓的精液完全地射进了傅菊瑛的娇躯深处。
  傅菊瑛随着至极的高潮又几乎虚脱的昏晕过去,而杨野更因能在自己爱慕垂涎的女人身上享受发泄,满足的趴在傅菊瑛的娇躯上,保持交媾的姿势,沉沉地睡去。
  当傅菊瑛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野已经离开了她的娇躯,手脚上的绳索也已经松开,只感觉下体怪怪的,放眼看去,只见自己穿着一件奇怪又坚固类似内裤的东西,傅菊瑛大吃一惊,急忙用手想去脱下来,但是无论怎样都无法解开,这时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听到杨野的声音。
  “没用的,老师,除了我之外没人可以解开。”只见杨野手上拿着一套女装走了进来。
  傅菊瑛又羞又急的问:“这……这是什么东西?”
  杨野笑道:“这叫贞操带,是我特地为老师去日本订制的,它可是妙用无穷喔!”
  傅菊瑛一听几乎要晕倒,急忙说:“啊……别……别这样对我,我……我已经属于你,决不会跟其他男人……要好。”
  杨野笑道:“哈!哈!哈!这么说老师会为我守身如玉了。”
  傅菊瑛羞红着脸、低下头,声如细蚊的说:“是的!我……我会为你守身如玉,除了杨野之外,傅菊瑛的……娇躯,不会让其他男人……享受。”
  杨野接着说:“既然如此,那解不解下来就无所谓了。哈!哈!哈!”
  傅菊瑛悽然地低下头,默默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