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女教师-01
人妻女教师-01
  一个温暖的夏季午后,年方二十一岁的杨野独自来到补习班的报名处,想要补习考大学,自从父母意外去世之后,杨野独自继承了十多亿的庞大家产,但他生性低调,从来不会乱花钱,既不花天酒地也从不沾赌,所以他的钱几辈子也花不完,唯一嗜好便是喜好女色,对女人的味口极大,但又不喜欢寻花问柳,只喜欢四处寻找猎物,享受捕获的快感。
  可是他天赋异禀,肉棒异常的粗大,几乎是正常男人的两倍大,只要被他上过的女人,隔天一定下不了床,有些甚至要再医院休养好几天,所交的女朋友上过床后全都避不见面,使得他的心理开始变化,憎恨女人,为此,他甚至远赴日本学习各式性虐技巧,准备报复在女人的身上。
  来到补习班上课只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顺便看看有没有好猎物,但是令他大失所望,班上尽是一些庸脂俗粉,正觉得无聊的时候,上课的钟声响起,不一会只闻到一阵淡淡的香味,接着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令他精神一振。
  只见从门口走进一位身穿黑色洋装,年约二十七、八岁,气质出众的美女,仔细看她身材高挑,皮肤白晢娇嫩,头发乌黑亮丽略带一点卷曲,脸上充满着一种知性美,五官更是无可挑剔的完美,身材曲线玲珑有致,纤细的小蛮腰,笔直修长的小腿,以及那完美的臀形,纵然穿着宽大的百摺裙也掩盖不住那丰满的臀线。
  不仅杨野看得如痴如醉,班上所有男生也都看傻了眼,只见她翩然的走上讲台,也许是习惯了接受男人贪婪的眼光,所以在全班男生的注目之下,依然仪态万千,气质典雅,只见她拿起了麦克风开口道:“各位同学大家好!欢迎大家加入本补习班,我叫傅菊瑛,是本班的导师以及英文老师……”
  杨野根本没听进去,从傅菊瑛进到教室之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片刻离开她的身上,一直到了下课钟响起也浑然不知,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心目中满满的尽是傅菊瑛的倩影……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暗自责骂自己,白活了这么多年,今日总算遇见了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人。嘴里不禁喃喃自语:“我要得到她,我一定要得到她,傅菊瑛,傅菊瑛……不计一切代价……不计一切代价。”
  下定决心之后,立刻打电话给常与自己公司有生意往来的徵信社,请他们调查女教师傅菊瑛的一切资料,自己依然正常的上下课,运用一些小手段藉由同学让傅菊瑛知道自己的家世背景,知道自己很有钱,但是父母双亡,一个人孤单生活,果不其然引起了温柔宛约、善解人意的傅菊瑛给予关怀与同情,另一方面则耐心的等待徵信社的消息。
  不到十天的时间,就收到徵信社的报告:“傅菊瑛——年龄二十八,某某大学外文系毕业,已婚,育有一女,三岁,是虔诚的天主教教徒,丈夫任职于某某科技公司之电脑工程师……”所有钜细糜遗均详细的掌握在手中,未来的几天杨野详细的计画着,如何夺人妻子的阴谋……首先,派出自己公司中得力的下属设法混进她丈夫的公司,跟她丈夫结成好友,带着他寻花问柳,吃喝嫖赌,尽量让她丈夫在外欠下巨额的赌债,再勾结讨债集团上门讨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果然渐渐产生效果,课堂上经常看到傅菊瑛眉头深锁,一个人在发呆,杨野见时机逐渐成熟,便利用下课之后学生散去时,关怀的上前询问:“老师!老师!”
  杨野叫了两声,傅菊瑛才回过神来:“啊!是你啊!杨野,有事吗?”
  “是老师您有事才对,看你这几天无精打采的,是否有事发生,能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杨野故作关心。
  傅菊瑛勉强微笑道:“老师没事,你不用担心,下课了早点回去。”
  “喔!没事就好,老师再见。”杨野故作无事的离开。
  “再见。”傅菊瑛望着杨野离去的背影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心道:“啊!
  也许……他帮得上忙。“
  隔天,傅菊瑛先拨了通电话给杨野,想到家中访问,问他是否方便,杨野大喜若望,立刻答应,心想鱼儿就要上钩了。
  傅菊瑛准时到达杨野居住的豪宅,两人先是闲话家常,后来渐渐进入主题,将自己家中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明明白白的说给杨野听,包括自己丈夫的堕落,连放高利贷的都每天上门要钱,杨野倾听着并不时加以附和,要让傅菊瑛觉得自己所託非人,最后傅菊瑛很不好意思的开口向她调借三百万。
  杨野沉吟一会儿,开口道:“三百万不是什么大数目,借给老师当然没有问题,但是老师你将来有能力可以偿还吗?如果还不了,总不能师丈欠的债要我去承担吧!”
  傅菊瑛一时语塞:“这……”
  过了一下,傅菊瑛柔声道:“杨野你就帮帮老师吧!老师真的走投无路了才会来向你开口。”
  杨野听完之后说:“我倒有个主意,可以顺利解决老师的问题,不知老师您是否愿意答应?”
  傅菊瑛连忙问道:“你有什么主意可以帮老师解决问题,杨野你快说。”
  杨野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把他是如何的仰慕老师,喜欢老师,思念老师的心情全部详细的对傅菊瑛倾诉,傅菊瑛越听越惊讶,一双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表情也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气愤。
  最后杨野开出了条件:“只要老师您答应我,陪我三天三夜,也就是七十二小时,满足我的心愿,我立刻拿出三百万给你,决不食言……”
  “住嘴!”傅菊瑛生气的打断了杨野的话。并且站了起来以教训的口吻说:“你小小年纪怎么能提出这种要求,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不伦的事情,更何况我是已婚的人,你不帮忙就算了,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我走了,再见!”说完立刻拿起手提包朝门口走出去。
  杨野也不生气,淡淡的说:“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我不会勉强老师,请老师好好考虑。”
  傅菊瑛冷冷的丢下一句:“不可能的,你别作梦!”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去。
  杨野立刻拨电话给高利贷,要他们施加更大的压力,逼迫傅菊瑛,不惜去骚扰她的父母,甚至用她女儿来威胁她,好让傅菊瑛再次来求助,乖乖就范。
  接下来的日子杨野不再去上课,每一分钟都用在计划,他得到一个结论,凡是美女都有强烈的自尊心与自傲,再加上傅菊瑛从小家教森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俱备了高人一等的理性,自尊心与理性好像两件衣服紧紧的裹缚着傅菊瑛,保护着那诱人的娇躯,所以要得到傅菊瑛的肉体,必须先剥掉这两层衣服……杨野每天焦躁的在家里等着,总算等到了电话,原来傅菊瑛经过给天冷静的思考,内心挣扎了好久,加上高利贷不停地骚扰家人,甚至放话要对女儿不利之下,她终于屈服了,决定牺牲自己来换取家人的平安,杨野挂断电话之后内心雀跃不已,心脏跳得很快,久久无法平复,心想:梦想总算成真了。
  杨野不安的来回跺着步,每一分钟都彷彿一年般的难熬,早早就打发掉家中所有的佣人,一个人独自等待着心目中的女神——美女教师傅菊瑛。
  终于门铃响起,心慌意乱的跑去开门,门一开,门口所站的正是自己魂萦梦系的女人,他急忙牵起刻意打扮过,盛装来到脸上带着羞涩的傅菊瑛的手拉着她进来,想不到傅菊瑛把手用力一甩,杨野呆了一呆:“怎么了?”
  只见傅菊瑛心如死灰,带着平静的语气说:“我答应你的条件,这三天随便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一切免谈。”
  “什么条件?”杨野吞了一口口水,此时别说一个条件,就算傅菊瑛提出一百个条件,杨野也会答应。
  傅菊瑛开口说道:“三天过后,你我之间便没有任何瓜葛,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就算路上碰到也要装作不认识。”杨野一听自然满口应允。
  傅菊瑛被杨野带进了卧室,拿出来一条浴巾给她,吩咐她去沖个澡。一听到水声,立刻趁机打开隐藏在卧室中四台精密的摄影机,将镜头对准床上的每个角落,再将绳索、手铐预先藏好,接着坐在沙发上,静候美人出浴。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傅菊瑛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双手紧抱胸前,低着头走到杨野面前等候他的吩咐,杨野站起来用食指轻托着傅菊瑛的下巴,一张闭起双眼羞红的俏脸出现在眼前。
  杨野仔细的欣赏着羞红脸上每一个部位,这时杨野将傅菊瑛的双手从胸前放了下来,方便欣赏傅菊瑛雪白的乳沟,突然杨野将浴巾扯了下来。
  傅菊瑛一声惊呼:“啊……”完美诱人的身体赤裸的呈现在杨野的面前。
  傅菊瑛在也忍不住掉下泪来,她从未想过会有丈夫以外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裸体,更何况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学生。同时间杨野一阵晕眩,喃喃自语:“世上一定有一个伟大的造物者,否则怎能创造出如此美丽,毫无瑕疵的胴体。”
  此时傅菊瑛双腿一软,几乎快跌倒,杨野趁势将她抱起,走向床铺轻轻将她放在床上,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最后停留在她白晢的椒乳上,轻轻拨弄着粉红的小乳头。
  傅菊瑛此时心情极度紊乱,对自己丈夫的不忠,出卖肉体的悔恨,被自己学生玩弄的羞愧,再加上杨野高人一等的挑逗技巧,让她内心深处的肉欲渐生,不由得发出闷哼声来:“唔……唔……”
  杨野见时机成熟,慢慢将傅菊瑛双脚张开,想要一窥美女最私密的地方……不料傅菊瑛突然双脚一合,惊叫:“啊……不行,不能看那里……”
  杨野暗自冷笑,突然将傅菊瑛身体翻转过去,美丽的背部曲线,完美的呈现出来,杨野立刻坐在傅菊瑛的臀部上,迅速抓住傅菊瑛的纤纤玉手,取出预先藏好的手铐,将她铐上。
  傅菊瑛大吃一惊,惊恐的大叫:“啊!杨野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杨野一语不发,接着取出绳索,将她双手像麻花一样劳劳绑住,又取出另一条绳索将傅菊瑛丰满的椒乳上下绑好,再将她的双脚脚踝铐在床头铁栏杆上,身体好像对折一般,整个小穴与肛门完全看得一清二楚。
  “啊……放了我,杨野,不要这样,不……不要绑我。”傅菊瑛哭喊着。
  杨野起来脱光衣服与裤子,脱到剩一条内裤时,上床侧躺在傅菊瑛的身边,将左手伸进脖子下方,由肩膀向下握住傅菊瑛左边的椒乳,右手直接握住傅菊瑛右边的椒乳,伸出舌头不断亲吻、舔舐着傅菊瑛的粉颈。
  “我不要这样,啊……求求你,杨野放了我,啊……那里不能摸,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傅菊瑛苦苦哀求着。
  杨野毫不理会,原来握住椒乳的右手,深入双腿的股间,手指开始在娇嫩的唇缝里挖弄着。
  这时,傅菊瑛依然叫着:“不……不要,啊……快放开我。”傅菊瑛不顾一切的喊叫,用尽力气扭动、挣扎着。
  此时傅菊瑛感觉到杨野的嘴唇碰到她的额头,并慢慢向下滑动,开始舔着她那紧闭的双眼,身体不由得打起寒颤:“啊……不要,啊……好痒。”傅菊瑛从未被自己的丈夫舔过眼睛,所以不知道‘痒"这种感觉包含有刺激官能的作用,这种微妙感觉随着杨野的舌头从眼睛到了耳朵,并且在耳垂上更强烈亲吻、吸吮着。
  这时,傅菊瑛心想:‘啊!好奇怪的感觉,怎……怎么会这样?"全身无法动弹的她,只能不停地蠕动着娇躯聊作排遣。在杨野特有的耐性一路舔舐下来,就是不想有欲念,也由不得自己了,所以不自觉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啊……”
  嫩穴中也渐渐泛湿了。
  杨野察觉出傅菊瑛的反应,顺势将舌头伸入她那樱唇里,不停地舔齿根及口腔,傅菊瑛忍不住发出声音:“唔……嗯……嗯……唔……”
  傅菊瑛对自己感到惊惶,本能地用自己的舌头想把杨野的舌头顶出去,没想到却被杨野吸进自己的口腔内,无法逃离。口水不断的从嘴角流了出来,傅菊瑛无力抵抗杨野舌头的力量,结果口中的每一个部位都被杨野的舌头舔来舔去,不得不吞下不少杨野的口水。
  这场性凌虐才刚刚开始,但是傅菊瑛却已经在杨野的舌技之下,人已无力,头已昏沉,感觉上彷彿杨野要将自己的身体吸乾吃净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杨野才将舌头从傅菊瑛的口中退了出来,接着将目标放在上下有绳索捆绑住的那对椒乳,杨野一手玩弄乳房,用舌头舔着另一个乳房,由下往上,忽轻忽重的舔舐着。
  此时傅菊瑛全身开始冒出汗来,呼吸渐渐的沉重起来,杨野见时机成熟便卷起舌头,像小鸟啄米般挑弄着傅菊瑛那粉红色的乳头。
  本来傅菊瑛在自尊心的驱使之下强忍着不叫出声,此时却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啊……不行了……杨野,别……别再舔了,啊……我受……受不了了啊!
  啊……“
  杨野丝毫不予理会,因为他很明白傅菊瑛的自尊心已经被他彻底摧毁了,不管将来两人会如何,傅菊瑛已经註定一辈子忘不了今天的一切了,所以他进一步往下舔,详细又有耐心的舔着傅菊瑛每一寸白嫩的肌肤,直到舌头在她的肚脐停了下来,一进一出,一快一慢的挑逗着……“啊……真的……不行了……好痒……杨野求求……你,别……别再欺负我了,啊……好痒……我受……受不了了啊……啊……”傅菊瑛不断的娇喘求饶,她一生从未经历如此长时间的前戏,如此狂乱刺激的官能享受,她不只卸下身为老师的端庄严肃,更是忘记女人的矜持,脑中、心里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便是——‘乱杨野再接再厉,往傅菊瑛的小腿肚开始舔吻,慢条斯理的舔到大腿内侧,傅菊瑛此时此刻已经再也忍受不住,大声淫叫着:“啊……啊……好……好奇怪的感觉,啊……怎会这样?啊……”就在这个时候,杨野的舌头已经逐渐接近傅菊瑛的嫩穴……傅菊瑛突然惊觉,尖叫一声:“啊……那里……不行……别再舔了,不……不能……看。“傅菊瑛为了保护最后的一点尊严,作出明知无用的抵抗。
  杨野笑着说:“老师,您的花丛都湿透了,让学生好好的为你清理乾净。”
  “啊……不要啊!杨野,啊……”傅菊瑛哀羞的恳求着。只听见杨野吸吮时所发出的声音:“啾~~啾~~啾~~”傅菊瑛不停地摇着头,哭叫:“啊……别……这样,啊……好……害羞……好害羞……“杨野不只吸吮着傅菊瑛的淫水,更不时将两片鲜红的阴唇啣进嘴里,用舌尖舔弄着,最后才用卷起的舌尖轻啄着傅菊瑛的阴蒂,此时傅菊瑛已陷入极度迷乱的感官刺激,佈满汗珠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更加显得全身散发出妖艳的媚态。
  杨野终于停了下来,脱下内裤,巨大的肉棒昂然挺起,傅菊瑛一看,不紧倒抽了一口凉气,惊恐的表情,睁大的双眼,难以置信的说着:“啊……不……不可能,这……这么大,放进来我……我会死的,不……不要,别靠近……别靠近我,求……求你,救命啊!”
  杨野的肉棒活像是一枚小型的炮弹,阴茎部份比龟头来的更粗大,之所以杨野性交的时间比正常人长得多便是源自于此,阴茎将嫩穴撑大,龟头磨擦的阻力变小,当然不容易出精。
  杨野将巨大的肉棒在阴蒂处不断磨擦着,傅菊瑛害怕到全身发抖,苦苦哀求着:“杨野……拜託……啊……放了我吧!如果……硬放进去,我……我的身体会裂开的……”
  杨野想起以前抛弃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齿,把心一横,将自己的肉棒缓缓插了进去,龟头部份隐没在傅菊瑛的嫩穴里。只听见傅菊瑛大叫一声:“啊……不……不要,快,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啊……啊……人家……受不了,啊……“
  傅菊瑛的嫩穴实在太紧了,杨野用力往里面插,傅菊瑛已经痛得泪水直流,拼命地扭动娇躯想要闪躲,但是全身被绑得紧紧的,无处可躲,只有哭着哀求:“不……不要再插了……啊……进不来的……啊……饶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啊……不要勉强插……啊……插进来……啊……“
  杨野故作温柔问道:“老师,不想再继续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傅菊瑛大口喘息:“啊……不……我不是……”话没说完就听见傅菊瑛一声惊天动地的惨烈哀嚎:“啊……”随即两眼一翻,痛晕了过去。
  原来杨野一听到傅菊瑛回答‘我不是"便腰桿一用力,整支肉棒完全硬插入傅菊瑛的嫩穴中。杨野终于干到自己最憧憬的女人,看着被自己干昏晕过去的美人教师——傅菊瑛,不禁心花怒放,大声叫着:“我到手了!我干到了!我干到了!我终于干到傅菊瑛老师了!”
  随即又心想:‘这个女人小淫穴的紧度,可以说不在我所干过的处女之下,生过孩子的女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紧度?我的眼光果然没错,这个女人实在太正点了,而且,她的阴道所能承受的扩张程度更是我生平所仅见的,以前的女人只要被我一插,阴道立刻裂伤出血,没想到她的阴道居然又紧又能扩张到把我整支肉棒含进去而不受伤,实在是万中无一,女人中的极品啊!
  杨野亲了亲昏迷中的傅菊瑛发烫羞红的香腮,说道:“老师,你是我梦寐以求的女人,是为我而生的女人,给别的男人干,实在暴殄天物,我也决不允许,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从你丈夫的身边抢夺过来,一辈子只能跟着我,当我的专属女人。”
  傅菊瑛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在昏迷中依旧无法忍耐肉体所承受的痛苦,看在杨野的眼中多了一份悽楚的美,杨野忍不住内心高涨的欲念,肉棒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嗯……啊……”阵阵剧痛传至脑神经中枢,使得昏迷中的傅菊瑛终于悠悠醒来,当她发现杨野正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兽欲,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使她哭泣着开口求饶:“啊……不要啊!杨野,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来,你会……把我的身体弄坏的,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
  杨野淫笑的说道:“嘿!嘿!嘿!老师,好戏才刚要开始呢!我一定要干得你高潮连连。”说完,便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傅菊瑛娇柔的身躯,禁不住杨野加快速度的抽插,再加上高潮的到来,子宫一阵收缩,终于不支又昏了过去。
  此时的杨野全身充满兽欲,眼睛佈满血丝,不再理会傅菊瑛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突然间惊觉一股吸力:“咦!这……这个女人的小穴里面……居……居然会吸吮,这实在太美妙了!这……这个女人太……太棒了!“正在雀跃不已的时候,傅菊瑛又痛苦的醒了过来。
  杨野兴奋的说:“老师,你的小嫩穴实在太棒了,夹得我好舒服。”
  傅菊瑛痛苦的哀求着:“不……不要了,啊……拜託……啊……够……够了吧!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
  杨野问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知道吗?”
  傅菊瑛此时又再次达到高潮:“啊……不……啊……不……啊……啊……”
  杨野做着最后的冲刺问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知道吗?快回答!”
  傅菊瑛不停左右摇着头,乌黑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腰部不时的挺起,胸前一对雪白的椒乳因为杨野的抽插而不停地上下摇晃着,一幅销魂蚀骨的画面不停地满足杨野的视觉享受。
  傅菊瑛狂乱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女人,啊……啊……”痛苦与高潮的交流,天堂与地狱的反覆经历,使得傅菊瑛最后一层的保护盔甲——‘理性",终于被杨野攻陷了。
  “老师,我要射精了。”杨野终于感觉到要出精了:“老师,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
  “啊……不……不可以,会……会怀孕,啊……啊……不要啊!”傅菊瑛惊恐的急忙拒绝。
  “老师,我就是要让你怀孕,啊……我要射了!”杨野故意说道。
  “不……不要啊……杨野……求求你,啊……啊……别……别让我怀孕……啊……快拔出来啊!“傅菊瑛娇喘哀求着。
  杨野跟本不理会:“来不及了,老师你认命吧!啊……”一泡浓精射到了傅菊瑛体内深处。
  只听见傅菊瑛一声哀嚎:“不要啊……”随即又第三次昏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傅菊瑛迷迷糊糊中,觉得有湿湿滑滑的东西不断的在脸上移动,接着下体剧烈的疼痛,迫使她醒了过来“啊……痛……好痛喔……”傅菊瑛像在梦呓般的呻吟着。
  “老师,你醒了!”杨野笑嘻嘻的问着傅菊瑛。
  傅菊瑛这时才知道是杨野用舌头在舔自己的脸,而且他的肉棒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尚未离开,哀怨的说道:“你……你该满意了吧!杨野,可以放开我了吧!我那里真的好痛。”说完后便低声饮泣着,难以自己。
  杨野笑道:“老师,才刚刚热身而已,还早呢!请你慢慢享受吧!哈哈!”
  说着,肉棒又渐渐恢复精神了。
  傅菊瑛发觉插在自己身体里的肉棒又变大了,无力地摇着头:“啊……不要啊……我……我真的不行了,这简直好像地狱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啊……啊……“
  杨野边干边说道:“老师,我一定要彻底征服你!”之后,只听到傅菊瑛不断的哀嚎、哭叫、呻吟着……杨野足足将肉棒插在傅菊瑛的嫩穴中超过五个小时,期间共射出了三次的精液,将傅菊瑛的子宫装的满满的,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只听见傅菊瑛一声惨叫:“啊……”杨野立刻将一枚跳蛋塞进傅菊瑛的嫩穴中,不让精液流出来,并且告诉傅菊瑛:“老师,你就慢慢受孕吧!我要你怀有我的孩子。哈哈哈……”
  语毕,便躺在傅菊瑛的身边,搂着傅菊瑛的娇躯,呼呼大睡!
  傅菊瑛心如死灰,绝望的哭泣着……
  清晨,在一片“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以及太阳的曙光中,揭开序幕,在豪宅中,一间金碧辉煌的卧房里,松软的床上一片紊乱,上面睡着一位全身被捆绑美艳动人的女人,她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昏睡着,全身散发出一股妖艳诱人的美感,一看便知昨夜是经历了一场多么激烈的性爱,床边坐着一个全裸的年轻男子,正在仔细欣赏这个女人……他喃喃自语说着:“美,实在太美了!尤其是做完爱之后,全身皮肤更加光滑柔嫩,你是拥有天生媚骨的女人,我一定要将你的天性完全的激发出来,我最爱的傅菊瑛老师。”
  杨野将傅菊瑛的丰臀抬高,在肚子下面垫上了两个枕头,让傅菊瑛跪趴在床上,整个肛门与轻微红肿的嫩穴完全呈现出来,杨野不禁讚叹:“哇!好正点的肛门。”说完便忍不住卷起舌尖轻舔着傅菊瑛肛门,每一道皱褶都非常仔细的舔舐着。只听见傅菊瑛从鼻孔传出微弱的娇吟:“嗯……嗯……唔……”
  舔了好一会儿,杨野才满足的抬起头来,边抚摸傅菊瑛的丰臀边说:“这美丽的肛门,就等到老师完全属于我的那天,再来享用,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做,这次就先放过你。”
  接着杨野从冰箱中取出一瓶注射用安眠药剂,慢慢注射进傅菊瑛的静脉中,傅菊瑛微微一声轻哼,不久便人事不知了。
  杨野从抽屉里拿出电动刺青的工具,在她的嫩穴与肛门之间靠近大腿的地方慢慢雕琢着,不知过了多久,杨野才抬起头来,深呼吸了一口,说道:“老师,留下个记号,证明你我曾经肉欲交合,更宣誓我要永远佔有你身体的决心,哈哈哈……”仔细欣赏着自己的傑作,朱红色的四个字——‘杨野专用“嘤……”当安眠药的药效退去,傅菊瑛渐渐醒来,发现自己趴跪在床上,杨野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己,想起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杨野一览无遗,不由得又羞又急,连忙转身侧躺着:“啊……杨野,够了吧!你要的都已经得到了,别再羞辱我了,求求你,解开绳子放了我吧!”
  杨野冷笑道:“嘿!嘿!我好喜欢看老师被我绑起来干的样子,怎么可能解开呢?”
  傅菊瑛满脸通红:“可是我……我想上化妆室,也想……盥洗一下,这……样子没办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