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不伦之爱-1
不伦之爱-1
   我今年29岁,让我来叙述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还在谈恋爱的时候的事情。
  宜文的妈妈(雯希)和她老公(我的丈人)相处得并不好,打从我认识宜文以来,她们都是处在分居的状态。
  雯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虽然40几岁的年龄使她的身材有些变形,但这一切都无法遮住她那中年女人的韵味。
  这是发生在约3年前的事情。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宜文晚上自己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却没跟我说。我下了班以後按照惯例到她家去找她。到了她家,我按了很久的门铃都没人应,过了大约5分钟,本来想要离开,这时她家的门才打了开来。
  帮我开门的是宜文的妈妈,当她开门时身上是包着浴巾的,而看得出来她是从浴室里跑出来帮我开门的。
  我说∶「伯母你好,我来找宜文(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雯希∶「她今天去参加同学会了呀,她没跟你说吗?」「喔,好吧,那我回去了,伯母再见!」
  「你吃饭了没有?」她问∶「没吃的话进来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等会儿我洗完澡随便炒几个菜一起吃吧。」「谢谢!」
  於是我就进了门,而雯希进了浴室继续去洗她未洗完的澡。
  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着看着,突然有一股想要偷窥的意念。因为浴室里面一直都有水声,所以我断定她要洗完还要一段时间。於是就轻轻的跑到浴室门口,从浴室门下的通风口向里看。
  当我把头低下,并把眼睛靠近通风口的时候,我的心简直都快跳出来了。而当我看到雯希那美丽的胴体时,我才发现宜文的身材是遗传自她妈妈,但是雯希又多了一些宜文所没有的气质。我看得目瞪口呆,而我的弟弟也很自然的涨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发现她已经快洗好了,於是我又赶紧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电视。但是我那肿胀的弟弟依旧没有消下去,而且因为分泌物的关系,也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一块,让我觉得非常不自在。
  过了约莫半小时的时间,雯希炒好了三道菜,於是我们就上了饭桌开始了晚餐。雯希洗完澡以後穿的是一件白色T恤和一件长裙,因为没有戴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过T恤看到她那两粒黑黑的乳头。我边吃饭边偷看她的乳头,而我的弟弟也不知什麽时候开始已经变硬变大了。
  宜文她家有吃饭的时候喝点小酒的习惯,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因为雯希的酒量不好,所以喝了两杯白葡萄酒後,她的脸色已经红得像一个苹果一样。我想因为喝了酒的关系,雯希一直嚷嚷着好热。当她又喝下了两杯以後,就开始向我叙述她对她老公不满的地方,以及她老公背着她在外面养女人的事。
  「小成,你认识我们家宜文也好多年了吧?」「嗯,大概有4年了」我说。
  「唉,看你们两个感情这麽好,我真的很欣慰也很羡慕。」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喝了一口白酒後说∶「我在你们这年龄的时候和你伯父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只是那忘恩负义的东西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我实在是气不过这口气,但是你也知道,以我的社会地位让人家知道我离了婚实在不好,所以我们只好分居了。唉!想想这几年来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实在不知道怎麽说才好。你是不会了解寂寞是多麽痛苦的事,尤其像我这种已经迈入中年的女人,唉!」她又叹了一口气,继续把杯中剩下的白酒喝下了肚。
  「伯母,我觉得你还很年轻啊!」因为喝了点酒,平常不擅言词的我也讲出这些平常绝不可能讲的话。
  「其实伯母依你现在的身材跟相貌,一般的年轻女孩子哪能比呀?一个人的气质是跟着她一辈子的,或许你的皮肤不像十来岁的小女生那麽嫩,但是你的一举一动、言谈举止,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学来的。要是我再大一点,我一定会追求你的。」她笑了,而且可以看出是一种打从心底快乐的笑。
  「可是,女人上了年纪以後身体的某些地方是不能和年轻人比的。」她说。
  当她说完了这句,似乎觉得有些失言,於是就避开了我的眼神,又喝了一口。
  这句话使我们约维持了5分钟的沉默。我先拿起酒杯打开了僵局∶「伯母,敬你一杯,希望你能永远青春、美丽。」「谢谢!」她又笑了。
  不知不觉,一瓶88年的白葡萄酒被我们喝乾了。这时她边起身边说∶「小成,要不要再喝一杯呀?反正宜文要回来还早,再陪我喝一杯吧!你知道,伯母难得有机会可以这麽放松。」说着她就往酒柜的方向走去。
  或许是因为不胜酒力的关系吧,她没走几步就差点倒在地上,还好我的动作快,接住了她。当我接住她的时候,她就倚靠在我的胸前,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所以我只好继续抱着她。
  她突然伸出了她的双手抱紧了我,并用她的嘴唇在我的耳边一直摩擦。我发现她的胸贴向我的胸膛,而且愈贴愈紧。我知道她想做什麽,於是我轻轻抱起了她,走进了卧房。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一动也不动,眼睛闭着,等我去搂她。
  我脱掉了我的上衣,压在她的身上,轻轻舔了她的右耳一下,我可以感觉得到当我的嘴唇碰到她的耳朵时她身体的一阵颤动。我开始慢慢的亲她的嘴,而她也伸出了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相碰,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感觉。我的嘴不停的吻她,而她也不自主的开始喘了起来,而且呼吸声愈来愈大。
  我的双手一手抱着她的脖子,一手抚摸着她那丰满的双乳。摸着摸着,我的手又向她的阴部进攻。当我隔着内裤碰到她的阴部时,发现她的内裤早就湿了一大片,我慢慢的把手放入内裤内,而她的喘息声也愈来愈大。我索性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也把她的上衣脱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而我的头部慢慢的滑向她的阴部,我舔了她的大阴唇、小阴唇,进一步把舌头深入了阴道内,她开始叫出了声音。起初是很压抑的,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声音愈来愈大。她的阴道的分泌物愈来愈多,那种酸中带咸的味道是我所尝过的最好的味道,也是量最多的一次。
  或许是因为积压了几年的性欲终於可以获得解放的关系吧,她的屁股开始随着我舌头的蠕动而扭动。我边舔着她的阴道,边脱掉了我的裤子,当我那雄伟的阴茎正式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我从她的嘴角里看到一丝快乐,就像小朋友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时的感觉一样。
  她的手慢慢的滑像我的阴茎,轻轻的碰了它一下,我对着她微笑,说∶「伯母,你还记得怎麽让男人快乐吗?」她笑着瞪了我一眼∶「你要试试吗?」
  「嗯。」我轻轻的回了她一句。
  经验丰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她的手对我的阴茎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感到无法言喻的快感,我不知不觉中也哼出了声音。或许是我的声音使然,她的动作变得更加积极,最後她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龟头,并轻轻的上下滑动。她的舌头在嘴吧里一直打转,头部一直上下抽动,我的呻吟愈来愈大声,而她的动作愈来愈用力。
  我终於忍不住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手扶起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用力的插了进去。她大叫了一声「啊!」紧接着就是呻吟∶「喔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啊!」「伯母,舒服吗?爽吗?我的动作还可以吗?」她没有回我的话,继续在呻吟。
  不一会儿,她大叫了一声,全身紧绷了约3秒钟以後,整个人都软下来了。
  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她的嘴角里还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
  「小成,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久都没有这样过了,你太厉害了。现在换我来为你服务吧!」说着说着,她坐了起来,用手扶着我那依然肿胀的阴茎,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内,开始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上下抽动,而她的阴道也不停的收缩着来夹住我的阴茎。她愈动愈快,一手摸着我的胸膛,一手抚摸着她的右乳,我又开始呻吟起来了,而她也在呻吟。
  我感觉得到我的阴茎变得愈来愈硬,而渐渐地,有一股趐痒感从阴茎底部传来┅┅我射了,而我发现她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她全身趐软的躺了下来,头靠在我的胸膛,说∶「小成,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再一次享受性爱的乐趣。」「伯母,如果以後你还想的话,我随时都愿意为你服务的。」「小成,以後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伯母?」「好,那我以後就直接叫你雯希了。」
  「谢谢。」
  自此以後,我常常和雯希做爱。
  去年3月,我和宜文结了婚,并和她妈住在一起。但我和雯希的之间的禁忌的游戏一直都没停过,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做爱,即使宜文在家,只要她没注意时我们都会找机会互相抚摸或口交。有时在厨房、有时在阳台、甚至在厕所。
  也因为这样,自从我和宜文结了婚以後,除了月经期,雯希就再也没有在里家穿过内裤,以便随时可以和我享受不伦之乐。
  第二部
  我今年22岁,家里有爸妈及一个姊姊。爸妈因为感情不好,所以从5─6年前开始就分居,只是还没有离婚罢了。我的姊姊叫宜文,去年嫁给了一个电脑工程师,他叫志成,也就是我的姊夫,我们家人都叫他小成。姊姊跟姊夫结了婚以後就跟妈妈住在一起,而我呢,因为学业的关系目前在新竹租房子住,只有在周末时会回到台北跟妈妈及姊姊住。
  在6月的某一个周末,我依惯例回到了台北。那天晚上,因为正值夏天,天气烦热,所以我在房间里关着门吹着冷气看电视。姊姊去参加同学会还没回来,而妈妈正在厨房为我和姊夫准备晚餐。
  看了约末一个小时的电视,因为口渴,走出了房门到厨房去找水喝。到了厨房,瓦斯炉上还有一锅汤正在滚着,但是妈妈并不在厨房,倒了一杯水以後,走回客厅也没有看到妈妈,而且姊夫也不见了。在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呻吟声,好像是从後面的阳台传来的。
  当我轻声走到窗边看到了妈妈和姊夫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妈妈正在为姊夫口交。她一手抓住姊夫的阴茎,嘴巴含着那巨大的阴茎,前前後後的移动着,一手正放在内裤内做摩擦的动作,同时脸上还带着一斯满足的表情。而姊夫则闭着双眼,双手正在揉搓妈妈的双乳,可以看出正在享受着无比的快感。
  我完全呆住了,我的心跳变得愈来愈快,而我的阴茎也在不知不觉中勃起来了。虽然我内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阻止他们,但我却没有那样做,或许是因为害怕,也或许是因为我正在享受着这个景像。
  接下来,换做姊夫帮妈妈口交,妈妈坐在洗衣机上面,内裤早已脱下,而姊夫正把他的头埋在妈妈的阴户上,妈妈闭着眼正在享受着身体的快感。也不知为什麽,妈妈突然睁开了眼,而她的目光刚好和我的目光相对,我发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於是我马上回到了房间里去。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後,妈妈叫我吃饭。到了餐厅,我一言不发,妈妈也不说话,只有不知情的姊夫一直在夸妈妈做的菜好吃。我呼噜呼噜把饭吃完,就回到了房间里去了。
  当晚,我一直都无法入睡,妈妈和姊夫口交的画面一直在我眼前出现。除了在A片之外,我未曾看过真正的女体,而我所看到的第一个女体竟然是我妈妈,而且妈妈和姊夫竟然在口交。我的心里非常的矛盾,一方面觉得妈妈的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的,但另一方面我的阴茎整晚都处在勃起的状态,而且有一股莫名的性奋。
  到了深夜,姊姊跟姊夫早已到楼上睡了,但是我依然无法入睡,大概到了半夜两点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敲我房间的门。
  「小健,睡了吗?妈妈有话想跟你谈谈。」原来是妈妈。
  「请进!」
  妈妈进了房间,保持了一会儿的沉默,她终於开口了∶「我想,我和你姊夫的事情你都已看到了,你会不会怪我?」我依然沉默不语。
  「唉!我和你爸爸分居已经快六年了,这五、六年来妈妈真的过得好苦。你已经二十多岁了,我也不瞒你说,妈妈真的需要男人的爱,女人一天没有男人,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但是以我跟你爸爸目前的社会地位,我们实在没办法离婚。今天发生这种事情妈妈心里也很矛盾,毕竟小成是我的女婿呀。虽然有过很多次想结束这种不伦之爱的念头,但是妈妈的身体太不争气,就是没有办法忍受寂寞。小健你能了解妈妈的感受吗?」我依然不发一语,妈妈继续说∶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太大的打击。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保持这个秘密,毕竟你姊姊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虽然你姊夫跟我有不正常的关系,但是他还是爱你姊姊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而使他们的婚姻破裂,你能答应我吗?」我点了点头。
  「谢谢你!妈妈以後会尽量克制自己的,最好是不要再有这些事情发生,身体寂寞也只好忍一忍,唉┅┅」这时妈妈突然注意到我那勃起的阴茎,她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过了一会儿,他乾咳了一声,说道∶「妈妈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诚实的回答我。」「妈,你问吧!」我说。
  「你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你还是个处男吗?」妈妈有一点迟疑的问道。
  「嗯┅┅」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今天看到妈妈和姊夫在那个的时候,有什麽感想?」妈妈语带颤抖的问着。
  「喔┅┅那个┅┅」我实在没有勇气说。
  「你不是答应了妈妈要说实话吗?没关系,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性奋?」我点了点头。
  这时妈妈才松了一口气似的说∶「妈妈注意到了你的那里一直处在勃起的状态。没关系,都二十几岁的人了,也难免有那一方面的需要的,我会怪你的。」妈妈继续说∶「嗯┅┅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嗯┅┅你为什麽会性奋呢?」妈妈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嗯┅┅因为┅┅嗯┅┅」
  妈妈看出我的迟疑,於是便说∶「没关系,不想说就别说了,妈妈不会逼你的。」「不是的,妈!我┅┅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嗯┅┅我只是觉得妈妈真的很漂亮。」我鼓足了勇气把话说了出来。
  妈妈轻声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妈妈很高兴!好啦,时候不早了,赶快睡吧!」说完,妈妈轻轻的吻了我的脸颊後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妈妈离开了我的房间後我依然不能入睡,肿胀的阴茎也依然没有消下。我只好用我的双手解决了我的欲望,但是我在自慰时想到的都是妈妈的胴体,及妈妈在替姊夫口交时的表情。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几乎每天都想着妈妈的身体自慰,而且有时还要一天好几次。
  考完了期末考,又是一个漫长的暑假。8月初的时候,姊姊跟姊夫请了休假去东南亚渡假去了,家里只剩下妈妈跟我两个人。自从那一天晚上以後,妈妈没有再找我谈有关6月的那些事情,而且他也好像已经结束了跟姊夫之间的不伦之爱。但是,妈妈似乎也变得比较沉默了。甚至有时终日都说不上几句话,晚上经过妈妈的房间也常常可以听到她的叹息声。
  我实在很难过,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妈妈变得不快乐了?若是我在当天没有偷看的话,妈妈会不会过得比较快乐一点?我是不是有义务要让妈妈过得快乐一点呢?」每当想到这点,我的阴茎就会不知不觉的勃起,而且总是在数次的幻想与自慰之後才能入睡。
  那一天晚上,是姊姊他们去东南亚的第4天。吃完了晚饭,因为没事,所以家里很快的就熄灯了。我躺在床上,眼前又浮起妈妈的影像,而我的阴茎又勃起了,我边套弄着我的阴茎边想∶「再过两天他们就会回来了,我若想要妈妈幸福也只有这两天的机会了。」但是想归想,总是提不起勇气来。
  当我射出了精水後本想可以睡了,结果没过多久,阴茎又勃起了。我实在无法入睡,於是就走到了妈妈的房门外,在门外依稀又听到了妈妈的叹息声。我终於鼓足了勇气,敲了房门。
  「妈!你睡了吗?」
  「还没有,什麽事?」
  「妈,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进来吧。」
  我推开了房门,看到妈妈穿着透明的睡衣躺在床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却忘了说话。妈妈发现了我的视线注意着他的身体时,并没有去刻意遮住它。
  「什麽事啊?」
  我突然被她的话所惊醒,我走到了她的床边做了下来,说∶「妈妈,我知道你最近过得很苦,我也知道自从那天晚上以後你也没有再跟姊夫那个。我实在很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你才过得这麽不快乐,我实在很对不起你。」「傻孩子,别再说了,那本来就是不正常的关系。幸亏有你,我才能及时觉悟,没有使你姊姊的婚姻出问题,妈妈还要谢谢你替我保密呢!」妈妈微笑着看着我。
  「吗,不是的,我知道你很寂寞。自从那天以後,我每天都会想起你,我每天都要┅┅」这时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而且他也注意到了我的阴茎竟然是勃起的。他看着我,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问道∶「怎样?每天都怎样?」「每天都想┅┅让你幸福!」
  妈妈没想到我会这麽快就承认,於是就说∶「妈已经很幸福啦,看你们都这麽健康、快乐,我怎麽会不幸福呢?」妈故意装作不知道我在说什麽,但她的脸已经有些红了起来。
  「我不是说那种幸福啦,我是说┅┅我是说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我鼓足了勇气,向妈妈吐露了我积藏已久的心声。
  妈妈并没有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孩子,你要知道我们是母子,我们不能有超出母子关系以外的关系。妈妈过去做错了事,这并不是说妈妈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麽。妈妈因为一时踏入误途,和你姊夫发生了关系,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做错了。你了解吗,小健?」我的心有些急了,说道∶「不是的,妈!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在叹气,我知道你还是不能忘记和姊夫之间的关系,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只有我能让你幸福,你难道不了解吗?」说着我掏出了我那肿胀已久的阴茎,又说∶「妈,我是你生的,我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来自你的身体,我想要再回到你的身体里面,我想要让你幸福!」当妈妈看到我那肿胀的阴茎时,他那坚决的意志似乎也有所动摇,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注视着我的阴茎。我忍不住扑向了妈妈的身体,抱住了她,妈妈并没有抵抗。
  我开始亲吻着妈妈的脸颊,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及阴部,妈妈发出轻轻的呻吟。或许是因为太紧张的关系,我粗鲁的动作似乎弄痛了她,她皱了一下眉头,用手扶起了我的头,对我说∶「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让妈妈来教你。」我像婴儿般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首先,你的动作必须要温柔,不可以太粗暴。」我又点了点头。
  「现在轻轻的帮妈妈把睡衣脱掉。」
  我照做了。
  「再来你要用你的双手轻轻的爱抚这里。」说着,她将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用你的嘴吸这里,记得要轻轻的,不可以太用力。」我按照她的意思,用我的嘴巴轻轻的吸着她的乳头。那是一种我所熟悉的感觉,我似乎又回到了婴儿时期,当我吸着妈妈的乳头时有着无比的满足感。妈妈似乎因为我的温柔,开始有了反应,她的脖子向後仰,双手放在我的头上,嘴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
  我受到了鼓舞,於是将右手滑向妈妈的阴部,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阴蒂(我想那应该是阴蒂吧)。妈妈的呻吟声愈来愈明显,而且她的下体也随着我的抚摸开始摇动。
  「现在,我要你用你的舌头来┅┅舔妈妈的那里。」妈妈好不容易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而且看得出他是处在极度害羞的状态。
  妈妈脱下了她的内裤,自己闻了一下内裤的味道,他似乎非常惊讶於她的内裤可以湿得如此的厉害。他又张开了双腿,并用她的双手再次扶着我的头部,慢慢的将我的头滑向了她的阴部。
  当我第一次闻到从妈妈的阴部发出的气味时,我全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
  那是我从未闻过的味道,它是那麽的迷人、也那麽的醉人,我忍不住伸出了我的舌头,开始舔舐着她的大阴唇、小阴唇及她的阴道。那里的味道比我想像的还要好,那种酸里带咸的味道比我在这一生所吃过的任何一种美食都要美味。
  我愈舔愈性奋、愈舔愈激动,而妈妈也因为我卖力的演出而开始激烈的摇动着她的下体,嘴巴里一直叫着「喔┅┅喔┅┅喔┅┅」并带着浓厚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