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宝蓝色新娘裙-05
宝蓝色新娘裙-05
  我一爽完,就把小外套拿开,像逃难似的跑了,临回头一望,却看见湘芸正看着沾染游民陈年精液的黑色小外套发着呆,不知在想什么。
  那白黄的浊液液徐徐流下,为纯黑上了色,应当是褪不下的。
  有了这次的经验,我索性让她当起打手枪义工,当然都是为被我附身的游民打手枪。
  她一开始很生气的要找我理论,但我装作真的是在作公益一样,跟她讲了一堆大道理,说社会上也有所谓的手天使这类团体,她反而相信我真的立意良好,真是可笑。
  我和她约好一周一次在多罗公园,帮形形色色的游民打手枪,为了附身,我不停的喝酒,过了几个月,很快就搞坏了身体,有次在约定的时间前,我赶到附近准备,但真的太累了,还没喝到酒就昏睡在公园的一角。
  等到我醒来一看,妈的,居然超过约定的时间10分钟了,我正想打电话取消,却看到湘芸的身影出现在多罗公园里,正走向深处,她旁边还跟着另一个人。
  多罗公园是一个田字型,田字构成主步道,有一排排供人休闲的坐椅,内里是一些活动设施,由于盖的时候选址很差,离市区有一段距离,又疏于管理,基本上没人在使用,处于半荒废的状态。
  我悄悄跟了上去,躲在一棵树后,正好看到惊人的一幕。
  本来只是受我胁迫的湘芸,居然正主动帮不知名的老游民打着手枪!那是个一头白发的老游民,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没想到行为比我还变态,他粗壮生满了腿毛的双腿大开,坐在一个木制的设施上,设施的一头是可以爬上去的木梯,另一头则连结着由麻绳组成的镂空吊桥,湘芸整个人仰面躺在吊桥上,反手帮他打着手枪。
  她上半身穿件超低领的红色T-恤,一对大奶几乎快要掉出来,勉强被衣服束缚着,很拥挤的待在T-恤内,挤出深邃的乳沟。
  下身一件性感的黑色薄纱窄裙,隐约能见到雪白的肉色透出。
  我不自觉越靠越近,想看的更清楚些,还好那两人都聚精会神的忙碌着,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
  湘芸经过我一段时间的羞辱,居然连这种花招都做的出来,连老游民将双手伸进她的衣内,捏着她的双乳搓弄,她也没有反抗,小手反而越动越快。
  我近的几乎快要站在旁边,看见她的上衣被偷偷褪到腰际,里面什么都没穿,老游民看起来性欲很强,不知多久没玩女人了,他狂燥的用食姆指捏住她的小巧的红枣,像要将它从雪乳上扯下一样,狠命往上拉。
  「啊───」
  湘芸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声,与此同时,老游民也中气十足的大喝一声,吓的我赶躲到木梯后。
  接着好一会没有动静,正当我以为老游民已经缴械投降时,却听见湘芸传来一声惊呼:「啊…你干什么…嗯…不要。」我觉得奇怪,爬上木梯,看见老游民挺着肮脏的肉棒,两条腿缠住她的美足压在她身上,她的黑色窄裙已经被撕破一半,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
  原来湘芸顾着帮老游民套弄,却没注意到自己的手脚都被麻绳给缠住,动弹不得。
  好你个老奸巨滑的老头。
  那老游民手上正抓着湘芸的内裤要脱,看到我爬上来,整个人傻在原地,跟我大眼瞪小眼好半天,才转身蹬蹬蹬的从另一侧木梯爬下去跑了。
  他虽然上了年纪,力气却大的出奇,临走前随手一拉,就将湘芸的内裤扯下来带走,让她的小穴曝露在半空中,我眼尖的看到她的蜜穴口湿淋淋地,还在往下滴着水。
  如果这个老游民不管不顾,直接在我面前插入湘芸的小穴,我这具虚弱的身体还真没有办法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眼前被奸淫,真是好险。
  湘芸看到老游民跑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仰躺在那喘息着,红润晶莹的脸上沾满了老游民的精液,连那对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嫩乳上都沾着不少,她失神地看着天空,轻柔地,用手将那些腥臭的液体一一刮起,送入她的朱唇中细细品味,像是吃到了什么美味,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我被这淫糜的一幕震慑在原地不能动弹,几乎不忍出声去破坏这么美好的进食。
  等她将老游民留下的浊黄体液全吃光之后,我才轻咳一声。
  她惊慌的爬起身来,将衣服拉好,看着我惊讶道:「是你救了我?」我苦笑着点头。
  她挣扎着爬出吊桥,站到我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里露出一丝感激。
  我看着她美丽的俏脸,脑门一热,掂起脚想吻她,她却偏头闪开,笑道:
  「这礼拜的名额已经用完了。」
  羞辱感像赤红的烙铁,无预警的烫上我的脸颊。
  妈的,拿我跟游民比?好像我也需要施舍一样。
  我面无表情的转身下了木梯,头也不回的走了,湘芸好像也发现说错了话,追在我身后拼命的喊我的名字,我却恍若未闻。
  我继续以我的“慈善”计划羞辱她,她却甘之如饴,让我顿生挫折之感,每次她帮附身在游民身上的我打完手枪后,我一醒来就会再附身到刘婻身上,狠狠的干她一顿。
  虽然我想羞辱她,但是我却不想让她真的被臭酸的肮脏游民给强行玷污,所以每周几乎都事必恭“枪”,保证她的安危,如果真的喝到受不了,我宁愿打给她取消义工活动,用刘婻的身体多干她几次。
  为此,我自己的身体反而处在整天醉死的状态下,几乎没有半刻是清醒。
  终于有一天,我附身在刘婻的身体时,湘芸却刚好不在。
  我百无赖聊的察看起她的电脑,才发现她已经完全失控了。
  她居然自己偷偷参加了一个打手枪义工网,在上面服务需要帮助的人!我的天啊!我赶紧趁机记下她的帐号密码,又想起我为前两天真的身体痛的受不了,向她取消后天的义工活动,便好奇的登入那个网站,想看看她有没有“订单”。
  在那个名为“手娇娃”的网站上,她帐户的候选人名单上,赫然有两个字在上头:「王凯。」这个网站是匿名让女孩子自己选人的,湘芸选谁不好,偏选中黑面凯,我真不知该说什么,点开黑面凯的个人简介,上面还写着:「湘思千年如芸焉。」这种俗套的句子,我连忙记下他们约定的时间地点。
  两天一到,我埋伏在湘芸和黑面凯约好的便宜旅馆附近喝个烂醉,很简单就找到待在房间里一脸猥琐的黑面凯,附身在他身上。
  没过多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我打开门,门外站的却不是湘芸,是一个陀背的老太婆,她拿着一个黑色眼罩,嚷嚷着摔在我手里,道:「有个小姐要你戴上的。」一边骂骂咧咧的走了,口中还不停念着:「这些年轻人唷,真是…这些年轻人…」我拿起眼罩戴上,才发现这眼罩虽然很大,几乎遮住了我上半张脸,却可以透过缝隙看出去,没有任何阻挡视线的功能,这其实是“手娇娃”网站发给义工用来遮挡面貌的吧,湘芸居然以为是让男生不要看见自己的。
  我好气又好笑的坐在床上等待,房间内的一道小门应声而开,穿着件吊带粉底白碎花连衣裙的湘芸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来这间旅馆有两层房间,湘芸早就在另一层等着我了。
  看着湘芸亭亭走到我身边坐上,压低了声音道:「是王凯先生吗?」我一阵头痛,只想快点结束她这次愚蠢的突发行为,点了点头。
  湘芸可能也怕王凯认出她是谁,我一点头,她就牵起我的手来到床头,摆了个枕头在我背后,让我半躺着,在我耳边说了声:「放轻松,交给我就好了…」然后开始脱我的裤子。
  她主动的行为让我吓了一跳,帮游民打手枪时她可没这么主动过。
  我配合着她将裤子脱掉,王凯那半软的粗大肉棒啪的弹了出来,极具震撼力。
  她也吃惊的掩起小嘴,这根特殊的肉棍跟路边的游民显然不是同个等级。
  我正准备让肉棒到达开火模式,好迎接她的小手,她却站在床上,将连身裙的肩带向两边一拨,连身裙落在床上,露出底下不着寸缕,雪嫩光滑的肌肤。
  她的裸体如一头健美的小羊羔般,肥美饱满,玉乳高耸着,身上每一处的曲线弧度都是那么优美,我胯下那属于黑面凯的粗壮海绵体几乎是瞬间充饱,吸走了太多血液,害我差点昏厥过去。
  以为别人看不到,连羞耻心都没有了,湘芸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等到她的小手抚上了我的粗黑肉棒,熟稔的以上下旋转的手法套弄了起来,我才恍然大悟,发出无声的惨笑:「这一切的起头,不正是我灌输给她的吗,若没有我的推波助拦,她怎会变成这样…」她套弄了很久,觉得有点手酸,便停了下来,用玉葱般的纤纤细指抚摸着肉棒上血管的纹路,她一路向上,点了点我的龟头,它受到刺激,一抹澹黄的前列线液从马眼中流了出来。
  湘芸好奇地沾了一点放到口中,露出非常期待的表情,继续帮我打起手枪,像急着再吃到似的。
  我也想快点射出来,无耐黑面凯的肉棒似乎是属于持久型,湘芸加上刚才一共套弄了快二十分钟都还没射,我看到她甩动酸麻的双手,辛苦的模样,不由得想开口喊停,谁知她却又低下头来,好像在研究什么一样,仔细观察起这根肉棒来,她耸动着可爱的鼻翼,深深的嗅了几下,终于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在马眼处轻轻一扫,将上面的前列线液舔入口中品嚐。
  接着她脸色一变,眼中闪烁出尝到什么稀世珍馐的神色,张大了嘴,我还来不及制止,她就将龟头含进嘴里。 我感觉到龟头处传来一阵温暖的包覆,湘芸的嘴巴太小,只能吃进粗肥肉棒的前端,她像吃奶嘴一样吸吮龟头,要吸出里面那有如死鱼臭味的精液,一种她找了许久的特别味道。
  我狂忍着肉棒上传来的快感,一手抓住了我的头发,爽到结巴道:「小允,你不是…手娇娃…吗?」小允是湘芸在网站上的艺名。
  我看见湘芸吐出了紫黑的粗壮龟头,面色血红地喘息道:「我是用…手呀。」我再道:「可是感觉不像啊。」她边用舌尖跟猫喝水一样舔舐着肉棒上盘根错结的青茎,对我道:「这是我的特别手技哦。」靠,她是当每个人都是处男吗?就算处男也分的出来手跟嘴跟差别吧。
  我还想抗议,她又将龟头吞了进去,我一时心神失守,嘴贱的喊了一句:
  「含深点。」
  这句话激发了她的潜能,她开始极尽所能的想要含的更深,还主动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大奶上示意我搓揉。
  我低着头,透过眼罩看见粗大的肉棒一寸寸的消失在湘芸的樱桃小口之中,最后只剩下末端一点还露在外面。
  我感觉到肉棒的前端甚至抵到了她的喉咙,有股奇异地收缩磨夹着我的龟头,让我失声叫了出来:「干,好爽───」她吐出肉棒,乾呕了一声,眼睛红红的像快要哭出来,但随即又不顾嘴里传来的不适感,将它整根吞入。
  我借用刘婻的身体也干了湘芸不少次了,却没有享受过半次口交服务,反而用黑面凯的身体先体验到了。
  湘芸的小嘴比起蜜穴来有一种别样的紧窄,加上看见她臻首在我胯下,红唇大张,贪婪地吞吃粗短肥大肉棒的美丽画面,极具征服感。
  如果不是因为她还不太熟练,不时会用牙齿刮到肉棒,我可能早就射出来了。
  她吞吐了一会,嘴酸的不行,吐出口中的肉棒,发出啵的一声,嘴角还流着一条透明丝线和它相连。
  湘芸皱起眉头看着眼前肉棒,一脸苦恼的样子,突然站起来,用蹲姿坐到我面前,用她的粉嫩阴唇磨擦我的肉棒。
  妈啊!太超过了吧!湘芸看出我又要开口废话,抢先道:「是手…」靠,最好你的手又湿又有毛,还会不断流水!湘芸的阴唇间,爱液不断流出,在磨擦的过程中微微张开,像在呼唤着我的进入。
  但这句身体是黑面凯的!干,我都没用自己的身体干过湘芸,怎么能让黑面凯干。
  我双手向后死死抓住床头柜,将身体往后,才能忍住不挺动肉棒,插进她红嫩的腔室内。
  她脸上动情的羞意溷着耻辱感,看起来也觉得自己这样很丢脸,不过反正我看不见,她就毫无顾忌地,继续用我的肉棒的粗硬满足她的私欲。
  她的花瓣蠕动着上下吻过我的肉棒,彷佛要把它带入更深更美的所在。
  我拉住床头太久,手心上满是汗水,一个不小心手滑了一下,重心一失,小半颗龟头就突破她的两瓣蜜唇,塞进她的蜜壶中。
  她马上察觉到异物的侵入,啊了一声往退,动作虽然是在后退地,却控制不住下身的自然反应,两片唇瓣微动,在那半颗龟头棱角上再咬了一口。
  这一咬,我再也承受不住,粗肥的茎身剧烈的抽搐起来,她似乎也看出我就要射了,后退的同时也由蹲变跪,俏脸趴向我的肉棒。
  我黄浊浓稠的浓精噗的射了出来。
  第一股经过了深长的蕴酿,打在湘芸近在咫尺,白洁美丽的俏脸上,接着龟头便被她柔软的嘴唇含住,第二、第三乃至后面的几股全都,噗、噗、噗地射到了她的嘴里。 看着她的嘴唇含住肉棒前端,忘情的吸吮着我的肉棒,用力到两片脸颊都到凹了下去地,将大泡腥臭的精液咕噜地吞下腹中。
  我的脑筋一片空白。
  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状况,像被凌辱至高潮的女人,太过美,爽到登了天,却不知如何面对往后的事。
  我看着湘芸吃光脸上的浓浊黄精,又含情脉脉地看向黑面凯的肉棒,我连滚带爬逃了出去,以免铸成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