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宝蓝色新娘裙-03
宝蓝色新娘裙-03
 他把拉链拉下,屁股稍稍抬起,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一半,一根黑黝黝的粗大肉棒从他胯下弹了出来,打在湘芸的美腿上。
  他的肉棒长度比刘教官稍短,跟我的肉棒差不多,不超过十公分,但是几乎有保特瓶那样粗,很狰狞的一根肉柱。
  他再次压到湘芸身上,双腿一夹,就把肉棒塞在她白皙的大腿之间,一前一后用她紧致有弹性的大腿肉帮自己腿交。
  我本来已经够火了,看到黑面凯脱裤子后,更是怒急攻心,拼命的想醒过来,摆脱这个奇怪的梦魇,狠狠揍他一顿,拯救挚爱的贞洁。
  上天像感受到我焦急的呼喊,我眼前一黑,突然又有了知觉,醉酒的不适感一股脑全回到我身上来,身边传来大力的震动,耳边还听到黑面凯难听的嗓音高亢的叫着:「喔,干,喔…好爽的腿,好有弹性,好紧好软,我在干黄湘芸的大长腿,哈哈哈哈。等等我还要插爆你的小穴,紧紧的抵着你的子宫射精,玩遍你全身上下每个洞,让你老公先戴一顶大绿帽,干,最好再怀孕帮我生一个宝宝,啊…」我发出呻吟,努力想撑开沉重的眼皮。
  震动忽然停止了,接着,一道黑影连滚带爬的从我身边经过。
  我勉强睁开眼,只看到黑面凯的背影正仓皇离去,他跑到门口时还被裤子绊了一跤,挺着的粗大肉棒直直摔倒在地上。
  他发出凄惨的闷哼,摀着肉棒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我过了很久才终于完全睁开眼,坐起身来,刘婻跟黑面凯都不见了。
  我正想追出去找黑面凯算帐,突然觉得不对。
  我的视力好的出奇,身体虽然不舒服,但依然充满了力量,起先还以为做了蜘蛛人,但我举起双手仔细察看;一颗婚戒赫然正戴在我的无名指上。
  这双手比我的手大上许多,指节粗长,而我的手的手指应该是粗粗短短的。
  这不是我的手!我走到卧室中的厕所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连厕所的门都显得低了很多。
  看着镜中的人,我骇然失色,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我的身体!那是刘婻,我,变成了刘婻。 我走出厕所,还有点惊魂未定,怎么会这样?神听到我的愿望,所以让我成为了刘婻?但是外面的我还活的好好的,我只是暂时附身在刘婻身上?这跟恢复成从前的样子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思考随即被床上衣衫不整的湘芸所打断,她的旗袍有点被扯坏了,左胸一座挺拔的美丽乳峰整颗露了出来,上面还有一堆红红的指印,是黑面凯留下的,山巅上一朵粉红,乍看像火山口,细看却是稀世的花,此刻苏醒过来,怯生生的立在风中,喷出诱人的视觉讯息,勾动每个正常男人的眼球。
  我被黑面凯气到不行,居然敢碰我的女神。
  我坐到床边,想帮她把衣服穿好,却怎么也无法动弹。
  我看着湘芸的诱人身体半裸着,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这不是小时候对男女之事讳而不言的时候了,因为心系湘芸,加上曾是个资深宅男,最近又忙于工作,所以我一直没有交女朋友,到现在还是个处男。
  她的旗袍裙摆被推了上去,可以看见里面的澹紫色蕾丝内裤。
  本来我心目中的湘芸是不可亵渎的天使,此刻突然跌落凡尘,被一个下流的鳖三恣意玩弄。
  他把她纯洁的外皮剥掉,露出了里面女性成熟鲜嫩的果肉,要为一棵传承多年的基因树繁衍后代。
  人类,跟所有的生命一样。
  我颤抖着抚摸着她的腿,一阵自卑的感觉突然从我心中涌上,向我无声的诘问,这样我跟黑面凯有什么差别。
  我低头看向湘芸的睡脸,却停不下手中的动作。
  她身上的酒味很重,却不难闻,参杂着她那种澹澹的水果香味,是她专属的费洛蒙的味道。
  这香味刺激着我这具躯体,刘婻的躯体,勾引出了我心中沉眠的野兽。
  高中刘诗妤被刘教官从背后进入,狠狠肏干的那幕又出现在我眼前,像在循循善诱地教导我应当如何做。
  我想上她,得到我的女神的肉体,但我不该用别人的身体上,应该让自己上。
  我将熟睡着的湘芸翻过身来,拉开背后的拉链,将她的旗袍脱下,露出她平坦光滑的背嵴和饱满圆润的雪白屁股。
  接着我走出卧室,把在沙发睡着的自己搬进来,将他丢到床上,顺便把他穿着的西装裤也脱了,双手从他的腋下穿过架着他,像抱起一个孩子一样,将他的屁股压在睡着的湘芸身上。
  她的内裤被我褪到膝盖上,我扶着他的肉棒想要插进去,但都不得其门而入。
  她的处女嫩穴太过紧窄,我那具睡着的身体肉棒像条毛毛虫,软趴趴的在她软柔的腿上爬行,徒劳的骚弄着她的阴唇,却根本插不进去。
  我只好再把帮自己的身体穿上裤子,费力的把他抬出去。
  虽然我的身体很轻,但毕竟有一定的重量。
  我原来的身体连提个水都嫌重,如果交换回来,我可能拖都拖不动刘婻。 做完了这些事,就算是使用刘婻这具壮实的肉体,还是出了我满身汗。
  我爬上床,跪坐在湘芸身旁,将湿透的西装衬衫脱掉,赤裸着上身,打量起刘婻的身躯。
  他的个头大约有一米八多一点,作为一个研究者,身体却保持良好的锻链,精壮的身材上肌肉隆起,不像我,还没三十就挺着个肚子。
  看着这具身体,一个有着强壮体魄的男人,有个魔鬼在对我说:「反正未来湘芸也会跟他做爱的,与其便宜他,不如你自己来,现在你完全共享这具身体的所有感官…包括性欲,他能得到的快乐,你都能得到。」依着这股念头,我将湘芸翻过身来面对我。
  她美丽的胴体第一次完整地呈现在我眼前。
  睡梦中的她有如婴孩般楚楚可怜,秀眉下小巧高挺的鼻梁安稳的起伏着。
  她的五官因为这些年不再打篮球,比起高中时代的她更加柔和美丽,加上她脱尘出众的气质,恐怕以前的那些校花,如今在她面前全都得黯然失色。
  她保养得宜的纤腰堪堪一握,平坦的小腹曲线分明,边上两道优美的人鱼线,显示她持续保持某种健身习惯。
  我颤抖着手,用指尖从她锁骨一路往下抚摸,最终握起了她那对受到引力的作用,仍然高耸坚挺的雪乳。
  过了这么多年,她的肌肤依然保养的很好,比高中时还更细嫩Q弹,她的胸部在高中时大约只有C罩杯左右,现在却可能有接近E,连刘婻的大手都没办法一手掌握,像颗成熟的果实,丰盈欲坠,让人想咬上一口。
  「真的好软,黑面凯没有虎烂。」
  我忍不住双手并用,把她双乳挤出迷人的乳沟,我像揉面团一样调皮的玩弄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在我手中变成两团雪白的肉作的云,变幻出不同的形象。
  「嗯…」
  睡梦中的她张开小嘴,脸色潮红的哼了一声。
  我看着她美丽的红唇,不顾上面还沾着黑面凯的臭口水,低头便吻了上去。
  我先轻轻在她唇上印了一下,轻微地,代表我的爱,随后便大口含起她的唇瓣,深情地吻着。
  尽管她在睡梦中,不会有任何回应。
  我也恨不得吻遍她全身上下每一寸角落。
  这时我才明白刚才黑面凯的感受。
  我仔细的一步步往下亲,终于含住了她胸前的那点嫣红葡萄,我像是要品味那颗葡萄比较新鲜一样,左尝右啄,忙碌的频繁摆头,时而用舌尖轻轻在上面打转,时而像个初生的婴儿,使劲的吸吮,顺便用颊边感受她大奶的惊人弹性。
  我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很久,才再往下亲,由肚脐、小腹一路往下,终于来到一处美丽的所在。
  一撮经过修剪的整齐黑毛下,是我从来不曾想像过的迷幻仙境。
  她的花蕾仙境果然已经泛滥成灾,打湿了大片床单,我贪婪的用舌尖探索这座仙境,由她两片美丽阴唇开始舔弄,一步步深入挑弄,再含住她小巧的阴蒂,将每一滴流出的温热甘泉都饮尽。
  湘芸似乎也有了感觉,雪白的肌肤上起了一片潮红,皱起了可爱的眉毛,随着我对她体内的逗弄,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嗯──嗯───」我正想掰开她的双腿更深入的探索,却在她大腿间摸到一丝黏稠的液体,还带着很重的腥臭味。
  我将她的大腿抬起来,才发现刚才黑面凯慌乱间射在她大腿上,流到了床单上,聚成一小陀像果冻般浓稠的澹黄色精液。
  妈的,真衰,下次见到黑面凯我一定将他揍个半死。
  我随手将擦了擦掉手上沾到的精液。
  本来湘芸是直直的躺在床上的左侧,为了避开那陀精液,我抓着她的脚把她拉成横躺在床的上缘。
  这时我的,或者说是刘婻的肉棒早已经像硬的跟木棒似的,但我仍带着一丝挣扎,认为如果用这具身体帮她破处,一切就不可挽回了。
  然而,我看着黑面凯的那陀精液在我眼前,一股前所未有的欲念透过这具身体,传达到我的灵魂之中。
  我虽然有清醒的意识,却控制不了肉体的渴望。
  刘婻的肉棒中,也有无数的小生命正渴求着一个出口。
  它们结成了一股邪念,侵袭了我的灵魂,有研究指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大脑所发出的指令,此时我的灵魂虽然极力抗拒,但大脑却向我发出终极的命令。
  我脑门一热,将身上仅剩的裤子全脱下来,露出这具身体的肉棒。
  这根肉棒比黑面凯和我原先的身体还要长个两到三寸,只是粗度色泽跟他老哥差不多,不愧是一家人。
  这也让我想到,我的肉棒是比刘教官还细小的一条毛虫,又黄又皱。
  而不是眼前这根肉棒,这是其它人的东西!我拿起裤子想再次穿上。
  就在这时,湘芸睁了开眼,眉目含春的望着我喊了一声:「老公。」这简单的两个字,透过空气的震荡,传入我的耳中,是如此的动听,将我的理智与道德一同带进了坟场。
  我想狠狠占有她,用这具身体,征服我心目中最纯洁不容侵犯的女神───湘芸。
  我温柔的回应她:「老婆,我爱你。」
  没料到,用自己的嘴说不出的话,竟能那么轻易的藉由另一个人的口说出来。
  我感到一丝凉意抚上了我的肉棒,是湘芸的小手,她温柔的套弄着,声音中带着一声羞意,抿嘴道:「老公,刚刚你弄的我好舒服…」这更给了我鼓励。
  我低头粗暴的用舌头撬开她的唇,向她索取甘甜的唾液,她也用她的丁香小舌热烈的回应着我,我的肉棒在她手中流出了一抹澹澹的液体。
  我不忘继续把玩她有如水滴形的漂亮美乳,不时用指尖在她的乳头上轻绕。
  她被我吻的受不了,放开我的肉棒发出:「嗯……」的呻吟。
  将双腿夹在我的腰际,不断擦弄,很难受的模样。
  我知道是时候了,我对湘芸温柔地道:「老婆,你是我的…」扶起肉棒,把龟头抵在她的粉嫩花瓣上,缓缓插入。
  我的龟顶才刚顶入她的蜜穴,就触到一层薄薄的阻碍,这就是湘芸的处女膜?
  我就要帮我朝思暮想了十几年的女人破处了!我蛮横地下沉,让肉棒撕裂她最后一丝防线。
  湘芸痛哼一声,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轻点。」我缓缓拔出肉棒,看见上面带着鲜红的血迹,从此黄湘芸就是我的女人了,是被我破处的,哈哈哈,我在心中窃笑,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我将龟头轻轻沉入,再拔出,让我的肉棒上浸满湘芸的花液和处女血,这柄肉的武器,见了血,还要更多,是另一种快乐。
  我慢慢撑开她的幽径,一寸寸的深入她体内。
  今夜,湘芸就是我的妻子!刚开始,我怕弄痛她,只抱着她的大腿轻轻的抽送了几下,但是不到片刻,随着我的肉棒被她湿热狭窄的处女嫩穴给紧紧缚住,层层迭迭的美肉由每个角度往我的肉棒施压,我再也忍不住,开始挺动我的屁股,一下下抽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