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宝蓝色新娘裙-02
宝蓝色新娘裙-02
 刘教官发出嘶嘶的低呼好像就快要受不了,连忙扯了扯她的马尾,让她起身。
  刘诗诗被吐出迫他的肉棒,俏脸上春情犹在,眼神溢着迷蒙的光采,小舌头伸在外头,舔了舔鲜红的唇,很怀念口里的玩具。
  他将周围的泳圈迭成一个类似床的样子,让刘诗诗趴在上面。
  她有些幽怨的回头对刘教官问道:「什么时候才要公开我们在一起的事。」刘教官给了她一个吻,又在她耳际讲了一些话,她才乖乖趴下。
  我只听见他重覆呢喃道:「我保证,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啊,好紧…保证。」刘教官扶着肉棒,在微弱的光线里摸索着她的水帘洞,话到后半段,就从背后插进她的蜜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刘诗诗的U领背心不知何时已经被脱掉,此时面对着我,一双雪白的大奶随着刘教官的抽送不受控制的跳动着,一波一波震撼着我的视神经,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裸体,就是这种校花级的美女,让我的肉棒肿的快爆裂开来,翘的高高的。
  在水桶里待久了,里头温度越来越高,空气也很稀薄,又看到这么刺激的表演,以至于我几乎产生了幻觉。
  我感觉到一只温凉的小手伸到我的胯间,轻轻将我的内裤褪到一旁,包覆住我的肉棒,用青涩的手法,温柔的套弄着。
  「嗯───好舒服,奉,再深点,人家想要更多…」刘诗诗的呻吟声带着磁性,像魔女的歌,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吸过去,排斥出仅存的理智。
  外头两人忘我的交沟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响声不绝于耳。
  刘教官喘着粗气,红着眼,腰部不断挺弄,有如失控的风暴,拼命的干着刘诗诗的鲜嫩的小穴,想必年轻女学生的青春活力,比起成熟女人,别有一分风味,让他对这段不伦的交往迷恋不已。
  我虽然看不见他们的交合处,但看他卖力的样子,一定是将他的肉棒全根尽没,直通她的花心,只剩一对蛋蛋,用尽力气撞击在她柔软的屁股上。
  水桶里,那只如幻觉般的魔手也在我胯间不停的套弄着,配合着刘诗诗的淫叫声舒展,彷佛正在干着她的人是我一样。
  「啊、啊、啊……不要…快受不了───」
  刘诗妤发出连续的低吟,有些刻意的感觉,我这个位置可以看见她的表情,很投入,却没有特别疯狂,似乎刘教官的肉棒不能完全满足她。
  刘教官忽然一阵低吼,脸上的表情扭曲成一团。
  他伏在刘诗妤的雪背上,双手伸到她胸前死死抓住两只大白笋般的奶子不放,整个下半身微微地颤抖,将他浓白的精液一丝不苟地灌进身前19岁少女青春洋溢的蜜穴之中。
  我透过裂缝看着刘诗妤的奶子被抓的变形,两点樱红好像两盏蠋光一样,在指缝中露了出来,挺立在空中,灼伤了我。
  恰在这时,那只幻觉之手又套了两下,它带着我的包皮舒展,像送上了枪机,我的情欲有如撞击后走火所点燃的火药喷薄而出,射在邻近的,一个柔软的所在,还有些溅回我的裤管。
  幻觉之手在我完成喷发后便消失了,就像它从未存在过一样。
  我在射精的失神恍惚之间,正好隔着裂缝,与刘诗妤的大眼睛对上。
  她似乎看见了我的眼睛,美目微眨,有点疑惑,随即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再来,她脸上却泛上一股娇艳欲滴的红意。
  她半开着红唇,一声若有似无的澹澹呻吟从她鼻息间传出。
  哇,难道她被我看见,不觉得羞耻,反而感到刺激,达到高潮了?我开始担心一会刘诗妤会不会走过来打开桶盖,揪出我这个偷窥者了。
  好在,刘教官射完精后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似的压在她身上,闭着眼睛满足的喘息,享受了一会快感的馀韵,稍微清理了一下后,便与刘诗妤两人匆匆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一会,我也打开桶盖从桶里爬了出来。
  里面现在满是我的精液味和汗酸味,真的快不能呼吸了。
  湘芸蹲在里面又摸索了一阵子,似乎在擦我近距离喷射到她身上的秽物。
  等她出来,腿上和手上都看不出有白浊的痕迹,她的身上的香味和我精液的味道溷在一起,令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我想起刚才的失态,不敢正眼看她,支支吾吾地道:「刚刚…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湘芸却只是低着头,看着地板说了一声:「嗯。」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时间已晚,稍后可能还会有查房,所以我们确认四下无人后,也没再说什么,我们回到饭店,我将湘芸送到那层楼附近,和她道别过,就回去睡觉了。
  这天回去,一连串的复习考像悬在我们头上的重磅巨石终于断了线,落了下来,砸的人喘不过气。
  我们两人一直没有什么空闲长谈,那夜之后,尴尬在我们之间一直持续到毕业典礼那天,互道祝福为止。
  湘芸对我说:「加油,一定要实现你的梦想。」我也信心满满的笑着回道:「嗯!你等着看好了,我一定要摆脱小太监的雅号。」她和我对视一眼,我们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去了G大之后,我很快就发现我所念的系所里学的,和我的人生目标不一样,但在我迷惘的时候,并没有寻求湘芸的帮助,因为分隔两地的关系,我们总是久久才见面一次,因此她也没有察觉我的异常。
  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解决办法,却只是向下沉沦,到了湖底,静静地待在那,封闭自己,没有人能构的着,包括湘芸。
  这段期间我一直过的浑浑噩噩,整天不是打电动,就是虚耗时间,一直到毕业后,在一些朋友的指点下忽然顿悟,才真正坐上通往我目标的末班车。
  因为起步太晚,当初向湘芸承诺的事,没有半件做到,我毕业后这两年,几乎都躲着她,推掉她的所有邀约,不想让她看到我狼狈的模样。
  我一直到最近才小有所成。
  我想等到真正成功了再向她报喜,顺理成章的向她告白。
  我相信她一定会等我的,直到那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打开了我的信箱。
  信箱中,一张大红的滚金边喜帖,上书三个大字:「黄湘芸。」旁边的两字我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姓刘。
  这个打击毫不留情地,像一把利剑,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自信割了喉,抛尸在由失败者的尸体堆成的旷野中。
  她的新郎是A大的某个教授,29岁刚回国的洋博士,专攻心理学,主修坎道列斯情结,胡七八糟的专有名词,乍听像个神棍,我到了很久之后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喜帖,失魂落魄的默默流泪,整整两天不吃不喝。
  但这又难怪谁呢?是我亲手将她越推越远,为了我浅薄的自尊,如今,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她将嫁作人妇。
  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参加她的婚礼,虽然她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但我们毕竟朋友这么多年,只是比较少连络,又不是什么仇人,什么都不说缺席她的婚礼,好像也不对。
  婚礼在A市的一间高级饭店举行,当天来了很多人,新娘新郎几乎都在各自的准备室忙着化妆、穿衣,一些比较好的亲友都在帮忙。
  我一个人早早到场,场边坐的都是双方叔叔婶婶辈的人物,我不认识半个,有种走错会场的荒唐之感。
  「唉唷,小太监怎么在这闲着阿,没去帮忙?」正当我茫然地四下张望时,背后有个男人用怪腔怪调的声音向我打起招呼。
  我回头一看,是之前高中的同学王凯,绰号小黑、黑面凯。
  我跟他算见过几面,当初找我转交情书的人,他也是其中之一。
  我强忍着不露出厌恶的表情,这小子不但跟我一样矮,还胖,长的也非常骇人,大饼脸,两个小鱼眼挤在鼻子边,脸上到处坑坑洼洼。
  如果只是长的丑我还不会这么讨厌他。
  他的性格比外貌还恶劣,一开始让我转交情书时就很没礼貌,后来没收到回信(这是当然的,湘芸没回过半封信。)还以为是我从中作梗,老是喜欢跑来说一些不阴不阳的酸话,像只臭苍蝇在我们身边打转。
  他好像也是读A大的。
  我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这不要去了吗?」
  走出婚礼的会场,拿出手机打给湘芸。
  「喂?」
  电话那头她的背景很吵,都是嘈杂的人声。
  「我是王想,好久不见。我来了。」
  我说了一遍她还听不清楚,只好加大音量再说一遍。
  「想想?好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工作顺利吗?」她的声音中听起来有几分雀跃,好像在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兴奋不已。
  我心中一丝苦意漫了开,接下来有气无力的连说几句话,湘芸都听不太清楚,于是她对我道:「这里太吵了,我出去找你,你到电梯旁的安全门那等我。」喜宴是在二楼举行,我推开安全门,走到楼梯边,就看见湘芸从楼上走下来。
  上大学之后她就不打篮球了,肤色恢复成白里透红的样子,肤下似有流光转动,一头乌黑如云的长发留的更长,此刻绑了个中式彷古的鱼骨辫斜垂于脑后。
  她今天穿着一件超短的亮紫色旗袍,上面小白花点点绽放,兼具了高贵妖饶和朴质典雅。
  雪白的大腿上没有半点赘肉,旁间还开着叉,露出小半个丰润美臀。
  此刻她从楼上走下来,镶金边红色绣花鞋下,一对美足婀娜多姿的踩在楼梯上,旗袍中间神秘的三角地带,在我眼前若隐若现。
  「为什么这么突然?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艰难的开口道,声音中有些嘶哑。
  「我和他才认识两年,他就追了我两年。我从去年开始跟他交往。我一直犹豫要不要对你说这件事,但我们自高中毕业后,你从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大学四年来,我总像追逐一个幻影一样追着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她有些嗔怪的瞪着我道。
  我无话可说,只能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因为我的堕落和冷落,将她赶的远远的。
  「说来好笑,我未婚夫还是刘教官的弟弟呢,真巧。」她对我说。
  当年没有迷上刘教官的她,居然被他弟弟给娶走了。
  「呐,想想,你还记得我们毕业旅行的最后一晚吗?」她的声音突然变得细若蚊蚋,脸红红的盯着我问,一副期待什么的模样。
  我对上她的眼睛,水汪汪的,有如一曲深潭,散发出幽深的气息,要将我的灵魂给掳去。
  「当然记得,后来刘教官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样没结婚,不知道刘诗妤还有没有跟他在一起。」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摆脱她的双眸,别过头回道。
  「不是啦,我是说,你那天晚上不是要跟我说些什么吗?」她又问。
  「哦,你说上大学之后的计划吗,其实我已经完成大半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告诉你,想真正完成这个计划再跟你说的。」我以为她在问我那讲到一半的计划,于是和她解释道。
  她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望,听我说了一会,终于不耐烦的打断我道:「这些我记得。王想,如果没别的事说,我先回去了,我的妆还没化好呢。」说完,她便笑着朝我挥了挥手,转身上楼了。
  我回味她说的话,才突地震了一震,像被烧红的针刺了一下,差点弹了起来。
  她不再叫我的小名了───她问我记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事?难道她期待我跟她说的不是我未来的计划,而是别的?我伸出手,想喊住她,却什么也没说,被怯懦所毒哑,张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的尽头。
  我带着懊悔回到宴会厅里,却不敢肯定她真的期待我说些什么,而且在她的婚礼前,我就算多说什么,也只是为自己找难堪而已。
  婚宴在六点开始,先播了一段记录湘芸与新郎从相识到订婚点点滴滴的影片。
  我到这时才知道新郎的名字叫刘婻。 接下来的仪式上我一直浑浑噩噩的,只顾着闷头吃东西,在席间我还遇到了刘诗妤,可能因为都被归类在高中同学的缘故,她恰巧和我、黑面凯同一桌,经过了六年,她依然美丽如昔,穿着件白底翠蓝花高叉旗袍,苗条的曲线一览无遗。
  只是她眉宇间有些憔悴。
  即使化了妆也能看出底下深深的黑眼圈。
  很快就到新人敬酒的时候了,湘芸和刘婻一一到各桌敬酒。
  看见她和新郎亲密的模样,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
  再看到一旁的黑面凯色眯眯的眼神不断在湘芸、刘诗妤身上游移,更让我倒胃口。
  婚宴持续到九点才终于结束,我好像被摆在一个无间地狱受那永无止尽的折磨,看着挚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出双入对。
  长辈们和一些比较不熟的朋友离去之后,大家吵着要闹洞房。
  婚宴的高级饭店四楼便有一间豪华套房是提供给新人使用,里面装潢精美,空间宽敞,大概有三十几坪大,除了卧室之外,还有一间大客厅和吧台、乾湿分离的浴室。
  客厅里有三面大沙发,和一张大桌。
  吧台上错落着坐着一群喝的半醉的宾客,撒泼胡闹着不想离去。
  我也跟着坐在沙发的一角,随手拿了一瓶酒就朝嘴里灌,也不去看是那个牌子,是不是烈酒,只想让酒精短暂麻痹我的痛觉。
  平时我是滴酒不沾的,但今天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我想,酒这种液体,能不能在我即将死去的身体里起点化学作用,一种大家都称它为“醉”的作用。
  虽然我外表没有任何伤痕,但我的五脏六腑却早被切成了千疮百孔的乳酪,正徐徐向外流着清甜的液体。
  是泪吗?不,我摸摸我的脸颊,是乾的。
  我早已哭乾了泪。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那个神,任何神都可以,能帮助我扭转一切,让我和湘芸回到过去那样的关系,我愿意付出我的全部。
  将那瓶酒的最后一滴也吞下肚后,我再也支撑不住,从沙发上滑落到地板上,暂时失去了意识。
  没多久我就醒了过来,像超然物外的一种生物,冷眼旁观世间的一切。
  我看见新房内的这群人还在不停地灌酒给新娘新郎,直到将两人灌到醉的不醒人事,才把他们拖进卧室里,悻然散场。
  留下湘芸、刘婻,还有一个醉的不醒人事的家伙───我。
  我看着躺在沙发底下的自己,这种感觉前所未有,此刻我彷佛只剩下意识在四处游走,除了看听外,没有其它功能,触不到任何东西,也不能讲话。
  难道我真的因饮酒过量,暴毙而亡?但我仔细打量自己的身体,胸前微弱的上下起伏,依然在缓缓的呼吸,活的好好的。
  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灵魂出窍?我对神的祈祷居然起作用了!可是这个奇怪的状态,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用。
  这时我看到黑面凯慢悠悠的哼着歌,从厕所里走出来,一股难闻的味道随之飘出。
  看来这状态下也有嗅觉。
  黑面凯看到外面都没人,便愣在那,好像在想他上个大号,也可以上到散会,真了不起。
  他本来正要走出房间,却瞥见卧室的门只是虚掩着,没有关好。
  他脸上露出好奇的神情,像只老鼠一样,探头探脑的走到了卧室前看了一眼,笑了一笑,得意地,随即悄悄走了进去,还喀的一声,将门锁上。
  我的知觉不受阻碍,跟着他穿门而过,想看看他想搞什么鬼。
  刘婻跟湘芸都醉的不醒人事,并肩躺在床上,只不过湘芸是仰躺,刘婻则侧趴在枕头上,湘芸脸上略施粉脂,加上喝了酒,红扑扑的,长睫毛紧紧阖着,像是一个睡美人,模样非常秀丽可人。
  黑面凯喊了几声两人的名字,见他们没有半点反应,便露出猥亵的笑容,将手轻轻放到湘芸饱满的胸部上摸了起来。
  他似乎觉得隔着衣服摸不过瘾,随手把她胸前旗袍的扣子解开,一打开就惊呼道:「哇,没穿胸罩。」有时穿这种贴身的旗袍,为了不让肩带的线条印在衣服上,都会穿隐型胸罩或乾脆贴胸贴,看来湘芸是选择了后者。
  黑面凯将手探进去捏住她的奶子用力搓揉起来,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另一手则在她光洁弹滑的大腿上来回摩擦,口中还一边说着:「干,好软,好大,又有弹性,皮肤真好。跟那些妓女差太多了,哈哈哈,湘芸的奶子终于被我摸到了,真他妈爽。」听到他用超欠扁的痴汉表情猥亵我的女神,还把她跟妓女相比,我气的想冲上去赏他两拳,无奈却没有办法,我就像空气一样,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看着。
  黑面凯好像找到了湘芸的乳头,他的左手一直停在某个位置振动,捏着那个点熟稔的挑弄着。
  旗袍被他的魔掌撑的拢起,形成一个丑陋的形状。
  他右手也没闲着,来回感受了一下她的美腿后,就并起食中指,深入她双腿间隔着内裤抠弄了起来:「啊,这就是湘芸宝贝的高贵花园,靠,这么容易就湿了,真敏感。」他将沾了她爱液的中指举到鼻间闻了起来,还舔了一下尝尝味道。
  他想亲亲湘芸的小嘴,觉得这个姿势不好搞,坐起身来整个人跨坐在她腹部,矮胖的身材像无尾熊一样趴在她的上半身,伸出恶心的舌头在她脸上乱亲一通,还想撬开她的小嘴将舌头伸进去,但湘芸的双唇紧紧闭着,不让他得逞。
  谁知,他居然好像要把湘芸的大奶捏爆般,用力掐了一把,她皱眉叫了一声:
  「嗯。」
  黑面凯就趁这个空档,把舌头当成一条蛇一样,滑熘的钻进她的嘴,穿过牙齿的阻挡,朝她的香舌乱舔。
  他的尊容实在太可怕,这画面就像一个金鱼眼的怪人,用它像泥鳅般的舌头,在挖一个绝世美女的嘴巴,令人感到惊恐。
  黑面凯可能想到当初这个看似温柔,却无情拒绝了自己的告白,连信也不回的美人,如今却近在眼前,毫无抵抗之力的供自己随意吻舔玩弄,肉棒早就在裤子下凸起一个大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