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宝蓝色新娘裙-01
宝蓝色新娘裙-01
   我叫王想,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毕业已经两年了,还是在职场的底层浮浮沉沉,上不去,下不来,总感觉自己的心理状态和缺水的地区一样,期待着下雨的那天到来。
  但我的人生并不是真的这么一无是处。
  每个人的青春期一定会有一个女神,她可能是电视名星,也可能是你的学姐,而我的女神就是她;黄湘芸。
  湘芸同时也是我的青梅竹马。
  她是小学六年级时搬到我家隔壁的,小我半岁,总是拉着我问东问西,要我带她熟悉这附近的环境;打听有什么好吃的小吃店、那间老板很黑心,这类小道消息。
  我们从那时起就念同所学校,直到高中毕业才分道扬镳,就读不同的大学。
  小时候,湘芸并没有特别漂亮,她运动神经发达,个性也和男孩子一样活泼,和我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到处撒野、恶作剧。
  我们放学后都会到附近的篮球场打球。
  她拜此所赐,锻链出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拔高的速度比我还快,很快超过了我,高一就长到170公分的身高,拥有一双修长健美的美腿。
  她也不像个男人婆,个性除了开朗外非常亲切,对每个人的态度都很好,不会因为对方的相貌、爱不爱读书、功课好坏而看不起谁,或因为自己很受欢迎,就得意的高高在上,像个公主一样。
  女性的温柔在她身上闪烁,如春天悄然而至的暖阳,照亮我人生的每寸角落。
  我一直想向她告白,却都没有实行,因为我只有可怜的165公分,属于半残人士,身高矮她快半个头,又其貌不扬,戴着个厚厚的大黑框眼镜,属于那种一眼看过,第二眼就会忘记的人物,如果不是她,恐怕到毕业班上都没有几个人认识我。
  从小我就被迫帮她打理排山倒海涌来的情书,像个高级秘书,或皇后身旁的小太监,对了,这些外号都是外面的人帮我取的,但我毫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湘芸是真的视我为毕生挚友对待。
  虽然那时湘芸的外表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比起班上那些早早学会化妆的女生,她反而有一种出尘的清秀,加上模特儿般的身材,温柔甜美的笑容,又一直没有男朋友,人气甚至比一些校花还旺。
  我总想等几年后自己长高变帅,配的上她了,堂堂正正的向她告白,没想到,时间是部太快的公车,我好像坐上了,又像没有。
  我的肉体与自尊,被孤独地禁锢在荒凉的站牌下,年覆一覆继续着无望的等待。
  直到高中的毕业旅行,我还是那副模样,半点长进也无。
  还记得毕业旅行的最后一晚,我们学校去一间着名的游乐园玩,住在附近的饭店。
  因为想到隔天又将回到课业压力大的受不了的校园生活,我主动邀约湘芸,在就寝后到饭店外附设的泳池见面,这是我难得的突破。
  我打算一路绕着饭店的外围聊聊天,和她谈谈对未来的打算。
  这次我想鼓起勇气告诉她,我要去G大,我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既然外貌这种天生的东西无论如何都配不上她,我希望能靠闯出一番事业来赢回我的自尊。
  仲夏的夜里,天空很晴朗,月亮像一颗大苹果,被闯入天际的盗贼随手啃蚀了大半。
  他偷了无数个夜,偶尔会失手,在仓皇逃跑时洒落一片星钻,多的数不清。
  湘芸应邀而来,她很美,但今夜更美,月光如同伸展台的灯光打在她身上,使她比平时更有女人味。
  我不由得看呆了。
  她穿着件卡其色鹿皮绒短裤,修长的曲线展露无遗,浓纤合度的长腿上没有一丝暇庛。
  上身是件三角镂空的苹果绿T恤,在胸前撑起圆润饱满的山峰,让这件衣服显得特别小。
  我不用换角度,就能看见三角的空隙中,一抹俏皮的乳沟,大方地向人打着招呼。
  我过去曾“无意间”得知她是穿C罩杯,从今晚那快要裂衣而出的白腻来看,可能她还有许多发育的空间。
  她一走近,我就闻到她身上传来沁人心脾的幽香,有点澹澹的,水果的香味,从视觉到嗅觉都严重刺激着我的荷尔蒙。
  我立刻微微的勃起了,在沙滩裤上支起半座帐篷,必须半驼着背才能掩饰住我的窘态。
  「嗨,想想,在发什么呆?」
  想想是我的小名,她看着我有点惊艳过度的傻样,也觉得自己今天的穿着有点大胆,微微的脸红了。
  她脸上昇起两朵澹澹的红云,为几乎不化妆的她添上一丝妩媚的红妆。
  「没什么,赶快走吧,等等被教官夜巡看到就遭了。」我急于离开危险的大门口,对她催促道。
  饭店入口在泳池的一头,我们隔着约一步的距离,并肩漫步在近百米长的泳池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种异样的感觉。
  本来在她面前,我不会像在学校里、在其它同学面前那么木纳,是很自在随性的,今天却非常反常,许多想说的话都忘了要怎么说,开口说了上句,下句却马上在心里被某种乱流冲走了。
  湘芸今天话也不多,走出泳池尽头,她才背对着我,开口对我说:「想想,我可能会去A大念大学。」「你要到A大?」我吃惊的问,心中一片溷乱。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如一记重拳打在我身上,将已是乱流的心炸成了雨,稀疏地落下。
  我本来以为她会和我一起留在这个城市念G大的。
  她点点头,语气很坚定,倒像是伪装:「嗯,我也是最近才下定决心做这决定。」我想回答,才发现她正侧对着我,用眼角馀光偷偷地看着我,像期待我的反应。
  有股冲动从某个角落冒了出来,不要走,留在这和我一起上G大。
  但这简单的话语,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可能我还没想好,我有什么资格让她放弃梦想,陪着我呢?「那我们就要分隔两地了,唉,我要去G大,还有啊,我跟你说,我计划…」原先想好要去G大的台词,此刻反倒流利的很,被我当作替代品,一股脑挤出我的嘴巴。
  她笑着听我说着,眼中有种光采在闪动,似乎是欣赏我所说的,又像有些失落。
  每个大人都可以用教训的语气和处在少年时代的孩子们讲大道理,却没想到,对少年少女来说,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足足占了他们的半辈子。
  短短的半辈子。
  我讲的正兴起,却看到饭店的大门被什么人给推开。
  「糟了!会不会是教官。」
  环顾四周,只有一个放扫除用间的小房间可躲,附近没有其它能遮挡视线的东西,逃跑一定会被看到。
  情急之下,我拉着她的手一同躲进了扫具间。
  这里头的空间意外的大,只有头上微黄的灯光,视线很差。
  一边摆着林林总总的扫具,另一边则堆着一迭迭游泳圈,还有几个用来装水的空水桶堆在角落。
  「是教官吗?」,湘芸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湿热的气息钻进我耳里,搔的我一颤,同时我手中像捏着一截柔若无骨的温润美玉。
  我这才想起还牵着她的手,赶紧放手,从扫具间的小窗口向饭店门口望出去。
  果然是教官,但旁边好像还跟着另一个人。
  「嗯。」
  我回道,再仔细看,是刘教官,他才三十出头就考上教官,刚调来我们学校不久,身材高大,面貌英俊中带点粗旷的阳刚,整齐的西装头,腰杆总是打得很直,有一种军人的铁血气息在。
  可能因为年龄相近,他不像某些老派教官那么严格。
  有时候对一些小小的违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真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时,也都处理的很公正得宜,在学生中人缘很好。
  「等等,他旁边跟着的人,不是跟我们同级的刘诗妤吗?」我小声惊呼。
  刘诗妤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不良少女,她高一留级,好不容易高二,又辍学了一年,今年已经19岁了。
  「这么晚他们出来做什么?」
  湘芸听了也很惊讶,她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要往前挤,想到门前小窗口来看,我却正好让开,她踩在光滑的地板上,脚一滑,整个人砰的一声撞在门上。
  湘芸赶紧离开小窗口,回过头来无辜地看着我,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其它人不会知道,他们心中的女神其实也有孩子气的一面,每次犯错时,她都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让我帮她善后。
  靠,惨了,一出去就会被抓到,不知道要躲那去。
  听着教官的说话声越来越近。
  我心想,反正刘诗妤应该是半夜出来偷抽烟被抓到吧,最多出去被念一念,正准备自首,却看见那些在泳圈旁的一堆大水桶,想做一次垂死的挣扎。
  我朝桶子一指,示意湘芸一人找一个水桶钻进去。
  我打开一个最靠内,但位于外侧,不用挪开其它桶子就能进去的水桶,爬了进去,没想到湘芸也扶着桶缘,跟在我后面爬了进来,我俩站在狭窄的水桶里面对面,她身上的香味扑向我的鼻息间,冲击着我的神经,像一个君主,要让我的心属于她,永久地臣服。
  刘教官的声音几乎到门边了,我来不及换个桶子,只好跟她一起蹲下来,盖上桶盖。
  狭小的水桶之中空间很小,我和湘芸以抱膝的姿势对坐,为了让我有地方坐,她修长的美腿微微打开,夹着我一只脚,充满弹性又软嫩的小腿紧贴着我沙摊裤下的小腿。
  教官终于走到扫具间的门口,推开门大喊一声:「谁在那里,出来!」我们两人吓的一震,都以为被看到了,但这个纠结的姿势实在很难出去,更别提要怎么解释为什么会躲在桶子里,乾脆就抱着侥幸的心态,不动如山继续坐着。
  接着外面传来一阵框啷的撞击声。
  在我这侧的桶缘有个小小的裂缝,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勉强扭过头去看,吓的差点站起来。
  刘教官正一个个打开空水桶察看!不过片刻,他就走到我们躲的桶子前伸出手来,我已经闭上眼准备挨骂,却听有个女声在他背后说了一声:「胆子真小。」预期之中的痛骂没有降临,我睁开眼,才看到刘教官已经停下了动作。
  他笑着走回扫具间的门前,将门锁上。
  刘诗妤还是跟在他身旁,一脸蛮不在乎的模样。
  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的紧身U领背心,露出性感的小肚脐,雪白的胸脯有大半露在外面,绝对有E以上。
  她大概才165公分左右,黑绵质热裤下一双白皙的腿比例却非常完美,笔直而匀称。
  刘教官拿了一个迭好的泳圈摆到地上坐了下来,道:「虽然我是单身,但被人看到毕竟影响不好,你不是还没毕业嘛。」他摆出迷人的笑容,对刘诗妤招了招手。
  她走到他腿上坐了下来,坏笑着含住他的耳垂,重覆了一遍:「胆小鬼。」刘教官像被挑衅了的猎人,转头吻向怀里的刘诗妤,贪婪的捕捉她的唇舌。
  同时他的大手也隔着U领抓住了她俏皮的大白兔,不断的揉捏。
  原来这两个家伙在一起!刘教官可以说是学生中的白马王子,自然有不少女生和他走的很近,总少不了有些风言风语传他和谁偷偷交往,其中却没有刘诗妤的名字。
  他们两人甚至可以说是不对头,如今所见,实在让我有点意外。
  看到外面香艳的一幕,加上看起来一时不会被发现,我放下心来,又感受到和湘芸几乎紧贴在一起的感觉,我再度勃起了,而且硬的不能再硬。
  因为我的姿势也是双腿微开,所以我炽热坚挺的肉棒隔着薄薄的沙滩裤,几乎贴在湘芸的脚踝边,随着血脉的涌动而一跳一跳的。
  她一定也感觉到了,我感受到她一双美目似乎在黑暗中正定定的注视着我。
  我羞红了脸,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不好意思的小声说:「对不起。」接着把外面发生的事告诉她。
  湘芸也低声回道:「怎么可能?我看看。」
  想挪到我这边察看。
  可惜我们几乎动弹不得,于是我将腿撑至最开挪出位置,让她整个人靠在我胸前,这样她才能看到裂缝外。
  我感觉到湘芸软柔的双乳擦过我的膝盖又抵在我胸腹前。
  肉棒又是兴奋的一跳,弹在她身上不知那个部位。
  她只看了一眼便坐回原位。
  我虽然看不清湘芸的脸色,但从她身上渐渐升高的温度,也可以知道她一定是面红如血的样子。
  在桶里蹲久了,脚非常的酸,我们有默契的沦流将双腿展开放松。
  我不时将脚摆到湘芸柔软的臀边放着,湘芸的小腿肚也不停贴上我的肉棒在离开,那磨擦的快感爽的我差点叫出声来。
  过了一会,我再回头看向裂缝,想看看他们走了没,却见到刘教官已经找了好几个泳圈丢在地上,迭成一个椅子,侧对着我坐着。
  而刘诗诗正跪在他跨下,只露出一颗头,在他大手下规律的动着,她挑染成棕色的长发被他用手握起来,圈成了一个马尾。
  刘教官的肉棒不断在刘诗诗性感的丰唇中消失又出现,往复循环,被刘诗妤的口水濡湿,在昏黄的灯光中闪闪发亮,发出啵啵的淫秽声响。
  刘教官的肉棒接近肤色,但是偏黑,不粗不长,算是很普遍的大小,只有十一、二公分,刘诗诗能含进三分之二。
  刘诗诗吐出他的肉棒,伸出香舌在龟头和冠状沟之间打转,抬起头妩媚的看着刘教官,一双媚目里满是笑意,她低头轻含住他的龟头,慢慢的将整根肉棒吞进嘴里,吐出一半,再含进去,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