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的女下属们
我的女下属们
  赵思思将两只穿着黑丝的小脚从我的鸡巴上移开,放在两侧,从桌子上的笔筒中取出一瓶人体润滑液,将润滑液挤在手上,轻轻的涂抹在我的鸡巴上,然后重新用两只小脚的内侧上下摩擦我的肉棒。
  我这人一辈子没多大爱好,就是恋足,如果在足交和操逼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肯定选择足交。赵思思今年二 十三 岁,是来我公司实习的大学生,现在社会竞争激烈,想找到一个工作稳定收入还高的工作太难,而且这丫头在工作期间还打碎了我珍藏的一个古董花瓶,那个花瓶价值三百万人民币,赵思思也不过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哪里出得起这个价钱,只好卖身抵债了。
  当然我也没做的太过分,毕竟现在的女孩都有一定的尊严和个性,我要是说让她成为我的专属性奴什么的肯定不好,还容易被反咬一口吃官司,所以我就跟她说:「我并不会跟你发生性关系,我也不怕跟你说,我这人有恋足癖,所以你只需要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做一下足交就行了。」赵思思思考了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告诉了我答复,当然,她同意了。
  「梆梆梆。」办公室门外传来了市场部小王的声音:「老板,上个月的销售报表出来了。」赵思思听见敲门声,立刻就想收起小脚,但是被我抓住她两只丝袜小脚按在自己的鸡巴上,没让她拿开。我给她示意了一个没事的眼神,就喊道:「进来。」小王打开门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看见赵思思表情尴尬的坐在我对面,高跟鞋就放在一边,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饱含深意的笑了一下,走到我身边,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我。
  在赵思思来到公司之前,小王一直都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性,当然,现在也是,只不过赵思思比她年轻一点。小王之所以能爬到市场主管的位置,肯定是我一手提拔的,至于是怎么提拔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小王将文件放下之后,借着弯腰的动作,手偷偷的伸入了桌子下面,在我的鸡巴上狠狠的撸了一下,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怎么能欺负新人呢?」我顺势舔了下小王的耳朵,惹的小王一阵娇笑,对她说道:「下班后去我家。」赵思思已经看呆了,早就听说办公室里的错综复杂,却没想到竟然就这么当着自己的面表演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又好意思说什么呢。
  等到小王走了,赵思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我不得不训斥道:「继续啊!想什么呢!」赵思思立刻听话的用丝袜小脚加紧我的鸡巴,赵思思的脚掌内侧很柔软,就像是乳肉一样,加紧我的鸡巴之后正好形成了一个凹处,两只脚掌并拢间形成了一个脚穴,这种紧致的拘束感其实并不算是足交的一种良好的感觉,我更喜欢的是用整个脚底来进行足交而不是脚掌的内侧,但是赵思思的柔韧性不行,隔着桌子两只脚掌无法对在一起,相比起来,小王的水平就要比赵思思高的多了。
  一边享受着赵思思的小脚给我做着足交,一边审查着上个月的销售报告,分心二用可以降低性敏感程度,所以赵思思用脚给我撸了二十分钟,我才刚有要射的感觉,这时候赵思思几乎都累的两腿都打颤了。
  抓住赵思思一只小脚,将鸡巴捅在赵思思的脚心上,上下摩擦赵思思的脚心,龟头摩擦着顺滑丝袜,再加上赵思思柔软的足底,强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刺激着我的神经,赵思思很熟悉我这个举动,伸着一条丝袜美腿让我可以轻松的用龟头操她的脚心,弯腰在地上捡起自己的高跟鞋,然后扭着身体趴在桌子上,伸手把高跟鞋放在我鸡巴和她小脚的下面。
  过了一会,我的快感终于到了极致,精液像是喷水枪一样射在赵思思的脚心上,有力的精液让赵思思的小脚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但是马上又踩了回来,死死的压住我的龟头,当我的精液全部都射完之后,赵思思才坐直了身子,将高跟鞋从桌子底下取出来,此刻高跟鞋里面已经盛满了精液,当然,赵思思悬空的小脚上也全是精液,粘稠的精液顺着赵思思的足心流到脚后跟,然后啪嗒的一下滴落在地上。
  我眉头一皱,刚想说点什么,赵思思赶紧用另一只丝袜脚踩在刚才滴落精液的地面上,用力的蹭了两下,将精液全部蹭在自己的脚上,才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赵思思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又响了,进来的是财务部的会计张琳,张琳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穿着时尚,完全看不出是从事会计这样严谨的工作,但是我对张琳却是一百零二个放心,张琳原先就是一家外企的会计,但是后来上面的领导偷税漏税,挪用公款,总数达到了两个亿。这些事张琳并不知情,一切都是会计长负责,谁知道国家调查下来,整个企业的领导和会计长全部都把责任推给了张琳,张琳被送进监狱,判了个死刑。
  恰巧,我和那家外企关系并不好,同行是冤家,我们都是搞高新技术的,安插在那家公司的间谍偷偷将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在私下里收集证据,三个月后,我将外企打垮,并将张琳从监狱里救了出来,尝过监狱里的痛苦和死亡的绝望,张琳对我这个救命恩人算是唯命是从,忠心耿耿,无意间看到我恋足这件事后,更是在任何我需要的情况下,都能满足我的任何欲望,我对张琳也十分信任,应该说,如果这世上除了爸妈还有可以让我无条件的给予信任的人的话,那就是张琳了。
  张琳一进来,看都没看羞红脸的赵思思,甚至桌子上满是精液的高跟鞋都没看上一眼,只是将手里的财务预算交给了我,报告了一些细节,随后注意到我的鸡巴还半软不硬的露在外面,有些不满的看了赵思思一眼。
  「老板的大鸡吧还没有射空呢,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行了,小琳。」我制止住小琳,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小琳埋怨的看了我一眼,顺着赵思思那面的桌子爬到了桌子的底下,用嘴含住我的鸡巴,舌头在敏感的鬼头上舔来舔去,小巧的舌尖在龟头上游走,时不时的顶顶我的马眼,似乎是想将舌尖顶进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也确实让我的马眼张开,张琳趁机用力吸允,残留在尿道中的精液犹如找到了宣泄口,在张琳小嘴中的吸力的帮助下,全部射了出去。
  这次射完之后,我的鸡巴才算是完全的泄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渐渐变小,张琳回头对赵思思说道:「看见了没有?」赵思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张琳帮我把鸡巴揣回了裤子中,然后看见桌子上的精液,咽了口唾沫,我自然注意到了张琳这个小动作,头疼的捂了下额头,自从自己把张琳救了回来之后,自己在张琳的眼中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存在,这里的人只的是人类,似乎我在张琳的眼中就是上帝,就是救世主,我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都是好的,都是真理,而张琳能够从我这里得到的唯一属于我的东西,就是精液了,每次我在张琳的嘴中射完之后,张琳不像小王一样会吐出来,而是全部咽到了肚子里,就算我在张琳的逼里射了精,张琳都会一直不洗自己的骚逼,直到我下次准备再操她之前,她才会清洗。
  「趁热喝了吧。」毕竟是我最信任的手下,这点恩惠我还是给得起的。
  原本射完后的精液都是要让赵思思穿在脚上的,这样可以让赵思思的脚更加有味道,当然这个味道不是什么骚臭味,无意间发现男人的精液如果长期浸润在女人的皮肤上,会让女人的那块皮肤更加的细腻润滑,并且散发出一种吸引异性的香气,也就是俗称的女人味了。
  「谢谢老板!」张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捧着赵思思的高跟鞋,丝毫没有顾忌那淡淡皮革和汗水味道的精液,把高跟鞋当成杯子,咕咕的将精液喝到了嘴里,意犹未尽的珉了下嘴唇,然后又舔了舔张琳的高跟鞋,才将高跟鞋放回了远处。
  张琳走到赵思思旁边,拍着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的赵思思,说道:「你的小脚味道挺不错的。」「老板,晚上和小王有活动么?」张琳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想起什么,说道。
  「有,思思也来。」我答道。赵思思听见我让她也来,神色一暗,今晚她本来是约了男朋友吃饭的,没办法,老板的命令自己不敢不从啊,毕竟欠了老板三百多万。
  「思思也来,这样不好吧,玩不开吧。」张琳有些不满意的说道,当然,她不是对我这决定不满意,只是对思思不满意罢了。
  赵思思也是聪明伶俐之人,一听当事人中有人不满意自己来,立刻跟着说道:
  「老板,今晚我家里有事。」
  「哦?」我盯着赵思思看了一眼,她那点小心眼我早就调查明白了,也许是我这别有深意的一眼让她的谎言暴露,赵思思魂不守舍的收拾桌子上的文件,手不小心碰到了一边的高跟鞋,高跟鞋一下子倒了,砸在旁边的瓷器上。
  「咔嚓。」瓷器掉在地上,摔个粉碎,我的眼角猛烈的收缩了一下。
  「老板,这是那个明成化青花瓷吧?」张琳幸灾乐祸的问道。
  「昂。」我呆滞的点了点头。
  「这个是三百万的那个还是八百万的那个?」张琳明知故问的问道。
  「三百万。」我恶狠狠的抬头看了赵思思一眼。
  赵思思一听见三百万,直接吓懵了,再看向我,柔柔的问道:「老板,我继续伺候你,随叫随到,好么?」我点了点头……看在她还是处女的面子上,我忍了。
  晚上越好了三个美女去了我家,我先提前离开公司,等下班之后,几个女孩陆续的再来我家。
  先来的是张琳,张琳总是那么的积极。
  「老板,我先去洗下脚和逼。」张琳挑逗着我,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一起吧。」我大度的说道。
  我脱下衣服和张琳一起走进了浴室,浴池里我已经放满了热水,两个人刚一进入浴池,张琳的小手就开始不老实在我身上乱摸,同时胯起自己的大腿摩擦我的肉棒,让它变得更大更硬。
  我的手也没闲着,伸出中指捅入张琳的小穴,因为在水里没需要任何的润滑也不觉得阻碍,很自由的就开始抽插起张琳的小穴。
  其实这种抽插除了手指有点皮肉包裹的感觉外,我本身并不会有太强烈的性奋,但是毕竟是我最钟爱的下手,所以在满足我自己兴趣的同时也要满足张琳的兴趣。
  张琳当然也很懂我,伸出小手将我的手指从她的逼里抽了出来,然后自己拉开自己的小穴,一条白皙的大腿直接搭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道:「操我。」张琳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草她,将早已被张琳大腿磨硬的鸡巴捅进了张琳的小逼,抱过张琳搭在我身上的美腿,对着白嫩的脚丫疯狂的舔着。
  张琳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助手,见我钟情于她的脚丫,没功夫草她,就自己在浴池中扭动起腰来,我的鸡巴被紧致的阴道换着花样挤夹着,轻微的摩擦加上那仿佛会吸允一样的穴口,给我的肉棒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我也不甘示弱,舌头如同刷子一样一遍又一遍舔着张琳的小脚,又觉得不爽,一口含住张琳的几个脚趾,就像是舔棒棒糖一样用舌头挑逗着。张琳被我收入后宫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的脚特别的漂亮,是三个女孩当中脚型最好看的,五根小脚趾短小而圆润,轻轻的挤在一起但没有因为挤压变形。完美的足弓是最大的特点,这也和张琳爱穿运动鞋有关,三十六码的大小不大不小,盈盈一握的感觉才是最好的。张琳因为管财务也基本就是坐办公室,平日里不走动,脚掌的皮肤也特别薄,颜色白皙,质地柔软。
  过了五分钟,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对张琳示意了一眼,张琳赤裸着身子走出了浴缸。翘着屁股透过猫眼一看,扭头跟我说道:「小王来了。」张琳把门锁打开,并没有拉开门,光着身子甩着奶子朝着浴缸跑来,噗通一声跳进了浴缸里,把水溅的到处都是。
  小王推开门,就看见了张琳的背影,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轻轻的关上门,一边走一边把为数不多的衣服脱了下来,当走到浴缸的时候,正好所有的衣服都拖干净了,就剩下两条丝袜。
  「一起脱了吧,今天丝袜就不用你的了。」我一只手揉捏着张琳的奶子,一只手搭在浴室外面,对小王说道。
  小王嘻嘻一笑,脱了丝袜,把丝袜放在我鼻子前轻轻略过,然后踏进浴缸,绕道我背后,搂着我的脖子娇声娇气的说道:「怎么,有了新欢,就不喜欢我们的脚了?」我的手从小王的脚上一直抚摸到小王的大腿,感受小王每一寸细腻的肌肤,最后停在小王的两腿中间,反手一扣,扣进了小王的小穴,利用中指快速的抽动起来。
  「怎么会呢?你的小脚我一直很喜欢呢!」小王的脚是37.5码,相比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其实也说不上小了,但是偏偏还有一种大一分闲大的感觉,小王的脚型也很好看,据说业余她还会做腿模,嗯,以腿模的标准来说,小王的腿真的是天衣无缝,但是我更喜欢张琳这样大腿丰盈的,因为这样的大腿无论是摸起来还是夹起鸡巴来,都十分的舒服。
  「那你喜欢人家的啊,人家的小脚,还还啊,还扣人家的骚逼!」小王两腿张开,把我夹在她两腿中间,两只手顺着我扣逼的节奏,揉着自己的奶子,揉着揉着,还抓住我另一只正在捏张琳奶子的手,抢过来帮她抓奶子。
  张琳则要帮我足交,不过我制止了,说道:「贴近点,我要操逼。」张琳听话的移动到我眼前,掰开自己的小穴,对准我高举的鸡巴坐了下去,同时两只手捧着自己的一个奶子送到我的嘴边,供我吸允。
  张琳自己则一上一下的运动,带给我和她来自下身的冲击。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感觉自己差不多了,松开扣小王的逼和抓她奶子的手,抱住张琳,将张琳按倒在浴池中,像一个电动马达一样疯狂的用我的鸡巴冲撞着张琳的下体,浴池里的水几乎在我猛烈的活动之下全部溅出浴池之外,张琳也抓紧我的后背,大叫着:「老板,用力,用力,亲老公,再用力,操死我,操死我,我要飞了,我要飞了,我要……啊……啊……用……啊!」随着张琳一声浪叫,我的精液全部涌进了张琳的体内。我下体抽搐了两下,就叫我给拔出来了,一般情况下,张琳都会爬起来帮我把沾有精液的鸡巴舔干净,只不过这次可能是我操的太猛了,等我鸡巴拔出来之后,张琳还躺在浴池里喘息着没缓过来,倒是小王还长点眼力价,绕到我身前,细心的舔着我的鸡巴。
  我感觉到小王的舌尖在钻我的马眼,我拍了拍小王的后背,道:「别挑逗。」连续射精是很伤身体,要让身体自己缓过来,这个时间大约在十五到三十分钟左右。
  等小王舔干净我的鸡巴,我们三个人就走出了浴室,穿好睡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忽然发现小王有点不对劲,老是扭捏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我凑到小王耳边,舔了下小王的耳朵,道:「怎么了。」小王不满意的说道:「你和琳琳姐都爽了,可人家还没爽呢。」说着,还张开浴袍,指了指已经湿润的小穴,证明道。
  我哈哈一笑,对着一旁掩面轻笑的张琳说道:「听见没有,交给你了。」张琳笑答道:「是。」小王屁颠屁颠的走到张琳面前,两腿张开成M 型坐在张琳面前的地毯上,把粉嫩的小逼一挺,看着居高临上坐在沙发上的张琳,道:「麻烦琳琳姐了。」张琳一只手拄着下吧,发死垂在脸侧,笑着说道:「都是自家姐妹,客气什么。」只见张琳伸出一只小脚,先用脚掌蹭了一会小王的阴阜,等到确定小王的下体已经完全湿润,就勾起脚尖,伸出大母脚趾,在小王的小穴口附近扭了两下,噗的一下捅了进去,张琳的二脚趾向下勾起,挂划着张琳的阴唇,同时小腿前后移动,用大脚趾抽插着小王的阴道。
  小王满脸欣喜,虽然没说话,但是看着张琳抽插而伴随的小王下体的迎合,就知道这个骚货很爽了。
  这时候门又响了,唯一的闲人也就是我过去,通过猫眼看见原来是赵思思来了,这丫头两只手交织在裙前,十分的紧张,这还是她第一次来我这呢,不过她欠了我几百万,就算我操了她都不过分。
  我把门打开,赵思思一进来,就看见小王正在被张琳用脚操逼,一下子呆住了。
  「别愣着了,过来给我打脚炮。」我回到沙发,将睡衣掀开,露出软趴趴的大鸡吧,至于怎么弄硬,就是赵思思的事情了。
  也许是想到了欠我的钱,赵思思也没有太过拒绝,而且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来这里前就做好了失身于我的准备。
  赵思思坐到我对面的沙发,脱下了高跟鞋,露出那一双满是精斑的丝袜美脚。
  对于如何让一个鸡巴硬起来,赵思思也算是有经验的人,哪怕是隔着一层滑腻的丝袜,赵思思仍然能用大脚趾和二脚趾精巧的夹住我的包皮,轻轻一提,就将我的鸡巴提起,然后往后一拉,就露出了我的龟头。再之后,就容易多了。
  足底立放,因为夹着我的包皮,虽然我的鸡巴没有彻底硬起来,但还是在赵思思的脚下立了起来,赵思思另一只丝袜脚抬起,用脚心抚蹭着我的龟头,顺滑细腻的触感如同过电一般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鸡巴也很快的硬了起来。
  等到我鸡巴完全抬起头来,赵思思两只脚掌对合,将我的鸡巴夹在正中间,赵思思170 的身高,38码的脚,一合起来正好能将我的鸡巴完全夹住,而我的龟头也正好就在赵思思的十根脚趾中间,赵思思不停的活动自己的脚趾,在我的龟头上时而揉错时而按压,同时脚掌也上下活动,帮我撸管。
  有了赵思思的服务,我也清闲下来,一边体验赵思思的丝袜美足给我带来的快感,一边看着另一面张琳给小王做着足交。
  此刻两个女人已经算是互相满足了,张琳下了沙发,和小王反方向躺在地上,两个女孩身高身材都差不多,张琳的两条腿,一条弯曲着踩在小王的阴阜上,对着阴唇不断摩擦,时而用脚趾挑逗一下小王的阴蒂,另一只脚被小王双手抱住,放在口中吸允。而张琳也做着同样的事情,一边享受着小王的美脚给自己做着足交,一边抱着小王的另一只脚丫子乱啃乱舔。
  这种双向足交的事情,两人都不是第一次做了,我在家的时候,经常看见两人这么表演,我自己也会参与进去,有时候用小王的胸部做乳交(小王的胸部比张琳的要大,张琳是34C ,小王是34D ,差了一个罩杯呢),但大多数时候一般愿意拿着鸡巴在两个人赤裸的身子上乱蹭,反正女孩子的皮肤都很舒服,蹭着蹭着就射了。
  小王和张琳都是恋足的人,张琳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小王我收进后宫,也是有来由的,小王最开始只是营销部的一个业务员,那时营销部的部长还是我的老同学呢。是我公司建立起来的元老之一,原本我这家高新技术公司就是一帮大学毕业的学生一起搞起来的,从最开始二十万元注册到现在的三个亿市价,都是我们打拼的结果。不过后来,这些老同学一看到赚了钱,就各种动歪脑筋,想着瓜分公司的利益,我当然不能让,趁着我还是公司一把手,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把这些家伙全部都弄下去了。
  那时候我刚把财务部的老同学给送进了监狱,这个家伙挪用公司款项来投资,如果不是张琳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当时我想公司里剩下的老同学就只有市场部一个了,正寻思怎么弄走,机会就来了。
  那天我本来已经下班,突然想到还有文件落在了办公室,半夜又回去取,进公司的时候发现市场部的灯还亮着,我并没有在乎,市场部经常加班加点,所以他们的工资也是最高的。回到办公室取了文件,刚好看见市场部的报告上忘记签名了,就拿去市场部找人。
  结果刚一开门,就发现小王站在窗前,拿着不知道谁的丝袜,放在自己的脸上。而小王的裤子也脱到了膝盖,那修剪整齐的下体中,正在被一只手蹂躏,当然,那是小王自己的手。
  小王听见了推门声,一看到是我,吓得呆掉了,抽插下体的手一下子颤抖了一下,然后小王整个人都猛烈的痉挛了两下,下体喷洒出几滴透明的液体。
  我当时也呆掉了,愣愣的看着小王将自己的手从自己的下体移开,顺便还从小穴中抽出了一条已经完全湿透的完整的黑丝。
  我们尴尬相视了好久,小王甚至都不穿上裤子,过了一会,小王直接把工装裙脱掉,赤裸着下身,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推在墙上,伸出舌头开始舔我的脖子。
  我也不是什么柳下惠,送上门来的美女没理由不要,自那之后,小王又主动找上我发生了好几次关系,同时也将我那市场部老同学的各种作为透露给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张琳和我来满足她的欲望。
  最开始只是猜测,后来我才发现小王这骚货竟然是个同性恋,她倒是不排斥异性,但是相比异性,她更喜欢同性,而她最喜欢最痴迷的人,竟然就是张琳。
  那天她用来自慰的丝袜,也是张琳的丝袜。
  自从那天之后,一个是为了满足小王,一个是我自己的癖好,我每天都会让小王把张琳的丝袜放在自己的骚逼里来上班,我根本不担心小王不照做,因为这是小王求之不得的事情,小穴里有异物,是会给小穴带来不断的刺激,随着走路活着蹲坐,这种刺激会不断加深,所以每天小王都会有要高潮的时候,哪怕没有人去操她,这个时候小王就会来到我的办公室,关上门,然后当着我的面高潮。
  我也顺便享受一下小王的足交,我的门上是有身份识别的,而识别的身份卡片,目前只有小王和张琳,其他人就只能敲门等我按桌子上的开关才能进来。
  这倒不会让其它员工怀疑,因为小王是市场部的主管,张琳是财务部的主管,我们公司还有运营部,只不过没有设主管,因为我原先就是负责运营部的。
  赵思思给我做的足交不是很成功,因为没有润滑液,所以赵思思并不敢太用力揉搓我的鸡巴,我能感受到的快感有限。即使过了二十分钟,我依然没有射精的感觉,甚至阴茎的充血反应都开始有点下降,也就是说我的鸡巴开始出现变软的迹象,相反张琳和小王高先后达到了高潮,因为张琳之前高潮过一次,所以是小王先高潮的,滋生于阴蒂部位的极度快感和温热感象触电一般自盆腔向全身扩散,手指、脊背和大腿肌肉轻轻颤抖起来,透明的淫液射了张琳满脚都是,张琳也不甘示弱,也不抱着小王的大腿了,直接抓住小王的美脚,两根脚趾插入了张琳的小穴中,疯狂的抽插起自己的下体,在小王高潮过后的半分钟,张琳也成功的进入了高潮。
  我并没有给她俩休息的时间,立刻让她俩穿上丝袜来帮我足交,虽然张琳平日里就住在我家,但是并没有准备丝袜,张琳穿过的丝袜一般都给了小王,上班的丝袜都是上班路上现买的。所以家里只有小王刚才脱下的一双丝袜。
  那双丝袜一看就是张琳穿过的,因为财务部的正装丝袜和市场部的正装丝袜并不相同,一般的各部员分不出,但是采购这些东西的人,正是我们运营部的人做的,所以小小的细节还是能分的出来的,也不知道这双丝袜被小王用来放在自己的逼里几天了。
  张琳并不是天天穿丝袜,因为丝袜这种东西对脚的影响并不好,所以我让张琳多穿棉袜,一个星期中张琳也就穿个三两天的丝袜,也就是说,小王塞到自己逼的丝袜,一般一塞就是两三天。
  小王和张琳一人穿了一只丝袜,然后都凑到了我跟前,我看沙发地方不够,干脆躺在了地毯上,张琳给小王适应了一个眼神,小王就走到我的身侧,坐了下来,两只脚掌夹住我的鸡巴,但是并没有包裹住我的龟头,开始给我做撸管运动。
  「丝足保健会做么?」张琳问赵思思道,赵思思点了点头,在我的正对面坐下,分开我的双腿,做到我的两根大腿中间,一只赤足轻轻按揉我的睾丸,一只丝袜脚伸出来在我的腹部到我的胸膛游走滑动。
  而张琳则站在一旁,伸出自己的那只穿着丝袜的小脚,脚心对准我的龟头,踩了下去,因为有小王的两只脚夹着,我的鸡巴在张琳的脚下并没有软倒,张琳这一踩用力刚好是我能承受的极限,龟头在强烈的挤压之下产生猛烈的快感,我差点就因为张琳这一脚踩下去射了。
  不过小王在一旁早就准备好了,双脚用力加紧我的鸡巴,将输尿管夹住,精液愣是被憋了回去,然后张琳保持住脚掌的力道,在踩我的龟头的同时,用脚掌直接摩擦我的龟头,这种跳过阴茎整体,直接刺激龟头的方式,实在是快感最强烈的方式,我甚至怀疑张琳是不是自己太过疲惫了,才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这也难怪,毕竟张玲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射了两次了。
  然而这种方式,恰恰是最让人崩溃的方式,在张琳脚掌的刺激下,我的鸡巴很快又迎来了第二次射精的迹象,张琳二话没说,直接用大母脚趾肚顶住了马眼,同时小王的两只脚也再次用力,夹紧我的鸡巴,经过一次憋精之后,再一次射精更加强烈,突破了小王的脚夹限制,但是仍然没有突破张琳的脚趾,精液喷到马眼之后,马眼刚一张开,就被张琳的丝袜脚堵死,精液只顺着边缘流出了一点。
  张琳重新把脚放在了我的鸡巴上,以踩压的方式不停的摩擦我的龟头,我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没想到张琳这么会玩,我赶紧求饶道:「琳琳,这把让我射出来,要疯了。」张琳嘻嘻一笑,道:「好吧。」
  随着张琳的足交,我感受到的快感再次升级,鸡巴头已经敏感的过分了,偏偏小王有意无意的夹紧一下我的鸡巴,就是不让我的快感到达顶点。
  我的精神渐渐模糊,我一把抓住在我胸膛游走的赵思思的美脚,往自己眼前一拉,赵思思「啊」的一声,整个人都被我拽过来移动了半分。对我睾丸的保健也停了下来,不过谁还在乎那个,在张琳脚掌的刺激下,睾丸的刺激几乎已经感受不到了。
  我抱着赵思思的丝袜脚放在嘴里用力咬紧,以此来忍受张琳对我的「折磨」,赵思思被我咬痛了,眼泪都流了出来,偏偏还不敢违背我,只好用另一只脚继续在我的身上游走。
  终于这次精门打开的时候,张琳没有为难我。张琳给小王一个眼神,小王两只脚掌向向上一合,将我的鸡巴包裹龟头完全夹住,开始用力撸动,而张琳也猛地趴在地上,一只手挽过垂落的发丝,一只手抓住我的鸡巴,小王顺势松开美脚,开始揉玩我的睾丸,而我此刻精关已经打开,马眼都张开了,在这瞬间,张琳张嘴一口将我的鸡巴含在了口中,用力一吸,我的精液就像是破堤的河水又遇见了抽水器,猛地射出,我甚至在射完之后,都感觉自己整个阴囊都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在我射出第一泼精液的时候,张琳没忍住,咳嗽了一下,很可能是精液冲击到了嗓眼,我甚至看见了有一点精液顺着张琳的鼻口流了出来,张琳擦了下鼻子,继续吸允我的鸡巴,很快我又来了第二波,但是这一次我的龟头感受到了湿润,张琳没有咽下精液。
  直到第三波过后,我的鸡巴才算射完,张琳吐出我的鸡巴,张开嘴,浓郁的精液顺着嘴边低落,正好滴在小王的美脚上,张琳冲着我傻笑,看着张琳满嘴精液还一脸幸福的样子,我算是一点怪罪张琳的心都没有了。
  我突出了赵思思的丝袜脚,赵思思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脚,看了两眼,确定没咬破,才安下心来,这时张琳一把扑到赵思思,对准赵思思的小嘴就亲了下去,将自己嘴中的精液全部都吐到了赵思思的口中,赵思思开始有点反抗,后来也就从了,眼角有泪水滑过,我叹了口气。
  小王在一边娇媚一笑,趴在我的胸口,伸出一只满是精液的丝袜脚送到张琳旁边,张琳一下子意会了,含住小王的丝袜脚,将上面的精液全部舔到嘴里,然后又喂给了赵思思。
  我指了指已经缩小到婴儿拳头大小的鸡巴和阴囊,对小王说道,「帮我舔干净吧。」「嘻嘻,是,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