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后母的异常性欲
后母的异常性欲
 在一黄昏的午后,座落在郊区的独栋住宅里,有位女子正坐在钢琴前弹奏着《布兰登堡协奏曲》,悠扬的乐曲透露着独特的风味,原本奔放的乐曲,有种压抑的味道。
  弹奏钢琴的女子是位非常有名的钢琴家,在国内外广受好评,擅长巴哈的乐曲,就因为前述那种独特压抑的味道,在整个钢琴界反而有种独树一格的地位。
  而这女子是我的继母,叫做杜韵诗,今年三十八 岁,身材嫚妙而且气质优雅,五年前母亲离家出走之后,父亲在去年娶了她。在今年年初我们一起搬到这栋新的豪宅来居住。
  父亲是位画家,擅长人物画,在业界算是颇有名气所以常受邀到海外巡展,长期没有待在家中,这也是为何父亲要我共同回来一起住的原因,不然让这如花娇妻常常一个人独守空闺也是挺危险的。
  我今年22岁,大学四年级,之前一个人住在这附近的出租房屋里面,因为这靠近我所就读的大学,今年初父亲为了要我能够跟他们一起居住,所以在这边买了一栋独栋的房屋,整间屋子两层楼,超过一百坪,但却只住着我跟小妈而已,爸爸这趟到欧洲巡展,预计要一个月才能回来,而我刚好在过暑假。
  今天下午,我躺在我的房间里面,听着音乐,在网路上闲晃跟几个网友有一句没一句都聊着天。楼下,传来悦耳的钢琴声,我知道小妈又在练习她的钢琴了,我记得她说月底有受邀参加一个企业的商业演出。
  其实在我内心当然也有幻想过,像小妈这样的年纪,成熟又妩媚的身材,硕大的胸部,不盈一握的纤腰,那张脸又拥有无与伦比的气质,若跟我走出去,大家也只会觉得我带了一个妙龄的气质辣妹而已。
  相信老爸能在娶到这样的娇妻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彼此才华的吸引,而且又是郎才女貌的搭配。
  蠢蠢欲动的心驱使我蹑手蹑脚的往一楼走去,我躲在一楼跟二楼楼梯的回廊往下看,刚好可以看到小妈背对着我弹着钢琴。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质洋装,洋装材质很透,我可以从背部看见她穿着黑色的内衣,两条修长的长腿,包覆在浅灰色的丝袜里面,透露着性感与优雅。小妈喜欢在家里穿着芭雷舞鞋,她整身的打扮就像一个芭雷舞者一般。我可以从后端到她盘起头发所露出来白皙的脖子,很性感,微微可以看到一点薄汗所反射的光线。
  「有这么热吗?」我心理呐闷着,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屋内空调设定在20度的凉爽舒适温度。
  「应该是认真投入的练习导致的吧」我在内心自问自答着。
  我在后面偷偷的窥视了大约15分钟,小妈才停下练习。
  我看她肩膀好像有些颤抖,脖子好像更红了,虽然我没有看到正面,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小妈应该脸上也是红的吧,好像喝了酒一般。
  「真的很奇怪?难道练琴也跟练舞一般,会因为投入而冒汗吗?」就在那当下,我看见小妈突然「啊」了一声,往前趴在钢琴上,这真的吓了我一跳,我顾不得我是在偷看,赶紧冲了下去。
  「小妈! 小妈! 你还好吗?」我赶紧扶着小妈的肩膀。
  小妈抬起头来看了我一下,我注意到小妈的眼神很迷离,但是她的穿着同样让我惊讶,因为她胸前呼之欲出的胸部虽然藏在黑色的性感内衣里面,但是因为流汗的关系,整个前今已经都是半透明的状态,我根本就是直视她的内衣。
  随即,她露出很惊慌的表情。
  「小凯,小妈没有怎样,只是练习完很累,趴着休息一下而已」她赶紧站了起来,转身上楼去了。
  留下我很多的疑惑,小妈到底怎么了?她那眼神?潮红的脸庞?
  我随后跟了上去,小妈已经回到他们的房间里去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前,轻轻地把耳朵靠在门上,听听里面的动静。
  入耳的声音令我相当的震惊…
  那是一个女人的呻吟声,我可以从我时常看A片的经验判断出来,有很深的喘息声与轻微的哀吟声。
  我很难想像像小妈这样气质的美女居然会在房间里面自慰!而且是在谈完钢琴之后?弹钢琴谈到高潮这件事情对我也真的是匪夷所思。
  窥探到某人私密的事情这件事情让我暨兴奋又也有些罪恶感,而且这个还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她的性感气质与这么淫荡作为的落差,与身份的特殊让我更加有快感。
  我没有这样的勇气可以冲进房里,因为难以预期后果勉强提醒着我的理智,我进入自己的房里迅速的处理一下,喷出了一股浓精让我蠢蠢欲动的小头暂时冷静了下来。
  过了约莫两个小时,我下到楼下来,小妈已经下来在厨房作菜,她听到我走楼梯的声音,「小凯,小妈正在做晚饭,待会一起吃吧!」但是我的心还因为刚才的事情扑通扑通跳着。
  所以我跟她说,「小妈,我今天跟朋友约在台北吃饭,今晚会住台北朋友家,明天在回来」「喔! 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喔!」小妈说。「你说你要到台北,那能否去旧家帮我拿双鞋子?我这周末要穿的」旧家就是我们还没搬过来之前,她跟老爸居住的地方,是间在台北的豪宅公寓,他们过来之后,大多东西都重买,所以那里很多东西都没有搬过来。
  「当然好啊,你把钥匙给我,跟我说那鞋子放在哪边,我顺到去帮你拿吧」我回应着。
  小妈把那屋子的钥匙给我之后,交代了鞋子的位置与模样,我就驾着我的宝马出门去了。
  其实我也没有要真的找哪个朋友,纯粹只是怕那尴尬的气氛,而且我怕会压抑不了自己的情慾,所以就找个藉口出来透透气而已。
  所以我上高速公路之后,就直接朝他们的旧屋开去,说是他们的旧屋因为我真的没有在那边住过,自从老妈离家出走之后,我就自己一直在外面生活,老爸付给我足够的生活费,让我可以租很好的公寓来住,也乐的不用回去跟他们过有拘束的生活,就算跟老爸见面,也大多约在外面的餐厅。
  开了约莫1个半小时之后,我抵达了大楼的门口,跟警卫寒暄几句后我上了28楼,是这栋楼的顶楼,我把门打开之后,踏了进去,四周的装潢布置让我开了眼见。
  可能老爸是是艺术家的特质,四周的墙壁都有着中古世纪的壁画,很古典,搭配着家俱,很有置身于欧洲的氛围。
  整个屋子约有80坪左右,除了基本的客厅,厨房跟浴室以外,只隔了两个房间,一个是他们主卧室,另一就是衣物间。
  我迅速的在衣物间小妈说明的鞋柜找到了那双鞋,我往那鞋柜看了一眼,都是些短跟或是平底的休闲鞋,完全没有我预期想要看到的漂亮高跟鞋。
  我随手打开几个衣橱的门,都是接中规中矩的礼服,似乎是小妈表演的衣服,另外一个衣橱就都是些居家服。
  在完成任务之后,我走出来把衣物间的门带上,准备要离开的时候,我的内心突然有句话,「不知道他的主卧室长怎样子?」我走了过去,把握手一转,锁住了。「看来只能算了吧!」突然想到,小妈给我的那串钥匙当中除了大门的以外好像还有另外一把,我赶快从口袋掏了出来,找到另外一直钥匙,一把插进门孔,一转,「开拉!」门锁打开了!!
  我的心又扑通扑通的跳了很大声,这种似乎偷窥人家秘密的感觉让我觉得紧张又兴奋。
  「啊!」
  (2)
  打开房间门之后,因为没有灯光,我随即在门边找到电灯的开关并打开,在瑰丽的水晶吊灯映照下,首先印入我眼睛是那古典又超大的床,床头那面艳红的墙以及在床头上吊的那幅照片,那是张约50寸左右的黑白照片,照片里只有一个主角赤裸地躺在床上,照相的角度是从脚往上半身照过去的,焦点设在脚穿的那双红色高跟鞋,与黑白的背景相比较,红色很明显的被突显了出来,到了脸部因为焦距的关系,所以看不清楚脸。
  我直觉的认为这主角就是小妈,因巨大的胸部,纤细的腰与修长的双腿,就是小妈身材的特徵,更有把握的是踝炼旁的痣,我曾在小妈的腿上看过。
  我往房内更看过去,房间的大小比我想像中更大,在里面有两个小门,一个是打开着,我看了一眼,是个浴室,有很大的按摩浴缸在里头; 另外一个小门是关着的。我走过去门把转了一下,没锁,我推了进去,里头很暗,空间也没有很大,里面也是些柜子跟抽屉,看起来跟衣着间很像。
  我打开灯走了进去,找了其中一个矮柜打开,我眼睛看到的是一整排的鞋子都是很华丽的高跟鞋,各种特色,各种颜色的都有,每一双都超过20公分以上,有很多名设计师的鞋款,是很病态的高跟那种形式,有长统靴,短统靴,过膝靴,有SM漆皮的型式,我可以想像小妈穿着这种近乎虐待的高跟鞋的模样。
  再打开一个抽屉,是各式各样的性感内裤,五颜六色五花八门,极尽挑逗之能事。
  下一个抽屉,是各种颜色与图样的丝袜,有吊带的,半透明的,黑色红色蓝色的网袜,我彷佛看到另外一个面貌的小妈。
  我又打开了一个抽屉,里面有一台专业高画质的CAM,脚架,跟两盒满满的DVD。
  我把最底层的抽屉也打开,放着一本表皮有烫金的黑封皮笔记本,跟两个A4大小的牛皮纸袋。
  我把笔记本从抽屉当中拿出来,我发现我的手有些颤抖着,我翻开了第一页,页面的上头写着2009年11月28日。
  「这是本日记」我告诉自己。
  我看到第一行的字,就认出那是小妈的字迹。
  「我必须承认,我是个有性慾异常的女人。」,近乎自白的句子写在小妈日记的第一行。
  我接着往下看…
  「昨天是我嫁给他的婚礼,今天是我们开始夫妻生活的第一天!但是昨天的婚礼现场,除了他以外,谁都没有发现我是个如此淫荡的骚妇。
  我尽可能的完成他所交付的任务,在踏进礼堂的那一刻,我没有穿着任何的内裤,而且放入了跳蛋跟肛门塞,因为背景演奏的关系,没有人听到那跳蛋正震动的声音,白色的头纱刚好可以掩饰我潮红的脸颊,众人注目的眼光让我在交换戒指的那一刻就已经历了一波小高潮,我是如此的兴奋,如此狂野,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
  但是这并不足以让我疯狂,因为我想要的尝试的事情远超过他对于我的要求,还有个他不知道的秘密是我从我的阴蒂穿了一个环,拉了一条线,线的尾端我套上一个圆圈,并把他穿过我20公分高跟鞋的鞋跟,所以我每走一步就一阵拉扯着我的阴蒂,这种我从来没有试过的经验把我带到另外一种层次的高潮,当每个人期待我跟他跳第一支舞时,我的挣扎,因为我担心会否把我的阴蒂给扯坏掉了。
  好在,我嗜痛跟悦虐的情绪,除了让我跳舞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以外,并没有把我的阴蒂给搞坏掉了。
  婚礼怎样结束的,我就在似梦非梦的精神状态中结束,再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的时候,我应该就回到梳妆室昏倒了吧,因为应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承受超过四个小时连续的高潮,他真的一个尽责的男人,顺利的保护我到家,让我有充分的休息,并且帮我清理乾净。
  他还在我身旁,安静的睡着,这么天真的模样,这么邪恶的心灵,看来这世上只有这男人能够这么的了解我了!
  我迫不及待我们疯狂蜜月的来临了!」
  我看到这页的最后一行,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小妈居然是这样的一个骚货!我的阳具直挺挺的站着,我犹豫着是否要继续往下看,还是就此停住。我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待在这里,所以我把笔记本先阖上,继续看这个小房间里面有些什么。
  我又开了一个柜子,里面摆满了各式样的马甲,角色扮演服装,SM服装,手铐脚镣等,还有各种大小的假阳具,最粗的还有到手臂一斑。
  最后一个长柜我打开,看起来像是一个书柜,书架上都是一本本的画册,我随手抽出一本,封面很讲究的皮质,上头印了编号「8」,还有一个字「Black」。
  我翻开了第一页,我讶异的看到了。
  (3)
  我看的出来这是父亲的画册,因为里面一张张都是用碳笔素描的人物画,而且人物画的主角我也不陌生,就是几年前我离家出走的母亲。
  但是让我惊讶的是画中人物的模样与表情…
  我看到母亲是全身赤裸被捆绑起来而且悬吊在半空中的,两只手臂绑在身后,丰满的胸部因为绳索的压迫而突显了出来,而高高翘起的乳头被穿上两个乳环,而且被吊着两个坠子,乳头因为被拉扯而严重的变形着。
  母亲的表情带点痛苦与享受的模样,半开阖的嘴角流出了唾液,两眼无神的模样,我很讶异父亲能够把这种传神的样貌用黑白的碳笔画出来,而且我知道这是当时真正母亲的情况与模样。因为在这页中间,正夹着一张照片,显示母亲在被素描当时的情况。
  我又翻开了第二页,母亲的姿势并没有改变,除了两条被高高吊起而且敞开的阴户中间多了一根巨大的人工阳具,而且同样也夹着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
  我接着随意翻开了几页,大多都是母亲被捆绑的画面,各种不同的物品插入阴户,例如有带刺的假阳具,跳蛋,萝卜,苦瓜,酒瓶,手电筒等。身体的姿势被扭曲成各种不自然的形状,捆绑的绳索把肉体各种性感的部位突显出来。
  整本画册共30页左右都是在同一个情境底下描绘的。
  虽然是在有空调的房间里面,我的脸赤热不已。
  我把这本画册放回书架的原位置。又随意抽出来几本,都是母亲的捆绑画,每张都很性感而且附上照片,只是捆绑的方式改变,有的突显胸部,有的是龟甲捆绑的样式。 这令我感到父母亲在这方面变态的嗜好与研究是很深入的。
  这每本画册都是一样的封皮,只是编号不同而已,算了一算,这一系列共有15本。
  我又向这书柜的下方看了一下,有一个柜位放了二十本左右的画册,是黄色的封皮,看起来又是另外一个系列的画册。
  顺手拿起了第一本翻开,这时候的主角已经不是母亲了,没错,已经换成小妈,看来这是比较近期父亲的画像作品。
  首页里的小妈并没有特别的模样,是一张坐在公园里面的画像,我可以看到他身后,父亲还画上了两三个小朋友在玩溜滑梯的模样。
  当然,还是有附张照片,照下当时的情境。
  照片里面的小妈穿着非常美丽,低胸桃红色短洋装,露出修长而白皙的大腿,很符合小妈的气质,腿上套着黑色螺旋网状的薄丝袜,非常高的鱼口高跟鞋,外头还罩着一件短大衣,看起来当时是在秋冬的季节。
  我跳了几页往后翻,因为我已经知道,不会只是单纯的这样画像,果然,才过了几页,已经画着小妈把短洋装拉起来,露出下半身,只有吊着丝袜的吊袜带,没有任何的内着,就把阴户大剌剌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背后的小朋友玩乐依旧,但是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变态的成年男女正在做这一件不可告人的淫荡事情。
  我想像当时绘画的情景不会在一下子就描绘完成,可是小妈当时必当就这样长时间的在户外暴露!
  后面的几张,完全更是妖饶不堪,大玩户外露出的游戏,画册里的人物充分显现出淫靡的模样。
  「我是个有异常性慾的女人」小妈日记里的那具自白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我的脑袋天旋地转,这是怎样的一个情境,这真的是我的父母亲,我的小妈吗?
  他们淫荡的模样让我兴奋不已,我感觉到内心有股慾望即将要爆发出来,我丑突然想要酝酿一个有趣的计划,针对我发现的这些秘密与不辜负我这留着淫荡家族的血液。
  我又想到在小妈日记的那个抽屉里好像有两个牛皮纸袋,我好奇的又回去拿起其中一个,打开,里面是一支像是锁匙的东西还一张像是建筑的图样,我仔细看了一下。
  「好熟悉的房屋配置图喔」我心中有种奇异的感觉这不就是我现在居住的家里吗?看了几个房间的配置图,我确定就是我居住的那两楼独栋豪宅,看来这是当初要盖房子时,建筑师给父亲的图样,而存放在这里的,没什么特别。
  「但是……,为何会放在这里,跟日记放在一起呢?」我的好奇心又驱使我再度把眼光回到图样上。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所有的配置… 突然间我注意到了!
  是在紧邻着父亲与小妈房间的一个空房,为何这个空房会引起我的注意,因为实际上就我的记忆,家里并没有这个房间!
  我决定今天晚上回家一趟,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发现。
  (4)
  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之后,我到了家的附近,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为了不让小妈发现我又跑回来,我并没有把车子停到院子的车库,而是停在家的周边,走路回去。
  当我接近家门口时,我刚好看到小妈匆忙的走出门口,因为我还没进院子的门口,小妈并没有看到我。
  我看他还是这么的气质出众,身上紧身的洋装,让他的曲线凹凸玲珑有致。
  完全没有办法跟刚才我看到的那些照片样子联想在一起。
  他上了车之后,就开出门去了,我随后才进了屋子里。
  这是第一次我进到自己的家中,却莫名感到紧张的。我知道我待会要发掘的将是这个家里的秘密,一个不可告人的淫荡事迹。
  我上到二楼老爸跟小妈的房间口,不知道房间门是否有锁了起来,我伸手转了门把。
  「喀啦」门把应声转开,没有锁住。
  我进到房间里面,所有的摆设就是我熟悉的模样,因为之前也有几次要找父亲或是拿东西,而进到这个房间里面来。
  我把牛皮纸袋打开,照个房间的方位图来看,寻找那间消失的房间。
  从图面上的方位,在他们的房间里刚好是衣柜的那面墙。
  我看到那面墙上有个五个长型的衣橱,我打开前三扇衣橱的门都没有发现到任何的异样,到了第四扇门,伸手一拉,门却锁住了,但是我上下看了一遍,都找不到任何一个锁头的模样。只有在门的左下方有个三公分左右的隙缝。
  突然想起来,牛皮纸袋里面好像有像是锁匙的铁片。
  所以我伸手到袋子里面找到那铁片,并伸进那个隙缝。
  「喀!」一声,门板微微张开了一个缝,我把门拉开,往内一看,橱柜的的尽头像是一接着一个楼梯。
  我跨进衣橱,并伸手把橱门带上,以预防小妈临时跑回来。
  当我把门带上时,我听到「答!」一声,应该是门又被上了锁,我心里虽然有些犹豫,但想说应该一定有从里面开锁的方式吧。
  所以就摸着黑往楼梯走去,那一个圆形的楼梯,有些往上绕上去的样式。
  带我绕了180度到上头时,是个黑布盖着的门,我顺手把布掀开,往内一看…这居然是个我们家的楼中楼,我从来不知道我们二楼到顶楼之间居然还有个夹层。
  这个夹层很大而且没有隔间,所以是一整个平面。
  有留了几盏昏黄的灯光,所以我一眼就可以看到里头的布置。
  有父亲的画架,墙上挂了6大幅的人型画,就像是我在画册当中看到的一样,都女人在承受虐待捆绑的画像,当然,母亲与小妈的图像都在上头,另外还有四幅是我不认识的女人,每个都长的相当美丽,胸部很明显都超过D以上的罩杯,硕大的胸部在麻绳的捆绑下,突显的相当的壮观。
  每个女人的图像都并非是赤裸了,有的穿着性感的睡衣,T字裤,与丝袜。
  另外几个也都穿着不同的服装,或说是不同的制服…母亲穿着和服,小妈穿着晚礼服,这都很符合他们两个的气质,特别搭上绳索捆绑的画面,额外突显跟他们本身气质落差的淫縻感。
  另外四位我不认识的女人,一个穿着白色的衬衫与短窄裙,是我印象中银行行员或秘书小姐的穿着;一位穿着护士的服装;一位穿着紧身塑胶衣,像是我在SM影片当中会看到女王穿着的那种紧身衣;最后一位是穿着薄纱的睡衣。
  各个都显现出个别女人独有的风味与风骚气质。
  左边的墙面是几个像衣柜的长型壁柜,上头都是大片的更衣镜子,在右边的墙面是个大型的电视墙,分布了四个银幕与一个像是中控台的位置。
  这一切都像在暗中进行的某些事情,这家族,或是说我父亲,跟这些女人到底是在过怎样的生活?这当中到底有什么秘密在发生着!
  就在我惊讶于所见的一切时,有件更令我讶异的事情发生了我听到楼下传来声响,这下子我的心脏都快跳到嘴巴上来了!
  这种发现别人秘密的感觉,比做贼还感到心虚。
  我很担心小妈就直接上楼来,那我该怎样解释我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我环顾四周,这打通间的楼层,连个可以躲藏的房间都没有…听到楼下的声响,越来越往橱门这边靠近过来。「天啊!不会这么巧,小妈一回来就要上来吧!」我心理焦急着!
  但是往往天不从人愿,我听到有手去触碰橱们的声音,接着又听到金属的敲撞声。
  「靠!真的是天不从人愿啊」
  人急生智,我看到左手边的橱门,想也不想就往那壁柜冲过去,伸手就打开其中橱门,我看到里面挂满了各式样的衣服,根本无暇细想,我整个人就塞了进去。
  就在我刚把门拉上来的同时,我就听到有人走上旋转楼梯的声音。
  「丽姐,这是主人精心布置的房间,我们今年年初我们才搬进来的,我带你来参观一下」小妈的声音响起,看来的不只一人。
  我心中同时浮现了两个疑问,第一个是小妈称呼「丽姐?」小妈有姐姐吗?
  这我到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第二个是小妈提到的「主人」难道是…而且我在把橱门拉上的同时,我发现了件更有趣的秘密…橱门上头的大片更衣镜是个双面镜,也就是说我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所有动静,但是外面却完全看不到我。
  我看着门口的那门帘轻轻被拉开,小妈气质柔媚的脸庞与性感的身躯走了进来,随后,又进来了另外一个女人。
  我认出那个女人就是六幅图画中,穿着的紧身塑胶衣的那一位。
  小妈身上还是穿着刚才出门的那套红色紧身洋装,洋装的裙摆不长,应该有膝上15公分,露出的双腿穿着一双紫色螺旋网状的丝袜。她的脸上有种奇异的笑容,跟她出众的气质显的不是很搭配。
  另外一位被小妈称做「丽姐」的女人,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对于所看到的一切也没有发出任何讶异的表情。他身上穿着一件长大衣,脚上穿着双漆皮黑色过膝靴,大衣的下摆盖过靴子的上缘。
  「哼,你这骚妇这半年来应该被主人宠幸的很愉快吧,有了这样的秘所,即使跟个小鬼住同一屋檐,但是应该也是可以随时为所欲为吧!」称做「丽姐」的女人对着小妈用很不客气的口吻说着。
  我看小妈并没有回口,只是微笑但羞涩的点点头。
  「好吧,我看你也忍耐很久了,就不要在折磨你了,把衣服脱下来!」那女人用着命令的口吻对着小妈说着。
  我看小妈先是露出害羞的表情,随即把手伸到洋装的后头拉下拉链。
  在柜子里头的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即将看到小妈性感的裸体,而且是这么真实又这么接近的在我眼前呈现,我发现我的双脸颊迅速的发红发烫,我的下半身也跟着发热膨胀了起来。
  不到几秒的时间,小妈已经把洋装褪到脚边,印入我中小妈的胴体不是赤裸的,而是被与她丝袜相同的紫色螺旋网状给包覆着,小妈穿的不是网袜,而是一件连身性感的猫装。
  在这猫装的底下并没有穿任何的内衣裤,我看到两颗乳头被穿上乳环,而且沉甸甸被挂上铃铛,往下整个不安分地被拉扯着。
  而在阴户部位是开档的设计,阴毛被剃的乾乾净净,整个害羞的部位被整个暴露了出来。
  「去给我拿双一号鞋穿上」那女人又下了第二个指令。
  我看见小妈往我这方向走过来,透过双面镜子,似乎是看到我一般,快喷出火焰的双眼直盯着我…「糟了!这下子要被揭穿了」我的一颗心整个沉到了谷底。
  (5)
  就在小妈一直往我这边走过来时,走到柜子的门口,她一伸手……打开了我隔壁的柜子…「我的妈呀!是要吓死我就是了!!」我心中暗念的一声…看着小妈探身进去隔壁的柜子里面找东西,不一会拿了一双鞋子出来。
  她坐在地板上把那双鞋子穿上,因为她背对着我,靠在柜子的门上穿鞋,所以我看不到她穿鞋的模样,但是似乎不是很好穿的样子,因为她花了一些时间。
  这时候另外那「女人」只是默默地看着小妈穿鞋,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与说话。
  一会儿,小妈把鞋子穿好了,我看她扶着衣柜缓缓的站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那鞋子的模样。
  那怎样可以称做为一双鞋子呢?
  是的,那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鞋子的鞋带可以交缠盘到小腿上,非常的性感,但是鞋跟却是非常的高,小妈穿起鞋子来脚垫起来的高度就像芭蕾舞者一般只用脚的尖端着地在走路而已,很有SM虐待的味道。
  「走过来我这边!」那女人发出命令一般的口气。
  我可以看到小妈一摇一晃地走着,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随着小妈身体的摆荡,乳头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铃铃铃铃」我在柜子里面都可以听到铃铛发出的声音「丽姐,你看我的模样漂不漂亮?」小妈对着那女人发出撒娇的口气说着。
  「你站过来一点,我要帮你夹上乳炼」这时候我看到那「丽姐」手上多了一条铁链,链子的两端都是夹子。
  小妈靠了过去,一副站不稳的模样。
  「把两只手背在后头」然后那「丽姐」就把手中铁链的一端夹在小妈左边胸部的乳头上。
  「啊疼阿!」我看见小妈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随即另外一边胸部的乳头也被夹上了炼条…
  「丽姐」用手把炼条的中间举起来,「来!用你的嘴巴咬住」我看小妈乖乖的张开嘴巴就把炼条咬住,乳头因为炼条而向上拉扯,但又因为有挂着乳环的铃铛,所以小小的乳头变形的利害。
  我看小妈的额头都微微出汗,看来这样的动作应该让她觉得很疼痛。
  「不准给我掉下来,一掉下来就有你受的了!」那「丽姐」用着威胁的口气说着…然后她从天花板上头拉了另外一条铁链下来,铁链的下端看来是个像手镣的皮套,她要小妈把双手伸到头上并拢,我看她用那手镣把小妈的手绑起来,并且利用墙边的一个轮轴,慢慢的把那铁链又收回去,直到小妈的双手被向上拉直,微微的被吊了起来,只靠那装惦着脚尖的高跟鞋撑住全身的重量。
  接着,我看她把手直接伸到小妈被剃乾净阴毛的下体,用手粗鲁的摸着。
  「你这骚货,才刚开始给你一点苦头,就已经兴奋成这样啦!」那丽姐把手伸起来,递出那两三根有摸过小妈阴户的手指在小妈面前摇晃着,连我有点远的距离都可以看到手指上泛着液体的光亮,想必小妈已经湿了。
  这时候我看丽姐把身上的短大衣脱掉,露出里面的穿着,一览无遗的美丽胸部,并没有被任何的衣物遮蔽,因为她身上只有一件马甲,而在胸部的部分被过分的强调出来,应该有超过G以上的罩杯,很少看到这样硕大性感的胸部,搭配超细的腰,这种不协调的身材往往只有在漫画当中才会出现。
  性感黑色的过膝靴到大腿的二分之一,加上皮制的丁字裤,很有SM女王的穿着风格。
  丽姐这时候蹲了下去,刚好嘴巴的部位对着小妈的阴户,伸出她的左手,往小妈的阴户探去,我看到她用两根手指把小妈的阴唇打开,用右手的中指沾了一下小妈的淫水之后就直接戳了进去。
  「嗯嗯嗯嗯……」因为嘴里咬着链子,小妈发出了快乐又淫荡的呻吟声。
  这时候我看丽姐用左手从她刚才脱下的外套中拿出了个小盒子。
  丽姐把右手从小妈的阴户抽出来,打开了盒子,看来像是一个针头跟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小瓶子当中装的是白色的不明液体。
  我看到小妈的表情瞬间变了,而且赶紧在那边摇头,但因为嘴里咬着链子牵动着两颗敏感的乳头,她又不敢太大幅度的摇动,只能轻微的摇一摇,从她紧皱的双眉,不知道是害怕小盒子里面的东西,还是因为拉扯着乳头而感到疼痛。
  「小骚货也知道这是什么啊」丽姐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待会我帮你把这注射进去,你就会浑身飞上天了,嘿嘿」丽姐把针筒取出,针头对准小瓶子插了进去,抽了三分之一出来,放在小妈的眼前晃一晃。
  「呜…呜」小妈看来相当紧张接下来的处境,但是又没有办法。因为双手已经被绑住了,嘴巴又不敢放开铁链。
  然后丽姐就蹲下去,用左手把阴唇撑开,把针头对准的小妈的阴核戳下去,并把针筒里面的液体注射进去。
  「啊…」小妈忍不住的松开了嘴叫了出来。
  我看小妈的头往后仰,把身体用力的拱起来,不到一两秒的时间,我看到她的双脚不停的的颤抖,全身也不停的抖动,拉了天花板的铁链嘎嘎做响。
  「喔我高潮了!!啊啊,怎么办!我好兴奋喔!我要不行了!!」小妈的下体大量的潮吹,嘴巴无意识的乱语着,看的出来她刚经历了一次很兴奋的高潮!
  而且她的全身还停止不下来的抖动着!
  「骚货真的是骚货!就才刚开始而已就高潮了,还敢给我把链子给掉下来」丽姐用手握抓住了链子用力的向外拉扯,小妈的两粒乳头就像悬浮在空中的两个黑点,下方挂着铃铛,无力的在空中被牵引着。
  「喔我好舒服,用力的虐待我吧,我又快要兴奋了!」小妈整个受虐狂的情慾随着第一次的高潮过后完全个释放出来。
  「好!你既然喜欢这样,我就给你一个痛快」我看着丽姐的双眼也发红,手握着链条也微微抖动起来。
  接着看丽姐很用力的把手上的链条往后一扯,两个夹着乳头的夹子瞬间离开小妈的身体!
  「啊…啊…!!」我只听到小妈撕裂声的喊叫,整个身体被拉的晃来晃去,超高的高跟鞋已经没有任何支撑的力量,只靠两只绑在上头的双手撑住全身的重量。
  一阵阴精从小妈的跨下喷洒而出,接着小妈又是一阵高潮的颤抖…「哼!真的是一个受虐狂的骚货,越痛看来是越是会越爽」。
  (6)
  小妈在一阵高潮之后,全身无力的被铁链垂吊着,对于躲在橱柜里偷窥的我,有种非常强烈的兴奋感。今天之前,对我而言还有着不可冒犯气质的小妈,现在居然穿着SM的模样被另外一位女王穿着的女人残忍的性虐着,而且还欣然接受这样的对待。彷佛就是天生的被谑狂。
  我看丽姐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她又蹲到小妈的身前,用左手的食指与中指轻轻的把小妈的阴唇打开,从我这距离都可以看到小妈的阴核肿胀得很厉害,就像小拇指的第一个指节一般大小,根本不是正常人的情况,可能是刚才丽姐给小妈打的那针造成的情况。
  「看来这强效的春药直接打在阴核上的效果更好,听说这连续几周施打下来可以让一个女人随时都处在高潮的状态」丽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妈因为高潮刚过后,只能微微的呻吟着……
  接着我看到丽姐用右手的手指轻轻的在小妈的阴核上抚摸着,小妈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嘴巴也不自觉得张开并呻吟起来。
  然后丽姐把右手的中指与食指并拢,插入的小妈的阴户里头活动着,我看见小妈眉头微皱,但是感觉相当舒服受用的模样。
  丽姐的右手指活动了一会,伸了出来,并把四根手指并拢成为一个手刀的模样,毫不温柔的就直接插入的小妈的阴户里头!
  「啊!姐,好痛,但是我喜欢你这样用手插我,尽量伸进来,把我的阴户整个搞坏掉弄烂!!」小妈很显然已经进入了完全的受虐状态,露出痛苦又兴奋的表情。嘴里是舒服的叫了起来。
  我看着丽姐的持续伸进小妈的阴户,接着整个手掌拳头都伸了进去,并且进行活塞运动用力的捣弄着小妈红肿的阴道!
  小妈的叫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口不择言,看来是疯狂兴奋的迷乱模样!
  但是我看着丽姐的动作并没有终止的样子,接下来的模样确实让我既兴奋又心惊。因为丽姐逐渐的也把左手也伸进了小妈的阴道里面,那是两只手同时插在小妈的阴道里面的模样。
  我看着小妈的下半身被撑开有个小孩头大小的洞,并不断有阴精喷出,整个屋子就是小妈的叫声与铁链晃动的磨擦产生的声音。
  小妈的身体剧烈的摇摆着,我看得出来她正经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之前听过女人的高潮可以连续,但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可以以这样的姿态强烈的高潮,我的阴茎已经硬到发疼,很想就冲出去,但是我不知道后果会如何。
  就在这时候,有电话的铃声从丽姐的外套中响了起来,丽姐慢慢的把双手从小妈的阴户当中伸了出来,我看到小妈还抖了一下。
  然后丽姐把手机从外套的口袋中掏出,看了萤幕上的电话一眼,把电话接了起来。
  丽姐的表情似乎对电话那头的人挺恭敬,没说什么话,只答应着,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丽姐望了小妈一眼,「小骚货,我有些事情要立即去办,没办法再继续整治你了,你就自己休息吧,下次再来找你…」然后丽姐转动墙上的转轴把炼松掉,小妈高潮到根本无力站好,只能直接就侧躺在地上,丽姐解开小妈手上的皮套之后,就自行把外套穿上离开,留小妈一个人躺在地上休息。
  才几分钟的时间,整个房间变了一片寂静,只剩小妈高潮余韵之后粗重的呼吸声。
  这时候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妈,完美的身材与纤细修长的腿,高潮后泛红的皮肤,显得格外的性感漂亮。
  我还是躲在柜子头,考虑着是否该等小妈醒过来离开,我再出来。
  突然,小妈转了个身坐了起来,「小凯!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我的脑袋在那瞬间「轰」了一声,双颊瞬间暴烫,这种感觉比当小偷被抓到还要尴尬。
  我伸手推开了橱柜的门走了出来,盯着小妈的裸体看着,小妈也丝毫没有要遮掩的意思。就在我还不知道要怎样解释时,小妈开口说…「我早就知道你躲在里面,我们的这个房间有装感应器,所以有任何人进入,都会有讯息传到我的手机里头,今天因为知道有个额外的客人在旁边偷窥,让我格外的兴奋。看的爽不爽,喜不喜欢小妈这种模样啊?」我整个说不出一句话来,不知道要如何反应才好…「其实从你要过去我们之前旧家的时候,我就故意有打算要让你发现我们这淫荡家族的秘密,若你有看小妈的日记,你也知道小妈是个如何淫荡的女人,你的加入,让我可以享受更不同层次的性爱。我可以一一告诉你这个家族的秘密,但是在这之前,你要先让小妈舒服一下,看我们小凯是否也有流着这淫荡家族的血液」我看小妈跪着挪动到我的双脚前面,用手把我裤子的拉链拉开,把我硬得发烫的阴茎拉出来,就含进了嘴巴之中,一阵狠命的吸吮,由于过分的刺激,没多久我便将滚烫的精液射入小妈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