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今天,我进入了表妹的身体04
今天,我进入了表妹的身体04
  妈妈点点头:那我去给你铺床,铺好了就睡啊,别看了。
  表妹睡隔壁的客房。虽然我们不睡在一起,但我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知道我们离得很近,只有两堵墙、两扇门隔着……明天一觉醒来,就可以马上看见她了……这种感觉,真好。
  心里美滋滋的,头脑十分清醒,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又是个不眠之夜。直到拿过闹钟藉着月光一看,才吓了一跳: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两点半了!
  我坐起来,微凉的空气侵入肌肤,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忽然,耳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响动,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仔细一听,真有声音。打开门一看,发现走廊的灯竟然亮着,表妹的房门也是虚掩的,不由得心里一跳:她也没睡着?
  又等了一会,果然见表妹走了回来,一看之下,脸上不由得一热:表妹只披了件外套,下面没穿裤子,光溜的长腿几乎全露在外面。两只脚也光着,踩着一双棉拖鞋。
  表妹忽然抬头看见我,吓得尖叫一声。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开着半边门窥视她的形象有多猥琐,忙把门打开,尴尬地笑了笑,问:你也没睡啊?
  表妹有点局促地站在原地,两手往下拉着衣襟下摆,说:睡不着,起来上了个厕所……我说:那快进去吧,发烧刚好,不要又着凉了。
  表妹嗯了一声,快步往自己房间走去。走得太急了,脚下一滑,一只拖鞋横着飞了出去。这一下她更羞了,踮了两步,伸脚去穿那只鞋。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随着她那条纤长的腿,在走廊淡黄的灯光下,那圆润的曲线美得令人眩目。
  我不禁看得有点痴了,心中隐隐升起一种异样的绮念。
  看表妹又准备进房,我下意识地开口叫住她:佳佳!
  表妹回过头,应道:啊?
  我叫住她,却不知该说什么,愣了一会,说:要不,你到我房间睡吧?
  这话一出口,我差点没抽自己一嘴巴。我在说什么啊?完全没有经过大脑,这句话直接就从心里蹦出来了!
  表妹也愣住了,有那么一两秒,时间彷佛静止了一般。我该说什么?我必须解释些什么……我像一个慌乱的落水者,拚命抓住脑中飞逝而过的每一个念头,总算抓住一个,说:我的床可能睡得比较舒服,你在那边睡不着的话……表妹怔怔地问:那你呢?
  我支吾着说:我……我跟你换吧,我睡客房。
  表妹抬眼看了我一下,说:那好吧……
  我和表妹走进我的房间里,我伸手要开灯,表妹忙制止,说:不开了吧。
  清朗的月光下,表妹美得几乎有点不真实。我看着她曲腿坐到床上,衣摆遮掩下的风光若隐若现,不由得心头一阵怦动。她把被子拉上,接着脱下外套,里面穿一件薄薄的单衣,隐隐可以看见胸脯上的两颗凸起--她没有穿内衣。我把头偏向一边,暗暗咽了一口唾沫,龌龊的慾望在心底燃烧起来。
  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我真怕我会做出什么事来。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说:佳佳,那我过去了……你要是还睡不着的话,就过去叫我。
  表妹把被子拉过肩膀,只露一个头在外面,对我眨了眨眼说:哥,你等我睡着了再过去好不好?
  良辰美景,指的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个时刻吧……表妹的声音很纯净,如果换成陈珊来说这句话,肯定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但是我的心还是跳得很快,心中不知是期待,还是害怕。
  我低头看着表妹,纯真的脸,清澈的目光,清澈得不带任何杂念。她会知道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吗?我在心里最后一次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做出越轨之事,然后在床边坐下来,说:好,我看你睡。
  表妹眨眨眼睛,对我顽皮地笑。我发现表妹不论什么表情都很好看,开心时,生气时,害羞时,撒娇时……我忍不住伸手去拂她颊边的头发,仔细凝视她的脸。
  我知道这个举动很亲昵,但我已经不想去避讳了。即使要避讳,也不是在今晚。
  表妹也静静地注视着我。房间里很安静,空气中只有我们的呼吸声。
  对视了很久,还是表妹先不好意思了,把目光转开,然后,忍不住呵呵笑出声来。
  她一笑,弄得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觉得刚才自己有点傻,于是也自我解嘲地笑笑,说:我赢了,你输了。
  我们小时候两个人闲着没事,就经常玩一种无聊的游戏,就是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看谁先眨眼睛,谁先把目光躲开,或者谁先笑,就算谁输。
  表妹说:你赢就你赢,得意什么。说着,把两只胳膊伸出被子:好热啊……我笑道:你当然热了,心跳得快嘛。
  表妹在被子下用膝盖顶了我一下:乱说什么……我把手背贴到她的脸上,说:不用狡辩啦,你看你的脸,好烫……表妹抓住我的手,然后用另一只手来挠我,我也伸手抓住。两人来回推搡了几下,表妹忽然手一软,叫道:疼!
  我连忙放手,嘘了一下:小声一点……
  表妹也伸手掩住嘴巴,过了好一会,才慢慢放开,低声说:我忘了……舅妈他们不会醒吧?
  我也有点紧张,要是妈妈醒来看到我们大半夜的在床上打闹,她会不会想什么?还好,等了好一会,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响动。我笑着问表妹:你说如果他们听到你喊疼,会以为我们在做什么?
  表妹摇摇头:不知道,做什么?过了两三秒,忽然反应过来,伸手来打我:
  你--坏啊!
  我由她打了两下,笑道:不闹啦,准备睡吧。
  表妹说:我现在睡不着。
  我说:睡不着也得睡,你不睡我怎么办?要不唱歌哄你睡?
  表妹说:要不给我讲故事吧,你唱歌那么难听……说要讲故事,我还真没有什么可讲的,于是就把这几天班里一些有意思的事给表妹讲了,她偶尔插几句嘴。两人说说笑笑,也不知聊了多久。我伸个懒腰打了个呵欠,身子一动,忽然觉得周身冰冷,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紧跟着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表妹呀了一声,问:你感冒啦?一边说一边把身子往旁边挪,说:要不要进来盖被子?
  我身上就穿了一件单衣单裤,在外面坐了这么久,不冷才怪了。我犹豫了一下,看着表妹全不设防的姿态,暗骂了自己一句,表妹这么大方坦荡,我为什么老是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于是掀起被子一角,钻了进去。
  被窝里很暖,全身像是解了冻一样舒服。想到包围我的是表妹的体温,不由得兴奋莫名。
  表妹轻声说:哥,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睡了哦……我有点紧张,好在表妹也看不到我的表情,说:上次一起睡是什么时候,我都忘了。
  表妹说:上次是我初二的时候。
  她一提,我也记起来了。一想起来,好像离现在也没多远,转眼三年就过去了。那次一起睡我们还没觉得有什么不自然,不过那次是每人盖一床被子。
  我说:快睡吧,你睡着了我再起来。
  表妹一笑,说:那我就不睡了。
  我笑道:快睡,等会我也在这里睡着了就不好啦。
  表妹说:哥,你抱我睡好不好?
  我一听,心里顿时跳了跳。我不知道我今晚是不是一直在等着这句话,这时听到它从表妹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简单自然。我忽然想起帮表妹擦身的那个傍晚,一切也都进行得很自然……今晚呢,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说:好啊……怎么抱?
  表妹转了个身,背对着我,轻声说:从后面抱好不好?
  我看不到表妹的表情,但是听她的声音,似乎已经有点发颤了。我的心也是怦怦直跳,慢慢地挨上去,越靠近表妹一寸,就越感到灼热一分。
  再往前挪几下,我的右手似乎已经碰到她的臀部了,连忙往后一缩,放在我和她之间,然后左手伸上前去,轻轻环住她的腰。表妹身上那一层薄薄的衣料如同无物,她身体的温度,还有那水一般柔软的触感,都感受得分分明明。
  我的YJ完全不听使唤地勃起了。我不得不把身子稍稍往后拱了一点。如果现在掀开被子看自己的姿势,肯定十分猥琐。
  我听得见表妹的呼吸声,很急。她一动也不动,似乎在等着我下一步的行动。
  我要做什么?表妹下面只穿着内裤,我只要膝盖往前一抬,或者手往下一滑,就可以碰到她的大腿……或者我只要把手往上移,就会摸到她的胸……或者我只要再往前挪一挪,下身就会贴上她的臀部……我要做什么?
  身边周遭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只有一张床,只有表妹,只有手心传来的温度。四下里万籁俱寂,只剩下我们此起彼伏的呼吸,还有闹钟的滴答声。
  滴答……滴答……滴答……每响一下,我的脑子里就掠过无数画面,我看到自己脱下表妹的衣服,除下她的内裤,我看到我和她抱在一起,缠绵爱抚,直至两个人合为一体……我知道,无论自己下一步做什么,都有可能犯下难以挽回的错误。错与对,都在这一步,都在我的一念之间。
  我就像一具雕塑,一动也不敢动。
  心里一遍遍的默念着四个字:不能越轨,不能越轨,不能越轨……我的手环在表妹的腰上,可以感觉到她的腰腹随着呼吸轻微地起伏着。我努力地把注意力转移到表妹的呼吸上,尝试使自己的呼吸节奏和她保持一致。这一着很管用,慢慢地,心里的躁动一点点平静了下来,我和她的呼吸声渐渐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不知过了多久,表妹的呼吸渐匀,好像睡着了。我轻轻叫了一声:佳佳?表妹呼吸一促,但随即又恢复平稳,没有回应。我慢慢把手收回来,翻身下床,这才发现半边身子已经一片酸麻。看了看时间,四点一刻,一个晚上就要过去了。
  我站在床边,呆呆地端详了表妹一阵,转身走出了房间。
  到客房躺下,床上整齐地叠放着表妹的裤子和毛衣,枕头旁边是她的胸罩,黑暗中看不出颜色,是粉红,还是浅紫?我拿在手里,本来已经冷下来的慾火又轻易地被点燃。我无法克制地想像着它包裹着表妹的乳房的样子……如果我是它,我会有什么感觉呢?……刚才我们已经离得那么近,她就躺在我的怀里,半裸着身子,而我却走开了……我一手摩挲着表妹的胸罩,一手伸进裤裆里,激烈地抚慰着那即将喷薄而出的慾望。
  刚合上眼迷迷糊糊没睡多久,就被叫醒了。睁开眼,看到表妹坐在床边,脸带笑意。
  我揉了揉眼睛,问:几点了?
  表妹说:快九点了,你再不起来就没时间吃早餐了哦。
  我坐起身来,打了个呵欠。表妹今天脸色很好,神采奕奕的,一点没看出昨晚没睡的样子,身上也已经穿戴整齐了。我看着她,忽然想到她的胸罩,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今早她过来穿衣服的时候,我把她的胸罩放在哪里了?不会是拿在手里吧?仔细回想一下今早是怎么睡着的,但一点也想不起来。
  表妹似乎看出我有点怪,问:怎么啦?
  我不敢提这件事,说:没什么……你……你昨晚后来睡得好吗?
  表妹点点头:嗯,很好啊。
  我说:你睡着了我就过来了。
  表妹嘻嘻一笑,说: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啊?
  我想到自己拿着她的内衣SY,有点心虚,说:我能做什么?然后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希望我做什么?
  表妹脸皮比我薄得多,一被我反问脸就红了,哼了一声说:不跟你说了,快点起床!然后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起床穿衣洗漱,匆忙吃了点东西,九点半就出门。回老家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到时,叔叔和其他亲戚也都到了,简单寒暄了一下,就上山扫墓。
  小时候我们是很喜欢来扫墓的,每次来都像是来春游一样,山上山下来回奔跑。但自从爷爷过世之后,扫墓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和表妹并排跪在爷爷坟前,给爷爷磕头上香 爷在世的时候,最疼的就是我和表妹,我忽然有点滑稽地想,如果爷爷知道我和表妹这样子,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磕完头,转头看表妹,她也正愣愣地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同样的事。
  这一刻忽然觉得有些沮丧:爷爷就在面前,我和表妹的三代血亲,就是他传下来的;周围都是家人亲戚,他们从小看着我俩长大,是我们两人兄妹关系的铁证;而我们两人跪在中间,像是准备接受我们将要受到的谴责和惩罚……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思考了这个问题--我们要在一起,究竟需要面对多大的阻力?
  我和表妹站起来,神色都有些黯然。
  我说:有些事情,现在先不用去想……
  表妹说:就算不去想它,它也还在那里啊……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拉了拉她说:我们去走走吧,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以前清明都下雨。
  于是我们去爬山。每次回老家,这都是我和表妹的必选活动。
  山坡很缓,除了山上树比较多以外,基本和在平地上走没有什么差别。
  走着走着,表妹忽然说:哥,问你一个问题哦。
  我点点头:嗯。
  表妹说:那天……放学回家那天,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
  我问:哪个人?
  表妹低声说:就是你说……你喜欢的人……
  我一愣,心跳不由得快了:表妹要把我们之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吗?她说这句话时,没有一如常态地露出羞涩的表情,而是抬起头,看着我。
  我说:如果我说是别人,你信吗?
  表妹呆呆地看我,半晌,摇摇头。
  我拉起她的手,说:来,我告诉你。
  来到一棵树前,我取出钥匙,刻进树干里,一笔一画地写下了一个「佳」字。
  回头再看表妹,她眼里一片迷蒙,隐隐的似乎有泪光。她拿过我手上的钥匙,在她的名字下面刻了一个「哲」字。树干很硬,钥匙又钝,她手上的力气不大,偏偏又要凿得很深,这个字刻得歪歪扭扭。刻完,她回过头来,对我嫣然一笑。
  我心潮起伏难平,鼻子似乎也有点酸了,一把拉过她,抱进怀里。
  树影斑斑,鸟声啾啾,在刻着我们两人名字的大树前,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浪漫的一刻。
  我们的胸膛贴在一起,彼此听得见对方的心跳。过了约有一分钟,两人才分开,表妹的脸很红,我的脸上也是一片火热。
  表妹转头看着那棵树说:我们明年再回来看它,好不好?
  我心里一酸,笑笑说:明年啊……明年我可能就不能回来扫墓啦……表妹愣了一下,说:对哦……你都要上大学了……说着,眼泪忽然无声无息地掉了下来:我还有一年……怎么办?
  我慌了,连忙替她擦掉眼泪,一边说:不哭不哭,我明年还回来,放三天假呢,一定回来!
  表妹抽噎道:那其他时候怎么办?还有一年呢……我一听,心中也是一片茫然。从小到大,我和表妹从来没有分开过,最长时间不见面也不会超过十天。我上大学后呢……半年见一次面?
  我走上去抱住她,轻声安慰:不要紧,你到时也考我们学校就好了啊……表妹在我怀里摇摇头:我考不上……我说:那就考到一个城市去,我们每个星期都能见。
  表妹说:一个星期那么久……
  我笑:那就天天见,好不好?到那时都没有人管我们啦,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表妹抬起头,问:那我们做什么啊?
  她头一抬,额前几缕秀发从我脸上滑过,酥酥痒痒的。我不由得心神一荡,伸手在她的臀部捏了一下,轻轻笑道:你说做什么?
  表妹羞红了脸,拍开我的手,把身子转向一边。我又走上去,从她身后搂住她,下巴靠在她的肩上。
  表妹轻轻地叫:哥……
  我说:嗯?
  表妹问:我们以后也会在一起吗?
  我说:当然会啊,你不想吗?
  表妹说:我想啊……可是我们怎么办……
  我问:什么怎么办?
  表妹红着脸说:我们有血缘关系……不能……不能……那个的啊……我笑:为什么不能?
  表妹说:那样……那样……生出来的孩子……
  她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笑笑说:那我们就不要孩子了呗。
  表妹怔怔地问:这样就行吗?
  我说:为什么不行,禁止近亲结婚只是为了下一代,我们不要孩子还不行吗。
  表妹说:你不要孩子,舅舅和舅妈会骂你的……我说:反正我们结婚他们就要骂了,多骂几次有什么要紧。
  表妹吞吞吐吐地说:他们……他们会让我们结婚吗?……我妈肯定不让的。
  我说:那我们就出国去,等他们原谅我们了,我们再回来。
  我和表妹静静地对视着,她微笑,我也微笑。
  原来,要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我今天说出的话以后能不能都做得到,但既然有路可走,就意味着我们面对的至少不是绝境……从山上下来,心境开朗了许多。我和表妹手拉着手,一路笑个不停,直到快回到下面才把手放开。
  扫墓到下午三点结束。往回走的时候,爸爸说今晚要在老家住一晚,明天还要回去扫祖坟。我们家已经很多年没有扫祖坟了,大概在我很小很小,可能还没懂事的时候扫过一次。
  我一听,不由皱了皱眉头。老家和祖坟还不在一个地方,大约还要一个多小时的路,那样明天一整天就又搭进去了。我对爸爸说:我不想去了,你等会能不能先送我回家?
  爸爸说:你不去怎么行,我们家就你一个男孙啊!回去让老祖宗保佑保佑,今年高考大捷,考上XX大学!
  我说:老祖宗又没见过我,他保佑我什么,有爷爷保佑就行了。有时间还不如让我多做几套题呢。
  一路说回到老家,爸爸说不过我,答应先送我回家。我忽然心念一动,叫表妹:佳佳,你今晚要不要也先回去?
  表妹问:回哪?
  我说:回家啊,我们明天不去扫祖坟了。
  我一边说,一边暗暗向她使了个眼色。表妹一愣,随即心领神会,转头问大姑:妈,我今晚可以先回去吗?
  表妹脸上什么都藏不住,说完这话脸就红了。
  大姑有点奇怪:回去?回去干嘛?
  表妹支吾说:我不想扫祖坟了……哥都不去,我一个人去好无聊的。
  大姑说:那你回家一个人有什么好聊的?
  表妹说:我不回家,我去舅舅家跟哥玩……
  大姑一听,抬头看了我一下。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表妹也太笨嘴笨舌了,万一让大姑听出什么不对来怎么办?
  好在是我多虑了,看来心里有鬼的人就是比较容易过敏。大姑斥责表妹说:
  你哥回去是要看书学习,你去烦人家干什么!
  表妹拉着大姑的胳膊撒娇道:好不好嘛……
  缠了一阵,大姑不耐烦地挥手说:想回就回!真被你们父女俩气死!
  简单地吃了一顿下午饭,爸爸送我和表妹先回家。我们两人在车后座上正襟危坐,话也没多说两句,连看都不敢互相看一眼,生怕被爸爸从倒车镜里看出问题来。
  车开进市区。离家越近,我的心跳越快,手心里全是汗。
  --今天晚上,将只有我和表妹两个人在家!
  车停在楼下,我们上楼,开门,爸爸给我留了几百块钱,交待了几句,转身走了。
  我和表妹呆呆站了一会,我说:我们进房吧。表妹点点头,跟我走进了房间。
  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正好听见爸爸的车子远去的声音。
  终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表妹坐在床上,我站在门边。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擂鼓一般,一下下撞击着胸腔。
  我慢慢走过去,在表妹身边坐下,伸手环住她的腰。表妹两手放在腿间,紧张得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哥……
  她刚叫了一声,嘴就被我封住了。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捧着她的头,对着她莹润的红唇深深吻了下去。
  什么都不用说了,佳佳……该说的我们今天都说完了,让我好好爱你吧……我们倒在床上,抱成一团。
  哥……表妹还在我耳边低声呻吟,我们……我们要……快感的浪潮从我的体内迅速退去,负罪感瞬间涌了上来--我在干什么?我要上了佳佳?!
  表妹的脸泛起阵阵潮红,比平时更多了几分美艳动人的性感,但是我的心却已落到谷底。我轻轻地抱住她,说:佳佳,我们现在不行……表妹愣了一下,几乎是一瞬间,她的身体停了下来。
  我拉好她的内裤,又轻轻把她放躺平。她睁大眼睛望着我,有点害怕,问:
  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笑道:你错什么,当然没有错啦……说着直起身子,有点尴尬地说:是我太没用了……表妹目光往我的下身一扫,惊讶地说:哥,你的裤子湿了哦!
  我的脸红了红,说:嗯,你知道是什么吧?
  表妹想了想,有点难为情地说:哦,好像知道了……想想又说:但是不对啊……怎么会……我摸了摸表妹的脸,说:今晚我错了……我太急了,以后不这样了。
  表妹笑笑:不要紧的啊……
  我说:等我们都上大学了,你也成年了,我们再做那个,好不好?
  表妹说:可是我明年寒假就成年了……
  我笑:那就等到那时吧。我先起来换条裤子……湿湿的好难受……表妹看了我一下,笑道:要不我帮你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