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今天,我进入了表妹的身体03
今天,我进入了表妹的身体03
 聊着聊着,聊到表妹的一个同学。表妹问我:你还记得罗菁菁吗?
  我说:不记得了,你的同学名字差不多都一样。
  她笑道:乱说,人家名字那么好听。你见过她好多次的啊,我生日的时候她也来了,高高的那个。
  我想了想,有点印象,说:好像记得了,她怎么了?
  表妹说: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了。
  表妹虽然自己没有男朋友,但是对别人的事情好像总是挺热心的。我见她又要八卦,便附和道:为什么啊,谁把谁甩了?
  表妹说:她把人家甩了。说着又眨眨眼,笑道:你猜为什么?
  我说:因为她男朋友有体臭?
  表妹笑道:你认真点行不行!
  我说:我不知道,女人的思维最诡异了,可能她就是忽然看人家不顺眼了,或者喜欢上别人了……表妹说:对啦,她喜欢上别人了!你猜是谁?
  我无奈地笑道:你叫我怎么猜啊,人海茫茫的。
  表妹说:乱猜嘛。
  我说:难道是我?
  表妹惊讶地看着我,说:还真准哦,一猜就中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罗菁菁?我虽然大概是想起这个人了,但是我好像连话都没跟她说过,她怎么会喜欢我?我长得虽然不算难看,但也说不上有多帅吧?而且关键是,表妹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地说出来?我心里不免有几分挫败感:她的同学喜欢我,难道她都不会觉得不高兴吗?换成是我,有同学说要我介绍表妹给他们认识什么的,我一般都是二话不说就顶回去。可能表妹认为我不会喜欢这个罗菁菁,所以也就不在意?
  我说:那你怎么跟她说?你没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吗?
  表妹说:她知道的啊,不过她觉得陈珊那个人不好嘛,还说要把你从她手上抢过来。
  我有些好笑,就想说:这罗菁菁还真自信啊,居然敢跟陈珊叫板。再想这话说出来未免太自恋了,于是打住。
  表妹看了我一眼,又说:哥,我其实也想问你的,不过又怕你生气……我问了哦?
  我笑道:什么事啊,说得那么严重,问吧。
  表妹说:你怎么会和陈珊交往的啊?
  我暗暗一笑:哈,终于吃醋了。故意淡淡地说:不为什么啊,认识了就交往呗,看对方都挺顺眼的。
  表妹似乎有点不高兴,说:我们还都挺为你不值的。
  我好笑,问:你们?你和谁,你们?
  表妹说:就是我和我同学啊,罗菁菁,许霖,还有其他人,你可能不认识。
  我笑问:她们怎么说?陈珊哪里不好了?
  表妹说:也不是她们这么说而已啦,大家都这么说……说陈珊她……表妹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用什么词比较恰当,最后说:反正她就是比较坏啦。
  我笑道:你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哦。
  表妹脸一红,分辩道:如果是别人我不会说的啦,但她是你女朋友嘛,我还不是为你……说着忽然一顿,脸更红了。
  我听得心里一甜。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到表妹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在经过昨天之后,就是有种别样的心动感觉。
  我说:其实陈珊也不坏啦,她这个人,可能……就是比较随便而已。
  表妹说:但是她也太随便了啊……
  我有点好奇,问:哦?为什么这么说?你听说什么了?
  表妹神情有点别扭,吞吞吐吐了一阵,才说:听说她早就不是……不是……处女了……我看着表妹的样子,不由得好笑,说:那也没什么啊,又不只她一个,我们学校有很多女生都不是了,你们年级的都有。
  表妹似乎有点急了,说:什么叫没什么啊!说着,忽然睁大眼睛看着我:哥,你没有跟她……那个……什么吧?
  我被表妹的目光盯得心里一毛,脱口而出:当然没有!
  表妹看着我说:真的没有哦?如果你也那么随便的话,我以后就……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其实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我怎么能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呢?一听表妹这么说,更是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了……怎么办?瞒下去?
  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说点什么话来自我开解一下,于是说:不过我已经满18 岁了,从法律上来说想做什么都可以……表妹急忙打断我说:不行!
  我说:那什么时候才行?
  表妹呆了一呆,不知道怎么回答,半晌说:那……那你也不能跟她啊……我看着表妹,笑问:那应该跟谁?
  表妹转过头来,和我的目光一碰,两人都是一颤。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问得太暧昧了,脸上顿时烧了起来,连忙想解释,却发现解释只会更难堪。
  表妹脸也红了,低下头,也是一言不发。
  继续走了一段,我打破沉默说:刚才说到哪了……对了,你那个同学罗菁菁,她怎么办啊?
  表妹问:什么怎么办?
  我说:她真的打算追我啊?
  表妹说:我不知道,哼……你又舍不得你的陈珊……我心里一阵高兴,她果然真的吃醋了,说:也没有什么舍不得啊,但也不能无缘无故跟人家分手吧。
  表妹噘了噘嘴,不说话。
  我笑道:不高兴啦?
  表妹说:嗯。
  我笑道:好啦,你叫我跟她分手,我就分吧。
  表妹说:我又没有叫你,你想分就分,不想分就不分……话虽这样说,但口气已经软下来了。
  我偷偷斜眼看了一下表妹,她微愠的表情也很动人,小嘴微翘,看起来有点淘气,有点可爱。我看在眼里,不由得心跳加快,忽然生出了一股想要表白的冲动。
  表妹看我不说话,说:你看,你就是舍不得……我说:就算我跟陈珊分手了,也不能和你同学交往的。
  表妹问:为什么?
  我能听见自己的心怦怦直跳,说: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表妹一愣,问:谁?
  问完,她忽然反应过来,忙别过头去,直直地看着路面。
  我说:你也知道的,她……
  表妹打断我:不要说,哥,先不要说……
  我看着表妹,说:我要说,今天不是愚人节,我也要说。
  表妹低声说:可是我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就不用说了……我怔了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这话说得道理十足,我一时无从辩驳。是啊,我表白不就是为了告诉她让她知道吗?但是她说她已经知道了,那我还有什么理由说出来呢?可就算明知这个道理,心里却是空落落的,像是原本填满了某种东西,又被突然抽空了似的。
  我失神地迈着步子,忽然,右手一暖,从手心里传来一片软滑。我整条手臂顿时一僵,脚步也慢了下来--表妹握住了我的手!
  然后我听见她说:哥,我好开心……
  一连两天,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暖洋洋的幸福中,脸上一天到晚都挂着微笑,连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和表妹之间那一层薄薄薄薄的窗户纸,就算还没真正捅破,也已经薄得透明了。
  为什么她就是不让我把那句话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呢?为什么她要在给我的便笺后附上「愚人节快乐」呢?
  对啊,为什么呢?每次想到这个问题,一个声音就会在心中响起:你和她,你们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但这个声音往往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就淹没在幸福的汪洋里。
  明天就是清明了。今年第一次放清明长假,连高 三也放了三天。晚上,大姑和表妹都过来我家吃饭。姑丈还在外地,今年就不随我们回去扫墓了。说起这个,大姑整个晚上都不高兴。以往都是清明第一个周末回我们家扫,然后第二个周末姑丈家才扫。大姑跟表妹说:佳佳,下星期他回来,我们也不跟他回去扫墓了。
  表妹笑道:不行,爷爷奶奶会骂我的。
  吃完饭大人看电视,我和表妹回房看柯南。一直看到很晚,十一点多,大姑进来叫表妹回家。我们出去到大厅,表妹忽然看了我一眼,对大姑说:妈,我今晚不想回去了……我心里一喜:表妹今晚要在这里睡?
  大姑皱皱眉说:干什么,还想看动画片啊?这么大了还看这种干什么?
  表妹说:好不好嘛,反正明天也要坐舅舅的车回去。
  大姑说:那你今晚也不洗澡了?睡衣也没有。
  爸爸在旁说:佳佳要想就让她在这睡一晚吧,都多久没在这睡了。妈妈也说:佳佳在这儿还有衣服的啊,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穿……大姑为人虽然比较强横,但表妹一拗起来,她似乎总是没什么办法,说:随便你了,不要玩得太晚啊。
  送了大姑出门,表妹又和我进房,两人相对笑了一下。
  一直看到十二点多,还是没有一点困意。
  妈妈进来,问我:你今晚也不洗澡了?不洗就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又叫表妹:佳佳,你过来看看能不能穿我的睡衣。
  表妹忙摆摆手:不用啦舅妈,我脱外套睡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