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今天,我进入了表妹的身体02
今天,我进入了表妹的身体02
  表妹摇摇头说:不疼了……不过好难看……
  我握着她的手,下意识地伸出拇指,在那片淤血上轻轻抚摸着。摸了一下,忽然惊觉,连我就一直这样看着表妹,看得眼睛发涩,又转头看输液管上滴下来的药水,有点愣神。
  药水滴得很慢,数了数,大概每分钟60滴。瓶里还剩三分之一左右,就是100毫升多一点。以前化学课说过一毫升是20滴,那这100 毫升还要滴三四十分钟……我在心里无聊地计算着,低头看了看表妹微肿的手背,又把滴速调慢了一点。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是怕她疼,也许是想让她多睡一会,也许……只是为了能和她单独相处多一点时间,多一点也好。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吊瓶终于见底了。我把表妹叫醒,自己出去注射室找护士。走到刚才来时那间房,没看到帮表妹扎针的那个护士大妈。我知道那大妈的技术比较高,她拔针肯定不疼。又多走了两间,还是没找到,可能她已经下班了,留下来的这些都是值班护士。她们没问题吧?心里有点担心,但也没办法,只好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
  拔针的时候,表妹还是嘶地吸了一口气。那护士让表妹压着棉签,可是没过几秒钟,血就流出来了。我连忙拿过棉签帮她压住。压了有五分钟,才把棉签拿开,发现针口处肿起不少,又被棉签压得陷下去一个凹痕。
  疼吗?我问表妹。
  表妹摇摇头说:不疼了……不过好难看……
  我握着她的手,下意识地伸出拇指,在那片淤血上轻轻抚摸着。摸了一下,忽然惊觉,连忙把手抽回来。
  表妹用右手盖住左手背,也有些尴尬,说:我们回去吧。
  接下来这两天,我完全无法学习,原本的复习计划全泡汤了。晚上睡前,抱出几大本相册,把有表妹的照片全拿出来,一张一张地看。熟悉的照片,熟悉的脸和身影,熟悉得有些陌生。有一张,五六岁的时候照的,表妹抱着一只棕色的娃娃熊趴在床上,我骑在她身上,两人都笑得很开心。有一张,去海边游泳,大姑丈偷拍的,照片里表妹坐着,我蹲在她旁边跟她说话,她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那时表妹的身材已经成形了,即使是坐着也能看出曲线玲珑。还有一张,就是去年照的,她刚开始换发型,那张照片照得特别漂亮,我就让她给我洗了一张……我看着那些照片,不停地问自己,我和她的角色只是兄妹吗?为什么看着不像呢?换成说是男女朋友,似乎也是很可信的……照片里的表妹幻化成一个活动的身影,就是昨天穿着黄色套头衫的样子,她笑着对我说,哥,我喜欢你……我想到了天龙八部。记得最开始看天龙八部的时候,我非常希望段誉能和木婉清在一起。他们两人被关在石室里那一段,曾让我无数次地想入非非。
  我甚至产生了一个很变态的想法:我想去问妈妈,我是不是她跟爸爸生的。
  转眼就到星期一,去学校,重新回到紧张单调的学习中。本以为高 三的残酷复习能把我拉回现实,可是没用,表妹已经完全地占据了我的大脑,让我觉得只有她才是真实的,我对她的的动心才是真实的,似乎高 三才是一场梦。
  下课,在走廊上发呆。旁边的同学往下看,对下面来来往往的女生评头论足。
  忽然听到有人说,唐佳出来了!我心里突地一跳,忙跟着往下看,果然看见表妹和一个女生并肩走了过来,她今天穿一件白色的大翻领毛衣,还是那么好看。旁边的同学对我笑道:阿哲,介绍你表妹认识一下啊,都快毕业了,我们还不认识她呢。我说:你认识也没用,她有男朋友了。那同学不信,问:谁啊,怎么没见过?我在心里说:就在你眼前。
  一整天没怎么学习。放学,女朋友过来找我。女朋友叫陈珊,文科班的,高 二时在学生会认识,上个学期成了我女朋友。她属于那种很开放、交际很广的女生,长得也很漂亮。她比较会打扮自己,让人看上去容易产生眼前一亮的感觉,论五官,她比不上表妹。她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她的身材,和表妹比起来,她属于那种比较妖娆的类型,前凸后翘,胸很大。表妹胸和臀都不大,我问过她的三围,她不说,不过我知道她的胸罩是A 罩杯。但是表妹的身材比例很好,腿很长,正面的曲线非常完美。
  比较才知道,一直以来,表妹在我的心中总比陈珊高出一筹……陈珊见我,问:今晚有什么活动?
  我说:能有什么活动,回家看书。
  她笑了笑,说:那来我家一起看吧。我看着她眼里的笑意,正要问,她就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我爸妈今晚不在家。
  我的心跳了跳,说:这……不太好吧?
  她说:有什么不好?今晚七点在家等你,你敢不来试试。
  说着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转而又对我盈盈一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吃完晚饭,抬头看钟,已经过七点了。想起这几天落下的一堆复习任务,真有点不想去。爸爸看我坐立不安的,问:怎么了?我说:烦。爸爸笑道:烦就去看书。我说:在家里看不下。爸爸说:看不下就不看,过来跟我看电视。
  我站起来说:我还是去学校了,晚点回来。爸爸一听,也站起来说:不要太晚啊,要不要去接你?我说不用。然后随手拿了两本试卷集,跟妈妈打了声招呼,出门了。
  陈珊家我不是第一次去,但是自己单独去,还是第一次。她开门看到我,第一句就说:迟到一个小时,你等着看你是怎么死的!
  客厅里没开大灯,光线昏暗,只有她的房间里灯光明亮。进了房间,陈珊把门关上,反锁。我问:你爸妈不是出去了吗?干嘛还锁门?她说:这样感觉安全一点。我笑,说:我们看看书做做题,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她哧地一笑,说:
  你看得下你就看啊。我说:我为什么看不下。说着脱下外套,随手扔到地上,然后坐到桌子前,开始学习。
  从桌前的梳妆镜,可以看到陈珊坐在床上对我笑。过了一会,看我真的不理她,就走过来看我做题,看了一会,忽然指着我写的答案说:这个错啦,应该是C !我看了看,明显是B ,说:你别捣乱。她说:不信你看答案!我听她一副认真的口气,不像在捣乱,于是将信将疑地翻到后面答案一看,是B.我回头瞪了她一眼,她嘻嘻一笑,说:这是对你的考验,证明你自己也没信心。我不理她,继续做题。她又凑上来,小声说:你猜猜我的cup 是B 还是C ?
  这句话本来也不算太那个,但是她说的时候那声音,那语调,充满一种勾引的气息。她一边说,一边从后面挨到我的背上,胸脯压上来,隔着毛衣也分明感受得到她胸前的两团柔软。我全身顿时像是被电到了似的一阵酥麻,说:别闹啦,先看一下书好不好?她笑道:我怎么闹了,问你问题嘛。我脑子里回想着她那个问题,B 还是C ?我只知道她的胸很大,是B 是C 却没有确认过。表妹是A ,我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背上传来的刺激不断加强,我终于忍不住了,丢下笔,回身把她压到床上,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说:我来量一下。
  手伸上去,直接摸到一片绵软,不由得吃了一惊:陈珊居然没有穿内衣!掌心覆上她的乳房,很大,盈盈一手,捏一捏就会漏出来。这尺寸,肯定不只是揉捏了一下,陈珊鼻息渐促,说:猜出来没有啊?
  我笑着在她耳边说:是C.她呵呵一笑:对啦。
  我又笑道:上面这个是C ,下面那个才是B.陈珊愣了愣,没有转过弯来。半晌才醒悟,瞪着我说:不准说那么难听的话!
  我脸红了红,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忽然说出那么下流的话来。两人躺在床上爱抚了一阵,陈珊说:我们脱衣服吧?我问:现在?她有点不高兴,说:不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想看书啊?我支吾了一下,说:要不今晚就不要那个了吧,明天还上课呢,会困的。
  陈珊一听,立刻把手从我的背上放下来,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但是目光灼灼,分明就是在说:你就那么没用?
  我知道陈珊的脾气,把她惹恼了更麻烦,于是拉过她的手,重新放回我的背上,低头吻她。一边吻,一边解她的裤子。陈珊穿的是紧身牛仔裤,很难脱,她有点不耐烦地坐起来,我抓住她的裤脚往下扯,一扯之下,连她的内裤也扯了下来,索性一起脱掉。
  陈珊坐直身子,自己脱衣服,我也自己脱。很快,两人就赤身裸体了。我压在她的身上,肌肤厮磨,饥渴地纠缠着。过了一会,陈珊握住我的鸡巴,喘着气说:进来吧……我浑身火热,但头脑还清醒,问:没有套套,怎么办?
  她喘息说:前几天月经刚完,不要紧的……
  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小心一点好!你爸妈有吗?
  陈珊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他们放在哪!说着把我推开,翻身坐起来。
  我呆了一呆,本想说:我也是为你着想。但又觉得这话太矫情,于是没说。
  陈珊下床,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枚避孕套,丢给我说:这里有,你那么喜欢套套,你就跟它做吧!
  我忙接住,心里奇怪,她自己怎么会有避孕套?从床上爬过去拉开抽屉一看,里面还有半盒。不是吧!我和陈珊都没做过几次,而且套套都是我自己带的,她怎么会有那么多?我满腹狐疑地看着她,她说:看什么看?我买来自己用的!
  我说:你怎么用?你又不是男的。
  她皱眉说:你这人怎么那么笨!不跟你说了,自己慢慢想。
  我趴在床上,一手支着脑袋,怎么想也想不通女生怎么用避孕套。难道吹着玩?
  陈珊急了,踢了我一脚:喂!你还真的想啊!你戴还是不戴?
  我恍然醒过来,低头看胯间,鸡巴已经软下来了。陈珊气得背过身去,双肩瑟瑟发抖。我以为她哭了,连忙把她抱过来坐到我的腿上,说我错了,我错了。陈珊扭着肩膀甩开我的手,把头扭向一边,仍是不理我。我把手伸到前面去揉她的乳房,一边在她耳边轻轻呵气,叫:珊珊……珊珊……她耳朵一痒,脖子不由得缩了缩,咯咯笑道:痒,痒……我继续揉搓她的乳房,心里忽然想起前几天摸表妹的,掌心滑过陈珊挺立的乳头,脑中闪过的却是:佳佳,佳佳的乳头。这一想,血液顿时往下急涌,几乎是一瞬间,鸡巴又硬了起来。
  陈珊在我的抚摸下,全身又开始微微发颤,滑下来,躺在床上。我戴上套套,分开她的双腿,缓缓进入她的身体。我的下身逐渐被吞入一圈圈柔软而温暖的包围中,直至没根。
  陈珊抱住我的腰,发出一声撩人的鼻音。
  房间里只有我沉重的喘息声,和陈珊断断续续的呻吟,低徊婉转,销魂蚀骨,像是在压抑着痛苦,又像是在呼唤快感的高潮。
  我拨弄她的头发,凝视着她的脸,灯光很亮,她的表情看得很清楚,双目紧闭,小嘴微张,随着我每一次长驱直入,她的喉间便发出「嗯」的一声哀吟,细细的,却极尽媚惑,声声撩拨着我的神经。她雪白的乳房在我的冲击下不停摇晃,我伸手握住,更加用力地来回挺动腰肢。
  陈珊的呼吸越来越急,嘴巴越张越大,含糊不清地叫道:哲……啊……我一听,顿时心头一震,那一声「哲」本来是叫我的名字,但我却恍惚听成了「哥」。刹那间,表妹的脸庞闪过我的脑海,我的GT倏地一痒,忍不住「啊」地一声低叫,突突突地射了。
  我有些愧疚地抽出YJ. 我和陈珊大概做过七八次,除了第一次之外,这是我射得最快的一次。陈珊软软地支起身,看着我,又低头看我两腿之间的疲软之物。
  套套随着YJ的软化而皱缩起来,陈珊残留在上面的液体凝成一丝丝白色黏浆。
  我脱下套套,想下床丢掉。
  陈珊说:先放着吧,等会我再丢。说着拿过来,随手搁在床头柜上。抱我,她说。
  我躺下了抱住她,又伸手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陈珊不高兴,我知道,我毁了她期待已久的一个晚上。她在这种事情上比男生还要热衷,这也是她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我是处男,她不是处女。我并没有太在意这一点,因为我从来不觉得我会和她长久交往下去。
  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只是在一起开心而已。
  沉默了一会,她问:今晚怎么那么快?
  我「如实」地说:你叫得太勾引了。
  她哧地一笑,打了我一下:乱说!
  我说:是真的,你叫什么不好,叫我的名字。
  她笑:叫你名字这么有效啊?下次如果我来了你还没射,我就叫你名字。
  我笑:好啊。
  隔了一会,她又试探性地问:再来一次?
  我说:不来了。
  她在我身上磨蹭,撒娇道:再一次就好啦~ 我苦笑:小姐你饶了我吧,明天还要上课的啊。要不用手帮你?
  她撅起嘴:算了,没意思。然后爬起来穿衣服。
  今天晚上还是没能学习。回到家,上楼梯,双腿酸软。今晚虽然不持久,但是射得很剧烈,那一声恍恍惚惚的「哥」带来的刺激,实在是强烈得无以复加。
  怎么办?接二连三的事实表明,我对表妹存抱有性幻想,而且已经不只是单纯的yy那么简单--我在高潮的最顶峰,在喷薄而出的一刹那,心里想的竟是她!
  短短的几天,我的心里已经承载了太多东西。也许很多只是我无谓的庸人自扰,想入非非。有时会觉得有点甜蜜,有时会觉得有点刺激,但更多的时候却是茫然和无望。
  表妹呢?她会是怎么想的?只有我一个人心乱如麻吗?她的心是平静的吗?
  应该不是,看看她在面对我时的表现,尤其是在医院那天,无论是她的眼神,她的表情,她的话,无一不表明,她对我的感情也已产生了变化,绝不仅止于兄妹之情。
  但是,她也绝不会像我这样,满脑子的旖旎春光。想到这一点,我越发地觉得自己X L 与不堪。我已经不懂得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表妹。我不会伪装,我对她有了非礼之举,非分之想,就不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只是一味逃避,那我永远也不能坦然地站在她面前。
  豁出去了,向表妹坦白吧!
  可是一觉醒来,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又动摇了。看来人在晚上总是比较容易冲动,只有见到阳光才会回到现实。
  中午放学回家,爸妈都在厨房里忙,见我回来,都回过头叫了我一声,感觉有点怪怪的。吃午饭的时候更奇怪,两人时不时互相递眼色,神情和往常也不一样。我有点莫名其妙,忍不住问:你们干什么?
  妈妈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看爸爸,欲言又止。两人对视了几秒钟,爸爸忽然放下筷子,问我:儿子,你今年多大了?
  我看爸爸神情严肃,不由得有些紧张,答道:18,怎么了?
  爸爸缓缓地说:你也已经成年了,我看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和你说说……我心里一惊:难道他们知道我有女朋友了?难道昨晚爸爸偷偷跟着我出门,发现我不是去学校,而是去了陈珊家?
  我硬着头皮不说话,等他们说下去。
  爸妈又对视了一眼,还是爸爸开口了:儿子,有件事情我们想告诉你……有事情告诉我?我的心松了松,那不是我的问题了,是什么?
  爸爸吸了一口气,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我们想告诉你,你……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我的脑袋轰地一响,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爸爸,她说什么?!
  爸爸静静地对我点了点头。
  我惊恐地转头去看妈妈。妈妈表情很平静,比刚才平静了很多,说:但是我们一样爱你,永远都不会变。
  我只感到全身冰冷,头脑一片空白。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这怎么可能!
  18年来我从来没有察觉到任何事实表明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不可能!前几天我还在胡思乱想,如果我不是爸爸亲生的,就能和表妹在一起了,现在呢,我美梦成真了?这太荒唐了!!
  爸爸妈妈盯着我的表情看了很久,忽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震天价响。
  我又傻了,他们笑什么?
  爸爸笑出了眼泪,说:今天是愚人节,节日快乐儿子!
  我一听,真是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父母啊!差点被他们吓死!!
  心还在狂跳,但是也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边笑边骂:有你们这么开玩笑的吗!?
  爸爸得意地和妈妈握手击掌,说:我们这演技,都可以去拍电视了。
  我笑停,忽然心念一动:对了,今天是愚人节啊!今天说什么话都可以不负责任的。要不趁今天,去试探一下表妹的反应?
  下午第三节是自习课。第二节课后,我下楼,到表妹的教室找她。站在教室外等她出来时,默默地又在心里把等会要讲的话演练一遍。透过窗口看见表妹出来了,连忙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回想中午爸妈演的那一幕戏,真是太专业了,我从一进门就中了他们的套。
  还真难得他们有这份闲心!
  表妹没想到我会来教室找她,问:你怎么来啦?回头看看走廊上的同学,有点不自然,说:我们去外面说。
  转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看着近在咫尺的表妹,心又不争气地跳了起来,暗骂自己:这是佳佳啊,又不是别人,为什么我就不能自如地面对她呢?
  想起昨晚的决心,咬了咬牙:还是向她坦白吧,向她认错。今天是愚人节,说什么都没关系的。
  念头一定,赶紧趁没反悔前说出去,于是说:佳佳,对不起。
  表妹愣了愣,立刻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脸刷地红了。
  我接着说:那天晚上,我帮你……擦汗……,对不起。
  表妹小声说:没有什么对不起啊。
  我低着头说:我做错事了。
  表妹说:我又没有怪你……
  我一听,心中不由得一喜:她这句话,是否算是一个明确的表示了呢?我差点想追问:为什么?话到嘴边,又赶紧咽了回去。
  表妹抬眼看了我一下,又低下去,说:我还怕你会觉得我……我……那样不好……我忙说:当然不会了,怎么会呢?你当然……好……沉默了一会,心跳慢慢平静下来。想起那个愚人节玩笑,又说:佳佳,有件事,想和你说。
  表妹一听,似乎有点紧张,问:现在说吗?
  我没料到她会这么问,她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一愣之下,不得不临时修改台词,说:这件事我很难接受,想找个人说说。说着自己都恶心了一下,这台词也太假了。
  表妹犹豫了一下,说:那就说吧。
  我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舅舅和舅妈的亲生儿子。
  表妹一怔,抬起头来看我。我也看着她,想仔细分辨出她的表情,是惊诧,是安慰,还是欣喜?……她直直看了我五秒钟,忽然一笑,说:我知道了!
  我心里顿时一通泄气:失败了!嘴上还不服,问:知道什么?
  她笑道:愚人节啊,我今天都被骗了好多次了。
  唉,看来我天生没有演戏天赋,从来不会伪装也不会说谎,五秒钟就被拆穿了,什么都没从表妹的脸上观察到。送表妹回到教室,转身正要走,她忽然叫住我:哥,你等我一下,一分钟。
  她说着匆匆跑回教室里,不一会儿又跑出来,塞给我一张便笺,说:给你的,你现在不能看,上楼了再看。
  那张便笺是对折着的,表妹把它放到我的手里,对我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回教室。
  我握着那张便笺,上楼,走两步就等不及了,忙摊开来看。发现其实是两张便笺纸贴在一起。上面的一张,写着五个字:哥我喜欢你我怔怔地看着那五个字,顿时一阵狂喜涌上心头,心跳如狂。
  再翻到下面的一张,也是五个字:愚人节快乐回到教室,我还没从心跳中平静下来。估计是我脸上的表情太灿烂了,邻桌的同学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问:
  你怎么了?
  我转头看他,脸上还是止不住笑,问:我怎么了?
  他盯着我说:看你这一脸春色荡漾的,又采花了?
  我说:没有,就一个女生向我表白了。
  他惊奇道:在愚人节表白?这mm真有思路啊,是怕被你拒吧?
  我笑笑:不知道,有可能。
  我嘴上这么说说,心里却不这么想。我相信表妹的第二张便笺,只是附带的一个小小玩笑而已。她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有察觉到我对她的感情变化。她也许也知道,我骗她说我不是爸妈亲生的,是一个什么暗示。她那一句「我喜欢你」,与其说是表白,不如说是给我的答覆更恰当。
  我眼前浮现出表妹把便笺给我时那嫣然的一笑,那笑容无比美丽,带着坦然,带着幸福。我的心中不由得也升起一阵幸福感,涟漪一般荡漾开来,充盈整个身心。
  邻桌还在追问:那mm是谁啊?哪个班的?不会是高 一高 二的学妹吧?
  我笑道:反正是美女就是了。
  邻桌义愤填膺地说:是学妹吧?是学妹对吧?你这人真他妈无耻啊!
  我一想他说的也不错,点点头说:对,我这个人就是很无耻。
  邻桌又说:你不是有陈珊了吗?把陈珊让给我吧?
  我笑道:你想要就自己去拿。
  晚上睡前,又拿出那张便笺来傻看,一直看到快认不出那几个字是什么字了,才恋恋不舍地收起来。先是放进抽屉里,想想又不放心,这两张纸轻飘飘的,风一吹就飞了,还是夹进一本书里比较安全。其实我的房间里一年到头都不会有风,但心里就是不安稳。床头放着几本书,挑了质感最好的一本,翻到217 页(表妹的生日),把那两张便笺夹了进去,锁进抽屉。
  在床上呆坐了一会,想起表妹的笑脸,想像着她亲口对我说出「哥,我喜欢你」的样子,不由心头一荡,忍不住又把那本书拿出来。这样反覆折腾了几次,自己都觉得傻得不行。就算是回到初恋那时候,我都没有这么无聊的举动。
  这一夜,辗转反侧到凌晨才睡着。
  星期三,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心烦意乱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恢复了学习状态,今天上午学习劲头奇高,一举扫掉了四份模拟卷,我做完之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乱写的。
  写完最后一张卷子,已经放学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我下楼,绕了个弯走到表妹的教室。其实我并不指望这时候她还在学校,纯属无聊举动。走过去,扭头往里一瞥,却看到表妹竟然还在教室里。她坐在自己座位上,一手托腮,好像正在写着什么。教室里已经没几个人了,我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走到离表妹座位还隔几张桌子时,她忽然感应到了似的回头一看,见到我,忙把手上写的东西合上,塞进抽屉里。
  哥!她四下张望了一下,问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下,说:刚才做题做上瘾了,刚做完,准备回去,顺路过来看看……说了「顺路」两个字,不由得窘了一下,表妹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教室在哪。
  于是不等她说话,又问:你呢,怎么那么晚还不回去?在写什么?
  表妹目光有点躲闪,说:没什么,随便写写……你现在回去啦?那一起回去吧。
  很久没有和表妹一起放学回家了,印象中和陈珊交往之后就没有过了。时间彷佛倒流回一两年前,回到表妹刚上高 一那时候,那时她几乎每天放学都会等我一起回家。
  出了校门,往公车站走,走两步,我忽然想,不如走回去算了,反正也没多远,就两站路。于是转头想和表妹说,刚一转头,就正对上她的脸,两人都吓了一小跳。我说:你想说什么?表妹说:你想说什么,你先说。我说:我让你先。
  表妹说:我是觉得公车好多人啊,要不我们走回去算了。我心里一跳,脱口而出:我也是想说这个!表妹一笑,说:那我们走吧一路走一路聊,很开心,看来我和表妹之间总算没有什么芥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