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荡的老婆给我戴绿帽03
淫荡的老婆给我戴绿帽03
  刘嫣然双手掩面,这是刘嫣然现在唯一能作的最后保护,上司一口含住了刘嫣然左边的乳头,刘嫣然偷偷的『嗯……』了一声。
  上司的手闲不下来,寻着了刘嫣然的的裙头,一抓一松之间已经解开来了,上司又将刘嫣然的长裙用力的抽起,刘嫣然配合地抬起双脚让上司脱去。
  上司的左手抚在刘嫣然的小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让刘嫣然辛苦的皱着眉头,手掌再一滑摆摀住了刘嫣然整只阴户。
  『啊……』刘嫣然要塞失守,眉头皱得更紧了。
  上司的手轻盈的挑起刘嫣然的情绪,没有多久,上司就发现其实刘嫣然全身到处都很敏感,于是将乳房让给了右手,嘴巴在刘嫣然的腰间、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乱的啃噬着,最后吃着刘嫣然的耳朵,还不时伸舌在耳壳上舔出叫人麻痹的声音,刘嫣然张着嘴巴傻傻的呼着气,下体的分泌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透到外面来了。
  上司察觉到手指上的润滑,就站起身来举高刘嫣然的双脚,脱去凉鞋弯腰拉着刘嫣然的裤袜腰头『唰』的连内裤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后抽脱丢到地上。
  『握好我的大鸡巴!腿抬起来让我摸摸你这骚货的小穴穴。』上司帮刘嫣然把脚抬起来,命刘嫣然握紧鸡巴,同时双手再次沿着裂缝的边缘,玩弄着刘嫣然茂密的耻毛,难堪的搔痒使老婆赤裸裸的股缝不安份的动着,虽然还矜持忍着不出声,但脸颊已泛起可爱的红晕,上司兴奋的用两根手指压住肉缝两侧柔软的耻丘,使刘嫣然的肉缝向两边翻开吐出鲜红的果肉。
  『好痒……不要……』刘嫣然的股沟用力的缩紧起来喘着气望着上司,原本就湿滑不堪的阴户现在更是狼藉!上司看刘嫣然的反应亢奋不已,却还故作心疼的说︰『宝贝儿!忍耐一下……』上司将刘嫣然泛滥的淫水舔弄到刘嫣然阴阜的四周,一边将刘嫣然的丝袜和内裤脱下,但仍然勾在刘嫣然的脚踝,刘嫣然全身光溜溜赤裸在男人面前,上司跪在地上撑起抬起刘嫣然的左脚踩在茶几上,上司将头伸进刘嫣然的跨下,又吸又咬刘嫣然的阴蒂,还把舌头伸进刘嫣然的阴唇里,直到阴道口,刘嫣然的双乳被上司从身后抱住,上司的手指紧紧夹住刘嫣然的乳头,原本就大又挺的乳头被上司挑逗的又高又翘。
  刘嫣然被挑逗得张着小嘴直喘息,阴道深处不断渗出蜜汁终于忍不住哀吟出来︰『哼……人家……受不了了。』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蜜汁。
  『放松点才开始呢?』上司俯下身用手扒开刘嫣然股沟,指尖扫过刘嫣然凸起的肛门、会阴部,再盖过滚烫的要溶化的湿穴、最后顶住勃起的阴蒂用力的压揉,刘嫣然美丽的胴体产生强烈的冷颤,麻电般的感觉传遍了身体,简直连骨头都要融掉了!上司抬起身来,指尖上都是粘稠的蜜汁像粘胶一样滴下来,上司将那粘着腥滑液体的手指含在嘴里,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道︰『你小穴的蜜汁味道真好!』刘嫣然闭上眼,上司再度用手指拉开刘嫣然下身粘滑不堪的肉缝,让那娇艳的肉片像花一样的展开来,然后挑开包覆着阴蒂肉芽的嫩皮,用指甲尖小心的挑起嫩红的肉芽,刘嫣然全身肌肉紧绷,心头狂乱的跳着,肉芽夹在上司两片指甲间搓来揉去,阴核一下子就充血变成紫红色,上司边搓弄刘嫣然的阴核边凑近刘嫣然的脸,轻轻问道︰『这里舒不舒服啊?』刘嫣然痛苦而断断续续的喘息,点头表示顺从,上司知道时机已成熟,改以整只手掌轻轻的抠抚湿滑的肉沟,刘嫣然起先『嗯…嗯…哦…哦』的抬着屁股迎合,上司手指一滑『滋!』一声,手指塞入刘嫣然滚热多汁的小穴内。
  『啊……』刘嫣然挺腰哀吟,强烈的快感麻痹了刘嫣然敏感的身体,小手无力地抓着上司的鸡巴机械地滑动着,上司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没入刘嫣然紧滑阴道内,手指已经快通过子宫口了,还在不断进入粘汁大量被挤出来,刘嫣然此刻像是失去了自尊和廉耻,双腿吃力地向两边分开,阴户被塞拔的快感冲向脑门,刘嫣然摇着头喊︰『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不……可以再进去……会完蛋……不要……求求……』上司并不理刘嫣然手指一直捣入子宫。
  刘嫣然发出求饶声,但上司的手指还在前进,最后竟将整个右手捅进了刘嫣然的阴道。
  『爽……不要……不可以……爽死……了』刘嫣然快不能呼吸紧绷阴道扭曲收缩。
  上司觉得手指被多汁的粘膜紧紧的缠绕,吸吮忍不住问︰『骚货!猜我的手指现在插到了哪个地方?』『子……子宫!』刘嫣然娇声着回应。
  『是吗?』上司说着手指竟抠挖起刘嫣然子宫壁上肥厚的粘膜。
  『呜……不行……不可以……那样……求求你』剧烈的刺激使刘嫣然拚命哀求上司求饶,意识快陷入昏迷。
  上司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扶高刘嫣然的头问道︰『骚货!穴穴里面好烫好湿呢!来!尝尝自己的骚淫水。』上司从刘嫣然的子宫里缩回手指,刘嫣然阴道里的空气好像被往外抽离,里面的粘膜痉挛着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来,等上司手指离开刘嫣然已满身汗汁地瘫软在地上,两条美腿随便的搁着屁股下,连阖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上司慢慢拉出湿淋林的手指,塞进刘嫣然的小嘴问:『好吃吗?』刘嫣然『嗯!』了声胡乱回应,上司淫笑的看着刘嫣然故意说︰『来!让上司抱抱。』上司抱起刘嫣然玲珑的身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真讨厌!上司你好下流!这么玩人家。』刘嫣然娇嗔地用指尖点了点上司的额头。
  『这都要怪你这骚货如此性感,才让我如此堕落,上司我原来是个顾家疼刘嫣然的男人呢?自从遇见你这骚货后,我整天想入非非。』上司把玩着刘嫣然充满弹性的双乳。
  『别吹了,你跟很多女人的风流故事,人家都快听得耳朵起茧了…羞…羞!』刘嫣然俏皮地用纤指刮着上司的鼻子。
  『那还不全都是因为你?』上司啃着刘嫣然白净的耳垂。
  『我又怎么了?我又没惹你!』刘嫣然美眸一瞪,耸了耸肩说。
  『你不知道,每次跟你跳舞后都是欲火如焚,可你总是拒人于千里外,我不得不找别的女人发泄也演绎出许多风流故事。』上司嘿嘿一笑:『不过!说真的就算趴在别的女人身上操穴,我心中觉得操的也是你,鸡巴就特别硬特别有劲,我在高潮时,喊的都是你的名字。』『得了!得了!人家不听了尽是下流话。』刘嫣然用手摀住了自己的耳朵。
  『好了!我不说了。』上司用力箍紧了刘嫣然的腰。
  因为晚上被上司灌了不少啤酒,然后就一直被上司搂抱着跳舞,然后又被上司推进了包厢,刘嫣然早就想小解,一直抽不出身,此时小腹被上司一勒,尿意又在膀胱内急涨。
  『对不起!上司!人家想尿尿,尿好急……快出来了!』刘嫣然的子宫刚才被捣弄过,膀的随意肌好像失去弹性,刘嫣然说着话起身想上厕所。
  『别走,我现在一刻也离不开你。』上司抱住刘嫣然的身体不让她走,生怕刘嫣然会乘机溜之大吉。
  『人家真的是想尿尿嘛!我保证一解完手就回来陪你,好不好嘛?上司!人家知道上司一向爱护部下。』刘嫣然慌慌地用手捞着裙子,主动在上司额头上吻了一下,模样可爱之极。
  『要尿就尿在这儿吧!』上司却将刘嫣然拉入怀里,不让刘嫣然离开。
  『这怎么行?这里是舞厅的包厢,要是被老板发现不被骂死才怪。』刘嫣然已憋得满脸通红,急得快要哭了。
  『怕什么在这儿,只要我一瞪眼老板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放心地在这儿尿,出了事我负责。』上司说着沿着刘嫣然的腹下尿道口阴毛摸去。
  『别摸!人家要尿了,是真的不骗人,骗人是小狗。』刘嫣然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滚热的尿水却已从大腿根的缝隙泊泊的流了一地。
  上司被刘嫣然热乎乎的尿液淋了一手急忙抓住刘嫣然的腿弯,将刘嫣然的大腿朝两边推开,看着刘嫣然尿尿的模样儿。
  『不……不要看!』刘嫣然哀羞地挣动着蹲在地上,或许是阴户受到太大的蹂躏,原本已剩几滴尿掉出来而已,突然又兴起另一阵尿意。
  『想尿就尿,尿个痛快吧!尿完了你帮我出精,我也憋不住了。』上司说着用手去扒老婆的双腿,同时将自己坚挺的鸡巴在刘嫣然乳沟间磨擦。
  刘嫣然在一瞬间产生了自弃的念头,噙着淫声对抓住大腿的上司说︰『放…放开人家,人家自己打开给你看。』上司以为听错,但刘嫣然已自己伸手勾住腿弯,上司一松手刘嫣然果真蹲在上司面前,把自己两条腿像青蛙一样张着,任由另一泡热尿淅淅沥沥的洒出来,包厢里像是下了一场绵绵的春雨。
  『看吧!看仔细一点!上司!这是人家失禁的样子,让你都看个够,这样你兴奋了吗?』刘嫣然尿完一边说一边抓住上司的鸡巴,疯狂地套动起来。
  『来吧!骚货让老子给你骚穴操个快活!快活!别假正经了!骚货都爱男人鸡巴操,尤其像你这样漂亮的骚货,更要让不同男人轮番操操才过瘾。』上司拉着刘嫣然的手躺在沙发上,刘嫣然自然的顺着上司跨坐上司腰上,上司双手扶着刘嫣然的小蛮腰将龟头对准刘嫣然的阴唇口。
  我知道现在眼前的刘嫣然,不管是谁都可以干她。
  『唔……啊……』刘嫣然不发一语地表示着内心的希望,刘嫣然屁股跟着配合蠕动起来。
  『骚货!要不要我干你?是不是想要?要被人干就求求上司老公我!』上司开始慢慢的把玩眼前的尤物,只把龟头抵着阴道口不进去,缓慢而且有秩序的摩擦起来,决心要作贱老婆。
  刘嫣然仰起头抛媚眼道:『老公……你好坏……好色……』刘嫣然被抽得美舒舒的,嘴巴倒说一堆贱话讨好上司。
  『我不色你这骚货那会爽啊?骚货!我看下次多约两个一起来操你才是?』上司把刘嫣然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将大龟头在阴唇上轻巧地磨擦起来,刘嫣然被逗得春心荡漾淫水潺潺,双手紧紧扳在上司的肩膀,一边耸腰扭臀、一边哀求上司说:『啊……老公……求求你……插进来……不要这样……整我……请你……快点……干刘嫣然……』上司知道只要再坚持下去,刘嫣然一定会完完全全的被他征服,因此大龟头往洞口迅速一探马上便又退出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让亟需大鸡巴纵情耕耘的刘嫣然,在乍得复失的极度落差下,急得差点哭了出来,刘嫣然双臂紧紧环抱在上司的颈后,嘴唇磨擦着上司的耳朵说:『噢…噢…老公……好人……好老公……求求你……快干进来……啊……喔……天呀……求求你……可怜我……快把……浪穴…奸…了…吧……啊……啊……天呐……痒死我……了……』『老公…行行好…求你插我……插我…老公……插我…』刘嫣然像一头发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彻底消失了。
  上司又说:『哇塞!你真是个淫娃只搓弄几下,鸡迈都流出汤汁来,哈哈……』刘嫣然娇啼啼地说:『老公……别笑刘嫣然……老公你磨得……刘嫣然好痒……受不了……老公……进来……』说完还哼嗯哼嗯喘着娇气。
  刘嫣然娇柔喘息的声音:『老公好坏……弄得人家下面都湿了……还不肯……干刘嫣然……拜托』刘嫣然以近乎哀求娇嗔地说,又过了一阵子,又是刘嫣然的声音:『……老公……求你……把大懒交插进……刘嫣然要嘛……大力插进来吧……刘嫣然不怕痛……老公狠狠把刘嫣然的鸡迈干破…』我那可爱的刘嫣然竟然在哀求一个色狼来干她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