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1) 启战玉京 第17回双神际会:龙魂侠影
第8集(1) 启战玉京 第17回双神际会: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佛者斗魔枭,魔气缠佛光。
  摄生虽然招法凌厉,魔功雄厚,将准提压着打,可是他出招虽多,但始终难
以攻破准提的防线,任他掌起风雷,拳动山河,提准皆是稳如泰山磐石。
  「该死的秃驴!」
  摄生对着准提又击了三掌,却见准提手捏法决,不动如山,身前泛起卍字佛
印,正是佛光卐华镜,然而身上却有同时浮现淡淡金光,摄生只觉得手掌像是拍
在铁板上一样,震得气血翻涌。
  魏雪芯瞧着战局不由蹙眉,觉得准提的功法有几分特别,却看不出端倪,正
在她疑惑之际,忽然于秀婷传音说道:「雪芯,这位提准大师是将菩提金身和卐
华镜融合在了一起。他的菩提金身尚未大成,能守不能攻,可是他偏偏又守不全
,所以他干脆将卐华镜汇入菩提金身之中。」
  魏雪芯哦地点了点头,心忖道:「这就跟娘亲可以一剑融合青莲剑歌的多种
境界一般,互补不足,招法天成。」
  想到这里,又朝场中看去,只见两人一攻一守,战况陷入僵持拉锯,觉得有
几分无聊,有意无意地朝楚婉冰瞧去,想道:「她是妖后的女儿吗?生得真的好
美,但那个叫做叶俊的淫贼又跟妖后是何关系?」
  想起叶俊,她芳心不免一阵羞恼,恨不得把他戳出上百个窟窿。
  就在她陷入沉思之际,忽闻一声清脆的娇声响起:「哎呀,大和尚要遭殃了
!」
  只见楚婉冰含笑地望着武斗场,魏雪芯不免也看了过去。
  只见摄生五指微张,作出持物之态,一团黑色火焰从掌心泛起,对着卍字佛
印甩了过去,璀璨的佛耀被黑炎吞噬烧毁,准提眉头紧蹙,再化「千影西天掌」
,击出千万佛光掌印,啪啪数掌便拍灭黑色火焰。
  谁知摄生绕着准提奔走,奔走时还不断地将布下黑炎,不消片刻黑炎就形成
了一个火圈,将准提牢牢围住,汹涌的火舌朝着佛者席卷而来,只见准提双掌合
十,口中诵经,身躯四周顿时佛耀大盛,将黑炎逼出五步之外。
  洛清妍摇头叹道:「和尚要输了,他的菩提金身尚未大圆满,体内真气运行
时都会有一丝的断层和停滞,摄生用这黑炎这招名为‘锁魂火牢’,专门捆锁对
手行动,从而以火舌大范围的侵扰对手,并同时以黑炎寻找对手内息的破绽,大
和尚估计要败了。」
  魔尊嘿嘿笑道:「娘娘真是好眼力,本尊佩服。」
  洛清妍微微一笑,继续观战,但见准提,身上金光越来越微弱,黑炎已经不
断地涌入其体内,摄生目露凶光,暗想再补一掌,送这和尚归天。
  「秃驴受死吧!」
  摄生厉声狂喝,魔掌一握,再掀黑色烈焰,一记「云冽江深血池动」
  打向准提,誓要将这个佛门弟子打个半残。
  「摄生兄,得饶人处且饶人!」
  纵笑声中,雄浑内力,激起沙尘掩爆,烟茫中,一条玄门身影,赫然入目,
翻手便是一记太极盘丝手,卸去魔掌劲力。
  见到摄生要下杀手,皇甫武吉本来是暗自窃喜,谁知忽如其来的一道人影竟
坏他好事,心中怒气暗生,定睛看去,乍见一名墨袍道人昂首立在准提跟前,衣
风飘飘,仙姿道骨。
  「何人干预比武?」
  皇甫武吉沉声说道,「双方公平一战,胜负未定,岂容外人插手!」
  道人拱手道:「皇上,贫道鸿钧,代准提大师认输。」
  皇甫武吉嗯了一声,浓眉一挑,说道:「佛门之事何时轮到玄宗插手,道长
似乎管得太宽了吧!」
  准提运功驱散体内黑炎,口宣佛号地道:「皇上明鉴,三教本为一体,鸿钧
道长的意思也就是小僧的意思。」
  话中有话,挑明了今天三教就是要联手,同进共退,任你外人如何挑拨拉拢
,即便你皇甫武吉如何权势通天,拉拢多少外围宗派,但三教最顶端的精英弟子
始终站成一线。
  洛清妍对鸿钧此举也甚是赞同,暗忖道:「这摄生虽然压住准提,但他若要
下杀手,也难逃准提垂死一击,很有可能是一死一伤,双方都得不偿失,白白便
宜皇帝老儿。」
  魔尊合眼沉吟道:「摄生,既然赢了便回来吧,没必要弄得两败俱伤,省得
让某些人看笑话。」
  厉帝哈哈笑道:「魔尊此言甚好,反正有人在这里做公证,分出胜负便可以
了,没必要拼死拼活的!」
  言毕,朝焊魁使了个眼神,焊魁心领神会,大步走出,朗声喝道:「焊魁领
教道门之威。」
  鸿钧轻笑一声道:「请!」
  焊魁也不客气,直接一掌劈来,煞族的独特功体,可导入阴魂冥气,如今正
值黑夜十分,天地阴气大盛,再添三分威势。
  一式真武神通拳,直接打来,拳风对掌力,两人普一交手便暗中试探对方修
为,心中已是明了三分,焊魁脚踏「游魂步」,犹如飘渺阴魂般闪到鸿钧左侧,
一记利爪直掏道者心窝,谁料竟被一股棉柔真气拦阻,鬼爪难尽全功,转眼间便
被卸去七分真力。
  乍见鸿钧身上赫现太极图腾,正是道门至高护身法诀——混元道胎,与菩提
金身的刚硬不同,混元道胎乃是卸劲化功之法,以柔蕴刚,卸去外来攻击,汇入
混元之力,再藉此反震对手,但一切均以自身根基为限。
  被卸去七分劲力后,焊魁只觉得一股异劲返还与自己,竟是自己剩余的三分
后劲,力道虽不足伤人,但也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一招失利,焊魁依旧沉稳,他手指在虚空之中连点三下,霎时三点连线,正
是「三煞凶线」,天地人三煞连线,交织极凶之数,欲破混元道胎。
  面对汹汹而至的厉风煞气,鸿钧不慌不忙,轻喝一声:「化!」
  只见他双手负后,一幅悠闲自在的模样,却将焊魁的绝式化去五分,而剩余
的五分煞气则在他身边流转,凝而不散。
  再闻道者一声喝:「回!」
  那剩余的五分煞气瞬间返还焊魁,焊魁暗骂一声,扭身避开,鸿钧此际窥准
机会,趁势反击,使出先天绝卦,掌风起离卦,正是「离日丹火」。
  面对道门的煅魂真火,焊魁厉掌劈地,惊掀万丈层峦,无惧来势汹涌披靡至
,九霄落绛雷十地阴魂唱,更显威震寰宇八荒惊,正是煞域武学之源——藏玄冥
功。
  两人轰然对掌,竟是成了最凶险的根基比拼,内力僵持。
  此际已经将近子时,天地阴气越发浓郁,焊魁得天时之助,冥气阴力更为凶
猛;鸿钧一边施展离卦火劲,一边以混元道胎卸导焊魁掌力,并暗中返还对手,
道门煞域斗法,一者道元深厚,功体玄妙,一者占据天时,阴功更催,谁也奈何
不了谁。
  厉帝看得是暗自惊讶:「这小道士不愧是仙踪的得意弟子,天时相克他还能
与焊魁打个平手,若以修为论他应该是双方传人中最强的一个了。」
  看着两人头顶不住冒起白气,心知若在僵持,便是两败俱伤,而对面的孔岫
也是眉头紧蹙,似乎蠢蠢欲动。
  「出手!」
  厉帝与孔岫同时而动,两人默契地抵住各自晚辈的后心,同时将真气导入他
们体内,藉此将两人扯开。
  儒煞至尊介入,鸿钧与焊魁得以保存,然而任谁都看得出,这一战又是不分
胜负。
  皇甫武吉略带讽刺意味地道:「莫非此战还是不分胜负?」
  魔尊嘿嘿笑道:「皇上你身为武评公证,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皇甫武吉心中杀意越发浓重,暗忖道:「笑吧,只要子夜一到,你们统统都
得完蛋。」
  「如今双方都是一胜一负两平,那最终胜负便看最后这一场了。」
  皇甫武吉说道。
  楚婉冰瞥了一眼天际,心中不免有几分担忧,如今子夜将近,不知四大阵眼
是否已经尽数攻破?「雪芯,该你了。」
  于秀婷点头地对女儿说道,并投来一个鼓励的微笑,魏雪芯展颜一笑,宛如
百花吐馨,提剑上场,素手一翻,岁月神剑应声出鞘,娇声说道:「天剑谷魏雪
芯候教!」
  楚婉冰咯咯一笑,白衣一扬,飘入战圈,玉指在腰带上一滑,一柄缠腰软剑
握在手掌,巧笑嫣然地望着这与自己容貌不相上下的女子。
  魏雪芯一见她手中软剑,心念一动,沉声问道:「你跟叶俊是什么关系?」
  楚婉冰歪着脑袋笑道:「想知道么,我偏不告诉你!」
  想起叶俊,魏雪芯不由火冒三丈,一双美眸已是凝聚杀意,霎时便将功力催
至巅峰,楚婉冰也不甘示弱,真气应声而出,挥剑遥指对手,真气聚合形成猛烈
气流,将两人衣裳吹拂而动,更紧紧贴在身上,尽显其玲珑婀娜身段。
  两口秋水神剑,两名绝代佳人,一者青衣淡雅,清秀雅致;一者白衣飘逸,
娇艳妖娆,众人的目光不由一阵呆滞,只觉得这双姝当真是揽尽天下丽色,在她
们面前日月山河皆是暗淡无光,便是皇甫武吉都生出一种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冲
动。
  沧释天面对着这不速之客,心中甚是惊讶,他曾经想到过攻打阵眼的各种高
手,楚无缺和佛道教主是三败俱伤,即便来了威胁也不大,而三族至尊定是到校
场观战,正道方面定是孔岫和于秀婷压阵,而攻打阵眼的无外乎愆僧、符九阴或
者袁齐天这三个高手。
  沧释天曾与魔尊达成某种协议,要劝服愆僧不是难事,而符九阴他更是不惧
,天穹妙法可克制煞域功体,他若敢来定叫他含恨而终,唯有袁齐天是最麻烦的
一个,但他也拟定出了对策,配合阵法和诸人之力定可将战局拖入子夜。
  谁知道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个人,一个被封为异姓王的人,昔日的虓勍督帅
,军神杨烨。
  沧释天冷笑道:「镇南王,你擅离封地,可是死罪也!」
  杨烨哼道:「便是死罪,也要先斩了你这祸国邪孽!」
  心知对手能为,沧释天冷笑一声,下令道:「子明,去吧,让镇南王指点你
几招。」
  沧子明脸色一变,但也不敢违抗父亲之命,硬着头皮出战,只见他大喝一声
,再度祭起光明业火,白光直扑杨烨而来。
  杨烨眼皮都不抬,衣袖一挥,浩荡巨力一下就将沧子明震开,并一手揪住沧
子明衣领,冷喝一声:「滚开!」,竟是像抛垃圾一样,将沧子明甩了出去。
  水灵缇惊叫一声「师兄」,纵声飞去,将沧子明抱在怀里,却觉得万钧之力
用来,将她也撞了个满地打滚,两人抱作一团摔了个四脚朝天,端的是好不狼狈

  「徒儿!」
  昊天圣母竟是首先关心徒弟,并未搭理儿子,正想上前查探,却见眼前一黑
,一道雄伟身影挡在面前。
  杨烨笑道:「圣母?你究竟是沧释天的婆娘还是他老娘,怎地如此衰老?」
  圣母怒斥道:「给我滚!」
  说话间一掌五彩霞光拍来,杨烨嗤笑一声,迎着她的手掌打了一拳。
  圣母只觉得拳风威压狂霸,而且还蕴含着无尽后招,于是使了个手诀,瞬间
连续变化了多种手法,锁骨、抽筋、扒皮、切脉……无论她如何出招竟是难挡这
军神此拳。
  一拳直取心窝,昊天圣母挥臂挡格,虽是挡下,但也被锐利的拳风刮破了衣
袖,只见露出两条雪嫩滑腻的膀子,根本就不是一个老妇该有的肤色,杨烨哈哈
一笑:「原来也是一个戴面具,不敢见光的鼠辈!」
  圣母大怒,再施天穹妙法,一掌划出银河繁星,玉手捏出太极法印,招法皆
蕴天穹之威,朝着杨烨打来。
  「心意不坚,武道不专!」
  杨烨一拳出,口出冷眼训道,「你的五彩霞光都没练好,居然还贪图天穹妙
法,贪多嚼不烂,难怪用得如此差劲。」
  话音未落,竟是一拳碎太极,军威震天穹。
  杨烨五指一张,朝着昊天圣母面门抓去,显然是要扯下她的假面具:「藏头
露尾,还不现身!」
  昊天圣母也是非凡人,一个侧头扭腰便躲开了杨烨手掌。
  杨烨也不再纠缠她面容之事,连消带打,反手便是两记耳光,啪啪将昊天圣
母打得眼冒金星,虽未受伤,但心中却是倍感屈辱。
  「杨烨,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昊天圣母怒上眉梢,竟同时施展五彩霞光与天穹妙法,只见一剑横空,将她
拦下,出招之人正是白莲。
  「督帅,此人交我!」
  白莲简明扼要地道,说道间剑花绽放,再施六道剑轮,拖住了昊天圣母。
  而沧子明和水灵缇则协同武奴,以及桃花煞令再度纠缠昆仑子,战局再度陷
入僵持。
  「哈,有劳两位了!」
  杨烨一声长笑,朝着极元器奔去,沧释天岂容他得逞,一步拦阻,点出「炽
火摧形指」,杨烨冷哼一声,使了一招「千军万马」,一拳迎向邪神毒指。
  杨烨的招式都是最基本的军中的搏杀技,简单明了,全是攻敌要害,最重实
效,绝无花俏。
  这招千军万马其实就是一招军体拳,根本就是士兵入伍必学的招式。
  出招之时,扎稳马步,先从双足发力,传至腰身,再由肩膀带动,直接打向
敌人的心窝。
  碰的一声,两人对了一掌,皆被对方的不世根基而赞叹,沧释天再提元功,
翻手打出一记「赤炼断金手」。
  此招阴毒非常,会散发无尽炎气,炎气侵入中招者肺腑,爆冲而出的热能可
瞬间将人融成一团肉泥,极为恐怖,属于极阳极热之招。
  杨烨眉头一皱,打了一招「兵甲破阵」,隔空发力,以浑厚真气阻挠赤炼断
金手的无尽炎气。
  沧释天哈哈一笑:「杨督帅,你中计了。」
  只见他招式一转,使了一招「炀血破气诀」,灼热炎气将军神外放的真元当
做火薪,以此为燃,顺势烧了过来。
  「这厮居然还能焚烧真气?」
  杨烨虽是惊讶,但依旧沉稳,只见他精气内敛,抱元守一,真元隐而不发。
  再度交接,沧释天竟是毫无所获,再无真气可烧,不禁暗自冷笑:「你收回
真气,还不是让我有机可乘。」
  方才任平凡就因为截断真气,从而被他接连重伤,如今看到杨烨也是这般做
法,不由暗自得意。
  却见杨烨步伐挪移,一举踏出军威正步,更显刚猛傲骨,一个眨眼间便窜到
了沧释天跟前,对着他的小腹便是一招「军武杀伐」,同样是军体拳,却是正中
目标。
  咦了一声,杨烨竟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是打在棉花飘絮之上,无处发力,惊
讶之余,沧释天应旋身退去。
  杨烨暗忖道:「这似乎像道门的太极卸劲法门,这贼子居然也偷学到了道教
绝学?」
  「杨督帅好功夫,沧某再来请教!」
  沧释天一招失威,心中甚是气恼,嗖嗖拍出了两记「火蜃手」,只见招式气
劲绵延不绝排空而来,杨烨也不甘示弱,五指筛张,打了两掌「劈挂掌」,同样
也是军体拳的招式。
  双神奏杀,砰砰两声闷响,两人皆是被震退,然而杨烨却是瞬间再发一掌,
猛烈掌风轰的一声,竟把屋墙打碎了一大片,露出了里边的真貌。
  只见屋内置放着三个石狮子,光泽流动,元气充沛,显然就是极元器。
  杨烨目光一闪,正想再出一掌,打碎这极元器,沧释天大喝一声妄想,猛然
杀来,招出连环,式起快急,将杨烨逼得毫无空暇机会。
  沧释天将各大绝式轮番施展,曾多次想以「炀血破气诀」
  焚烧真气,可是杨烨却是精气内藏,真元收敛,拳掌之间内力隐而不发,不
击中目标绝不轻易吐劲,按理来说,杨烨这般收敛真气,根本就不是沧释天的对
手,可是他已经身意练到了极处,简简单单的军体拳却能取得最大的效果,将军
中的搏杀格斗技用的淋漓尽致,每次都能抢先一步截杀沧释天的招式,但杨烨也
顾忌沧释天能够焚烧真气的功法,所以难以全力施为。
  沧释天将杨烨逼得无法鼓动全身真气,而杨烨则以神乎其神的搏杀之法打压
沧释天,两人是各展其才,战局陷入一片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