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6回沧天邪威:龙魂侠影
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6回沧天邪威: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校场之上,正邪激斗,孟轲衣裳翻飞,掌起掌落之间,大展优雅儒武之 风, 紫阳玄功宛如骄阳耀天,逼得四周鬼魅阴气难进其三尺方圆,再看他五指握拳, 一拳轰散拦路鬼魂,直取朱煌胸口。   朱煌拳起爪落,先化出万千厉鬼,再捏法决,使了一招「朱墨咒身术」,顿 时召唤阴甲护身,身上顿时多了一件战铠,猛地挡住了紫气儒拳。   虽说是此际有皇甫武吉在虎视眈眈,但两人依旧不为所动,只求尽情演武, 展示修者武骨,酣畅一战。   两人身形交错,招来式往,在儒风阴气交织中,编写战火风歌。   朱煌再发阴力,身子半俯双掌拍地,竟是吸纳地脉阴气,以此加诸功体,冷 哼一声,腰身一直,双臂一扬,竟在地面上抽起了一大块石头,本是平躺的校场 顿时多了一个大坑。   「接招!」   朱煌双手发力,将巨石丢了过去,孟轲伸手一接,只觉得力道千钧,不由赞 叹一声「好大的力气」,随即气沉丹田,扎马旋腰,以紫阳玄功之内力,猛地一 下又将石头丢了回去。   朱煌哈哈一笑,使出煞域绝学「藏玄冥功」,引动四方阴力,更加扯下九霄 惊雷,绛色雷电尽在掌握,对着巨石便是隔空一掌,碰的一声,巨石被绛雷击碎 ,而阴力则趁势扑向孟轲。   紫阳玄功再运神效,浩然正气百邪不侵,孟轲再赞一掌,隔空封住藏玄冥功 之阴力。   两人劲力隔空相撞,猛地爆发出凌然气流,席卷全场。   就在此时厉帝指捏阴决,竟暗中将其中一道气流打向了高坐龙椅之上的皇甫 武吉。   皇甫武吉冷眉一挑,大罗金阙之力赫然绽放,金光缠身,锐利气流难进方圆 。   再看孟轲与朱煌两人皆是被对手劲力震退,各自收招回气,暗暗调和内息。   厉帝微微一皱眉,心忖道:「朱煌已经发挥了应有的实力,依旧没有打赢孟 轲,再打下去便是生死搏斗,反正我们都没有作假,不算侮辱这场比武,不如就 此作罢,免得便宜了狗皇帝。」   于是说道:「朱煌退下吧,不能取胜非战之过。」   朱煌微微一愣,虽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但也只好朝后退下。   皇甫武吉嗯道:「厉帝,你此举是否算是认输?」   厉帝负手冷笑,丝毫不理会皇甫武吉,只是静静望着孟轲。   孟轲叹道:「皇上明鉴,在下也没有打赢朱煌,此战便以平手而论吧。」   皇甫武吉脸色一沉,方才只要孟轲顺着他的口气说下去,便可以算作是孟轲 获胜,可是他偏偏不肯,对于此举惹得皇甫武吉甚为恼怒。   厉帝冷笑道:「皇甫武吉,你太小看武者风骨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没 人会厚颜无耻地承认一场不存在的胜利。」   孔岫跟于秀婷碍于身份不能应和厉帝所言,但也不由默默点头称是,一场公 平的比武岂能容忍肮脏的权术介入。   魔尊可不给面子皇甫武吉,呵呵道:「无知无耻的权术玩弄,修者武骨岂容 尔等手段玷污。」   皇甫武吉哈哈一笑,面色依旧不变,淡然说道:「既然两位打和,那继续下 一场吧!」   魔尊与厉帝不由暗赞道:「好一个帝皇之身,被吾等这般抢白还能如此冷静 ,城府可见一斑。」   魔尊朝着巫罗使了个眼神,巫罗点了点头,站了出来,朗声道:「魔界巫罗 在此,何人应战?」   「阿弥陀佛,小僧接引领教施主高招!」   只见一名高瘦如材的僧人走了出来,面黄肌瘦,看似弱不禁风,但双眼却是 清澈透亮,巫罗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点头道:「大师修得莫非是枯木禅法?」   接引一幅苦瓜脸说道:「正是,施主请赐招!」   楚婉冰瞧得奇怪,不禁低声询问道:「娘亲这和尚也忒奇怪了,好像每个人 都欠他钱似的。」   洛清妍轻声笑道:「傻丫头,那是佛门的枯木禅法,修炼者可撇去七情六欲 ,冷观世态,其内心无欲无求,便可永固禅心。」   楚婉冰看了片刻,又问道:「娘亲,这个和尚不动也就算了,为何那个巫罗 也一动不动?」   洛清妍笑道:「巫罗一定是使用心魔大法,要破这和尚的禅心。」   楚婉冰微微一愣,甚是不解,洛清妍继续说道:「心魔大法便是将修者心中 的欲念无穷放大,种出心魔,从而毁其心志。而枯木禅法则是不动不摇,斩断情 欲,泯灭心魔。他们是一个要养心魔,一个要驱心魔,这两种功法正好是死对头 ,就看谁的功力更胜一凑。」   只见佛魔二人相互斗法,双方各展神通。   巫罗冷笑道:「大师,为何修佛?」   他一字一涂,每吐一字,双眸便炽亮一分,亮至极处,如血海翻腾,巨魔降 世,端地威不可当,更让人有种神魂颠倒的错觉,心中燥念暗生。   「修心,证道!」   接引慢悠悠地道,目光却渐渐凝聚,初如凝云为水,继而凝水为珠,珠流入 海,深邃无边,但任凭对方眼神如何凌厉,心念如何痴狂,与之一交,将其归于 虚无。   「何谓心乎?」   巫罗继续发问,心魔大法不住催生,势要在接引身上种下心魔,毁其道行, 精气神不住汇聚,但由于心魔大法主攻,更费精神,精气亮之极处,渐转衰弱, 眸子含光敛神,威芒大减。   接引禅心混沌之意却有如实质,徐徐吐出,如千钧钝物,压住巫罗所布之心 魔。   巫罗蓄神养气,守了一阵,蓦地一声沉喝,心魔倏地一挣,复又炽亮,将接 引的禅心顷刻逼退。   但只片时工夫,巫罗神气又衰,接引枯木禅心的混沌之力再度压来,但不过 数息,巫罗心魔又盛,又将攻势夺回。   两人心念元神就这般进进退退,时攻时守,忽如两剑交锋,忽如交矛破盾, 时而示弱,时而逞强;变化之奇,尤胜刀剑。   反复数合,巫罗忽到大喝一声,左脚如负千钧,慢慢跨出,接引应势飘退, 高高纵起,只见巫罗挥手便打,邪气狂涌,一掌凝聚无尽魔功,掌风将四周地面 压得崩塌破碎,远远看去竟看到巫罗手臂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白练,可见其威力庞 大。   接引信手捏指,结法印,出佛掌,霎时身高暴丈,竟化作一个六丈巨人,居 高临下一掌劈出大梵圣印,佛光聚成卍字法印,对上魔界绝式。   佛光震魔气,接引压巫罗。   巫罗被佛者打得半身陷入地下,口角溢血,狼狈不已,接引长出一口浊气, 身形再度恢复高瘦枯萎的模样。   高下立判,魔尊嗯了一声,垂目说道:「巫罗,此阵你输了!」   接引收招回式,双掌合十,说了一声承认便退了回去。   巫罗从地里爬起来,长叹一声无奈也退了回去。   皇甫武吉脸色多了几分阴沉,他看出来巫罗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因为接引也 没有在占据上风的那一刻趁胜追击,否则的话巫罗不死也得重伤,心中冷笑道: 「果然双方都没尽全力,四个阵眼估计已经破了二个,不知道铮儿那边能撑多久 ,沧释天心怀鬼胎,想必也不会认真把守,看来最后还得靠朕来收拾残局。」   这时佛门再出一人,准提迎战,魔尊浓眉一抖,说道:「摄生,这一仗由你 来。」   准提相对于接引而言长得比较圆润,面圆耳大,颇有慈悲法相,然而摄生则 是面镀邪纹,眼中透着凶狠杀气。   楚婉冰正默默看着两人,心中暗自比较佛魔传人的优劣,忽然听到一声清脆 的娇声说道:「娘亲,这为准提大师身上似乎透着淡淡金光,莫非他也修成了菩 提金身?」   说话者正是魏雪芯,只见她目光专注,生得是杏眸桃腮,朱唇皓齿,一身青 衣裁剪得十分得体,将那修长的身段显得更为婀娜多姿,楚婉冰也不禁暗自感叹 :「果真是国色天香的美人,难怪那小贼对她这般迷恋。」   又瞧了几眼,只见她眉毛凝而不散,双腿紧绷内敛,显然还是处子之身,总 算暗松一口气:「那小贼果真没骗我,他还没跟魏丫头怎么样。」   魏雪芯似乎察觉的有人窥视自己,立即抬头望去,霎时两双秋翦水眸相互凝 视,不知为何竟同时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皇宫外围的几条主干道上,不少士兵正在巡逻,这场正邪武斗牵动整个帝都 ,人人自危。   「龙大人,我们可是禁宫侍卫,居然要沦落到巡街的地步。」   石洪骂骂咧咧地道,「那裴海峰和赵元浪居然不用出来,真是岂有此理!」   龙辉呵呵笑道:「石洪,你就知足了吧,今天皇宫里来的人个个都是硬手, 在宫里当差反而更危险,倒不如在外边转悠一圈。」   龙辉心里清楚得很,皇甫武吉还没有彻底信任他,所以才把他调到外边巡逻 ,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如今他所巡逻的这条道路最靠近东宫,心中不由思 忖道:「娘亲姐姐当日跟魔尊厉帝商量,各自分配攻击点,这东宫便是煞域负责 ,若我没猜错这次来打东宫阵眼的应该是那个符九阴。」   石洪叹道:「想不到龙大人你新婚才没几天就被召来当值了。」   龙辉笑道:「大家都是吃皇粮的,习惯便好。」   石洪笑道:「大人你习惯,但不知道嫂夫人习不习惯,刚成亲没几天,你大 半夜的抛下她出来当差,小心她咬碎银牙」   石洪跟龙辉关系不错,所以也经常开一些玩笑。   龙辉微微一笑,暗忖道:「素雅现在又螣姬和明雪暗中保护,不必担心她的 安全。」   想起螣姬,龙辉不免下身一热,当日偷情的滋味实在是回味无穷,心想若有 机会定要再来一次。   「大人,你说咱们现在如此空闲,不如找家茶馆喝口茶润润喉吧。」   石洪舔舔口唇道,「这鬼天气也真够热的,大晚上的还这么热。」   龙辉摇头道:「你想死啊,当值期间还敢离开岗位,到时候你有几个脑袋给 皇上砍?」   石洪嘿嘿一笑,缩了缩脑袋,不再说话。   在大街上依旧可以看到那巍峨的宫阙,龙辉心中不禁冷笑:「皇帝老儿给我 这个差事也挺不错的,一会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逮住几个煞域的人,又是 大功一件。」   当初洛清妍便与龙辉约定好,若他巡逻的地方是东宫或者南宫,那便趁着魔 煞两族撤退之际,杀掉他们几个精英,不但可以消磨他们的实力,也可以立下功 劳,让皇帝更加赏识自己。   「这次煞域应该是派出了魑魅魍魉四大阴将,正好可以杀上一两个。」   龙辉望着夜色思忖道,「只是不知道攻打西宫的那三位前辈的状况如何。」   三教名锋对龙辉曾有救命之恩,他心中十分担忧这三人的安危。   西宫阙,极元器所在之地,昊天教精锐尽出,三教名锋陷入绝杀之局。   屋内走出一人,表情呆滞,显然是带着人皮面具,气势深沉如渊,目光锐利 似宝剑。   任平凡哼了一声,劲力凝剑,隔空射出一道剑气,试探对手修为,谁知剑气 未近那人十步便被一股灼热的气流溶解消散。   白莲俏脸一寒,沉声道:「光明业火?你是沧释天?」   「白莲师太好眼力,想不到沧某多年未出,竟然还是被你一眼认出了!」   昊天之主,邪神释天,三教人马顿时一阵心寒,如今无幻被云踪的武奴偷袭 ,已经重伤,圣母、神子、圣女三人已经够他们喝一壶了,再加上一个深藏不露 的沧释天,三教名锋顿感此战遥遥。   当年白弯镇,水灵缇曾今被持法明王牢牢压制,此际再遇旧敌,她抢先出手 ,誓要一雪前耻,五彩霞光随手而出,直取明王之身。   「阿弥陀佛!」   持法明王手捏法决,一掌大梵圣印应了上去。   佛掌威势刚烈,本已一往无前之降魔绝式,竟然被打了回来,只见霞光力压 佛耀,一只素白嫩手竟然将卍字佛印震碎,持法明王竟在一招之间落入下风。   「秃驴,再接一掌!」   水灵缇因与龙辉阴阳双修,功力精进无比,一个照面便压下了持法明王,如 今她娇躯飞舞,对着持法明王胸膛又是一掌。   持法明王心知对手功力大进,唯有采取守势,只见他双手合十,沉喝一声, 祭起「佛光卍华镜」,以佛门防御绝招勉强挡住水灵缇的攻势。   那边沧子明见水灵缇找回昔日对手,不免有些得意,哈哈笑道:「当年在成 老儿家一战,一直没有尽兴,今日为何不见周君辞那厮,也好让本神子动动身骨 !」   沧释天眉头微皱,淡然道:「子明,周君辞已经被你娘亲打成重伤了,如何 能来。」   沧子明对父亲十分敬畏,嗯了一声就不敢多言了。   「三教名锋,今日沧某便来讨教!」   沧释天昂首踏出,庭院内顿时涌出一股强烈的热流,只见他浑身隐隐透着白 光,正是光明业火的独特真气。   任平凡心知此人绝不简单,仗剑强攻,一剑翻儒风,出手便是紫阳玄功,紫 色剑气袭向沧释天。   沧释天呵呵一笑:「任兄,你紫阳玄功也只是练到第八重仙阳境,看来你有 生之年难窥圣阳境了!」   只见他翻手一掌,灼热的光明业火将紫色剑气尽数吞噬。   任平凡竟看到白光之中隐隐蕴含着紫色之气,这明显就是紫阳玄功的特征, 心中大惊:「他怎么会我儒门的镇教神功?」   心绪未定,忽见沧释天闪身而来,指法如电直取儒者要穴,正是「光明业火 」   的独特武式——炽火摧形指。   生死关头,任平凡祭起独门剑势——墨尘七行,只见他招化无形之意,剑起 有质之气,使了一招「枫红千舞」,此招曲自秋枫红叶之意境,在儒门修者心中 ,枫叶乃是着对往事的回忆、人生的沉淀、情感的永恒及岁月的轮回的一种象征 ,更是象征着坚毅不拔,最适合在困境逆流中激励人心,所以任平凡使了这招后 ,精神不由大振,逆境求生,挡住沧释天夺命杀招。   沧释天哈的一声,笑道:「枫红千舞,招出轮回,意念不屈,妙哉!可惜始 终难逃一死!」   只见他双手变得似真似幻,使了一招「炀血破气诀」。   任平凡深吸一口冷气,挥剑自保,使了一招「紫宸麟风」,剑气凝聚成麒麟 形象,力阻邪神夺命魔手。   谁知麒麟剑气是一招被破,而且剑气竟然还被点燃,从而沿着剑气直入气脉 ,反烧任平凡。   此招炀血破气诀能够针对人的气息,将气息作为燃油,焚血烧气,让人由内 而外被活活烧死,任平凡外放的真气越强,那对自己的损伤也就越大。   任平凡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涌,五内俱焚,当机立断截断真气运行,炀血破气 诀没了真气为燃料立即熄灭,但任平凡也被烧伤了两成的气脉,心中暗叫好险, 若不是反应得快,恐怕就连经脉也要被烧断。   气脉受损还能静养恢复,若经脉断裂那便是一辈子作废人,强如龙辉当年被 妖后打断经脉后,修为也是只退不进,若非连续获取水灵缇、白翎羽和楚婉冰三 人的元阴滋补,现在他恐怕怕连五成功体都不到了。   就在任平凡截断真气之际,沧释天得意一笑,一掌扫向他的肩头,由于没有 真气护体,任平凡的肩头骨被打裂,疼入骨髓,差点连剑也握不住了。   「任兄!」   「书呆子!」   白莲和昆仑子见状纷纷仗剑上前,试图为他解围,并合剑斗邪神,谁知沧子 明和云踪出手拦住昆仑子,而昊天圣母则出手截住白莲。   当年双锋联袂便可拖住一个袁齐天,三人联手就是妖后也吃不消,沧释天那 会让他们三剑合璧,一个眼神便号令手下拖住佛道双剑,自己要专心解决儒门剑 者,再慢慢除掉两外两人。   昆仑子被人困住,不禁怒火中烧,一剑挥出「先天绝卦」,气动风雷二卦, 「巽网骄风」   和「震阙惊雷」   两式同出,云踪不敢亲身接招,摇铃驭奴,那名肥胖的武奴大吼一声,使了 一招太极缠丝手,以柔和绵力,化太极图腾,卸去震卦雷劲,而沧子明则祭起光 明业火,虽然没有其父那般神威,但也堪堪挡住了巽卦风力。   与此同时桃花煞令也加入战圈,这些妖娆多姿的女子,在一片莺声燕语中, 尽力拖住道门神剑。   昊天圣母嘿嘿冷笑,翻掌洒出五彩霞光,白莲忧心任平凡安危,佛门禅剑— —般若忏挥出阵阵寒光,正是六道剑轮,剑气化作畜生界,霎时万千猛兽蜂拥而 上,正是「畜生练业」,五彩霞光被凶兽撕咬抓挠,瞬间崩溃。   「妖妇受死!」   白莲怒声一哼,一改昔日慈悲和善面容,势要斩下昊天罪魁。   昊天圣母连退数步,双掌运化,半空抡圆,真气旋转化出太极图腾,然而太 极之中又有天穹之象,只见万里星河旋转而动,将「畜生练业」   剑气所化的凶兽尽数吞噬,将其消磨瓦解与天穹寰宇之内。   白莲首度见到如此异招,不由一惊,然而也就是这么一下子的功夫,昊天圣 母劈掌打来,掌风之内也是星河万象,尽含天穹大道,白莲先机已失,急忙挥剑 防御,使了一招「人世红尘」,此招取自六道之中的人间道,人间内充满各种业 力,可谓是多灾多难,亦是功德遍布,人间道之剑势一动,昊天圣母竟觉得自己 仿佛经历了人世诸多业迹,心生沧桑之意,心神出现了一丝破绽。   白莲娇叱一声,挥手嗖嗖连出数剑,正是修罗道之剑诀「修罗征伐」,阿修 罗乃是好战出名之族群,因有福报而没有德性有的说法只是将他纳入鬼神中,或 说是堕落的天人,这些人骁勇善战,此招也是六道剑轮中攻击力最强的一路剑诀 ,立即扳回劣势,而昊天圣母也是不凡,再度运出太极苍穹图,纳星光,聚天河 ,拦截阿修罗的攻杀。   「任兄,莫要负隅顽抗了!」   沧释天哈哈大笑,「这院子四周布下‘囚仙阵’,你们根本就逃不出去。」   囚仙阵乃是当年圣极宗所遗留的一门围困敌人的阵法,一旦陷入生出无穷无 尽的岔道,蜿蜒而行,叫人不知如何行走,当年圣极宗起兵造反之时,曾以此阵 困住了朝廷十万大军,叫他们硬生生饿死在里边,但要布真正的「囚仙阵」   须得配合特殊的地形和天时,再以上万牲畜之血融入多种矿石之中,以矿石 造出石柱,按照阵法的要求摆放,才算大功告成,如今这个囚先阵最多只有当年 的一分之力,但也足够困住这几人了,叫他们想逃也逃不了,唯有困兽之斗。   儒门剑锋被沧释天逼得险象环生,左支右拙,只见邪神又使了一招「红木焠 骨掌」,这一招专门针对人的骨骼,中招者全身骨骼焦化裂解,唯留皮囊,死状 凄惨,而且夺目白光之内还透着淡淡金华佛光。   任平凡连用了两招墨尘七行的剑势,「鲲锋吐纳」   和「竹蕴十德」,鲲锋吐纳乃是模拟鲲鱼之力,其剑意宛如鲲鱼吐纳,磅礴 大气,更掀惊涛骇浪;而竹蕴十德则是暗含十种变化,有十层劲力,而且更将竹 之十德融入剑意之内,让剑招更加玄妙。   但是交手的结果却是鲲鱼化焦骨,傲竹成火海,沧释天一招破两剑,他一掌 扫到任平凡的剑锋之上,那柄君子意瞬间变得通红,犹如刚从火炉里冶炼出来一 般,任平凡手掌顿感一阵灼热,低头一看,虎口已是一片焦黑。   最叫他惊讶的是,沧释天这一掌竟蕴含着佛门大梵圣印的浩大阳刚,后劲十 足。   「任兄,注意了!」   沧释天冷笑道,「再过三招,沧某便要取你性命!」   任平凡大怒喝道:「妄想!」   主动抢攻,寒锋旋转,剑气化丝,正是「春蚕吐丝」   剑招一开,无尽剑气就如同万千蚕丝般层层围绕而上,从四面八方困杀沧释 天。   「第一招!」   沧释天冷地一笑,五指一张,再施「炀血破气诀」,灼热炎力顺着任平凡的 剑气烧了过去,直通入体,任平凡大叫不妙:「糟糕,忘了他会焚烧真气!」   立即收招后退,再次截断真气运行,扑灭体内的炎火。   「第二招来了!」   沧释天长笑道,只见他翻掌凝指,双目锁定儒剑命门,一招「炽火摧形指」 ,朝着任平凡胸膛刺去,任平凡刚刚截断真气运行,可谓是最弱的时刻,哪能抵 挡这一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神叩关而来。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扑了过来,挡在任平凡跟前,正是先前被重创的无幻,只 见他猛地吐了一口鲜血,但这口血液极为滚烫,洒落地面还冒着阵阵白烟,而且 片刻后便蒸发殆尽。   沧释天冷哼一声:「无趣!」   指头再催三分真力,无幻胸膛噗通一声,便破出了一个大洞,破溃之处还是 焦黑一片,由此可见此招的炎气是何等灼热。   无幻头一歪,就此断气!沧释天瞥了一眼,笑道:「好一个不畏生死的道者 ,可惜你也只是延缓了任平凡的死期而已。」   随即,目光一转,盯着任平凡说道:「还有一招,任兄准备上路吧。」   无幻为了自己而牺牲,任平凡心中一片悲怒,大喝道:「沧释天,就算我死 也要撕掉你一块狗肉!」   儒剑怒火气,一心诛邪神,只见任平凡浑身紫气翻涌,君子意的剑锋上更是 透着耀眼紫光,不顾伤体,儒者再提十成元功,霎时风云齐动,正是墨尘七行最 后一式——儒武破杀。   正所谓佛见三千破,渡生斩罪!道见万物灭,杀生始元!儒见天下残,覆生 归一!佛,道,儒见其受苦受难,便忍无可忍,以杀止杀。   佛、道、儒的义理到最后都是一模一样。   以杀止杀才是正道。   此招一出便是有来无回,有死无生的最终败亡之剑。   儒晖千古传薪火,道临天下化万物,佛慈照世渡众生,三教同心天地行。   面对儒门神剑赌命一招,沧释天不动声色,淡然笑道:「任兄,是要与沧某 同归于尽吗?」   看了看神情肃杀的任平凡,他哼道:「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   「给我——破!」   只见沧释天右手举起,五指一握,任平凡顿感内息混乱,骨肉如焚,气脉灼 热,一口滚烫的热血吐了出来,膝盖一软,再无力支撑,唯有反手驻剑维持身子 不倒。   「你……你做了什么?」   任平凡不住地喘气道,他每吐一个字,口中都会喷出白白的热气,显然是体 内温度不断攀升。   沧释天缓缓走来,边走边说:「只是方才在交手的时候将炎气暗中打入了你 体内,这些炎气都是极为细微的,根本不会有什么伤害,但是你将功力提到巅峰 ,那炎气便可乘虚而入,焚烧你的气脉。」   这时沧释天已经走到任平凡跟前,缓缓举起手掌,说道:「任兄,这最后一 招便是送你上路,千万慢走,待会白莲和昆仑子也会去陪你的!」   昆仑子和白莲是焦急万分,但是却被对手缠住,难以脱身,心中是又恨又急 。   「最后一招,我来替任兄接——如何?」   只见一道雄厚掌力,强行震破了囚仙阵,直取沧释天。   沧释天急忙挥手抵挡,刚一接触,竟觉对方之功力雄厚异常,丝毫不再自己 之下,猝不及防竟被震退。   邪神一退,但见雄壮身躯窜入战局,气势威震全场。   那人连踏三步,竟是震动全场,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步态坚硬尽显刚毅 军风,围攻昆仑子的十多名桃花煞令被晃得东倒西歪,武奴和沧子明也是身形摇 动,差点就是下盘不稳,摔个狗吃屎。   那人身子一闪,大手探出,直取昊天圣母,任由她如何运转天穹,扭曲星河 ,还是难以抵挡,手腕竟被牢牢钳住。   「天穹妙法用的如此差劲,真是暴殄天物!」   说话间将她一把甩出,就像是丢一个没有重量的稻草人一般,将她丢向了水 灵缇,师徒二人顿时撞在了一起,轻而易举便解除了持法明王和白莲的窘境,令 得两大佛者摆脱纠缠。   他虽是一身便服长袍,却难以掩盖其刚毅果决之风,白莲等人顿时面露喜色 ,士气大振。   那人凌空一拳,简单直接,强烈拳风猛地将院墙打破一个大洞,淡淡地说道 :「持法大师,先带任兄离开。」   语气虽然平静,但却有股不可抗拒之威严,仿佛一声之下千军便要随他而动 。   持法明王嗯了一声,扶起任平凡急速离去。   「白莲师太,昆仑子道长,久见了!」   他哈哈笑道,「铁壁关一别,想不到今日又能比肩一战。」   沧释天眯着眼睛,哼笑道:「想不到你居然敢来京城,藩王擅自离开属地那 可是造反死罪啊!」   「造反?」   那人冷笑道,「这两个字竟然从天下间最大的反贼口中说出,真是讽刺啊! 」
伦理电影网站排行榜 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 美国十次啦最新域名 女色网-酒色网-一个网 人体艺术摄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