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2完) 启战玉京 第15回四方攻阵:龙魂侠影
第8集(2完) 启战玉京 第15回四方攻阵: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慕容熙言语方毕,门外竟同时出现佛光和默契,并响起一阵诡异低沉的诗号

:「非佛非魔,以杀定心,以戮证道,世尊有罪!」
轰隆一声,大门就像是纸片飞碎般被一股巨力打烂,邪魅身影,诡异袈裟,
赫现跟前,只见万罪僧人手持戮血罪刀,强势压境。
三人心神同时一敛,凝气提元,北堂胜和赵武皆是目光冷峻,锁定对手身影
,而慕容熙则是眼珠游走,不断打量着窗户,心中暗忖:「这和尚似乎不简单,
赶紧找个机会逃吧,傻子才跟他拼命呢。」
就在此时,只听愆僧说道:「那位小施主,是否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慕容熙嗯了一声,大大方方承认,笑道:「大师果然目光如炬,小子正是要
找条逃命之路,不知大师可否通融?」
北堂胜和赵武同时一惊,在他们看来这个和尚虽然厉害,但合三人之力未必
不能一斗,如果慕容熙走了,他们两个恐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赵武喝道:「三公子,千万莫听这魔僧的巧言,他一定是想让我们放松警惕
!」
愆僧垂目说道:「小施主,愆僧观你双眼清澈,初心未泯,而且你身上毫无
杀戮血腥,未犯罪业,愆僧只杀有罪之人,你离去吧。」
「大师,你不是说笑吧?」
慕容熙露出几分喜色,有些不敢确认地说道。
愆僧微微一笑,双手负后,作出一副「你自便吧」
的姿势。
慕容熙见此人不似伪装,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从窗户跳出,愆僧不禁笑道
:「好一个小心谨慎的小施主。」
北堂胜怒声喝道:「慕容熙,你竟敢和魔人勾结,我定要禀明皇上将你满门
抄斩!」
话音未落,忽然一阵劲风扑来,北堂胜急忙扭身避过,只见愆僧冷冷道:「
小施主无罪,但尔等有罪。像汝等罪孽深重之人,还妄想谋害无罪者,该杀!」
赵武怒道:「臭和尚,别以为我们怕了你!」
于是抽出佩剑嗖嗖地刺向愆僧,北堂胜也是祭起「惊雷八极」,翻掌提元,
掌风夹杂着雷罡之力,直劈愆僧胸膛。
只见愆僧不躲不闪,竟让掌剑加身,北堂胜只觉得手掌似乎打在一块钢板上
,而赵武剑锋根本就是难进半寸,还被一股异力逼得剑刃弯曲,这正是愆僧之护
体魔功——世尊孽体。
「汝等所犯之罪,足以下十八层地狱。」
愆僧说话间已经使出了禅孽魔经,冷然说道,「吾赐汝等阿鼻受刑!」
戮血罪刀赫然划出诡异红光,鲜血飞溅,两颗首级应声落地。
东宫,明轩殿,正是正宫娘娘之居所,一身华服凤袍的周皇后伸出食指和中
指,拈起一颗白色棋子,秀眉微蹙,思念了片刻,玉手轻落,啪的一下,落子入
盘。
她的手指白嫩雪滑,竟比这白棋还要白上几分。
与她对弈的正是齐王皇甫铮,只见他微微一笑,挽起衣袖,也捻起一枚黑棋
,落子定局。
周皇后掩嘴笑道:「铮儿,你的棋艺又进步了,母后已经不是你的对手哩。

齐王笑道:「这都是母后对孩儿的栽培。」
周皇后笑道:「这盘棋已经终局了,只是不知道皇上的棋局下得如何了?」
齐王笑道:「父皇雄才伟略,如今想必已经接近收官了。」
周皇后微点臻首道:「铮儿,你让士兵大张旗鼓地行动,是为误导敌人之法
,但为何还要遣退镇守极元器的高手呢?」
齐王笑道:「孩儿这样也是诱敌之计?」
周皇后饶有兴趣的问道:「如何诱敌?」
「如有高手坐镇极元器,虽然看起来万无一失,但实际是也是一种心虚的表
现,所以找到这些高手就相当于找到极元之器。」
齐王笑道,「那我就干脆不要他们守护极元器,让那些江湖人自己找去,只
要拖过亥时,我们便可大获全胜。」
周皇后点头道:「与其让对方寻找破绽,倒不如让全身都是破绽,如此一来
,对方反而不知道那些才是破绽。铮儿你此招甚妙,你那几个兄弟远不及你,他
们就懂得生搬硬套皇上的命令,却不知道皇上只要最终结果,过程如何根本不重
要。」
齐王笑道:「父皇怎么吩咐,他们就怎么做,若是如此父皇还何必让我们几
个皇子到宫里负责布防,随便找几个侍卫负责便可以了。」
周皇后点头笑道:「这也是皇上对诸位皇子的考验和比较,铮儿你这次可谓
是占尽上风了。」
齐王眉头一皱,目光瞥向宫殿的一个偏僻角落,冷笑道:「出来吧,别躲了
!」
「嘿嘿」
一道身影闪了出来,「齐王果然不同凡响,我只是呼吸重了几分便让你察觉
出来了。」
此人正是当年铁壁关大战时的魍岳,他一现身所有的侍卫同时拔出佩刀,扑
了过来。
魍岳哼笑了几声,使了一招「风鬼百里」,身子周围随即卷起鬼魂阴风,侍
卫竟无一能近身,魍岳一边以阴风护体,一边朝着齐王和周皇后走来,口中冷笑
道:「齐王智计安天下,对于极元器小可实在是找不到,就请殿下直接告诉我吧
!」
齐王拔出雕龙佩剑,长笑一声道:「先生若能胜过小王手中佩剑再说吧!」
只见龙剑挥动,金光撒地,正是大罗金阙之功力,齐王剑动四方,剑锋蕴含
着皇家浩荡罡气,竟是百鬼易辟,冤魂尽散。
魍岳脸色一沉,脚步轻挪,一个闪身侧过了剑锋,对着齐王便是两记「阴兽
鬼爪」,他的指甲上泛起黝黑邪气,显然是蕴含阴毒之力,只要擦破一点皮,定
当剧毒攻心。
齐王哼了一声,挥剑护身,剑锋凝聚大罗金阙之内力,抖出了朵朵金色剑花
,逼得魍岳难进寸功,唯有抽身后退,齐王看准他退走路线,一剑刺出,金光闪
现,魍岳一声怪叫,竟被削掉右手的小指和无名指。
周皇后颔首笑道:「铮儿好功夫,看来你已经修成三十重天的境界了,想当
年你父皇在这个年纪还没你如此功力。」
齐王笑道:「母后赞谬了,孩儿比起父皇还差得远哩。」
只见他们母子一对一答间,那柄龙剑耍得虎虎生风,魍岳被杀的节节后退,
衣服被刺破了不少,头发也被削断了一大截,端的是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好不
狼狈。
只见齐王嗖的一下窜了过去,掌出连环,在魍岳胸口连拍三下,打得他口吐
鲜血,脚步一阵蹒跚几乎倒地。
齐王收剑入鞘,负手在后,姿态甚是悠闲儒雅,冷冷说道:「将他拿下!」
侍卫一拥而上,虽是负伤,但魍岳岂会就此甘心沦为阶下囚,负隅顽抗,爪
出阴风,一口气打到了几个侍卫,但他也渐渐陷入支拙之地,落败被俘只是早晚
之事。
周皇后说道:「铮儿,尽量活捉,此人定是当日行刺你父皇的恶徒的同党,
待会将他绑了送到皇上面前。」
齐王笑道:「母后请放心,孩儿自有分晓。」
「娘娘,殿下,不好了!」
一名武将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周皇后柳眉一挑,沉声训斥道:「张威,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武将乃是齐王的家将,此际他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回禀娘娘,外头
来了几个歹人,武功甚是高强,兄弟们快要挡不住了,还请娘娘和王爷尽快回避
。」
周皇后杏眸凝霜,拂袖冷哼道:「荒谬,本宫乃一国之母,若也被区区几个
毛贼惊走,置我大恒国威何地。」
说罢一抖凤袍,在东宫后座坐下,双手轻放在膝上,冷声道:「张威,本宫
便在此看着,看看这些江湖草莽如何突破宫外这三千铁甲卫士!」
这句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让毛贼进来的话,那你们这三千铁甲就一起
人头落地吧。
齐王笑道:「母后暂且安心,待孩儿去会上一会那个些武艺高强的歹人!」
说罢朝着那边的侍卫说道:「捉不住的话,便杀掉吧!」
众侍卫闻言,刀法越发凌厉,被齐王打伤气脉的魍岳身陷刀网之中,被连续
划伤了好几处,命悬一线。
「张威,你留在此地保护皇后!」
齐王淡淡地下命道,有种泰山崩于前额不动声色之气魄。
张威嗯应了一声,手按刀柄,地走到周皇后跟前,昂首挺胸站着,站得如同
一杆标枪般笔直。
就在齐王走出殿门那一刻,忽然听到宫娥的惊叫声,回头一看却见张威对着
周皇后拔刀相向,锋锐的刀刃夹在了周皇后粉嫩的玉颈上,周皇后也是被这忽如
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俏丽端庄的玉容上多了几分不解和惊恐。
「张威,你做什么!」
齐王怒声大喝,围攻魍岳的侍卫也不由呆住了,使得魍岳暂时避过一劫。
张威这时一言不发,只是将刀默默地架在周皇后脖子上,目无表情,宛如一
具僵尸。
齐王忽然感到身后阴风扑来,暗叫不妙,急忙抽剑转身劈去,谁知剑锋上传
来一股大力,震得他连退三步,尚未反应过来,又见眼前有一只手掌拍来。
「贼子可恶!」
齐王怒声挥剑,剑锋对着那只手掌的腕部逆削而上,要将他手掌切断,谁知
那人掌心一沉,啪的一下拍到了剑锋之上,铛的一声,雕龙宝剑应声而断。
那只手掌连消带打,一拳击在齐王胸膛。
「噗」
的一声齐王被打得口吐鲜血,身子硬生生地撞到了宫阙的柱子上,周皇后花
容失色,失声叫道:「铮儿!」
「娘娘不必担心,小可只用了三分力道,齐王殿下只是断了几根肋骨罢了!

只见一名面容俊朗,眼神邪魅的男子游哉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张威,不由
叹道:「哎,控制人的骨肉四肢倒是简单,要弄个表情或者是说话真是麻烦,差
点就露馅了!」
那人瞧了一眼被困住的魍岳,叹道:「魍岳这回辛苦你了!」
说话间身形几个起落,在那些侍卫间窜了几个来回,也不知他是如何动作,
那几十个侍卫竟同时变得面容呆滞,动作机械。
魍岳抹了抹身上的血迹恭敬地道:「多谢冥师援手!」
那人正是煞域冥师符九阴,他呵呵笑道:「客气客气,这里这么多强壮的傀
儡,也够我好好消遣一段时间了。」
只见他手指摆动,那些侍卫同时走到了周皇后面前,将她团团围住。
符九阴俯下身,饶有兴趣地望着周皇后那张成熟艳丽的俏脸,啧啧笑道:「
多美的一人儿,真不愧是一国之母。」
周皇后被他看得心头一阵发毛,细嫩的肌肤仿佛被无数根针扎过一般。
齐王捂着胸口怒声道:「恶徒,你若敢伤害我母后一根汗毛,今日我便是拼
了性命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符九阴竖起一根手指摇了几下,啧啧说道:「齐王殿下,我也不想来打扰皇
后娘娘的,只是你把那三个极元器藏得太深了,我找的毫无头绪,只好来请教娘
娘与殿下了。」
周皇后低垂眼帘,淡然而又威严地道:「皇家威严岂容尔等蝼蚁亵渎,你认
为哀家会告诉你么?」
符九阴拍手笑道:「若待会娘娘光着身子跑一圈皇宫,是不是也很有皇家威
仪呢?」
周皇后粉脸一寒,沉声怒道:「奸贼,你你说什么?」
符九阴手指一动,那边便有两名侍卫自动宽衣解带,将身子扒得光溜溜的,
随即便扭腰弄臀,搔首弄姿,十分滑稽而又十分诡异。
周皇后不由耳根一热,咬唇闭目,高耸的胸脯气得不住起伏,隐隐可见波浪
翻涌。
符九阴笑道:「我若没记错皇上现在是在御林军的校场,不如娘娘也学他们
一样,在校场上献舞一曲,也好给刀光剑影的比武增添几分色彩。」
周皇后娇躯不住发抖,浓密的睫毛似乎涌上了几分水雾。
「住手!」
齐王面色凝重,咬牙恨声道,「不要伤害我母后,我就告诉你们!」
西宫之地,三教名锋带着无幻、持法明王快速搜索着极元器的位置,昆仑子
左手持罗盘,右手五指掐算,正不住地推算着方位,任平凡催促道:「牛鼻子,
你找出来没有,再不快点风头都被那些妖魔抢去了!」
昆仑子哼道:「别催,有本事你自己找。」
任平凡不由一阵气恼,但论阵法昆仑子乃众人之首,他也插不上嘴。
昆仑子掐指算道:「九宫衍化,八卦回天,七星伏龙,六阳悬空……」
倏然眼神一亮,指着前面的庭园,喜道:「极元器便在那边,而且是三个都
在!」
说罢纵身跃起,其他人也跟着施展轻功,几个起落之后,便进入了庭园内。
院子内静悄悄的,空无人烟,昆仑子又看了看罗盘,眉头紧蹙,不住摇头道
:「不对啊……这罗盘的表现甚是怪异。」
白莲问道:「昆仑兄,莫非极元器不在此地?」
昆仑子说道:「在是在,只是这里极不寻常,好像是一个……」
忽然罗盘指针飞快旋转,越转越快,啪的一下,整个罗盘顿时破碎。
「阵中有阵,这西宫的极元器周围还有阵法守护!」
昆仑子惊叫道,「大家快退!」
就在此时,一阵诡异的铃声响起,一只肥大的拳头猛地砸来,正中无幻胸口
,将他打得口吐鲜血,撞在了一棵树干之上。
「真武神通拳?」
昆仑子大惊失色,只见一名膀大腰粗的胖子持拳而立,其眼珠赤红,喉咙发
出如同野兽般的声音,一名独臂道人站在其身后,昆仑子见到此人顿时怒目圆瞪
,恨声道:「云踪叛徒!」
云踪笑道:「昆仑子师兄许久不见!」
锵的一声,白虹刖出鞘,昆仑子怒上眉梢,秋水遥指道门叛逆,沉声喝道:
「我昆仑子今日便要亲手斩断道门耻辱!」
云踪呵呵一笑,手中铜铃一摆,那名胖子吼了一声,摆出一个道教「万寿青
松掌」
的架势,昆仑子面色一沉,寒声道:「好你个恶道,竟然用了道家千古之禁
术炼制武奴,你真是恶贯满盈,散尽天良!」
云踪哈哈大笑道:「何谓善,何谓恶?‘御武炼奴咒’本是祖师爷智慧所传
,却被你们这些伪君子视为禁术!你们任由先人智慧失传,而贫道却让此等神术
重现人世,究竟是孰恶孰善?」
昆仑子已经是双眼喷火,正想一剑杀了云踪,却发现院子内又多了十几道人
影,领头之人是一男二女,男的正是昊天神子沧子明,另外两女一个脸带面纱,
身姿婀娜,正是昊天圣女水灵缇,另外一名面容枯萎,老态龙钟正是昊天圣母,
其余之人以女子居多,正是水灵缇手下的桃花煞令。
任平凡哈哈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虾兵蟹将也妄想挡住三教名锋,真是可
笑!」
说话间君子意扬声出鞘,寒霜逼人,儒风飘然荡魔氛。
白莲一言不发,翻手抽出般若忏,遥指对手,她这一剑看似不无所指,但却
无所不指,昊天教众人顿时感到一阵透心寒意。
倏然,正堂的大门自动打开,不世身影昂然而出,冷傲淡笑道:「三教名锋
,今日折尘!」

丁香五月婷婷基地 丁香五月小说网 丁香五月色播五月 酒色网 色五月 酒色网第四色 酒色网导航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