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性奴生活的雅君
大学性奴生活的雅君
 


校园小说大全:又是一个夏天,但对于我们故事中的主角雅君来说这是一个不同的暑假,因为她考上了大学,在中学的十年苦

读总算是换来了一个满意结果,但她万万没有料想到她的大学生与一般大学生是不一样的,因为她的室友心怡。
快乐的暑假就要结束了,雅君坐上了开往云都市的汽车告别了自已的家乡准备开始自已的生活,经过10个小时
颠簸雅君终于来到了她心中的大学,还没进校门两个在校门口迎新的大三学生就对雅君抱以热情的微笑,看到雅君
的男生总是这样雅君也没怎么太在意,问明自已寝室的所在就往寝室走去。女生寝室是一个高大的白楼在校园里的
一个安静的角落,虽然幽静但雅君总觉得有一点点诡异,女生真的是很有第六感因为这一幢寝室楼诡异到把雅君的
下半生引导到另一个轨道上。一个她自已从来没有想过的轨道上。
雅君来到了她的寝室311 ,门没有关雅君推门而入,那刹那雅君一道闪电掠过雅君的心门,因为她看到了一样
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一个比她还漂亮的女生,「hi你叫雅君吧,遥言说你是个有名的漂亮女生,不过这次遥言
好象是真的。」
那个漂亮女生的开场更让雅君感到这个女生不但漂亮而且很特别至少她的开场白与众不同,「那有,你比我漂
亮得多,说真的你美得让我惊呀!你叫什么名字,只你知道我的名字很不公平呀?」
「我叫心怡!我在这所大学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我的身份,我是校长的女儿!」
「原来是校长的千金呀,能和你住一个寝室真是荣幸呀,以后要你多关照了!对了这里怎么只有两张床?我所
知道应该是四个人一起住的呀。」
心怡把手指放在嘴边开心地一笑:「这是我让我爸爸安排的,以后就我们两个人住在一起!大学四年我们尽情
快乐吧!」
雅君很高兴可以与这位心怡住在一起,因为她和自已一样是个美女她的爸爸又是校长这会方便很多,不过她想
错了彻底地想错了。
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心怡是一个爱好广泛的女生,他喜欢游泳,打球,爬山,上网吧。这一切的一切雅君
都感到万分新鲜并和她一起玩,就这样淋漓尽致地玩,不知不觉就要期未考了,当雅君惊觉到的时候却只有一星期
了,面对一大堆书雅君头皮发麻,这怎么办?
当雅君为考试的事头痛的时候她看到心怡依旧无忧无虑地玩着计算机她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但她并不能确定,
于是雅君试探地问了一下心怡:「希你怎么一点都不怕呀?要考试了,全挂可是要退学警告的呀。」
「看你怕的,我玩的时候早就铺好路了!我有答案!」
「你有答案?真的假的?」「当然真的!现在就有了」说着心怡拿出一张晃了一下,雅君极是高兴:「快快让
我复印一下!」「不行!不给你复印!」
这是心怡在这一个学期里第一次拒绝雅君,雅君一呆,心怡接着说:「我考试的时候传答案给你,现在不给你!」
「让我复印一下不就行了?这么麻烦呀!」
「你这小姑娘真是天真呀,这东西怎么能拿去复印让人看到怎么办?」
「那我抄一份。」
「不行,都说了我考试的时候会给你的你放心好了!」心怡一边摆动着那穿著旅游鞋的脚说着。虽然雅君有一
点点奇怪不过还是接受了心怡的做法。
考试的那一天终于来了,雅君坐在考场里而心怡真的就坐在她的旁边,雅君觉得非常安逸,一切都和她知道的
一样,她向心怡看了一眼,而心怡则抱以一个微笑,但这个微笑有一点点阴危,不过雅君并没有注意到。
试卷到手,雅君根本就没有去看试题,因为什么也看不懂,她一直在看心怡,只见她的室友运笔如飞,顷刻一
张试卷就写满了,然后她就在全白的草稿纸上写了起来,不久心怡录巧地把张折成一小团扔过来给雅君,雅君的心
砰砰直跳,看准监的不注意把纸翻出来,接下来雅君一等老师不注意就没命地抄,快抄到一半了,雅君在老师背对
她时,又把纸条拿了出来,砰!门口冲进来一个手拿数码相机的巡考人,一脸严厉地来到雅君桌前!拿起雅君的纸
条,并带走了她的试卷。雅君呆呆地坐在原地,她知道大学做弊被抓意味着什么,但想起心怡她又有了希望……
寝室里。「心怡!怎么办?我被抓了!你要帮我呀不然我拿不到学位的了」
「呵呵,你完了,我不想帮你,让等着退学吧!」
「什么?你不帮我?别开玩笑了!这要命是事呀,姐姐。」雅君这一急这姐姐两个字脱口而出,「妹妹,想让
我帮你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以后都叫我姐姐!」
「都叫你姐姐?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就是你要做我的奴隶,我做你的主人,你以后要完全服从我!从身
体到想思都是一样!这样我就给你搞定这件事!」
「奴隶?主人?你说什么?」
「如果你愿意让我帮你的话,你现在就跪下来吻一下我的鞋子。然后把这张合同签了!」
说着心怡从桌下拿出一张合同,雅君看了一下马上感觉到自已的大脑受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一次的冲击因为合
同是这样写的:
我—雅君原做心怡主人的奴隶,必须像狗一样地忠实于她。
在寝室里除非主人要求一律裸体,并配带主人要求的配件。(以镣铐为主)
必须每天修括体毛必须做到除头发不留下一根毛,阴毛,肛毛,腋毛都要刮干净。
奴隶以后的饮食以兽用杂交发情药,主人的大小便,洗脚水,拉圾为主。
主人可以决定我的性交对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家畜还是野兽,有生命的无生命的,主人可以任命我做任何
工做,家菲,舔脚奴,外出妓娼狗。
主人以后可以任再增加对奴隶的要求!
我雅君郑重发暂遵守以上条款做心怡的奴隶!
「看完了吗?这是你以后的生存方式,不然我不给你搞定这件事,还会让你做弊的事情在网络上,在教育界流
传开来,你就算再高考也不会有大学要你!」
心怡用残忍的目光看着雅君并说出这些话。雅君边无选择因为那样的后果太严重了,家里人不会原谅她的。万
分无奈之下雅君只是祈祷一切都是心怡的恶作剧!她颤抖着手在那张可怕的合同上写上了自已的名字!并跪下在心
怡的旅游鞋上吻了一下。
「太好了!你是我的终身奴隶了!」心怡开心的直拍手!
「以后你就叫我主人你无权叫我姐姐了!现在你把你银行里的钱全部取出来,去打铁铺!用你的钱给你打造一
身铁链!」
什么!
雅君知道了心怡说得都是真的。「好的姐姐,我们这就走吧。」
「走吧走吧,我的妹妹,我的宠物!」
路上……………。
「姐姐真的有铁匠铺做这种生意吗?」
「嘻嘻放心吧,我早准备好了!都说好了!就晚上去。」
心怡带着雅君东拐西绕终于在城市极僻静的一角停了下来,但在雅君看来这里什么也没有。
「这里是哪?」
「这种地方自然要在地下的呀!」
说着心怡带着雅君走进一个小酒馆,老板一见到心怡就笑呵呵地迎上,说:「大小姐这就是你带来的要上装的
奴隶呀!」说着一双色咪咪的眼睛就盯着雅君直看,雅君被他看得大羞,向旁边侧了一侧。
「你干什么?雅君妹妹?这就不好意思了呀,以后你要经常裸体示众的!嘻嘻。」
雅君一听大急:「我……我不当奴隶了!你让学校开除我吧!我不当了!不当了!」
说着雅君向门外狂奔而去,想夺门而出,不料突然身子一轻,被一个彪型大汉像抓小鸡一样提了起来,「签过
契约书了吗?」
这大汉的声音有如暴雷,雅君被其声势所惊,委委屈屈地说:「签…。签过了!」
「那就由你不得了!」
「啪」地一声雅君被扔在了地上,雅君只觉全身骨头欲裂,再没勇气站起来逃跑。肥如浣熊,一脸圆滑的老板
走了上来对大汉说:「今天做大生意,酒客的生意就不做了。关门关门」
「理会的,我这就去!」
这时房间里只剩下老板和心怡两个人(此时此刻我们的主角雅君除生理之外已不是一个人了,故此处算人之数
就不把它算入其内了)心怡笑嘻嘻地找了一张登子坐下,当真玉腿如画,白衣胜雪。老板搓着双手笑营营地迎上来
:「大小姐,这女孩您要怎么上装?说真的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货,可得上个好装呀!这里有新到的西哉精铁硬
度和重量都大过铅!真正好货,真正好货!」
「就知道挣钱!老板你也真是的,钱我是不计较的啦!反正以后雅君家汇来学费什么都是我的,但你要给我真
货呀,老板!」
「那当然那当然!大小姐说的是,这东西好,钱就不重要了!雄哥,雄哥!动起来,有生意!」说罢从内间走
出一个医生样子的中年人,样子倒也忠厚。来到雅君身旁,静静地蹲将下来,一言不发伸手就去脱雅君的衣服!雅
君原是不想动了,但此时还是没命地挣扎,双只脚向后乱踢,雄哥很专业地在雅君脖子上一拧,雅君就晕将过去了
…………
三个小时后雅君悠悠转醒,但觉自已全身赤裸,灸热难当,原来它以处在地下室,而她身边有一高大的炼铁炉,
只见火焰冲天,火苗成苍白色,想是正在炼制西哉精铁,那个雄哥却正炉边全心全意地工作着,竟对雅君这个全裸
的绝色母犬全无反应。而心怡和老板则在门外笑嘻嘻地看着,心怡一直在问老板这次做之刑具的用法,老板也津津
有味地答着。
对雅君而言,现在灸道也罢了,但有生以来第一次赤裸示人,她急手捂住自已的乳房与阴部,这一摸不得了,
原来她发现自已白藕般的手臂上密密麻麻地刺满了青,定睛一看原来是几条交错盘绕的青蛇,从臂膀开始盘将下来,
蛇头则刺在手背上,再看一眼自已那娇小的的乳房这一惊更加非同小可,原来自已柔嫩玉白的小乳房上刺上两朵妖
艳欲滴的牡丹花,再一看,发现自已全身都是刺青,背上,屁股上,大腿上。
雅君急得快哭了出来,又觉阴部极凉,定睛一看却原来是阴毛被剔成了白虎,自已腋下也大觉不妥抬起来一看
却原来是腋毛不知所踪,雅君只觉从头到脚每一寸皮肤都羞到极处,脑中一白又晕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之声,雅君被马鞭打醒,现在可怜的雅君趴在心怡的脚下,脸前却堆着一堆暗亮的铁链,当
真链如山积,并且幽黑生亮,令人生畏,雅君吓得魂飞天外,大叫:「不要!不要!。」挣扎起来又想跑,谁知貌
似文静的雄哥一把雅君抓起再度扔在地上,「你和心怡小姐有约在先,这当儿又来反悔!像你这种小女孩我一拳就
可以打死!年青人以后说话行事该当检点一下!」雄哥不叫雅君为狗,不过嗓音中气十足,平和冲谦,更是令人生
畏,雅君原本太想抵抗,但听了雄哥一句话不由慢慢软将下来,双膝跪地,腰门下弯,双乳贴砖,一付楚楚可怜,
令人宰割之像。心怡大喜道:「这位雄哥叔叔真厉害,雄哥叔叔你让雅君这小母狗自已带上这些练链好不好嘛?」
「小姐没有问题!不过这些刑具之中有几种需得在身上穿孔,目下这小女孩全身酸软,筋骨欲裂只怕她自已万难穿
上,敢请让在下帮她上完这几道刑具接下来在下自会让她自行上镣铐,以供小姐一饱眼福。」「好呀,雄哥叔叔真
好,就交给你了!」心怡极有兴致,大是高兴,双足乱踢,当真肤如凝脂,杏眼桃腮,白衣如花,玉腿胜雪。雄哥
对心怡极是尊敬,躬身弯腰道:「得令!」然后就转身将雅君一把拉起,用粗麻强将她捆在一个大铁架上,雅君在
雄哥的摆弄之下当真有如一只小鸡,全身放松任由摆布,竟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雄哥拿出氢氧焰枪用其射出的苍
白火焰将一根比手指略细的铁棒烧致通红!空着得左手去拉开雅君的樱桃小嘴,用两只强壮的手指将雅君优美柔滑
的小舌头硬生生的拉出来,雅君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吓得魂飞天外,但舌头被制,雅君想叫又叫不出声来,只
在咽喉中发出极沉闷的「熬熬」之音,像极野兽,心怡一听大喜,咯咯娇笑:「妙极妙极,有没刑具让它只能这样
叫?老板大叔。」「自然有的,自然有的那堆金属里就有了,大小姐等着看好戏吧!。」老板弯腰哈背对心怡大大
讨好。这边,只听得一声郁闷而凄凉的兽叫,原是雄哥将红铁棒刺入了雅君的小舌头,雄哥用极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昏吧,昏过去吧,那样就不痛了。」雅君果然晕了过去,雄哥从舌头之中抽出铁棒,由于铁棒热极雅君那小舌
头被空刺后竟没有流血,而是巩怖的留下一个竟注有空气的洞,雄哥从金属堆之翻弄一陈,找出一个口径与红铁棒
一样的银色舌环,其中有裂口,雄哥一言不发,沉着地将环穿去雅君的舌头,并用氢氧焰将缺口熔化焊接而住,并
用挫刀将焊接之处挫平,雄哥明显是专家,手艺当真巧夺天工,这只环在雅君的舌头上竟然好似与身俱来一样,因
为看不出焊接口在何处,万万联想不到此环是人工穿将上去的,观众不由大喝彩。接着雄哥如法炮制将一更细一点
的铁棒烧红在雅君的左右乳头,两片阴唇之上各穿一洞,二个乳环,二个阴环穿肉而上。此间雅君被痛醒四次,晕
死三次,当真十二分凄惨,十二分恐怖。心怡也不由暗暗心惊,不过内心却大感刺激,丝毫没有可怜雅君的想法,
不过毕竟没有见过如此场面被吓得说不出话来,静静地睁着一对妙目看着,暗暗佩服着雄哥的手段……
由于雅君痛醒的次数比痛晕的次数多处一次,在穿完阴环之时雅君处于清醒状态,哭着说倒:「你们真残忍为
什么不给我打麻药?给什么不给我打麻药?你们残忍!你们邪恶!。」「残忍的是我,不是他们,我的双手沾满血
腥。但你做为一个奴隶和普通人是有区别的,奴隶是要将终身忍受痛苦做为人生的一大目标,麻药这种逃避痛苦的
东西不适合你。」雄哥静静地说道,雅君沉默了一下,默默说道:「雄哥叔叔说得对,雅君我做奴隶的该……该当
如此。」向来反抗的雅君有生以来第一次屈服于奴隶这个身份,雄哥那磁性而又无感情的声音曾让无数奴隶屈服于
现实接受自已的未来。雄哥接着对雅君说:「6 环之中尚有一阴蒂环未穿,穿此环大是痛苦,你觉悟吧。」说着用
手指开始抠弄雅君的肉芽,手法熟练,雅君被他玩弄得欲仙欲死,不由得发出一声声浪叫,密穴之中淫水也随之流
出,阴蒂也肿了起来,雄哥见时机成熟心不跳手不抖地将烧红的铁棒空刺而过,雅君双腿崩直,肌肉筋孪,断断续
续的浪叫也在那一刹那变成了联续而又欺凌的惨叫,雄哥不去理会雅君的强烈反应,趁机将一个明晃晃的阴环传将
而入,并用氢氧焰死,至此与雅君一生相随,硬过铁石的6 个金属环,与雅君的肉体结合在一起,「可怜的羊羔,
记住这一星期之内你要时不时地转动身上的所有环,不然它们和肉长在一起,到时候要将它们与肉撕将开来!你又
要受到一番痛苦!」「是!……」雅君答得平静,她的心彻底被雄哥过滤了,一个天真灿烂,招气芬发的少女之心,
被雄哥变成了一颗奴隶之心。雄哥躬身回头对心怡说:「小姐,六环已穿好,余下的刑具她自已可上,是否让她休
息一下再上?还是即刻上镣?」「不用了,有什么好休息的?雅君妹妹,你快快带上铁链让我们们你是个什么样子,
快点快点!」心怡摧到!雄哥给雅君松了绑,雅君马上瘫软在地上,一动都动不了,雄哥轻轻说道:「去,爬到那
堆铁链旁边,自已一样一样戴上!」
雅君无奈,只得扭动着屁股拖着疲惫不甚的身体向那堆冰冷金属爬去,在明亮的灯光下众人注视下雅君跪坐在
自已的脚根上注视着眼前这堆做梦也没有想象过的东西眼眶里不由湿了,其神态之动人当真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
惠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在看得所有人不由为此动情,他们和雅君一样知道从今住后
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岁月,一时间整个地下室寂静无声,透出一股地狱的残忍气息。但似忽心怡对雅君完全没有任
何同情之意,喊道:「你在发什么楞呀?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嘛,气死我了,一点都不利,晚上回去一定好好惩
你!你今晚别想睡觉!」说着一脚踢中了雅君那娇嫩的乳房,心怡一身运动神经下脚极重直把雅君踢了个玉颈着地,
肛门朝天,雄哥在一旁看着不忍,轻轻地说道:「去吧,雅君!、回忆不过是过去的亡灵,而你的将来是身为母狗
的生涯,要让心像冰一样平静,做你该做的事,我会在你身后守护你的,去吧雅君,让自已变成母狗吧!」
雅君的脑中一片晕眩,她就像是被雄哥催眠了一样,伸出一双玉手在冰冷的铁链堆里翻弄,终于找出一个硕大
的纯钢项圈,与普通狗项圈不同该项圈有着与众不同的重量,雅君娇小乏力的双手被项圈的重量压得发抖,项圈的
钢圈度有三厘米之多,特殊的金属加入钢中极大地提高了项圈的坚固度,这样的项圈完全可以锁住一头狮子,而如
今它要带在一个肤如凝脂的少女脖子上,雅君将这个可怕的项圈举起与自已的脖子同高,闭眼深吸一口气,将它套
上了自已粉嫩如玉的勃子,那一刹那传出来了两个声音,强力的机括使打开的项圈以极快的速度夹在了雅君的脖子
上,由于加入特异金属项圈上的镣边撞击发出的声音响非金非木,让人听了极是不舒服,而突如其来的情况更是让
雅君痛入骨髓,原来这个项圈看起来极大,但为了增加坚固度大大加厚了钢圈的口径,中间留下的空间却是极少,
中空圆的直径要小与雅君脖子的直径,当机刮弹闭的瞬间三厘米厚的钢片已有半厘米陷入了雅君颈中细肉中,为此
一声尖叫从雅君的喉根之中发了出来,但并不悠长,因为雅君马上感到一阵窒息,这声尖叫嘎然而以…,…两个声
响,一个清楚撩亮,一个凄惨恐怖,加上视觉上的冲击,当真是十二分吓人,十二分可怜。只见雅君低垂着头极促
地呼吸,过了五分钟之多才适应这脖子压细的痛若,此间人人都担心这项圈是否太过份了,只有心怡对此项圈极是
满意,说道:「雄哥叔叔你这项圈做得真好,你真本事!你看我的小狗带了了多可爱。嘻嘻!」雄哥声音有点发擅,
直着双眼说:「应…。应小姐的要求比正常状态加紧的!」「没错没错,就是要这样,就是要这样!」心怡睁着一
双大眼睛端详着雅君的脖子,眼珠里发出奋兴的光茫,老板傻了一会马上说道:「那是,心怡小姐小店做的生意是
真金白银十二分钱,十二分货,下次有要加镣请再光顾呀!」「知道了,钞票大叔!对了贱狗狗快继卖呀!怎么停
住了?看我晚上回去怎么抽你!」雅君此时虽然好得多了,但毕竟还没有适应项圈如此之紧的钳制,仰着头在金属
堆中摸索(应为现在一低头雅君就觉得无法呼吸!)这次她摸到一根即粗且长的和银白钢链,和项圈一样此物有着
不同凡响的重量,雅君拿得十分吃力,雄哥在旁解释到:「这是乳链,是锁住母狗的乳房的,用法是在双乳的乳根
上各绕两圈,再在双乳中间锁上锁扣,与项圈不同乳链可以被衣服隐藏应心怡小姐的要求锁扣用了死扣!也就是说
该链是死镣,一但带上就是一生相随的,雅君你以后要将它当成你身体的一部份!」「是,知道了。」雅君万分委
屈地答道。说罢用力地将钢链在自已的右乳房绕了两圈,刚要准备绕左乳之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钢链所剩无几,
最多只能再绕一圈,雅君转头用一双要哭将出来的眼睛看着心怡,好象在说这带不上,完全不够长呀,心怡看着雅
君不知所措的样子高兴得笑了起来:「嘻嘻没想到吧,这根钢链的长度经过我们的研究的,要当你的乳根最大限度
地收缩,乳房彻底膨胀到极限才可以把锁扣锁上,你要死命地把钢链往乳根里抠,明白了吗?我知道那样一定很痛,
不情不自禁地叫出来,为此我们做过点措施防备一下!」说着心怡把奈克运动鞋伸到了雅君的嘴边,说道:「把我
的鞋子脱了,把袜子含在嘴里就叫不出来了!两只袜子都含进去哟」如合约所说这种事情很快就发生了,雅君犹豫
了一下,轻轻地用自已的樱桃小口咬住心怡旅游鞋上鞋带蝴蝶结的一角轻轻拉开,同时雅君感到一股恶臭,原来心
怡昨天打了网球没有洗脚,特地留到今天来为难雅君,鞋都没有脱出来已把雅君熏得大皱眉头,无奈接受一切的雅
君继续着这用嘴脱鞋的屈辱工作,鞋带很容易地带开了,接下来雅君想了许久才用嘴叼鞋根想把鞋子从心怡的脚上
脱下,但不成功,雅君只得再回去用嘴松动旅游鞋的鞋舌,此时已可以闻到鞋中发出的强烈恶臭,只把雅君闻得眼
泪直留,万分委屈,总算鞋子松动了!雅君咬住鞋后根脱下,一阵无与伦比的臭风向雅君迎面扑来,雅君马上一陈
呕吐,要知道雅君平时有名爱洁,可以说是大有洁僻如何受得了心怡如此臭脚,老板在一边打趣到:「小姐的脚丫
真够味呀,这小狗以后有的受了!」「嘻嘻,雅君小母狗,这只脚可是你舌头经常要舔舐的地方呀,这样怎么行,
快把我的脏袜子吃到嘴里去!」说着心怡把袜子的前端放在雅君的小嘴唇上磨擦,大眼睛咕溜溜地看着雅君,面带
高兴的笑容,兴奋到了极点。雅君只得忍受着巨臭,把舌头伸出舔了心怡的那脏得发黑的脚尖几下,将一股咸味混
合了口水吃入肚中,不久雅君发现在袜尖做文章无法将它脱下来,于是把工作转到了位于心怡小腿肚上的袜口,终
于找到了着牙的地方,雅君咬住袜口拉了一点下来,为了不拉痛心怡,雅君将嘴转向另一边的袜口也拉下这么多,
再回这边拉,许久忍受了10多分钟脚味的雅君终于把袜子脱了下来,露出了心怡那玉如白脂的脚丫,心怡把光脚在
雅君的乳房上抹了几下,说道:」现在不让你舔脚,回去舔!快把我左脚的袜子也脱下来。」雅君只得屈辱地泡制
心怡的另一只臭脚,把袜子脱了下来放在地上,现在两只臭棉袜已经都静静地躺在地上散发臭气,心怡则把在雅君
乳房擦过的双脚放在了雅君的两肩上一用力,」还不是吃到嘴里去?我看你胆子挺大的嘛,一直这么慢,气死我了,
看我回去怎么整你!」雅君低下头项圈上的铁链在碰在地上终终做响像狗一样叼起一只袜子,慢慢地吃到嘴里。心
怡的袜子是厚棉袜,又厚又吸脚汗,一只袜子吃在嘴里已经差不多填满了雅君的口膛,与此同时雅君但觉自已口腔
之中每一个细胞都在报怨放进来的东西太臭,但雅君没办法她现在要做的事只不过是如何用力把第二只臭袜塞入自
已口中,雅君尽量地张大嘴扩大口腔容量,终于把第二只汗腻腻臭袜子挤入口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