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1) 启战玉京 第14回龙府大婚:龙魂侠影
第8集(1) 启战玉京 第14回龙府大婚: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大婚正日,龙府四周张灯结彩,鼓乐手分成两排列在门外和院子的左
右两侧
迎接宾客,喜堂设于龙府大厅,厅堂居中处,悬了一副「百年好合」
  的大匾额,整个府邸皆是喜庆满堂。
  这时上午辰时刚过,宾客络续到贺,不到一会,京城不少官员都到场庆贺,
已有数十家到达,一些没有亲临的官员,都派人前来送礼祝,毕竟龙辉现在算是
皇帝身边的大红人了,谁都要过来巴结。
  这次婚礼的嘉宾,除了高官大臣到场外,也有不少皇室成员亲临,四王更是
全部到场,就连皇帝也遣了一名内监携礼致贺,可谓是玉京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

  申时三刻,鼓乐齐呜,正是吉时已届。
  由于龙辉已是孤身一人,所以便由昔日的师娘穆馨儿为其主婚,而秦老爷也
在昨日赶到京城,他便作为女方主婚人。
  楚婉冰和林碧柔、玉无痕三人都化装成仆人混在其中,楚婉冰眼中虽有几分
酸意,但更多的还是欣慰,最起码这场婚礼可以给龙辉冲冲喜,也好让他淡忘黄
欢的事情。
  楚婉冰虽然已嫁做人妇,但性子中还是有几分娇憨和调皮,一双明媚的大眼
睛在人群中扫来扫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先是暗中嘲笑这个大学士胡子,又
觉得那个侍郎耳朵有趣,林碧柔也似乎唯恐天下不乱,跟她暗自交头接耳,告诉
她一些关于玉京官员的「秘史」,听得楚婉冰是不住窃笑。
  楚婉冰不由眼睛一亮,只见龙辉身着珠绣吉服,意气风发,手拽红绸,牵着
新人。
  那秦素雅披大红盖头,霞裳绚美,一双白嫩纤手,盈盈握着半截红绸,步步
生莲,仪态动人。
  「这小贼,当日跟我成亲的时候都没笑得这么甜……」
  楚婉冰暗中吃味,她却不记得当日与龙辉拜天地时她是带着红盖头的,根本
就瞧不见龙辉的样子。
  林碧柔和玉无痕却也是又羡慕,又期盼,不知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也披上红
盖头,跟自己心爱的男子永结同心。
  正堂中穆馨儿身着盛妆,柳眉杏眼,肤白如玉,风韵楚楚,竟压过喜堂上下
一众丫鬟贵妇,使得坐在她身边的秦老爷显得极为滑稽,惹得堂下客人纷纷猜测
,一个是现在的江南才女,一个是十年前的江南才女,若是新娘子揭了盖头,这
二人谁更美丽一些。
  穆馨儿也是看着龙辉长大的,如今见他意气风发,不由喜上眉梢,只觉孩子
风神俊秀,世间男子无人能比。
  这时司仪扯起嗓子,命新人先拜天地,再拜高堂,接着便是夫妻对拜,龙辉
急忙收敛心神,更与秦素雅拜过,又听司仪叫道:「共入洞房。」
  这时,新郎新娘退回房间,至于招呼宾客和酒宴,全由主婚人代劳。
  进入新房后,龙辉却见她低垂着头,独自坐在床沿。
  几案之上,放满一碟碟贺果糕点,还有一瓶美酒,酒瓶旁边放着两只玉色的
小酒杯。
  龙辉微微一笑,坐到她身旁,秦素雅芳心不由一阵乱跳,臻首垂得更低,龙
辉呵呵一笑,伸手将她的红盖头掀起,露出那张犹如玉色染丹霞的俏脸,耳根一
片通红,眼帘轻垂,不敢多看龙辉一眼。
  龙辉笑道:「咱们都老夫老妻了,素雅还害羞么?」
  一语说罢,慢慢解开发髻,一头乌亮柔滑的青丝,宛如瀑布般奔泻而下。
  秦素雅羞得嗔道:「都是你这坏蛋,当年莫名其妙地坏了人家的身子,害得
我新婚之夜连‘红绸’都没有了……」
  当时大恒的风俗便是要新娘在新婚之夜准备一块白缎子,铺在身下,等洞房
完毕染上处子之血,作为贞操的象征,这边称为红绸。
  龙辉搂着她亲了一口道:「素雅不必担心,这个交给为夫。」
  秦素雅不解地望着他,不知这小子打什么坏主意,只见龙辉斟满两杯酒,取
起一杯双手送到她面前,说道:「素雅,咱们干了这杯。」
  秦素雅含羞接过,含情脉脉地望向龙辉,见他与自己一笑,仰起头把酒喝干

  她甚少喝酒,但今天这个日子,又不能不喝,无奈掩唇送杯,只觉一股辛辣
从喉底直涌上来,禁不住连声呛咳。
  才女不胜酒力,被酒劲蒸腾后,脸颊晕红,更是娇艳迷人,龙辉不由伸手过
去,轻轻圈住她纤腰。
  秦素雅嘤咛了一声,全身倏地一酥,顺势倒在他怀里。
  龙辉搂着她说道:「素雅,还记得当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秦素雅嗯了一声,扬起头看着他道:「当日你在诗词大会上,作出那首千古
绝句时,素雅就对你生出好感了,后来在蝶姐姐的破浪号上又被你这冤家糊里糊
涂给……」
  说到最后,身躯不由一阵滚谈。
  这时二人脸面相对,距离不过数寸,佳人吹气如兰,体香入鼻,龙辉为之一
荡,将头凑前在她额上轻轻亲了一下,说道:「我能娶得妳这等温柔斯文,端庄
贤淑的妻子,有此艳福,是我几生修到道行!」
  说着将她用力抱紧,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素雅,咱们快些洞房吧。」
  秦素雅乖巧地点了点头,温顺地替他出去衣裳,犹如贤惠的小妻子般,动作
轻巧而又含情,自然大方,不消片刻工夫,龙辉已被脱得精光赤体,只见他轻声
哄道:「素雅,让我也帮你宽衣吧。」
  秦素雅嗯了一声,闭上双目,任由他宽衣解带,不消片刻,依旧是一片身不
着娄,粉雕玉琢的胴体被烛火映得丰润妩媚,看得龙辉是肉棍怒张,龟头涨得紫
红。
  那根粗壮赤裸的龙根直挺挺地对着自己,秦素雅嗓子不禁一阵干燥,双峰竟
鼓胀了几分,两颗乳蕾更为坚挺,就像两颗小石子,她的身子极为水嫩,被情火
熏烤下生出几分红晕,龙探手握住一颗绵软挺拔的玉乳,轻轻的搓捏起来。
  水嫩的玉峰虽然不是很大,但似乎只有温度稍高,或者稍微用力便会化成一
滩春水从指缝中溜走。
  秦素雅「啊」
  的一声,忙伸手要把他推开,岂料龙辉凑到她耳边,舌头微吐,舌尖在她耳
珠舔拭撩拨,秦素雅立时浑身剧颤,一股快感直窜上脑门,不由嗯了一声,探出
雪藕般的玉臂从龙辉腋下穿过,紧紧将他抱住,哼哼地道:「龙郎……亲一下素
雅……」
  说罢昂起臻首,垂下眼帘,轻蹙柳眉,微嘟红唇。
  龙辉正在轻吻她的耳珠,觉得脖颈边上吹来温热的气息,顺着她的意思扭头
便吻,将爱妻的红唇咬在口中,舌头缠绕,卷吸那嫩滑的香舌,品尝鲜甜玉浆。
  一只手揉着水嫩的雪团,一手滑落小腹上,在肚脐附近按摩了片刻,便直接
探入腿心之间,手指顿时沾上了一团腻脂,黏黏滑滑的。
  龙辉心想着江南女子还真是水做的,一下子便流了这么多水,又在阴阜上摸
了半响,手指还浅入其中,抠出更多花浆,红彤的被单已是睡了大片,秦素雅也
被弄得娇嗔香喘,薄汗润肤。
  龙辉笑道:「素雅,我们开始吧。」
  秦素雅嗯了一声,轻轻分开玉腿,将泥泞的宝蛤向着他,等着夫君的宠幸,
龙辉将龟首在胭脂般的花瓣上摩挲了片刻,本以为想对准洞口再入,谁知道刺激
得秦素雅浑身哆嗦,哼哼嘤嘤地道:「坏夫君,别逗人家了。」
  柔腻的娇吟,瞬间引棒入身,秦素雅只觉得下体被烙铁火棍狠狠占有,圆硕
的龟头吻住了花心嫩宫,挤出了一小片浓稠的蜜油。
  龙辉知道她身子娇腻,恐她不堪折腾,于是动作尽量轻柔,虽是如此每次龙
根回抽皆带出片片媚肉,更让水滴点点落在被单上。
  「龙郎……好涨啊……美死素雅了……」
  秦素雅娇哼了几声,把头埋在他颈侧,鼻里闻着阵阵浓烈的男人气息,下身
感受着肉龙的填充,心头不自禁的碰碰直跳,又是甜蜜,又是迷醉。
  龙辉双手齐施,两只大掌已握着她两座玉峰,轻揉缓搓,口里说道:「素雅
,喜欢我这样吗?」
  秦素雅美得身躯微颤,「咿咿呀呀」
  不停吟唱,嘤咛不绝,却不敢回答龙辉的说话。
  她只觉自己一对饱满水嫩的玉峰,牢牢的给丈夫包裹着,每一揉捏,阵阵快
感随之而来,委实受用非常。
  随着咕噜咕噜的水声响起,秦素雅连受数枪后,立即丰臀一阵哆嗦,大腿肌
肉绷紧地箍住龙辉腰肢,花浆一股又一股地喷出,美美地泄了过去,龙辉一直都
没用不老童子决,但秦素雅实在太过娇柔了,龙辉还没有感觉她便先丢了,龟首
被花汁浇洗后,反而得越发胀痛。
  秦素雅手脚疲软再也报不住龙辉了,无力地躺在床榻上,媚眼如丝,高耸的
酥胸不断地起伏着,娇喘道:「龙郎……真对不住,素雅太没用了。」
  龙辉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没事,先休息一会。」
  秦素雅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奇怪地问道:「龙郎,你刚才说什么……能给我
一个红绸?」
  龙辉呵呵笑道:「等你休息一会再说吧。」
  秦素雅嗯嗯的撒娇道:「不要嘛,你先告诉我。」
  像她这种大家闺秀对于婚前贞洁十分看重,虽然她的红丸也是给了龙辉,但
当时两人是无媒苟合,对于今天的洞房花烛或多或少都有些遗憾。
  龙辉拗不过她,于是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素雅你后边的小穴不还是处子么
,那今天便让为夫采了吧。」
  秦素雅嗖的脸蛋就红了,她也曾听过后庭承欢之事,但觉得以污秽之地行敦
伦之礼是在不堪入目。
  龙辉又继续说道:「其实素雅你的小嘴也是处子之地,干脆今天也给我吧。

  秦素雅眼中顿时一片惶恐,吓得直摇头,娇嗔道:「不要羞死人了……」
  似乎害怕龙辉强迫她,眼中都泛起委屈的水雾。
  龙辉心想今天恐怕是拿不了她的小嘴了,还是先想法子取下后庭吧,于是在
她耳边哄道:「素雅莫怕,为夫不用你的小嘴,今夜只取后庭。」
  说着将她身子撤了过来,手掌滑入股沟,挤进臀瓣之中,秦素雅嗯的一声绷
紧了身子,可怜兮兮地看着龙辉道:「龙郎,妾身怕……」
  龙辉温柔地在菊蕾上揉着,还不是从蛤口处引来蜜汁湿润,笑道:「不怕,
不怕,不痛的,一下便好了。」
  秦素雅被他揉得臀肉酥软,股间酸痒,不禁泛起几分春潮,回想起上次被他
用笔杆插入后庭,那是滋味委实不错,芳心一动,便神使鬼差地点头答应。
  龙辉呵呵一笑,将她身子转了过来,让她上身伏在软榻上,秦素雅想到一会
要发生的事,羞得抬不起头来,将脸埋在被铺中,臀肉微微颤抖,似乎对这后庭
之欢有着几分惧怕,但玉壶却又是瘙痒难当,汁水汨汨而出,看起来又有几分兴
奋。
  挺着肉龙在蜜穴上摩挲了几下,沾上了花汁后,龙辉轻轻掰开两片柔腻而又
紧凑的臀肉,分出那淡色的肛庭,只见一朵淡色的嫩菊正随着主人激动的心情微
微一张一合,龟首抵住菊蕾,只是微微陷入了半个头,却听秦素雅一阵娇吟哀啼
:「龙郎……好涨……」
  龙辉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素雅,不痛的,你放松一下臀股的肌肉
,慢慢来就可以进去了。」
  秦素雅试着龙辉的方法做,觉得胀痛减半,正待稍缓一口气时,后庭小穴一
阵撕裂感传来,让她睁大双眼,口中发出惊讶地痛呼。
  「好痛…………啊啊!拔出去……」
  秦素雅小嫩菊被巨大的龟头缓慢而坚决地撑开,疼得眼泪都迸出来了。
  感觉后庭腔道火辣辣地疼痛,菊花穴口被扩张到了极限,撑开成了一个圆圆
的肉圈紧紧地裹住肉棒。
  龙辉暗骂自己鲁莽,他最近一次次破菊的对象是楚婉冰这小妖女,那丫头天
生淫媚乃战,便是菊蕾初开也能快感连连,所以他只想贪图那一丝的快美而忽略
了秦素雅这娇柔的身子。
  龙辉一边轻舔她的脖颈耳垂等敏感地带,一手抚摸着她颤抖的水嫩玉乳,一
手抠弄前穴玉壶,还不是将前面的花浆引到菊蕾上,不停地爱抚分散她后庭的疼
痛感,「嗯……嗯……」
  秦素雅慢慢停止哭泣,紧紧套住肉棒的臀部也开始微微扭动,小穴中不住地
分泌春水,沿着被龙辉手指堵住的间隙泄露出来。
  知道她已经渐渐适应,刚刚被积累到一半的快感又开始点燃她的欲火。
  龙辉也适时地缓缓开始挺动下体,推送秦素雅的圆臀,同时手指也不闲着,
在她的穴腔里进进出出,蜜液泛滥的随着手指抽出的动作而被带出,浸透了他的
手。
  这种双重的刺激让秦素雅快要疯掉了,夫君尽情地侵犯她前后两处洞穴,手
指和肉棒隔着一层薄薄地腔壁刺激着她的肉体最深处。
  「啊……插我,插死我吧……不活了,用力,顶进来……啊……唔唔,好人
,好哥哥,不要停,不要停啊……」
  秦素雅的快感如惊涛骇浪,瞬间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她扭过臻首寻找龙辉
的唇,激烈地与情郎接吻。
  「啊……来了,要来了,好美……夫君,给我,射给我吧……啊!」
  这种强烈无比的刺激让秦素雅很快达到了高潮,她的双眼散发出无比满足和
妩媚的神采,口中欢呼着,小穴和后庭同时收紧,爽得龙辉也忍耐不住,在她的
后庭腔道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抽出肉棒后,秦素雅无力地趴在床榻上,菊蕾不住开阖,浓白的阳精混着肛
道撕裂的鲜血流出,龙辉从床头找出了一块白丝绸,在她臀缝间抹了一下,顿时
多有了一道的艳红,但还夹杂着乳白色的男子体液。
  秦素雅玫红的俏脸转了过来,望着他手中之物,顿时明白过来他刚才说的「
红绸」
  是什么意思,羞得她抱着被子捂住小脑袋。
  新房内的鏖战结束,外边的婚宴也接近尾声,宾客们陆续散去,两位主婚人
总算可以松口气,秦老爷拱手答谢道:「今日真是辛苦成夫人了。」
  穆馨儿含笑道:「秦老爷客气了,龙辉也算是妾身半个儿子,今日看他成家
立业,妾身欣慰还来不及呢,怎会辛苦。」
  楚婉冰远处,看着穆馨儿的口型对林碧柔说道:「碧柔我看这个穆师娘对夫
君真的挺不错的,就像他娘亲一般。」
  林碧柔挪揄地笑道:「冰儿,那你就去叫她一声婆婆吧。」
  楚婉冰咯咯笑道:「人家穆师娘这么年轻,怕也不比我们大多少,做我姐姐
还差不多。」
  林碧柔笑道:「姐姐,冰儿你莫非是想跟穆师娘做姐妹?说的也是,我记得
她还是一个俏寡妇,不如咱们怂恿龙主把她收了吧,正好跟咱们做姐妹。」
  楚婉冰跺足嗔道:「你作死啊,你还没嫁过来就想给自己找情敌吗!」
  林碧柔捂嘴笑道:「穆师娘是寡妇,蝶姐姐也是寡妇,反正龙主也收了一个
蝶姐姐,多一个穆师娘也不是什么大事。」
  楚婉冰咯咯娇笑地挠她腋窝,林碧柔笑嘻嘻地跟她闹成了一团,二女嬉戏了
片刻才止住,倏然林碧柔目光一亮,朝楚婉冰使了个眼神,让她看穆馨儿。
  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只见穆馨儿秀眉紧蹙,呼吸有几分急促,白嫩的俏脸上
泛起一丝病态的酡红,微微捂着小腹,两条玉腿有意无意地紧紧夹着,身子微曲
,饱满的肉臀将裙布撑出了一道丰美的圆弧。
  秦老爷不由一愣,紧忙问道:「成夫人,你怎么了,要不要给你叫大夫。」
  穆馨儿鼻息有些粗重地道:「不必了,妾身回府休息片刻便可……」
  秦老爷也是过来人,看穆馨儿这模样,心想十有八九是女子的月事不调,于
是也不便多问,急忙吩咐丫鬟扶着穆馨儿出去。
  林碧柔甚是奇怪,低声问道:「冰儿,你精通医术,这穆师娘是不是来那个
了?」
  楚婉冰摇了摇头道:「不太像,月事不调一般都是气滞血瘀、寒凝胞中、湿
热下注、气血虚弱、肝肾亏虚等方面引起的,但穆师娘此刻气血上涌,燥热淤积
、阴火旺盛,不像是月事不调,倒像是……」
  说到后面就说不下去了,林碧柔一再追问之下,她终于红着小脸道:「像是
春情荡漾!」
  林碧柔不由一愣,在她耳边嬉笑道:「冰儿,以往你跟龙主亲近的时候是不
是也气血上涌,燥热淤积、阴火旺盛啊?」
  楚婉冰啐道:「你才是呢,不要脸的骚狐狸,每次你看到小贼都恨不得扑上
去,但每次招架不住都要喊我来救你!」
  林碧柔咯咯笑了几声,眨了眨眼睛道:「咱们跟上去瞧瞧吧。」
  玉京的千丈高空,一只巨大的飞禽盘旋而过,是一只长着四张翅膀的怪鸟,
只见鸟背上俏生生地立着一名蓝衣蒙面女子,翦水双瞳带着几分碧蓝,犹如深邃
的海底,正是玉无痕。
  这时她身边飘来一名女子,体态婀娜丰腴,一袭白色衣裙迎风飘动,宛如九
天仙子,正是妖后洛清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