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1) 启战玉京 第13回冰凤骑麟:龙魂侠影
第8集(1) 启战玉京 第13回冰凤骑麟: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距离婚礼还有两天,龙府上下都在忙碌着,这时已经有不少人上门送礼了

都是珠宝玉器,真金白银地送来,简直就像是路边大白菜般。
  龙辉将厚厚的礼单丢在桌上,叹道:「还没成亲就开始这么多贺礼,看得我
都头晕了!」
  秦素雅笑道:「龙郎,这些只是叫做‘首贺’,等到婚礼那天还会有‘正礼
’,成婚后三天内还有‘后品’。」
  龙辉倒抽一口冷气,说道:「成亲居然还能收钱,那些大官岂不是天天娶老
婆,天天有钱收?」
  秦素雅嗤笑道:「世上哪有这种好事,你若不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会这么
热衷给你送礼啊,一般的人最多只是收个正礼而已。」
  「老爷,晋王殿下贺礼到。」
  千环从外边走了进来,脆生生地说道。
  龙辉微微一愣,当日楚婉冰就说过晋王准备向自己示好,想不到这么快就来
了。
  秦素雅也是身为吃惊,因为到目前为止晋王是第一个皇族成员给龙辉送礼的
,想到这里她凑到龙辉耳边说道:「龙郎,按照礼仪皇室中人最多只是送个正礼
便可,没有必要来首贺的,我看十有八九是跟他们四王之间的争斗有关,等会你
千万要小心应对,莫要答应他们什么事情。」
  龙辉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这时外边走来一名长衫蓝袍的中年男子,身材甚
是修长,相貌清奇,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只见他向龙辉行礼道:「在下侯翔宇,
特代表晋王恭贺龙大人大婚。」
  说罢示意家仆将贺礼抬了上来,并递过礼单说道:「区区薄礼,还望大人笑
纳。」
  龙辉笑吟吟地接过礼单,示意下人看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侯先生请用
茶。」
  侯翔宇在客座坐下后,接过仆人的茶盏,象征性地喝了一口,龙辉道:「晋
王爷好意龙某甚是感激,还望侯先生代为转达在下的感激之情。」
  侯翔宇笑道:「大人客气了,我家王爷对大人之勇武极为敬佩,只是一直无
缘相见,正好借着大人喜庆之际厚颜相见。」
  龙辉拱手回道:「王爷太客气了……」
  正想说些什么,千环又进来说道:「老爷,齐王殿下的贺礼到。」
  龙辉和秦素雅顿时一愣,而侯翔宇一点都不意外,似乎他早就知道了一般。
  一命消瘦的男子进来后,双手抱拳说道:「恭贺龙大人,小人赫敏,谨代表
齐王殿下恭贺龙大人大喜。」
  说罢也递过了礼单,这人也是皇子门下,龙辉不能失了礼数,也请他坐下喝
茶。
  赫敏望了一眼侯翔宇笑道:「原来是侯老师啊,赫敏失敬了。」
  侯翔宇说道:「赫首席,侯某失礼了。」
  说话时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擦出了不少火花,使得四周气氛竟有几分阴沉,龙
辉与秦素雅对视了一眼,不禁无奈苦笑,这四王夺嫡弄得他们手下的人都如此仇
视,其剧烈程度可见一斑。
  两人只是坐了片刻便离去,这一天来,龙辉不断地收到贺礼,每一次都说着
同样的场面话,一直忙到傍晚,送礼的人才渐渐少了下来,秦素雅拿着礼单有条
不紊地记录着,龙辉奇怪地问道:「素雅,你这是做什么?」
  秦素雅嫣然笑道:「这叫人情帐,龙郎你得好好记着这些送礼的人,正所谓
有来有往,人家这次送了贺礼,你以后便得找机会还一份心意。」
  龙辉不免一阵头疼,想不到成个亲都这么复杂,想起当初跟冰儿拜堂的时候
就是向岳父岳母磕个头,喝个交杯酒。
  千环有些无力地走了进来,带着几分不耐的语气道:「老爷,一品浩命成夫
人贺礼到。」
  龙辉与秦素雅不由得立即强打精神,起身相迎。
  只见一名风姿卓越的美妇人聘婷而入,粉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逶迤
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其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眉似远山
,玉唇点绛,芙蓉娇靥,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龙辉急忙行礼道:「学生见过夫人。」
  秦素雅也款款拜倒,轻启朱唇道:「妾身见过夫人。」
  穆馨儿展颜而笑,但且带着几分勉强和无奈,温婉而道:「龙辉,素雅不必
客气,妾身还得恭贺两位喜结良缘。」
  龙辉立即命人看茶,穆馨儿轻轻坐下,双腿并拢,薄薄的裙布依稀能见其柔
软的玉腿线条,腿心中微微凹陷,似现一抹丰腴三角,但她一双素色腻手则优雅
地置于大腿上,挡住了那隐现的旖旎春色,她圆细的腴腰坐得十分笔直,胸襟被
衣裳下的雪峰衬得十分饱满,领口处露着纤细的锁骨,那雪白的粉颈就像是羊脂
玉瓶般修长柔美。
  穆馨儿秋眸盈盈望着龙辉,似乎欲言又止,过了片刻才挤出一丝笑容道:「
龙辉,想不到你也成家立业了,凌云也没你这般快。」
  龙辉笑道:「高师兄只是眼界太高,没看上人家姑娘。」
  穆馨儿笑道:「不是每人都有你这般好福气,能娶到素雅这般的姑娘。」
  秦素雅俏脸微红,轻轻垂下臻首,带着几分羞涩。
  龙辉笑道:「当年若不是院长举行七夕诗词大会,学生还没有那个福分认识
素雅呢。」
  想起当年的七夕诗词会,龙辉可是回味无穷,一举偷得楚婉冰和秦素雅的芳
心。
  穆馨儿似乎也想起当年的旧事,玉容浮起几分欣慰之色,有感而发,带着几
分玩笑道:「当年你和黄欢可是我们书院的头疼人物,如今你却成了国之栋梁,
真是世事多变。」
  说完这句话后,穆馨儿脸色顿时一沉,仿佛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急忙缄口不
言。
  龙辉笑道:「阿黄那死胖子,每次想做坏事却又没那个胆,次次都拉着我去
,但出事了他就是跑的最快的,有一回他跟我去偷那本被夫子没收的画册,谁知
被人发现后,他竟跑得比我还快,跑起路来真的就像个圆鼓鼓的皮球。」
  穆馨儿微微叹道:「是啊,当年的日子实在是无忧无虑。」
  龙辉略带几分悲伤地道:「阿黄当年被我连累,被发配边疆充军……」
  穆馨儿皱了皱眉头,贝齿咬住朱唇,十根玉指紧紧抓住裙子,指节有几分发
白,只见龙辉展颜笑道:「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我已经托人寻找他的消息了,只
要找到他在那里充军,我立马去将他接回来。」
  穆馨儿叹道:「我曾托兵部的朋友打听过这件事,黄欢是在西域服役。」
  龙辉点头道:「对啊,我原本以为他是在铁壁关服役,谁知我到了铁壁关后
,他又被调往西域驻军。」
  穆馨儿道:「他到了西域后,正巧碰上大恒讨伐阿萨奴国,他被编入了步兵
队。」
  「什么!」
  龙辉不由一惊,急忙问道,「那阿黄有没有事?」
  穆馨儿说道:「他没事,他还因为作战勇猛被提升为百兵长,编入了虎豹营
。」
  龙辉松了口气,他也听说过虎豹营,这个堪称西域驻军的最精锐部队,黄欢
在里边也不必担忧生活问题,虎豹营的士兵的吃住比一般的百姓人家还要好,而
且这死胖子作为百兵长也不会被人欺负。
  龙辉苦笑道:「我在铁壁关这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真是惭愧啊。」
  穆馨儿道:「铁壁关与西域是相隔千里,一般情况下双方都是互不知道的。

  龙辉想想也对,神州东南西北四面的边疆皆有大军把手,这些大军都是相互
独立的,当遇到需要配合作战时,都是由兵部统一调度。
  杨烨虽然身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但他也只是负责大恒最强的军队而已,对于
西域守军的详细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而且黄欢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兵长,龙辉查
不到他的消息也是正常的。
  唯有兵部才能统合天下兵马的信息,穆馨儿身在帝都所能了解的消息自然在
龙辉之上。
  「夫人你知道阿黄具体在那个营地吗,我想写封信给他。」
  龙辉欣喜地道,「如今我不能离开玉京,他也不能离开西域,只有写信了。
过些日子我试着走动走动,把他调回玉京来,到时候咱们兄弟两便可以见面了!

  穆馨儿垂下眼帘,深深抽了口气,咬唇说道:「龙辉,我……我有事要跟你
说。」
  看着穆馨儿这异样的表情,龙辉心中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点头道:「夫
人请说,学生听着呢。」
  穆馨儿抬起臻首,眼眸中已是布满了泪水,颤声道:「我昨夜刚接到兵部传
出的消息……虎豹营第三步兵团在两个月前的战役中全体……殉国!」
  龙辉心头狂跳,猛地站起身来问道:「阿黄是在那个编队?」
  穆馨儿捂唇泣声道:「就是……第三步兵团……」
  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龙辉咕咚一下瘫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地看着远
方,两行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
  穆馨儿掏出丝绢擦着眼泪,呜咽地道:「我本想等你成亲后再告诉你……可
是……可是……」
  说到最后她也说不出话来,泣声告了一声抱歉,捂着脸快步走出了龙府,登
上马车离去。
  秦素雅看着瘫坐在椅子上的龙辉,泪水不禁模糊了双眼,想说些什么,却又
觉得嗓子被堵住了一般。
  「素雅,我回房去睡一觉,我不吃晚饭了!」
  龙辉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后,便摇摇晃晃地走了回去。
  云香园的暗格内,几名绝色女子正在一起商议着什么。
  楚婉冰皱眉说道:「螣姨,这弑神枪虽然威力无穷,但也绝不会是完美的,
一定有什么缺陷。」
  螣姬道:「我族也曾经制作过类似的火枪,这种火器对铁质的要求十分高,
要炼制枪管必须将玄铁金矿和天罡石这两种材料加进去,否则很容易受热爆炸,
但这两种矿石都十分罕见,而且打造枪管的程序十分复杂,所以孔教主所言并非
没有道理。」
  楚婉冰点点头道:「没错,所以我估计皇帝不仅仅是依靠这种火器,他一定
还有别的后招。」
  说罢摊开一张皇宫的地图,指着一个位置道:「这里便是御林军的校场,恰
好是四阴六阳之位。」
  明雪皱眉道:「阵法?」
  她一向惜字如金,能说两个字绝不说三个词,但每次都是说出重点。
  楚婉冰点头道:「嗯,就如同明姨所说那般,我怀疑皇帝会在皇宫内布置阵
法,以此剿杀我们。」
  布置阵法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材料准备,准备得越是充分,阵法的威力也就
越大,而且越是精妙严密的阵法,其要准备的东西也就越多。
  阵法本是将天地真元纳入其中,形成一个小天地,但这个小天地却又能跟大
天地联系沟通,所以阵法一成,入阵之人就相当与天争,同地斗,不懂得破解之
法唯有活生生地耗死在其中。
  当年三教圣贤布下一个天罗大阵便将妖族牢牢困在傀山千百年;妖族制作了
一个噬魂妖云的活阵,几乎灭掉铁壁关;儒门的四维镇邪阵便可挡住炼神浮屠的
炮击;楚婉冰一个十妖锁仙图便让龙辉动弹不得,这阵法的威力可见一斑。
  「皇宫是皇帝老儿的地盘,他有是时间和材料布阵。」
  楚婉冰皱眉道,「他完全能够设置一个惊世骇俗的阵法,将我们全部困杀在
其中。」
  不同的阵法有不同的功效,有的是注重防御,有的是用于围困封印,有的是
用来限制入阵人的力量,有的便是用来攻击,也有扰乱人的心神……但无论是什
么阵法,都会有一个阵眼,只要阵眼被破阵法也就不能维持,便是强如天罗大阵
,阵眼一破也得完蛋。
  螣姬看着皇宫的地图,甚是疑惑说道:「阵法也得需要地形配合,我看这皇
宫的地形并没有极元位,很难布出什么厉害的阵法。」
  所谓极元位便是能够收拢天地元气的地形,收拢的天地元气越大,那阵法也
就越强,阵眼也随之越坚固。
  楚婉冰道:「没有极元位,也可以造出极元之器,就像当年噬魂妖云的副阵
眼一样,用物体来代替。」
  螣姬说道:「依少主估计,皇帝会用什么类型的阵法呢?」
  楚婉冰道:「攻击型的阵法他不太可能用,应为这毕竟是皇宫,一旦发动这
种攻击阵法,便是引天地之威不断轰击对手,到时候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皇宫也
得变成废墟。所以我推断,他应该会布置限制功体或者是扰乱心神的阵法。」
  螣姬点头道:「一旦我们陷入阵法之中,那我们就得任由皇宫的大内高手鱼
肉了。」
  楚婉冰道:「要想不受阵法影响,就必须知道阵法的运行轨迹,这样才能避
开阵法的种种伤害,但皇甫武吉绝不会讲阵法的运行法门告诉其他人,否则的话
很容易被人探查出来,到时候入阵的人都不受影响。」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玉无痕道:「照婉冰这么说来,皇甫武吉是要先将限制
入阵人的功体,然后在排出一队手持弑神枪的精锐将所有人都打死。」
  玉无痕这么一说,螣姬和明雪顿时清楚了。
  弑神枪虽然威力庞大,但入场比武的人都是正邪两道的精英,要想将其歼灭
难度十分大,所以就先将众人的功体压制到最低,或者是扰乱众人的心神,再用
弑神枪在远处射杀。
  螣姬不由冷笑道:「好一个狠毒的狗皇帝,做事还真是小心谨慎。」
  楚婉冰叹道:「如果我们都被阵法困住的话,那就真的任由狗皇帝鱼肉了。

  螣姬道:「我想魔煞两族和三教都不会袖手旁观,他们肯定也想到了皇帝会
使用阵法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