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第8集(2完) 启战玉京 第12回冰凤骑麟:龙魂侠影
第8集(2完) 启战玉京 第12回冰凤骑麟:龙魂侠影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初次见到楚婉冰的情形,那娇俏清秀的可人小丫头,当日

见到族人的时候是何等的羞涩和乖巧,叫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呵护,可是自从嫁
给这位驸马后,不到两个月,昔日的小姑娘变得越发娇媚,虽然还是那般的清秀
温婉,但眉宇间那少妇风情和云润的春意是藏不住的,比起她母亲似乎还要媚上
几分。
螣姬看得淫心大炽,开口便含住龙根,只觉得口中那棒状物体不似肉做的,
倒像是一根烧红的烙铁,又热又硬。
情动之下,丁香小舌不住撩动,轻轻地刷在龟首之上,仔细品尝整根肉龙。
螣姬的舌头就像一条灵巧的小蛇般,不,应该是蛇信子,龙辉只觉得肉棒又
酸又痒,尾椎处一阵鼓胀,马眼被「蛇信子」
清扫得十分销魂,差点就赶上楚婉冰泄身是喷出来的细长阴精了。
龙辉舒畅地不住抽吸冷气,双手再度握住螣姬双乳,想起自己的龙根好久没
被肉球夹过,了今天便重温一下,于是捏着两粒紫葡萄说道:「好姐姐,帮我挤
一下吧。」
螣姬媚眼一扬,咬唇含笑道:「坏小子,从哪学到的花招。」
但还是大方地撑起身子,捧着相似装满热浆的薄皮乳袋裹着了龙枪,只觉得
双乳和胸骨处十分灼热。
就这样捧着两块雪团套弄龙枪,螣姬还不时伸出香舌撩动龟首,不消片刻便
是龙眼微微渗出浆水,她的肌肤十分嫩滑,套弄龙根丝毫不费力。
雪肉裹巨棍,蛇信撩龙首,美妙的感觉冲击着神经,龙辉甚是舒畅地躺在竹
椅上,喘着粗气道:「好姐姐,你的奶子真大,是不是妖族的女子都是这般得天
独厚?」
螣姬舔着龟头道:「我不知道……好像真的都挺大的……我的只能算是一般
而已……」
龙辉笑道:「好姐姐,你就别谦虚了,你这宝贝我一手都握不住。」
说罢故作掩饰地抓了抓,果真是丰硕柔软,握在手里就像揉面一样,细白的
肉脂从指缝中渗出。
螣姬吞吐着龙根说道:「少主的肯定比我大……明雪也比我大……」
明雪?龙辉脑海中立即浮现那银发冷艳女郎,那清冷绝艳的气质叫人有种莫
名的冲动……螣姬觉得口中肉龙又大了几分,嗔道:「死小鬼,说到明雪就变大
了……不准想别的女人!」
嗔怒地在他大腿上捏了一记,又捧着双峰套动肉龙,香喘道:「你别想打明
雪的主意,人家心里可是惦记着袁老大的……」
「袁长老?」
龙辉被这个消息吓得差点缩阳,真不敢想象那冷艳美人是如何被那个邋遢男
人抱在怀里,那个情景实在是滑稽到了极点。
螣姬说道:「是真的。从小明雪就喜欢袁老大了,可是那个酒鬼就知道喝酒
,全然不解风情,气死人了!」
龙辉捏着她一颗乳珠道:「可能袁长老当年暗恋妖后娘娘也说不定。」
螣姬呸道:「他要是还懂得暗恋娘娘我还真替他高兴,起码像个正常男人,
可这王八蛋只知道喝酒,当年娘娘嫁给楚无缺时整个族的男子都跺足叫骂,唯有
那个疯子嘻嘻哈哈地……」
「说不定是袁长老受到的打击太大,以他悲极而笑。」
螣姬啐道:「我呸,他会悲?娘娘从小便拿他来戏耍,他看到娘娘就像老鼠
见到猫一样,娘娘出嫁后他是唯一高兴的人,还说什么终于脱离苦海了……过了
几年娘娘回傀山后,这死猴子吓得是三天不敢出门……」
龙辉苦笑一声,说道:「好姐姐,我们不说这些,咱们快些开始吧,我都被
你舔得爆炸了。」
螣姬嗯了一声,松开肉棒扭着蛇腰,轻轻弯下身子,撅起肥润的圆弧,只见
腿股间沾上了几分水迹,勒出了饱满的阴阜,飘扬着一股熟烂的果肉香氛,浓香
之中带着腥味。
由于天气太热,螣姬贪图凉快,裙下只是着了一条亵裤,探手进去便脱了下
来,媚眼含笑地将亵裤甩给了龙辉。
龙辉接过后,觉得满手黏糊湿润,滑不溜秋的,只见螣姬掀起青灰纱裙,将
两瓣圆弧的肥嫩香臀撅起,白花花的臀脂犹如两堆雪丘裹着湿润无比的肥美阴唇

「好弟弟,还等什么呢?」
螣姬笑吟吟地分开双腿,骑在龙辉腰胯间,握住龙根,将那紫色的钝尖抵着
花瓣,渐渐分了开来,龙辉也是配合地向上一顶,咕噜一声,肉龙没入了花径内

螣姬只觉得一条滚烫坚挺的巨物挤开她的窄小紧凑宝蛤,裹着粘腻的泌润长
驱直入。
「嗯……好涨!」
螣姬发出一声娇媚的啼叫,两团雪乳随着身子的沉下抖了几下。
久旷的身子虽然熟美多汁,但龙辉的本钱是在是太过庞大了,粗壮的龙枪根
本不是她细小的蛇穴能够容纳的,又胀又疼,下身的饱胀感差点让她的芳心从高
耸的胸乳跳出。
「先别动……」
螣姬急忙放松臀肉,将肉龙缓缓地退出几分,但这过程中龟棱在细嫩的皱褶
上刮了几下,美得她一阵哆嗦,一股花浆扑哧地流了出来。
「呜呜……好酸啊……」
螣姬美得睁大眼睛,浑身紧绷,双手不由得抓紧巨乳,腰臀悬空。
龙辉被她抽搐的花径夹得十分美感,伸手握住一只球儿,一手捏住一瓣臀肉
,轻轻地耸动腰肢,将肉龙缓缓在蛇道内抽送。
美妇的腔肉实在是汁水丰润,不消片刻便适应了巨龙的粗壮,细小的蛇道饥
渴地吞吐着龙身,烂熟的花汁被龙根挤出咕噜噜的细小液泡。
龙辉将胸口的衣裳扯开,露出一身精壮结实的胸肌,光滑的年轻肌肤线条起
伏利落,充满男子气概:螣姬一瞥,心头不由得一阵小鹿乱撞,膣里更是死死掐
紧,挤出大把淫水,只觉每一下都撑得肉壁满满撑开,由内而外,仿佛贯穿她的
娇躯,又疼又美。
「轻……轻点!好……好深!呜呜呜呜……」
龙辉捧着她肉脂丰美的圆润肥臀,低头见肿胀的阴唇沾满粘腻淫水,狰狞的
怒龙拉耷着一圈粉色嫩肉,凶猛进出。
两人交合处荡开大片水渍,酸甜的液珠伴随着冲击四散飞溅。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清脆娇腻的笑声:「涟漪姐,前面便是妹妹的小窝了
,姐姐,咱们进去乘凉好么?」
「好啊,那姐姐就却之不恭了。」
又是一把悦耳的女声正在交缠的龙蛇忽然呆住了,两人大眼望小眼,龙辉暗
自叫苦,两次跟螣姬亲近都撞上冰儿,这回可不像上次那般好运了!螣姬也是心
乱如麻,自己耐不住寂寞,跟驸马偷情也就算了,还在人家的闺房里胡天胡帝的
,这下可好,这只小凤凰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只小孔雀。
龙辉深吸一口冷气,立即镇静下来,连皇帝都被他忽悠过去了,难道还怕这
个小丫头,说道:「我们去澡堂避一避!」
说罢搂住螣姬,嗖地一下窜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运功吹散屋内交换的气味
,还有抹干净竹椅上的淫水。
螣姬就像是一个树赖般挂着龙辉身上,藕臂箍住男人的脖子,双腿缠住男人
雄腰,可是胯下还含着一根肉棒。
「嗯……」
走动的时候,嫩穴还不时地被龙根抽动,美得她差点叫了出来。
总算安全了,龙辉松了口气,螣姬红的脸低声嗔道:「驸马……你还插着妾
身呢……」
龙辉这才回过神来,抽回肉棒,将这蛇美人放下,可是多水小穴没有了堵塞
,汁水不住地伸出,顺着腿根流下。
澡堂其实就在楚婉冰的闺房旁边,两人都盼着这两个小妮子快些离去,心中
是七上八下的。
「这天气真热,弄得人家一身臭汗!」
楚婉冰娇腻的声音嘟囔着说道。
涟漪则笑道:「冰儿你的汗水可是很好闻,一出汗你的身子反倒是更香了。

「姐姐你别笑我了,你稍坐片刻,小妹去清洗一下便来陪姐姐说话。」
龙辉差点晕了过去,这回还真是跑不掉了,螣姬指了指澡堂的大水桶,龙辉
顿时领会。
楚婉冰甚是爱洁,夏天里她贪图凉快一般都不洗热水,但又觉得玉京的井水
不够干净,所以每天都会先烧热水,放在水桶里让它自然冷却,龙辉扒光了衣服
,跳了进去,螣姬也跟着跳了进去,但没脱衣服。
就这样龙辉站着,螣姬则蹲在龙辉前面,将头没入水中,幸好她的内息悠长
,闭气半个时辰不成问题。
叽的一声,澡堂的大门被推开,一袭白衣的楚婉冰走了进来,翦水秋眸顿时
瞪得大大的,十分诧异地道:「小贼……你怎么在我水桶里?」
龙辉笑嘻嘻地道:「跑了大半天,一身臭汗,所以到你这洗个澡了。」
楚婉冰跺足嗔道:「要死了,把人家的水都弄脏了,待会还再烧。」
龙辉招手笑道:「不用这么麻烦,过来一起洗鸳鸯浴吧。」
楚婉冰俏脸泛起一丝红霞,芳心骚动,两人似乎还没有过「鸳鸯浴」
的经历,想到这里她一双眸子不禁泛起了阵阵水光,编贝的玉齿轻轻咬着朱
唇,变得有几分妩媚。
龙辉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大叫不好,这骚妮子似乎真想过来,这回莫非真是
作茧自缚,螣姬更是气恼,暗骂道:「你这小色胚,没事干嘛挑逗这骚丫头,这
回可真是抓奸拿双了。」
于是干脆破坛子破摔,张嘴便咬住那泡在水里的龙根。
下身的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得龙辉打了个激灵,全身绷紧,在看到楚婉冰含
笑走来,姿态婀娜,玉步优雅,脊背顿时出了一层白毛汗,这双重刺激下,差点
便射了出来。
就在楚婉冰即将走到水桶前,龙辉猛地将身子探前,一把捧出楚婉冰的俏脸
,对着那红菱般的小嘴吻了过去,楚婉冰被吻得香喘嘘嘘,媚眼如丝,乖巧地阖
上眼帘,主动向龙辉奉舌。
「嗯……小贼……我喘不过气来了……」
楚婉冰腻声的撒娇道,想推开龙辉喘口气,谁知龙辉双手犹如铁钳般摁住她
的脸蛋,继续热吻,双手更是变本加厉,探入她白衣内戏耍那对豪乳,捏得乳肉
不住颤抖发热,双重刺激下,楚婉冰大脑一片空白,竟出现了微微的缺氧,鼻息
娇哼低吟。
水下的螣姬不免有些吃味,暗嗔道:「就知道跟这丫头亲热,我吸干你!」
于是口唇更是卖力吞吐,那条蛇信子般灵活的丁香在龟头上拨动缠绕。
嘴巴有娇妻的娇嫩香滑的口唇,手中握着妻子的饱满丰乳,肉棒又被熟妇吃
得妙不可言,这种感觉犹如身躺云端。
「冰儿!你好了么?」
涟漪在外边催道。
楚婉冰忽然打了激励,急忙推开龙辉,狠狠白了他一眼,怪他还自己出丑,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出去了。
「冰儿,你不是洗澡么?怎么没换衣服?」
「嗯……我相公在里边洗了……」
螣姬吐出肉棒,松了口气,做了一个我先走的口型,转身准备离去,但她浑
身都被水湿透了,薄薄的衣裙贴在身上,隐隐透着肉光,最要命的是那对大奶还
裸露在外。
想起方才那刺激的感觉,龙辉下身一阵鼓涨,一把掐住螣姬的蛇腰,掀起她
的裙子,挺着巨龙猛地撞向她的肥臀,强行叩关而入。
「嗯……你疯了……」
螣姬只觉下身一阵鼓胀,低声嗔道,「冰儿和涟漪还在外边……」
龙辉毫不手软,继续抽送道:「她们在外聊她们的,我们继续做我们的。」
龙辉放肆地撞击着美妇的肉洞。
一片水花在螣姬肥脂的翘臀上飞溅,在于妻子只有一墙之隔的情况下,偷吃
这熟美的艳妇,而且还是小丫头的姨娘辈,男人因异样的欲望而在快速的抽插中
发泄着。
「嗯……」
蛇道的快美,使得螣姬几乎要叫了出来,幸好龙辉眼明手快将她刚才丢给自
己的亵裤塞了过去,堵在她的檀口中。
亵裤上还有自己爱液的味道,螣姬只觉得欲火不住翻滚,扭腰挺臀迎合着龙
辉的抽送,这种在浴桶中被男人强硬插入,一股被偷情且夹杂着被强暴凌辱的娇
羞让她浪水直流,混在在洗澡水中,拍打着男人的腹部。
螣姬美得向后仰起身子,洁白的玉背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两团雪丘晃来
晃去,水蛇般纤细的腰肢扭出了不可思议的曲线,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在水里翻
滚的大白蛇。
「小贼,你在里边干什么,这么大的水声!」
楚婉冰在外边嗔道。
「擦背!」
「擦背?有你这么擦背的吗?」
「我够不到后边,冰儿你快进来帮我一把,顺便洗个鸳鸯浴!」
「你……不要脸!」
这混蛋竟然被夫妻间的亲密话当着外人的面叫出来,楚婉冰羞得俏脸通红,
气的不住跺脚娇嗔。
涟漪不由窃笑不已,楚婉冰更加无地自容,恨不得就冲进去掐死这不要脸的
混账。
「好姐姐……我要到了……」
禁伦和偷情的双重刺激,使得龙辉再也忍不住了。
「嗯嗯呃……射吧……」
螣姬也到了高潮,含着亵裤口齿不清地低声说道。
紧凑的蛇道挤压着男人的肉棒,两人的下身抵死逢迎着,螣姬上身趴在浴桶
边上,两颗奶球像是装着乳浆般,不断地撞向水桶边缘,柔软的蛇腰忘情地向后
挺动,似要把男人的睾丸也含进去体内,汗水从男人的额头滴在螣姬玉背上,一
直滑落。
男人滚烫的龙精填充了狭窄的蛇道,螣姬的蛇腰一阵哆嗦,犹如一条濒死的
大白蛇,达到了欲望巅峰。

亚洲日韩av i快播tu 日韩av i在线快播url 日韩av透视情趣 色小姐免费电影网 色小姐内涵漫画 色小姐的最新地址 武侠古典天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