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好学生阿光(2)完
好学生阿光(2)完
   校园小说大全:我的屁股很翘,不穿内裤反而在紧紧的连身裙上不会露出内裤的印子,也许不会有人注意到吧,反正这样凉凉

的也蛮舒服,总比穿着湿冷的内裤好。
当我走出化妆室时,发现等我的只有小振一人。
「阿光呢?」「他说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办,先走了。……他要我送你回去。」「这样啊……」我一双明媚的
双眼眨呀眨地望着他。
「不过如果你不急着回去,或许考虑跟我一起再去别处逛逛……」「你是在约我吗?」「是呀,也可以这麽说
吧。」「可是雅芝不跟陌生男子单独出去玩喔……」「我不是陌生男子,我是你『今天』的男朋友。」「喔?我有
答应你当我一天的男朋友吗?」「拜托啦……」「那答应我一个条件。」「什麽条件?」「下次我也要当你一天的
女朋友。」我害羞地笑着。
小振微笑着轻拍我的头一下:「顽皮又可爱的雅芝……」於是我就跟小振去牵他的机车,他的车很大,很漂亮。
「宝贝,上车吧。」车子的後座很高,而且我的连身裙很短也很窄,只好侧坐。一坐上去,裙子因为坐姿的关系稍
微往上卷起,我想起没穿内裤的事,只好一手搂着小振的腰,一手压着裙子,以免曝光而让路人白白占了便宜。
车子飞快地移动着,小振大胆地把油门催到底,使我不得不放弃用手压着裙子,改用双手紧紧抱着他,同时我
的双乳也贴着小振的背。
「喂,骑慢一点啦。」「什麽?听不到。」「我叫你骑慢一点……」「喔,我骑得很慢了呀,会怕就抱紧一点。」
「这样抱得够紧了吗?」我几乎把全身黏在他身上。
「嗯,不错,现在有点感觉了。雅芝你胸部也蛮有料的嘛!」「……什麽话,好歹本姑娘也是C罩杯的,将来
喂奶儿子饿不死的啦。」「唉,姑娘家说话要斯文点。」「好啦……对了,你要带我去哪?」「打保龄球。」很快
地保龄球馆到了,车子停下来後我才发现裙子已经被风吹起来了,稀疏柔软的阴毛几乎全露在外面和路人打招呼,
赶紧趁别人发现之前跳下车将衣裙拉好,希望没人看到……於是我就和小振两个人一起打保龄球,我脱下白色外套,
露出漂亮白晰的肩膀和手臂,全身的衣物只剩下一件细肩带连身裙和保龄球鞋(当然还有无肩带式的胸罩),内裤
则是在我包包里。这样性感的美女打保龄球,当然吸引了许多男人的目光罗,不过小振发现以後,就搂着我故做亲
密状,然後把他们一个个瞪回去。
打了一会儿後,小振突然小声地问我,「……你……你没穿内裤?!」「唉呀,还是被你发现了,亏我还很注
意助走动作不要太大说……」「天啊,雅芝你真是大胆……」「没办法呀,还不都是你害的,把人家弄得那麽湿,
那种内裤怎麽穿呀?」「……我……我哪知道你那麽敏感……」於是我不理会小振的讶异,继续打保龄球,既然被
他发现了,我也不需要再考虑会不会曝光的问题了,乾脆放开动作去打。每次助走弯腰时,几乎都会露出我的阴部。
渐渐地,我发现了小振裤子里的勃起……「别打了,跟我走!」小振拉着我走向保龄球馆的公共厕所,在确定男厕
所里没人後,他把「清洁中」的牌子挂在门上,然後拉着我一起进来,并反手关门上锁。
「你……你这是干什麽?」「干什麽?当然是干你呀。」「你……」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深深地吻住。他一边
吻,一边抱起我让我坐在洗手台上。我轻轻地挣扎,但他的吻使我全身无力,只好任由他摆布。他放开我的唇,逐
渐往下吻,并同时用手将细肩带往下拉,使连身裙褪到我腰部,无肩带的胸罩当然也被他轻易地扒掉了。
我白嫩坚挺的一对漂亮乳房骄傲地耸立着,粉红色的乳头更因为脱离保护,接触到冷空气而变硬向上翘起。「
啊……好美丽好可爱的奶子喔……」小振二话不说立刻用手抓住用舌头去舔。
「啊啊……别这样弄人家……雅芝会很兴奋的……」「是吗?那这样子呢?」他竟然低下头去舔我的阴唇,并
用舌头逗弄阴核,害我马上泄出许多透明液体。
「唉……雅芝你真是敏感呀,才稍微舔一下就湿成这样……」於是他快速地脱下裤子和内裤,露出早已勃起的
巨大阴茎,用手抓着我纤细的腰,用力将灼热的肉棒插入我湿润的嫩穴里。
「啊啊啊……!!」小振干得我大声叫了出来。
「真是感动啊,终於干到我的梦中情人了……」他迅速地摆动着腰,一下一下地戳进我骚穴的最深处,我被他
插得摇头晃脑,淫水直流,还一直娇媚地呻吟着。
「啊……啊……小振弟弟……啊……你太粗了啦……啊……怎麽那麽猛……啊……比……比我那个当兵的男朋
友还……还长……啊……啊啊……我看我快被你干到兵变了……啊啊……不……不行啊……啊……插到底了啦……」
「雅芝……你这个小骚货……小淫娃……我当然要干到你兵变呀……以後我就天天这样干你……你说好不好……」
「啊……好……好……雅芝以後……啊……天天让小振干……啊啊……」很快地我就被他干到第一次高潮,他虽然
暂时拔了出来,不过显然还不打算放过我。等到我稍微平息了以後,他要我站好,然後弯腰将手掌贴地,并将小屁
股高高翘起。突然间,他又从後面猛然冲刺进来,干得我差点双脚无力站不住,幸亏他抓着我的腰,使我不至於跌
倒,但仍维持着这姿势猛干猛插,整间厕所只听到「啪啪啪」的肉体拍击声、淫水流动的「滋滋」声、当然还有我
如泣如诉的淫叫声。
「啊……啊啊……人……人家受不了了啦……啊……啊……雅芝……从来没有在外面厕所被人家……这样干过
呀……啊……这种姿势……啊……干得雅芝双腿都无力了啦……放过人家吧……啊啊……又顶到子宫了啦……雅芝
会被你干死的……啊啊……又要高潮了……啊……」「喔……雅芝……你好紧啊……嗯……好会夹……水好多……
真是太爽了!
我的亲亲……小雅芝……忍一下……我也有点想射了……我想射在雅芝漂亮的脸上……你说好不好?」「啊…
…好……好……雅芝快被你干死了……你说什麽都好……啊……真的不行了……要泄……要泄了啊……啊啊啊啊…
……………!!」我又被干到高潮了一次,在我阴道抽搐的时候,小振也终於受不了,快速并用力地抽插了十几下,
然後拔出来,朝我的脸射出一股又热又浓的精液,小振的量很多,射得我眼皮、嘴唇、鼻子、头发上都是。
在我们疯狂地做完爱之後,小振温柔地帮我清理脸上的精液,然後帮我穿好衣服。
「雅芝,你会不会痛?我是不是太粗暴了?」「不痛,小振你好强喔,我从来没这麽舒服过。」「那就好。」
看他这样细心体贴,我感动得帮他用嘴舔掉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和淫水。以前干过我的那些男人,大多只在乎自己
爽不爽,完全不关心雅芝的感受,不像小振那麽温柔。
「好了好了,不要再舔了,我会再硬起来的,到时候可又要干你干得哇哇叫了。」於是我们离开了保龄球馆,
然後小振送我回家。
(三)自从上次在保龄球馆男厕被小振「上」了之後,他就似乎变成我的男友了。
不过,正确地说,应该是性伴侣。小振年轻而且精力充沛,做爱的时候常有新花招,总是弄得我高潮不断,而
且他的阳具还颇为巨大,跟我那个还在当兵的男友比起来,实在厉害多了,所以我也乐於「兵变」。
不过,我知道这样红杏出墙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果然,在一个星期六下午,事情发生了……那天我父母正
好到乡下去拜访亲戚,家里只剩下弟弟阿光和我两人。不久,阿光也出去了,我一个人不知道要做什麽,正好小振
打电话来,我就要他过来陪我。
在他来之前,我把紧身T恤里的胸罩脱掉,使两颗乳头在衣服上略微凸起,若隐若现,并把A字短裙内的内裤
脱掉,这样我全身就只穿着T恤和A字裙了。
在我准备好的时候,小振来了。他一来就疯狂地亲吻我,并把我抱进我的房间,丢在柔软的床上。
「啊,你是谁?怎麽出现在我家呢?」我装傻。
「呵呵……我是强盗,人称棘手催花淫魔,专门劫色劫财!」小振很有默契地配合这个游戏。
「啊啊……救命啊……」我小声地喊着,当然不能真的叫救命,不然被邻居听到很麻烦。
「哈哈哈……小宝贝儿你认命吧,好久没遇到这麽正的美眉,待会儿一定要干得你淫水四溅……」「拜……拜
托,人家还是处女,不要强奸雅芝好不好?」啊,这个理由掰得太过份了。
「喔,原来你叫雅芝,那不然你帮我『吹』出来好了,不过我的懒教很大,你这麽小一张嘴吃的下去吗?」说
着他便将裤子和内裤脱掉,尚未勃起的阴茎在我面前晃动。
我低下头去握着他的阴茎,开始舔弄起来,他坐在床边,我趴在床上……小振一边享受的我的服务,一边还不
忘记攻向我的乳房。
「哟!没穿胸罩呢,小淫娃一个,还装处女勒,看我等会儿怎麽样好好『照顾』你……嗯,喔……舔的功夫不
错嘛……」在我的含吐之间,小振的阴茎很快地硬了起来,并涨得很大,把我的小嘴塞的满满的。我吐出他炙热的
巨物後,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将手伸进裙内。
「宝贝……你实在太淫荡了,没穿内裤?!是在等情郎回来干你吧?」「没有啦……他在当兵,怎麽可能呢…
…啊啊……啊……不要把手指插进去呀……啊……」「喔……小雅芝,你湿了喔,是不是有感觉了呀?」确实他弄
得我很有感觉,我感到两腿之间有些温暖的液体正在源源不绝地流出,他这时候同时用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捏弄着我
的乳房,使的我的乳头发硬,更在布料上骄傲地翘起,好像要破衣而出一样。他掀开我的T恤,柔嫩白晰的乳房挺
立在我胸前,他很爱惜似的轻轻抚摸着,然後用嘴一口含入我的乳头,又舔又吸,有时还轻咬。同时在下半身也进
行着另外的攻势,他用手指压着我的阴核快速抖动,然後用食指挖进我的嫩穴,进进出出……「啊啊……呀……不
行啦……怎麽偷咬人家乳头啦……啊……会痛耶……啊啊……啊……喔……下……下面别再挖了……啊啊……不能
这样欺负雅芝呀……啊……雅芝会高潮的……嗯……啊啊啊……再揉揉人家的小豆豆嘛……啊……对啦……你好会
舔乳头喔……啊啊……不行了……」「别叫的那麽淫荡呀,靠,听得你老公越来越硬。来,我们插进去好了。」他
把巨大炙热的龟头,顶在雅芝潮湿的嫩穴口,我的阴唇很听话似地左右分开,轻轻含着他的龟头,接着他用力地推
送,「噗滋」一声,随着我大量淫水的润滑,干进了半根阴茎。
「啊……啊……你好粗喔……啊啊……好涨……」「挖,这麽紧,不会真的是处女吧,我再插进整支看看。」
他又再度推送,终於捅到了底。
「啊啊……好长喔……雅芝……从来没被……这麽大的阴茎干过……啊……又这麽硬……」「怎麽样,喜欢吧?
我要抽插了喔,不过说真的,雅芝小宝贝,你真是又紧又多汁,一定很好干。」他开始以正常的体位抽插起来,只
是比平常更粗暴一些,当然我也得到更大的快感,不过只有唉唉叫的份。接着他把我漂亮的双腿扛在肩上,使得嫩
穴的位置提高,阴茎以不同的角度插入,只插了十几下我就高潮了。他拔出阴茎时,小穴随即流出乳白色的温暖液
体。
他把我翻过身来,继续用背後体位插我,不给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这种姿势阴茎可以轻易地插到底,所以我
特别喜欢这种干法,我摇头晃脑地淫叫着,偶尔也扭腰摆臀配合着,小振干得很愉快。
「小淫娃,这不是最喜欢我用这种姿势干你?看你一副淫贱的爽样……」「啊!嗯……雅芝喜欢……雅芝最喜
欢这样被干了……啊……淫魔先生……你真的好粗喔……啊啊……雅芝是不乖的小淫娃……快捅人家小穴惩罚我吧。」
其实有干过雅芝的人都知道人家喜欢这样被插,以前我男友志远也喜欢这样干我……突然间,我听见大门口关门的
声音,有人回来了?
「啊……小振……我弟好像回来了……啊啊……怎麽办?」他依然继续抽插干着。
「不怎麽办,继续干就好了呀,难道你要他一起来干你呀?」「啊啊……小……小振……他好像在房间门口偷
看耶……啊……」我似乎看见有一个人影,刚刚应该把门关好的,唉,大门好像也忘了关。
听到有观众,小振好像更加兴奋起来,开始卖力地肏干着我,只见我被他干得真的是淫水四溅,还一副很媚的
眼神回头看他。就这样维持背後体位干了十几分钟後,小振终於忍不住要射了,我让小振射在我的脸上,我知道小
振喜欢看到我满脸精液的淫样。
终於小振射精了,这次他的量特别多,射得我脸上好多好多白稠半透明的热热精液。
「干,小婊子,你知道吗,干你超爽的,你应该去做妓女让大家干的,老鸨一定会说你是旷世奇才……呵呵…
…」精液在我脸上的反光闪闪发亮,我伸出小舌头去舔了一些。忽然间,房间门打开了,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
是弟弟,而是我的男朋友志远。
「志……志远……你不是……还没休假?」「哼,我是因为任务提休,没想到竟然抓到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看
看你,雅芝,被人家喷的满脸都是,刚刚被干时还一直淫叫,一直高潮对吧?」「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概
不能狡辩了。
「马的,我当个兵你就让我戴绿帽子,那位老兄,我不怪你,是雅芝她太淫荡了,你不干她,她也迟早会找别
人干,我从以前就怀疑她红杏出墙了。」志远边说边脱裤子,「看我怎麽处罚你,小淫娃!」他一脱掉内裤,阴茎
就弹出来,原来他早就勃起了,可能是刚刚看我被奸淫看得太兴奋,不过,看习惯小振的Size後,我总觉得志远阴
茎很短小。
「志远……对不起……是我不好……」「不用解释了,背对着我趴好,我要惩罚你!」我只有乖乖的听话,结
果志远就从後面把那短小的阴茎插进我依然潮湿的小穴,不过可能是因为我的嫩穴紧,这样的小阴茎也插得我哇哇
叫。小振这时则是津津有味地坐在一旁观看,我一边淫叫一边白了他一眼。
「啊啊……志远……处罚雅芝吧……啊啊……雅芝是小浪蹄子……啊……还是你棒……」「喔?想不到你久没
被我插依然这麽紧,可能也没这麽常被干吧,我错怪你了,不过,不能让你太爽,还是要惩罚!」接着他拔出嫩穴
中的肉棒,由於我大量的淫水,肉棒被浸湿,水光闪动。然後他把我小穴流出的淫水涂在我的菊花蕾上……不会吧,
所谓的惩罚是……?
「来,雅芝,放轻松……要插了喔,呃!」「啊啊啊啊……!!痛死人了,怎麽捅人家小屁屁啦……」我娇声
抗议着,所幸他的阴茎很小,竟然一插就进去半根。然後他开始抽送起来,越插越深,搞的我疼痛不堪,但却又有
点舒服,还一直淫叫着。
看着志远捅我的小屁眼,小振竟然又勃起了,他还边看边用手套弄着呢!
……志远干了一会儿後就往後躺,然後把我扶坐起来,使我一屁股坐在他的老二上,接着他继续挺着腰捅我小
屁眼。我被志远插得淫水直流,从小穴沿着屁眼一直滴到他的阴茎,使得肏干有淫水润滑更加顺畅。
「打手枪的那位老兄,不介意的话,一起来干雅芝这个浪货吧,前面还有个穴……」志远说。
「喔,那真是多谢了。」小振立刻提枪快跑前进,到了我面前,二话不说就把巨大的阴茎插进我的小穴里。
『喔……好粗大,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我媚眼瞪着,怪他和志远一起欺负我,他缅腆一笑并轻捏我的乳头
表示亲昵。我拿他们两个没办法,只好让他们一前一後地干了。此时我的体内塞了两只肉棒,还不规律地抽插着,
弄得我立刻就高潮了。看着漂亮的女友被自己和陌生人一起奸淫,还达到高潮,志远也终於受不了,一股暖暖的精
液射在雅芝的直肠里。小振拔出阴茎稍做歇息,志远则是累得倒在地上喘气。
我在小振耳边说:「帮我把他绑起来。」并塞给他我A字裙的腰带。小振趁志远不注意时将他双手反绑。
「喂!你们干什麽?」我邪邪地笑着,对小振说:「你来捅他屁眼,他刚刚插得雅芝痛死了,你要是痛,我就
帮我报仇。」小振就很有义气地照做了。
小振用他那根超大的阴茎,毫不留情用力地插进志远的屁眼里,志远痛苦地唉叫着,不过经过一下一下的抽插,
我看见志远竟然又勃起了,真是变态!我还故意去含他的阴茎,结果他又射了,我闪避不及,才刚吐出又被他射在
脸上。
然後我要小振拔出来,并且去浴室把他的阴茎洗乾净,这时我才想到,刚刚我含的志远阴茎也插过我自己的屁
眼,难怪味道好怪。然後我们就继续把志远绑着,我挑逗着小振,要他跟我继续做爱,由於小振刚刚没有射出来,
所以也乐意继续干我。我们两个就在志远,也就是我的男友面前,疯狂地做爱,我浪声地淫叫,看到志远竟然又勃
起,不过他被绑住,既不能起来干我,也不能打手枪,他表情痛苦极了,但我却很高兴,谁叫他刚刚欺负我。
干了一个多小时後,小振终於射了,他毫不犹豫地射在我嫩穴里,害我在精液的冲击下又高潮了一次。休息了
一会儿後,我告诉志远,我们一笔勾消了,分手吧。志远同意了,不过他一直勃起,所以想干我最後一次。我让小
振先离开,使我们两个有独处的机会。
这次他很温柔地插干着我,就像从前那样,我感动的直掉眼泪。
「我的小美人,别哭,我们还是好朋友呀,我以後还会来找你的。」「……你一定要来喔,我还是会跟你做爱
的。」他温柔地射在我小穴里,但精液已经很稀少了。
我深深地吻着他,并跟他道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