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好学生阿光(1)
好学生阿光(1)
 
  校园小说大全: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听到小振学长这麽说,我还以为是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
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
  「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拉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
现在无缘无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小振不怀
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姊也让我干一干。」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对姊姊意图不
轨,自从上次在我家看过她後,小振简直对她着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来做交换条件!
  「我姊姊才不骚包呢!她可是气质高雅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不管怎样,我就是想要干
她……我好想脱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细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对骄傲挺立圆翘的双乳,
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紧凑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娇柔淫媚的叫床声……啊!不论如何,我就是想要干你
漂亮的姊姊,让我干吧!」小振大概快疯了。
  其实我也对小振的女友蛮有兴趣的,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说……她还是个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尝试
各种刺激的做爱方式,最夸张的是,听说有一次她被两个陌生人轮暴,还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过讲归讲,再怎
麽样我也不敢说服姊姊让人干啊!
  「学长,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帮你,不过我怎麽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爱呢?没有立场啊!」「这倒是,那
你至少帮我约她出来吧!後面的我自己想办法。」「如果人帮你约出来了,但还是干不到呢?」「那我就认了,仪
蓁还是可以让你干。」这样好像不错,我只是约姊姊出来,并没有逼她让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就看她自己了…
…「那就这麽说定了!」放学後,小振交给我一条白色的女用内裤和一串钥匙。「嘿嘿,搞定了。我已经和仪蓁约
好了,她正在我的宿舍等我,待会儿你就去告诉她我晚一点才会回去,当然,她现在已经是个没穿内裤的美丽淫娃
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再打手机给我。」小振办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来我今天要走桃花运了!虽然我还
没把握可以把姊姊约出来,但是,这样的诱惑……还是先干了再说吧!
  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小振的宿舍,打开门,美丽的仪蓁果然已经坐在里面了。「嗨!阿光,怎麽只有你
一个人,小振呢?」仪蓁的声音好甜美,好像在和人撒娇似的,我开始想像以这种声音叫床是多麽要人命啊!
  「喔!学长他有事,说晚一点才会回来。」「这样啊……你坐啊,别站在那里。我去帮你泡杯咖啡。」「好…
…好,谢谢。」仪蓁身上穿着校服,订做的裙子显的特别短,露出一双迷人的双腿,脚底下还穿着白色短袜。白色
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线条,纤瘦的腰身,是那麽惹人怜爱……「你在看什麽啊?……」仪蓁红着脸,
端了两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着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红色的双唇自然地闭着,看过去就像
是清纯娇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
  我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想从书包里拿本书出来看。但打开书包却看见仪蓁的内裤,我才意识到在仪蓁的超
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这个小淫娃真是不简单啊!明明正光着屁股,等着情郎回来干她,却又装作一
副清纯害羞的样子,实在是淫荡的最高境界啊!
  我一边看着可爱的仪蓁,一边无意识地端起杯子,一个不小心,竟打翻了咖啡,热腾腾的咖啡飞溅到仪蓁的校
裙和制服上。
  「啊!真……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慌张地拿了桌上的面纸替她擦拭。
  「没……没关系。」仪蓁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替仪蓁擦拭的时候,趁机在她露出的白晰双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上,逗留了许久。我见仪蓁没有任
何反抗的意思,便开始大胆了起来,用手指隔着裙子逗弄她的私处。不久後,仪蓁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无力地倒在
我身上,我搂着她,继续抚弄着。仪蓁的大眼睛半开半闭,无神地看着我,吐气如兰,不停喘息着。我忍不住靠近
她,轻吻了她的柔嫩双唇,没想到她闭上眼睛,伸出顽皮的小舌头,热情地和我回应。
  於是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将手伸进她的短裙内。由於仪蓁的内裤早就被小振学长脱下,所以我轻易地就摸到了
仪蓁柔软的阴毛。
  「喔?仪蓁是个小淫娃喔,怎麽可以不穿内裤呢?」我故意取笑她。
  「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她羞红着脸,乱摇着双腿,想躲避我的手。
  「不要解释了,我要好好惩罚你。」说着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随着她越来越无力的挣扎,淫水已经潺
潺地流出了。仪蓁把头埋在我胸口,娇喘声逐渐变为轻声的淫叫。
  「啊啊……呀……阿……阿光哥哥……仪……仪蓁……受不了……不……不要再抠挖仪蓁了……啊……啊……」
我拉起她的衬衫,并将胸罩往上拉起,仪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来了。仪蓁的乳房很大,圆圆的耸立在她胸前,由
於年轻,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倾向,反而骄傲地挺起。两颗粉红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娇嫩的样子十分
惹人怜爱,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
  「啊…」仪蓁一被我舔就娇呼了一声,然後乳头便慢慢地突出翘起,变得略微坚硬一些。我仔细观察,发现仪
蓁的乳头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翘一些,也许是因为常被小振「照顾」的原因吧。
  我发现我的老二已经被仪蓁的淫样逗的坚硬不堪,龟头也冒出了几滴液体。
  平常若是干别的女生,我会再舔一舔她们的阴部後,才开始插入,不过像仪蓁这样又漂亮又淫荡的,我根本忍
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於是我便快速地拉开拉链掏出老二,连裤子也没脱,就抬高仪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
肉棒一口气插入仪蓁多水的淫穴中。
  仪蓁大叫一声,小穴肉也颤抖了几下,泄了一堆液体,从被我插着的穴口缓缓流下,我才发现原来她已经高潮
了。
  「挖靠!你也太夸张了吧,才刚插进去就不行啦?」仪蓁无力地喘着气,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着我,双腿微微
颤抖着。此时我们俩的衣服其实都没脱,只是她穿裙子又没穿内裤,我拉下拉链掏出老二,所以肏干起来没什麽问
题,而且仪蓁的衣服早就被我拉起,她的乳房也能轻易地被我玩弄。
  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来,仪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嫩穴也被我疯狂撞击着。仪蓁仰卧
在地板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阵一阵地收缩,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
  「啊……啊啊……啊……哥……哥哥……仪蓁已经……不行了……怎……怎麽你还插呀……啊……啊……仪蓁
会被你干死的……啊啊……」仪蓁娇柔的声音轻轻叫着,我在想可能没有女人像她叫得这麽好听的吧!
  被小美人儿这麽一叫我怎麽受得了,再狂抽个二十多下後,便拔起阴茎,往仪蓁漂亮的脸上射出大量的精液,
仪蓁被我射的满脸都是,倒在地板上无力地喘息。
  我休息一阵子之後,看到仪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着,可爱的乳房不因躺下而倒塌,依旧挺立着,漂亮的
脸庞上残留着乳白未乾的精液……渐渐地,我又勃起了。
  我两三下快速地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後去脱仪蓁的,她虽然想抵抗却使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
  然後我用仪蓁的衬衫轻轻擦拭她脸上的精液,并骑到她身上,把长长热热的老二摆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接着
用手扶着她柔软细嫩的乳房,往中间夹紧,并开始摆动腰部,使阴茎在她的乳沟中「套弄」着。喔!这就是乳交吗?
没遇到像仪蓁这种巨乳淫娃,还真是玩不起来呢!
  弄了五、六分钟後,我发现仪蓁又开始有力气挣扎起来了,不过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假装一点娇羞衿持的
样子,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非常用力在抵抗。
  於是我便从她身上爬起来,将她摆成趴跪着背对我的姿势,开始舔弄起她的私处来。原来仪蓁的阴唇也如乳头
一般有着可爱的粉红色,翻开两片阴唇後,便有不少液体涌出来,同时仪蓁也在轻声地叫着。我将舌头从仪蓁的小
屁眼开始舔着,一直往阴核的方向舔,舔到阴核的时候,仪蓁就叫的特别媚。接着我用三只手指同时挖入嫩穴中,
由於仪蓁的小穴很紧,所以我必须很用力才能把三只手指同时往里边推送,这样仪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几分钟後,仪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喷的我满手淫水,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立刻从後面把我的老二插入。
  「啊……啊……仪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麽……怎麽……这样啊……啊……
小穴……好……好胀……顶……顶到底了……啊啊……」仪蓁被我干的一直乱叫,也不怕邻居听到。
  由於刚刚我已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干了她半个多小时还不想泄出,反而仪蓁又被我干到高潮。
  「又泄了呀?仪蓁淫荡的样子好可爱喔……」「阿……阿光哥哥……你……怎麽还不泄啊……仪……仪蓁都快
被你插昏了说……」「仪蓁,阿光哥哥玩玩你的小屁屁好不好?」我一边说一边抠着她的屁眼。
  「嗯,可是不能让小振哥哥知道喔……」「好,仪蓁乖,我不会说的。」「那阿光哥哥要轻一点喔……」「我
知道。」说着我便抽出泡在仪蓁湿暖嫩穴中的阳具,将巨大龟头顶在她的屁眼外。由於仪蓁泄出的大量淫液,使得
屁眼和阴茎的润滑都相当足够,我轻轻一插,半个龟头便钻进了仪蓁的肛门内。
  「啊……」仪蓁长长地娇呼了一声。
  我把阴茎慢慢地往前推送,虽然仪蓁的肛门比阴道更紧,但由於润滑充足,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进去!
  「仪蓁,你的小屁屁好紧,哥哥要开始抽插了喔……」「嗯……哥……哥哥……快插……仪蓁好想大出来……
呀……」「仪蓁乖,哥哥会插很快喔,痛的时候忍着点,知道麽?」我抽出半支阴茎之後便再度插入,然後开始抽
抽插插,逐渐加快速度干着仪蓁的屁眼。才干不到几分钟,仪蓁又在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而且这次小穴中没有手
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从穴中狂喷出来,好像小喷泉一般。我对於仪蓁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体质感到讶异,这
种女孩子干起来真有成就感……我继续跟仪蓁肛交着,有点不忍心她再继续被我肏干了,更何况她的屁眼实在很紧,
我也舒服够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後面冲撞,又干了十分钟之後,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门里面。
  「呼……真是太棒了!」我说。
  而仪蓁早就被我干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顺手拿了她的胸罩放进书包里,便离开小振的宿舍,用公共电话打他的
手机跟他联络。
  据说小振当晚回去又干了仪蓁一次,而仪蓁则因为连续被我们两人折磨得阴唇红肿,隔天请了一天病假。
  (二)阿光不知道为什麽突然这麽好心,突然请我这个姊姊去看电影,搞不好有什麽阴谋。不过,反正我下午
没事,这部电影我又老早就想看了,只是男朋友去当兵,没人陪我去看,才一直拖到今天。好吧,既然老弟要出钱,
姊姊哪有不让他请的道理。
  到了西门町的某家电影院,阿光遇到他学长,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
  「嗨!小振学长,这麽巧,一个人来看电影?」「是呀,哪像你有漂亮女友陪。」「哈,她不是我女友啦,是
我姊,上次你来我家时有见过,忘了吗?」「对了对了……不过虽然见过面却没打过招呼,姊姊你好,我叫小振。」
「你好,不需要叫我姊姊啦,我叫雅芝。」「学长,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买票吧,三个人一起看比较有伴。」「当
然好啊。」进电影院之前,小振一直偷瞄我,这也难怪,美女嘛!毕竟我可是公认的系花啊,今天难得穿的「清凉」
一点,一件粉红碎花连身裙,细肩带的,再搭一件白色贴身外套,裙子的长度只到大腿一半,粉嫩嫩的双腿几乎整
个裸露在外面,因为我的皮肤很好嘛,平时又经常保养,所以很白也很细,不用穿丝袜也都很漂亮。这样的装扮连
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更何况是小振呢。
  进了电影院,发现我们的座位附近都是男生,色眯眯地盯着我瞧……「姊,你等一下坐我和小振中间好了,免
得被陌生人吃豆腐。」「咦?你什麽时候这麽关心我了……?」「自从我发现姊姊是个大美女以後。」「嘴巴变得
这麽甜,好吧,准你这个乖弟弟待会吃点美女姊姊的豆腐。」「姊姊我对豆腐过敏……」「呵呵……」「雅芝我也
要吃你豆腐。」小振笑着说。
  「你敢?」我微笑着。
  不久後灯光暗下来,电影开演了,我就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不过这部电影并不如宣传那麽好看,越看越无聊,
正当我这麽想的时候,突然一只冷冰冰的手摸向我的大腿……是小振?!这麽说他刚刚说要吃我豆腐并不是开玩笑
的,我不禁开始担忧起来,毕竟我也是形象良好的清纯少女,怎麽这个帅弟弟这麽大胆?敢在公开场所动我……我
偷偷瞄了一下阿光,好家伙,已经睡着了,这部电影有这麽无聊吗?
  没办法,反正电影我也不想看了,不如就跟旁边这个刚认识的小振玩玩吧。
  「帅弟弟,我的大腿摸起来舒服吗?」我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雅芝小姊姊,你又嫩又有弹性呢!说真的,这双玉腿可真是漂亮,细长白晰,比例又好……」他也在我耳边
说,温暖的热气从我耳边吹过。
  他继续抚摸着,所幸电影院里很昏暗,没人发现他的动作。我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看着电影,小振则
轻轻向我的大腿根部摸去。直到他摸到我连身裙的边缘时,我才白了他一眼。
  「再摸下去是限制级了喔……」我警告他。
  「不好意思,我满十八岁了。」於是小振便往我裙子里面摸去,我不动声色地从裙子外面抓住他的手,阻止他
的攻势。
  「雅芝……」他突然侧过头偷吻了我一下,我吓了一跳,於是我的手也自然放松了,他趁机直接朝我的私处摸
去。
  「可恶,小无赖……」我把他的手往裙外拉,不过他反而隔着内裤捏住我的阴唇,使我不但拉不出来,还被他
挑拨起性慾了,嫩穴慢慢流出一些液体……这天我穿着纯棉质的白色小内裤,这种布料在里面一吸到水分,就直接
透到外面来,没多久我的小裤裤就湿润不堪了。
  「雅芝你蛮敏感的嘛……来,放轻松,我轻轻摸就好,会让你很舒服的。」「……可……可是,你只能这样摸
喔,不可以再弄别的花样。」「好,我就只这样摸,你看很舒服的,对不对?」他隔着内裤用指尖压着我的小豆豆,
然後忽快忽慢地抖动,使得我脑筋突然无法思考,昏昏沈沈的,呼吸急促,娇喘不停,就差没叫出来。
  「唉,雅芝你好色喔,水流了这麽多,我的手都湿了……」「啊……对……对不起……可是人家忍不住呀……」
不对呀,我干嘛向他道歉?
  「这样子是不行的,我用手指帮你塞住。」他用手把我的内裤拨开,然後把手指慢慢插进我潮湿不堪的小嫩穴
中。
  「啊……啊啊……」我忍不住小声地叫出来,还好电影的音效很吵,没人听到我的呻吟。
  不过他果然只塞住我的阴道,并不再抽动,让我可以渐渐平复。虽然如此,我的嫩穴还是紧紧夹住他的一根手
指,以前我从来不晓得光是一根手指泡在穴穴里也这麽舒服。
  「雅芝……你好紧喔,我的手指头被你夹得好麻。」「你……你好坏,欺负雅芝还取笑人家。」我把身体靠着
他,跟他轻声说说笑笑,下面私处的感觉很舒服,水还是一点一点地在流,不过流量不很大,水分大都被我的小内
裤吸收了。至於电影?早就没有在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其他观众开始有些骚动,片子似乎要结束了,小振很机警地轻轻把手指抽出来,并帮我细心
地将内裤调整好,然後温柔地摸摸我的头。
  「谢谢。」「谢什麽?」「……谢谢你很绅士地『点到为止』,谢谢你帮我弄好小裤裤的细心,也谢谢你让我
……很……舒服。」我羞红着脸说,越来越小声,最後两个字几乎听不见,不过我知道他听到了。
  电影演完了,灯光再度亮起,我们把睡死的阿光摇醒,然後走出放映厅。
  「姊姊去化妆室,等我一下。」我到洗手间後把潮湿不堪的小内裤脱掉,并用面纸把依然濡湿的私处擦乾,我
的内裤散发出一股淫靡的味道,伤脑筋,这内裤怎麽穿呢?……算了,乾脆别穿了吧,我把内裤用塑胶袋装好,收
进随身的包包里面,然後在镜子前面整理衣服,仔细检查会不会走光。